下卷 天下随心  第五十三章 赠药(下)

章节字数:3712  更新时间:08-12-06 2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直不曾开口的高大男子身形微动,瞬间便来到柳清风面前,伸手捏住了他的咽喉。

    瘦汉子一声惊呼:“十三,快放手!他是柳先生!”

    柳清风被人捏住了喉咙也丝毫不见惊慌,脸上还露出了些许笑意,“果然是你们!”

    被柳清风认出来了,随心倒也没多紧张,只是见燕十三不肯收回手,有些着恼:“十三,放手!柳先生救过你我两人的性命,难道你想恩将仇报吗?”

    燕十三紧紧盯着柳清风看了一会,慢慢地收回了手。

    随心道:“柳先生,既然你已经认出来了,我也不瞒你,请先生务必将这三颗绛珠果给六公子服了,随心这里谢过先生了!”说着深深一揖。

    柳清风捋了捋须,点点头,“老夫果然没有错看,公主实在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先生还是称我随心吧,我也不是什么公主。”随心笑了笑,“柳先生,六公子如今的情况如何?是否有些好转?”既然已经说开了,正好问一问卫元朗现在的情况。

    柳清风没有即刻回答,略想了想,道:“公主,你既然关心六王爷,为何不亲自去看一看?”

    随心苦笑,“你知道我不方便去。”

    柳清风摇摇头,“王爷如今的情况并不太好,依老夫看,王爷心底还有些结未曾解开,恐怕还是要公主亲自去说说才好,公主几日前曾夜探王府是吧?第二天,王爷就肯用药了,只是这两天王爷似乎又有些抵触情绪,如此下去,于身体不利。”

    “这样啊……”随心苦恼地皱起了眉。

    “如果公主不嫌委曲,可以充当老夫的药童,老夫带你入王府如何?”柳清风察言观色,提出建议。

    “不行!”不等随心回答,燕十三断然否决。

    “老夫以性命担保,决不会伤害公主,若燕护卫不放心不妨在老夫身上施些手段。”

    “不行!”

    “公主,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不,”燕十三还要开口,让随心一把捂住了嘴,“我跟你去看看吧。”

    燕十三怒形于色,苦于被随心捂住了嘴,说不出话来。

    “十三,你刚才听到柳先生说了,那夜咱们夜探王府的事,柳先生果然是知道的,但他并没有说出去,所以,我信得过柳先生。”

    “你怎知他没有说出去?”燕十三掰开随心的手,“或许这就是个陷阱。”

    随心笑了起来,“十三,你担心过头了。在今日之前,谁能猜得到咱们会来见柳先生?连我们自己都不能。那日,我那般臭骂了六公子一顿,若六公子要记恨报复,京里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动静的,你可曾见着什么搜捕行动?所以我相信他们都不会害我。”

    “那我同你一起去。”

    “不好,柳先生平常也就一个药童在身边,多我一个也还说得过去,但一次带三个?未免太过了,而且你也太高大了些,扮药童不像。”

    “你一个人无论如何我也不放心。”燕十三直摇头。

    柳清风见两人争个不停,插嘴道:“容老夫说一句,你们虽然改了装,但这身形体态是变不了的,一个人倒也罢了,两人一起反倒有些醒目,与你们打过交道的人,更容易猜疑联想到你二人身上去,老夫方才也是据此推测,试探于你们。所以若是你们二人分开,倒是更不易被人拆穿。”

    柳清风的话听上去也有些道理,但燕十三依旧不肯,“我还是不能放心。”

    柳清风道:“公主男装虽然扮得不错,嗓音还有些女声,挡不住有心人仔细分辨,老夫这里还有些药物可以改变嗓音,服了之后,声音黯哑,便是熟人也听不出了。”

    随心听到柳清风考虑得如此周全,再无顾忌,扬起脸向燕十三央求道:“让我去?”

    燕十三半天没做声,突然,他抬起手,迅急如风,点了柳清风的几处穴道。“柳先生,得罪了!燕某知道你救过我的性命,本不该如此对你,但关乎随心的性命,燕某不能不防,在先生身上下的禁制,十二个时辰内若不解开必死无疑,先生记住了。”

    柳清风坦然接受了燕十三的威胁,“老夫保证公主回来时毫发无伤。”

    随心虽然对燕十三在柳清风身上动了手脚感到有些抱歉,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这已经是燕十三最大的让步了。

    *

    *

    *

    “王爷,柳太医来了。”

    秋月轻手轻脚地走进门,低声禀告,顺便扶卫元朗坐起身,靠在床头。卫元朗无精打采地倚靠在床上,不甚热心地点了下头,“请他进来吧。”

    跟随柳清风进来的还有个面生的童子,背着个药箱,却不像往日经常跟在柳清风身边的那个安静不多话的童子般,低眉垂首的跟在身后。刚进屋,他便将目光放在了床头的卫元朗身上,并且很快地锁紧了眉头。

    卫元朗倒没有多在意,只抬了抬手,示意柳清风坐下。

    柳清风坐下后,抬手招唤童子,“童儿,将药箱子打开,取我那套金针来。”接着随口吩咐秋月,“你退到院外去守着,不许放人进来。”

    秋月一语不发地悄然退下了,顺手带上了门。

    童子也依吩咐将药箱打开,拿了套金针交给柳清风,此时,卫元朗才注意到这童子一脸的不高兴,似乎是对他不满,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这小童子好大胆子,竟然敢拿眼睛瞪他,更古怪的是那眼神竟莫明的有些熟悉。

    柳清风接过针套,却并没打开,随手将它搁在了桌上,冲卫元朗诡秘地笑了笑,“王爷,今日我可为你带独门秘方来了。”

    卫元朗微怔,正要发问,谁知那童子竟然抢着插口:“就冲他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就算是带了仙丹来,估计也没用!”黯哑的语调,带着讽刺,没有一丝尊敬之意。

    卫元朗脸一沉,他虽然脾气不错,但也容不得人如此无礼,“大胆!你……”

    那童子满不在乎地打断他,“我什么我,就凭你现在这副模样还能拿我怎么着?”声音里充满了挑衅之意。

    卫元朗陡然坐直了身子,眼睛瞪得老大,盯住了童子,这与那夜同样的语气,与那夜相似的内容!“你,你,你……”他指着那童子说不出话来。

    那童子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片刻后他却又敛去了怒容,叹了口气,“还是这般不爱惜自己,枉费我千辛万苦赶来看你一回。”

    “你是……你是……”卫元朗声音颤抖,脸上又是惊疑又是欢喜。

    “就是我啦。”童子不耐的撇了撇嘴。

    卫元朗再无怀疑,一把拽过童子抱住,口里不住呢喃,“随心,随心……”

    随心被他一拽,跌倒在他身上,她撑起身子微挣了挣,见挣不开,也就由他了。再回头搜寻柳清风,却发现他早不知何时避到外间去了。

    过了一刻,随心低声道:“放开我啦,这个样子我很不舒服。”卫元朗充耳不闻。

    又抱了一会,卫元朗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手,“我以为你早就走了。”

    听到卫元朗如此说,随心又恼火起来,她从鼻子里哼了哼,“你还没死呢,我怎么能走!”

    卫元朗对随心的不敬言语,丝毫不以为忤,眉眼里全是温柔笑意:“见到了你,便是死也值了。”

    随心噎住,没刺激到卫元朗,她自己倒被气到了。她负气道:“你不是对我不满吗?我还等着你来报复我呢!要是就这么死了又如何向我报复?”

    卫元朗眼里盈满了深情,低低柔柔道:“我如何舍得!”

    随心说不出话来,卫元朗若是怨她恨她倒是好办些,可就是这般无悔的深情,让她实在招架不住。莫非她又做错了?她不该来看望于他,让他又生出不当的希望?可是,难道要她不管他死活吗?

    卫元朗倒没留心随心眼底的苦恼与挣扎,因为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事吸引过去了。

    “随心,你病了还是又受伤了?你的声音……”方才太激动了倒是忘记了,随心的声音低沉嘶哑了许多。卫元朗满脸焦虑地探手摸向随心的喉咙。

    “只是服了些改变嗓音的药物,药性过了就没事了。”随心挡住了他的手。

    卫元朗大大的松了口气,又盯着随心的面颊审视了半晌,“这是面具么?好精致的面具,面上的神情尽显无遗。”

    “嗯,这是刘七送我的。”燕十三心高气傲,不屑改变装容,只是无奈相貌出众,招惹麻烦才不得已带个面具。因此其实他并不精通化装术。自从随心决定了留在上京,刘七担心他们的伪装日久天长的被有心人看出破绽,便送了两张人皮面具给他们。其实若不是十三坚持,她真是不想带,因为这两张面具确确实实是用人皮做的,只要想到这一点,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卫元朗提起了这面具,随心便又觉得脸上似乎有些什么小虫子在钻来钻爬去,她勉强忍住用手去抓挠的想法,耳中听得卫元低声要求:“摘了面具让我看看你好不好?我想看看你。”

    随心有些迟疑,“带起来很麻烦的。”

    “让我看看,我想看看你。”卫元朗语带央求。

    随心叹了口气,站起身,在屋里转了转,找来面铜镜,对着镜子小心翼翼揭下面具,边揭还边咕哝,“来看你一回,本来就要偷偷摸摸的避人耳目,你还要给我出难题。”

    卫元朗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她慢慢地揭开面具,那张令他牵肠挂肚,无数次午夜梦回时浮现在脑海的清雅容颜又出现在他眼前。

    “随心……”卫元朗端详着她,如痴如醉。

    随心垂下眼,暗暗叹了口气,便要带回面具。卫元朗急忙捉住她的手,“再等一会,再等一会。”

    “你想害我被人发现吗?”随心拿眼瞪他,卫元朗顿住,满心不情愿地收回了手。

    再次带好面具,随心在床头坐下,从怀里摸出那装了绛珠果的玉盒,递给卫元朗,“吃了它去。”

    “是什么?”卫元朗伸手接过,微感好奇。

    随心没好气地说道:“毒药!快吃!”

    卫元朗不知随心为何忽然气恼,好脾气地笑了笑,打开玉盒也不细看,拈了果子便塞进了嘴里。随心眼底又划过一抹复杂神色,虽然说绛珠果是毒药是她不愿多说的搪塞之语,可是卫元朗真的就这么毫不在乎吃了……

    “柳先生,”随心轻轻向外喊道,“您快来看看,是不是要再施以金针,助它起效?”

    柳清风很快走进来,看到卫元朗手中空了的玉盒,点了点头,拿起方才搁置在桌上的金针,“扶王爷坐直来。”

    随心扶起卫元朗坐直,柳清风取了金针,在火上烘烤过后,再一针针扎入卫元朗的身前背后。

    随心看着柳清风的动作,忙又将烛火移至近前,方便他做事。正这时,门外传来脚步之声,尔后,便听到秋月的声音,“王爷,靖王爷来看您了。”

    “吱呀”门响,卫元琛大步走了进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