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五十六章 家园

章节字数:4380  更新时间:09-01-19 10: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法子,谁让宅子的原主人姓顾呢,然后这一代的孩子中,找出个叫顾绝的,比较符合随心与燕十三的要求,少年时便流落异乡不知所终,于是,让两人给借来还魂了。

    燕十三顶了顾绝的名字。而随心,唉,说实在的还挺乱的,她甚至连自己究竟是男是女还没决定好呢!

    大梁国对女子较南越要略加宽容,但这般抛头露面,甚至指手划脚管理指挥的还是不认同甚至是不合适不允许的。但事实上,除了这庄子内以及连通宝库出口处暗含的阵法外,余下的一切,基本上都按随心的心意与要求建造的,她又如何能不自己亲身上阵指挥呢?还有将来,如何经营书肆如何使用钱财,几乎都要由她决定,所以她还是得有个男子的身份。

    但是,如果她是男子,那么她与十三又如何成亲呢?若是不成亲,她要用什么身份呆在十三身边?更重要的是,如果她是男子,无论何种关系与燕十三两人的行止过分亲昵都不妥当,所以她又得有个女子的身份,比如说十三的夫人。

    难不成,她要一人掰成两半来使?

    这件事就这么一直含混着,直到这一日,顾园正式落成。

    随心正在主屋里收拾,燕十三走了进来,并悄悄关上了门。

    “随心。”燕十三轻唤。

    “嗯?”随心应了句,手上没停,也没回头。

    “随心,我有话说。”燕十三按住随心忙碌的手,扳过她的身子,认真地看着她,眼神很奇异。

    “好,你说。”

    燕十三小心地揭去她的面具,在燕十三如此做的时候,随心才注意到,燕十三脸上也没带面具。他的眼神专注而奇异,随心有些不知所措。他要做什么?

    燕十三仔细端详着随心,将她因忙碌而微微散乱的头发向后顺了顺,然后,向后退开一步,单膝落地,跪了下去,向她伸出右手,慢慢摊开的掌心里,一枚戒指光芒闪耀。

    “随心,请你嫁给我。”

    随心整个呆掉了。

    燕十三一动不动,保持着跪着的姿势,深邃的眸子静静地看着随心,情浓无限。

    泪水争先恐后地从随心的眼里涌了出来,她的眼光依旧有些不可置信,她的手用力捂在嘴上,以防自己呜咽出来。

    关于现代男女的这种求婚方式,她只向燕十三提到过一次,那还是在十三不断向她打听关于她原来世界的一切之时,无意间扯出来的。

    她从来没想过燕十三会用这种方式向她表达他的爱情。

    她知道古人比较保守;她知道十三性子孤傲;她更知道这个社会男权至上,而十三今日的求婚却不但给了她平等,更给了她尊重。

    燕十三见随心一副木呆呆忍哭的模样,半天不知道动弹,脸上绽开动人的微笑,轻轻道:“怎么,不给我个答案么?我的手可有些举酸了。”

    随心这才如梦方醒,颤颤地从嘴上拿开一只手,递到燕十三面前。

    燕十三轻轻执起随心颤抖的手,将戒指套进了无名指,这才缓缓站起,温柔地为她拭泪。

    “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让你哭的。”

    此话一出,随心更是无可扼制,抱着燕十三哭得稀里哗啦。

    当燕十三拍了又哄,安抚了再安抚,好容易止住了随心的哭声之后,她的眼早就肿了。

    燕十三轻轻叹息:“早知道你会哭成这样,我或者不会这么做。”

    “不可以!”随心猛抬头,痛哭过后的嗓音还有些微颤抖,“我只是太高兴了,高兴也是可以流眼泪的!”

    燕十三再次轻叹:“我知道,只是我见了不舒服,随心,答应我,以后再不要流泪。”

    随心不住地点头,泪也随之不停地往下落,她举起袖子,抹了又抹,擦了又擦,却始终拭不干净。

    燕十三叹息着捉了她的手,托起那张斑驳的泪脸,深深地,深深地,吻了下去……

    许久之后,随心埋回燕十三怀里,燕十三的衣襟早被她哭湿了一大片,此时,她才有了些窘意。

    “随心,”燕十三的声音轻轻地在随心头顶响起,“自我懂事起,我便一直孑然一身,后来便操的是那亡命天涯之事,本来我以为这一生便会这般独自一人走下去,直至遇见你,我开始想要有个家。”

    “而你,在这世上更是绝对的孤单寂寞,所以我也想给你一个家,”温润的声音在继续,“我想要有个有你有我的家,咱们的家。这个庄子,我们亲手建造,虽然还有未尽如人意的地方,虽然还不能冠以自己的真实名姓,更不知道究竟能在这里住多久,但我不想再等,我已等不及。我把这个庄子送给你,也送给我自己,让它成为我们两人的家。”

    随心早已抬起了头,似哭似笑地望着十三,听着他说:“随心,咱们成亲吧。”

    重生此世已然不算太短,然而,一直以来,随心始终当自己是外来客,虽然生活在这里,却总有些格格不入。似一片浮萍,四处飘流,看似潇洒只因寻不着归处,今天,此刻,她却仿佛有了根,“家”这个字,在她心里有了真实的模样。

    她再次贴上自己的唇,与十三的唇相印,应道:“好。”

    *

    *

    *

    终于要成亲了!

    顾园里再次忙碌起来,好在燕十三早就有此打算,因此虽忙却并不乱。应他召唤而来的手下们也早就到齐了,再加之这段日子为建庄子而招募雇佣的人手中,筛选留下较为可靠精细的一些人。置办一应器物,安排整理等等倒也井然有序。

    唯一让两人烦恼的便是丫环了。就算随心不介意无人伺候,这么大的庄子没有丫环却也不像,特别是在内院。

    粗使的仆妇倒也雇了几个,但却不敢安排在内院。随心懒漫惯了,专注于某事的时候,她可以谨慎细致,但要她无时无刻记住不暴露身份,注意伪装,憋也憋死她。燕十三知道她的性子,有几回随心大意,还差点漏了馅,他更万万不敢冒这个险。

    正发愁时,六子来了。六子是燕十三手下中随心唯一知道并且认识的,而且也是唯一燕十三当初联系过,并放手让他自去的一个,其余人却是燕十三先去了越国,尚来不及想到安排。谁知道如今,燕十三发出消息召集手下,他竟然也来了。

    六子还带了一个人来,一个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也是宁安的一个乞儿,常被别的乞丐欺负,六子时常关照她,后来,六子得了燕十三给的一笔钱不再做叫化子了,不忍她受人欺负,便认她做了妹子,带上了她。

    本来,这两人在宁安左近的小镇子已经安家落户的,结果见了燕十三发出的消息,六子感到很不安,立刻决定来找燕十三。

    关于燕十三与随心,给神仙教的事一闹,十三的手下基本上都知道了。但随心可能是南越的公主的事,却是六子知道的最清楚。

    宁安靠近南越,当初燕十三在秦桑江闹那一出,官府只说是劫了和亲的公主,张榜捉拿,并附上画像。六子自然也见到了,他是见过随心的,两下一印证,便猜到了几分,再联想以前的江湖事,很为燕原二人担心。于是便又赶来了,小姑娘不愿一人被留下,坚持要跟,六子只好一起带来了,也正因为他带了个女人,速度慢,所以这时才赶到顾园。

    “六子,你也来了?”燕十三见到六子有些惊讶。

    “公子有事,六子怎能不来?”

    “她是……”燕十三看了看六子身后的小姑娘。

    “她是小的义妹。”六子赶忙应道,唤了小姑娘上前,“来,见过公子。”

    小姑娘连忙双膝跪倒:“见过公子。”

    “不必如此。”燕十三单手虚托,将小姑娘扶了起来。

    这时,随心气冲冲地撞了进来。

    “你能不能不要搞那么大动静?我快被那些人给烦死了!”

    天知道成个亲竟然那么麻烦,偏又不像现代,基本上啥都可以买个现成的,这里却什么都是现做的,偏偏燕十三还不肯因繁就简,本来一直顾忌暴露身份的人,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满不在乎起来,搜刮了刘七那里仅剩的两张面具,给随心又换了张脸,穿回女装,然后就胭脂水粉,金珠玉饰,绫罗绸缎拼命地往园子里抬,裁剪量衣的师傅也一趟一趟地来。

    随心简直要晕倒。别的先不说,那胭脂水粉究竟有什么用啊?且不要说她本来就不喜欢搽脂抹粉,就算要抹吧,她现在带着面具的,抹给谁看啊?抹在假脸皮上?那成什么了?燕十三却固执已见,有理说不清。

    恼火的还不止这个,因为没有丫环,就没人打个下手,什么都问到她头上来,量体裁衣也就算了,什么被子枕头、菱花镜子、梳妆台,连新房里马桶的样式都来找她!

    不过三天,随心脾气就爆了,见了抬东西来就冒火,师傅们一个个被骂走,母老虎声名大振。然后,大家都说:顾家准夫人,相貌普通、性子挑剔、脾气暴躁,难怪身边一个使唤的人也没有,真不知道顾大公子怎么会看上她!

    今天,随心又被一帮子人缠得头大如斗,火冒三丈,再也受不了了,准备和十三算总账来了。

    进了正厅,本来打算开火的随心,见到厅里还有别人,稍稍收敛了下态度,然后就发现面前之人有些眼熟。

    “咦?你是……”

    “他是六子,你忘了?”燕十三提醒她。

    “啊!六子!”随心笑了起来,“这不能怪我,他一身光鲜的,和原来不能比,我哪里想得起来。”

    她白了燕十三一眼,又转过脸笑嘻嘻地对六子道:“六子,好久不见了,看样子你过得挺好啊!”

    六子一向伶俐,又是有些心理准备的,虽说见随心顶着一张没见过的脸,还是猜到了些,只是一时不知道叫什么好,行了个礼,含混地叫了句:

    “姑娘。”

    随心眼睛又望到了旁边的小姑娘。

    “这位是谁?你媳妇吗?”

    六子连忙摇头,“不,她是我义妹。”说着又让她给随心见礼。

    随心笑着拦下了,问道:“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有些羞怯,低着头,轻声道:“我没名字,哥哥就喊我丫头。”

    咦?随心有些奇怪,又有些责难地看了六子一眼。

    “小的没读过什么书,起不来名字,丫头在认她做妹子之前便一直是这么喊的,叫惯了也没想过要改了。”六子急忙辩解,“既然姑娘在,就请给起个名吧。”

    “起名字啊,”随心偏头想了想,又看了看小姑娘,“你姓什么?”

    六子代答道:“她很小就被丢下的,哪里还记得什么爹娘的姓。”

    大约因为不是男孩子吧,又或者因为要养弟弟?反正女孩子命更贱,所以被父母抛弃了。看着小姑娘眉清目秀,却甚是单薄的模样,随心有些心疼。

    “那你姓什么?”随心又问六子,“就让她跟你姓啊。”

    六子脸黯下来,“我也没姓。”

    “啊?”随心有些失措。

    “那,就姓燕吧,叫……燕乐乐怎么样?希望你以后都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六子连忙推了推那小姑娘,小姑娘欣喜地点头,又要跪下去。

    “别跪别跪,以后也千万别来这套。”随心再次用手拦下。

    “姑娘,还有我。”

    “你也要让我起个名字?”随心看着六子,迟疑地问,六子则一脸渴望地直点头。

    “姓燕?”

    六子猛点头。

    “燕回?”

    “多谢姑娘。”六子一揖到地。

    这也太干脆了吧?随心微怔过后,笑开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她回首望着燕十三。

    “看,咱们又有了两个家人呢!希望这家里人人都可以快乐无忧。”

    燕回,燕回,燕子归家么?燕十三暗自咀嚼了一遍,脸上也有了笑意。

    “就让乐乐跟在你身边伺候吧。”

    随心大喜,这样,她就有帮手了。想到帮手,她记起了自己此来的目的,脸色变臭。

    “我受不了了!”

    燕十三冲着燕回吩咐:“你领乐乐先去内院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然后再回来,我有事要你做。”

    “是。”

    燕回领着乐乐去了。

    “很累?”

    “岂止是累,简直会让人发疯,早知如此,我才不要嫁人呢。”

    燕十三皱眉,“不许胡说!”

    随心负气道:“才没胡说呢,哪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我不管,反正,要不都你自己拿主意,不要让人来烦我,要不就依我,简简单单的就好。不然我真的不嫁了!”

    燕十三声音放软:“真的很难受?”

    随心立刻打蛇随棍上,猛点头,“难受,难受,我这一辈子还从没这么难受过!我快给那些人烦死了,十三,你忍心见我被他们折磨死啊?”

    “好吧,那我便不叫那些人去见你了,都由我来定吧。”

    “这样最好,”随心眉开眼笑,搂过燕十三的脖子在他颊上重重亲了一口,开开心心地掉头就跑,“哈哈!终于解放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