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落雨漫漫飞花絮,一泣一诉泪满襟  第二十一章

章节字数:3184  更新时间:08-05-29 17: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偌大的厅堂此时只有允浩在说话,下面的人全部跪着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十分沉闷,允浩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父皇留下来的四个大臣在这个时候要自己把宝宝给赶走,是可忍孰不可忍,让自己放弃自由的江湖生涯已对得起他们了,现在竟然连自己的私事也要管上,允浩气得要杀了他们。

    “如果你们再说把紫河少爷赶走的话,就不要怪我不遵守约定。”

    一个上了年纪头发花白的圆脸小眼大嘴的人马上抬起头看向少主,眼里尽是不信。

    “少主,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先皇,如果你真得这样做,不如直接杀了我吧。”

    允浩听到父皇最看中的顾命大臣轩辕丑颤抖地说出了这句话时,浑身布满了杀气。

    “很好,你既然要死,就不要怪本王心软,还有谁想和轩辕丑一起上路的,现在一并说上来,省得我动二次手。”

    轩辕丑听到少主这样说,气得浑身发抖,这是自己从小看大的少主吗?

    其他人听到主上这样说,全部噤声不语,跪趴在地上。

    “好……好,你现在就动手吧。”

    轩辕丑怒极,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多少年了,现在死了也一了百了,看不到荒唐的苍穹后裔也好,只不过到下面向先皇好好地忏悔没有好好地教导少主。

    允浩用手一弹,还正准备说什么的轩辕丑倒在了地上,其他人看到连他都杀了,全部一个个哆哆嗦嗦,却不知少主只是把这个带头的老头给毒晕了。

    “没有其他什么事了,就全部退了,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

    允浩一说完,这些人惊惶地连滚带爬地跑出了这里。

    ※※※※※※※※※※※※※※※※※※※※※※※※※※※

    我现在已习惯这个奇怪的四人组合,只是为什么他不来看我呢?一想到这里心里有点酸,而我更不知道这是蔠点哥为我争取来的宁静时间。

    蔠点听到一声十分轻微的叹息声,马上紧张地看了看宝宝,难道宝宝的身体又有了什么不适吗?

    我感觉到手腕上的三指,就知道是蔠点哥在为自己把脉。

    “蔠点哥,我没有什么的。”

    蔠点哥的慌张我从他的气息当中就听出来了,看来我这几天在他的照顾下,听觉也恢复得越来越好了,但是想要比上以前的灵敏是永远也不可能了,现在可以恢复到这种程度对我来说都是万幸的。

    蔠点把了脉后没有发觉什么不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哈哈,蔠点哥对宝宝哥好紧张哟。”

    鬼儿开心地笑了起来,他这一打差,蔠点的脸红了起来,旁边站着的司徒远痴痴地瞧着,眼里对蔠点饱含的深情让鬼儿第一次没有嘲笑。

    “我也好想看一下蔠点哥尴尬的样子。”

    我不知为什么突然十分想见一下蔠点哥此时的样子。

    蔠点听了后,有点不安,两眼大大地盯着宝宝。

    鬼儿对于宝宝哥这样说,不知为什么很是心痛,于是跳到宝宝面前。

    “宝宝哥,我对你说哟,蔠点哥现在的脸是白里透红,煞是可爱呢。”

    我听到活泼的鬼儿这样说,我想他肯定完了,蔠点最容不得别人说他可爱了,果然我就听到蔠点哥恼羞成怒的声音追着鬼儿去打闹了,现在我真得感谢鬼儿可以让蔠点哥开心,毕竟我发觉蔠点哥现在对着我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自从恢复五觉之后,一直没有听到蔠点哥的大声欢笑,感谢你,让蔠点哥可以在这刹那放开所有的包袱。

    另一阵熟悉的感觉靠近我,看来他还是想问我的,我微微地闭了闭了眼,有点害怕他质问我与蔠点哥之间的关系,毕竟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在一厢情愿,更奇怪的是我对那个消失了十几天的允浩也是十分思念,现在的自己根本分不清什么与什么,但是我知道现在让我选择,我只会选择蔠点哥。

    “蔠点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你?”

    我听到他的声音似是询问又是拷问他自己,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别人说蔠点哥喜欢自己,第一次是允浩,如果别人都看得出蔠点哥喜欢我,为什么他不告诉我呢?假如他告诉我,我会作什么表情呢?一想到这里我迷茫了起来,我现在竟然有点害怕他这样说。

    “那你到底喜欢蔠点哥什么呢?就因为他长得和你死去情人一样的外表吗?”

    司徒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年,提出的问题竟然会这样的犀利,一下子提问到了重点。

    沉默了良久后,司徒远终于缓缓地道述。

    “刚开始的时候我听到有人与逸长得一模一样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骗我的,但是当我见到蔠点时,我就知道逸复活了,可是随着长时间的接触,我知道他不是逸,他只是一个爱其他人的痴情人,随着他为你付出的越多,我发觉自己不是把他当作替身,而是真得爱上他了。”

    听着司徒远轻缓地述说,我的心竟然十分难受,我强压下不舒服,淡淡地笑了起来,也不知会让他看出什么不。

    “蔠点哥永远不会喜欢你的,因为他的心满了。”

    司徒远听到这个答案,并不觉得惊愕,这他早已看到了,但是只要没有看到结果,他就永远不会死心,当年就是因为自己一时心软才造成了终身的悔恨,自己是永远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一次的。

    “我知道,可是我也知道蔠点是不会与你在一起的。”

    司徒远的一句话,把我强装的笑容瞬间打落,我用无所谓的语气问。

    “为什么呢?”

    司徒远看着坐在草上的白衣少年,一袭银白色的长发披在肩上,随风飘逸,在阳光的照耀下根本不像个凡人,是凡人不会有灵秀得让万物失色的容颜,说句难听的话,就是妖孽。

    “你太容易碎了,而蔠点自己本身也是一个极需别人关心保护的人。”

    我握紧拳头,又缓缓地松手,他说的是事实,我本来就是一个包袱。

    司徒远看到这个精灵般的人儿,此时脸上一阵沉寂与伤心,竟然舍不得再说下去,其实要伤害他真得很痛苦,这样的人儿是应该用来捧在手心疼的,可是现在的蔠点是没有资格的,也许未来可以,但是谁又能保证未来呢?

    “假如有一天我强大的可以保护蔠点哥呢?”

    司徒远听到这句话从一个如此孱弱的人嘴里说出,竟然不会觉得有丝毫的好笑,竟然让人觉得很神圣,尊敬地看着这个一下子从悲伤及不自信中走出来的人,有点知道为什么蔠点会爱上他了,如果是自己也会爱上吧,可是自己的心却被蔠点装满了。

    “你会有那么一天的。”

    我听到他这样说,对他的好感增加了一点,他没有说我说大话,我对着他的方向露出了自己感谢的笑容,却不知让司徒远呆了片刻。

    司徒远从未想过有人的笑容竟然可以给人春天万物复苏般的感觉,这个人竟然办到了,这也许就是自己一直没有对他下手的原因吧,否则按自己以前的原则不会在这里枯守着蔠点一个月而不走的,想来是自己想与紫河少爷有一个公平的竞争,可是现在就算过了紫河少爷这关,还有苍穹少主那一关未必好过。

    一想到这里,司徒远就是没有明白,邪王明明很爱紫河少爷,却在紫河少爷醒来后就不见人影,让自己三人在紫河少爷四周晃动,如果他知道允浩是答应蔠点一个月不出现在他与宝宝相处的面前,他又知道司徒远可以做个免费保镖保护他喜欢的两个人身边,不知会作什么感想?

    一阵开心地笑声传过来,我感觉到司徒远又离开我一段的距离,看来他很在乎蔠点哥说的话,让他离我一丈远,他还真得这样做,看来他答应的事也是会看时机做的,但不管如何他给我的感觉很舒服,他是一个真君子,不是小人。

    “宝宝哥,蔠点哥怎么也追不到我耶?”

    鬼儿欢快的声音传来,让我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如果能够永远这样,其实也挺不错的。

    ※※※※※※※※※※※※※※※※※※※※※※※※

    一个圆脸的少女和一个瓜子脸的少女齐刷刷地跪在地上,不敢说话,只能静静地聆听师尊的教导。

    “我让你们跟着七师姐一起到我这里,为什么只见你们,蜜儿呢?”

    圆脸少女稍微抬头了一下,马上就被眼前身穿一套雍容华贵皇室服装的美艳中年妇女点名。

    “圆圆,你说。”

    圆脸的少女惶恐地用着抓着衣摆,师傅的严厉自己是很清楚的,明明七师姐说好要在后面追赶上来的,可是等了三天也没有追上来,怕师傅责怪,就先来了,如果知道师傅一来就让她们跪了这么久,还不如等七师姐一起来呢。

    幻海晴娘看到这个徒弟这样,气更是不打上来,明天就是二王爷选妃,蜜儿还没有来,这不让自己丢脸吗?这两个徒弟的姿色是比蜜儿要好点,可是气度根本与蜜儿无法相比,但是在这种时候怎么计较,一想到这里就气得不得了,不过无论无何也不会让不相干的人破坏自己的计划。

    ※※※※※※※※※※※※※※※※※※※※※※※※

    嘿嘿,到了星期六自己的首页封推就要结束了,希望亲们还是要记得我哟,亲亲!!!华丽丽地赚到亲们给我的投票与留言激动地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