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落雨漫漫飞花絮,一泣一诉泪满襟  第四十二章

章节字数:2632  更新时间:08-08-03 22: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年后

    我抱着瘦骨嶙峋的蜜儿,身上还挂着暮非,终于离开这个让我们痛苦了五年的原始生活。如果不是蜜儿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差,我又怎么会不惜自残身子急着出来,就算终老一生当野人在那里生活也好。

    还是同样的悬崖,却是两种心情,我这两年拼命地损耗自己的生命,在与时间赛跑,毕竟蜜儿的身体再这样拖延下去,会有什么结局,不光是我知道,连她的幼小的儿子暮非都十分清楚,所以在这最后两年不光是我,还有暮非与我一起努力地练习医圣武典上的所有东西,只不过暮非实在是太小了,我只教他招式及内功心法、浅薄的辨毒能力。

    “爹,我们现在去哪?”

    早已从我背上轻松跃下的暮非闪动着明亮的眼睛,跟着我急速奔跑。

    “去救你娘命的地方。”

    我清楚地知道唯有那个地方才可以救治蜜儿,我一直相信着。

    一路的急速奔驰,观察着四周克飞叔对我描绘药王谷的的特点,四周高耸入云三座山,在三座山的中间有着一块十分奇特的平原,也正是自己目前经过的地方。看着平原突然凹了下去,我知道,绕过几块巨石,就可以看到一条小路,直接通往药王谷。只不过那里曾经听蔠点哥被说已被烧毁了,为什么还会有烟火,难道是克飞叔与娘没有死?一想到这里,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不用扭头都知道暮非紧紧地跟着自己,我不知道自己的武艺目前到底如何,反正只知道可以一跃就是几十丈,可以以极快的速度在悬崖上行走一柱香而不落下来,而自己为了这一柱香的所付出的代价是更是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最终的结果使自己的寿命只剩下十年。

    “爹,你为什么突然停下?”

    暮非看着爹在这个十分隐秘的地方,把娘轻轻地放下,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看了四周一眼,有一丝犹豫,难道这里就是爹说的可以救娘的地方。?

    我低下身摸摸儿子的脸,我们不知不觉还是急速奔驶了一整天,暮非却没有一丝气喘的样子,看来他的内力比自己想像当中的要深一点,这可能归功于他天天泡在寒泉里及吃银鱼的原因。

    “我去确认一下这个地方,你可要保护好娘。”我不敢有一丝大意,毕竟我以为这里是无人的。

    暮非幼小的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神色。

    “爹,你放心。”

    我知道暮非懂我说的话,毕竟我在这五年里,与蜜儿有向他说起我以前的事,更奇怪的是,在暮非会开口说话开始,我和蜜儿一直难以说出的伤口,对暮非从未隐瞒过,就连他不是我的儿子,他也知道。通过暮非,我们两个人才互相知道彼此的伤口。

    我不再犹豫,纵身离去。

    遍地的药囿,还有着崭新的房舍,在山谷的石壁上还残留着烟灰的痕迹。看了一下自身的样子,我自嘲了一下。

    忽然传出了一阵轻微蹒跚的脚步声,我一个闪身纵上旁边最高的一棵树。

    一个满头灰发的中年妇女一脸哀愁的盯着药囿里的草药,嘴里喃喃地叨念着。

    “青儿,外面风大,你怎么又出来了?”

    熟悉的声音,瞬时震昏了自己,天哪,这真的是克飞叔的声音,那这个满脸哀愁衰老的就是娘吗?看着树底下的娘,我泪水不可遏制地隐隐浮现。

    青萝已相当习惯克飞对自己的大惊小怪,露出了一个疲乏的笑容。

    “克飞,你不要把我想得这么娇弱行吗?念轩睡了吗?”

    念轩是谁?

    一个高昂的英挺男子,脸上带着心疼快速走了过来。

    “青儿,来,我们回去,这里我会照看着的。”克飞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呆在这里,因为这里是宝宝最喜欢的地方,所以这里最先恢复的就是满园的草药。

    青萝十分清楚克飞的意思,自己自从五年前得知宝宝死了之后,连以死谢罪的心都有,如果不是当时肚子里有了念轩,哪还会有现在的自己。而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一直在背后默默地支持自己,还好自己帮他生了一个小孩,总算有所交待。

    “克飞,对不起。”

    克飞感觉到自己怀里妻子的泪水,脸上更是心疼。如果不是为了怀念宝宝,自己又怎么会同意重建这里,当年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作梦一样,不过幸好,老天还是爱惜自己的,终于让自己娶到了暗恋十八年的青萝。

    “傻瓜,到时被儿子看到你哭鼻子笑话你,可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

    我再也忍不住,从树下跃下站在他们身后。

    “娘,克飞叔。”

    话音一落,已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青萝听到梦寐以求的声音从身后传入耳朵,不敢相信是真的,看着克飞的脸,颤抖地求证着。

    “克飞,我听到宝宝的声音了,是不是又犯病了?”

    克飞的眸子瞬间红了起来。

    “蔓儿,不光是你,这次我也有听到,看来我也跟你一起犯病了。”

    我心痛地望着两个发抖的身子,扑通一下跪了下去,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是自己,他们也不会这样。

    “娘……真得是孩儿。”见他们如此,自己已哽咽地说不出其他话。

    青萝的脸上露出了迟疑,不敢相信地与克飞一起转过身看向声音的来源。那个跪在地上哭泣的黑发男子是宝宝吗?为什么他身上竟然找不到一块好的布料,比叫花子还要叫花子,还更不要说他瘦得让人心惊。这个变化太惊人了,更不要说一头的白发为什么变成了一头的黑发!

    克飞扶着青萝一步一步地挪过去,他们的眼里竟是不信。

    “宝宝……”

    我感觉到脸上一只发烫微微颤颤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

    “宝宝,真的是你吗?”

    我知道自身的变化有多大,我害怕抬起头,让娘与克飞叔看到我此时的样子,吓到他们,动情地跪扑过去抱住娘的腿痛哭。

    “娘!”

    青萝感觉自己像作梦一样,迟疑地望着克飞,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克飞叔弯下身用力抱起我的肩,把我从地上扶起。

    “宝宝,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克飞十分痛心地看着从小带大精灵般的小孩,此时却邋遢的吓人。

    一直在自己印象里相当坚强的克飞叔,此时却涓然泪下的紧紧抱着自己。

    娘忽然发疯似地紧紧抱着我的后背。

    “天哪,小姐、姑爷,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宝宝,请你们原谅我。”

    克飞叔与我很有默契似地一起去抱这个一直在忏悔的小女人。

    “娘,你不要这样,我还有妻子与儿子在外面,等我把他们接回来,慢慢细说这么多年发生的事情好吗?”

    青萝以为自己眼花了,她看到一张十分消瘦的脸,脸上几乎没有肉,那个俊美如天使的脸此时却是黑得发亮,如果不是他的眼睛在告诉自己他就是宝宝,青萝根本不敢相信是他,可是为什么他的眼会发光,很多问题想问,却听到宝宝已成家立业。连自己自责痛哭也制止了,反而催着他快点。

    “那你还不快点去。”

    我知道到时他们看到蜜儿,又会吓得很可怕,可是有什么比自己得到娘与克飞还活着的消息更激动人心呢。

    克飞轻轻地抹去妻子的眼泪,紧紧拥住她,心里在想,太好了,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克飞,为什么宝宝现在会飞,而且还看得到?”

    克飞听到怀里闷闷的声音,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来,我们回去了,到时宝宝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们的。”

    克飞心疼妻子站了这么久,她的身体在这几年忧愁宝宝的事,突然间衰老了许多,完全不像四十出头的女人,不过现在好了,宝宝回来了。

    PS:上帝呀,我终于磨出了一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