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白云山水托饿殍,一寂孤魂万缕丝  第一章

章节字数:2713  更新时间:08-08-09 1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混沌仪阵桃花瘴,寒泉碧波竹上屋。

    蜻蜓点水练武典,志在千里寻踪迹。

    简单至极的药王谷,在几年的时间里,成了变化莫测的无情谷,唯一的通道有混沌阵守着,出了阵之后,有我精心调配的桃花瘴,想入得无情谷,不死都要脱一层皮。

    五年前与娘、克飞叔的相认,一切的变化显得那么自然。

    克飞叔把医圣武典的最后几句也传授给了我们,但是他却严禁自己的儿子念轩练这个,只让他一心一意地研究医术,他不想让念轩走上我们这样偏激的道路。

    善良的克飞叔一直不知道我的生命还只剩下五年,只有乖巧的暮非明白,为了救我,他比念轩还要努力地研究医术,更深刻地研究毒术,只希望在我的有限的生命中,研究出医治我的生命,把我挽留住。

    不明就里的娘,一天比一天身体好转,没事就去陪陪蜜儿聊聊天,毕竟我们住在了自建的竹屋里,与娘住的屋子有一段距离,可这并不影响娘的好心情,也因为有了娘的照顾,蜜儿的身体,慢慢地有了好转,相信再过几年,就可以完全康复,只可惜她必须终身都要服用药来保住她得之不易的健康身体。

    每天在克飞叔帮我们利用瀑布引下的一湖池水上练轻功,而这里更是竹屋的地方,每天娘与蜜儿就看到我们爷俩在水中打坐,从原先的一刻钟到现在的半天时间,接着打坐的时间越来越久,我与暮非的轻功越练越臻化境。我的提升得源于开发身体的全部极限,而非儿却是利益于银鱼的功劳。

    烟雨蒙蒙,我再也忍不住了思念之情,告别了娘一家及蜜儿,暮非是自己想甩也甩不脱的,只有带上他一起到黑水城,那里是飞天的城堡,却也是离邪王府最近的地方,也许别人用三天时间地来回黑水城堡与邪王府,我只用半天的时间就行了,所以这里是自己打探消息最佳的地方,这里更是我紫河家最隐密实力的地方。我摸了摸娘给我的紫河家的信物,如果自己真得用上了这快信物,那代表着自己也要承担起紫河家的责任。

    “非儿,不要一天到晚看书好不?”

    我受不了他随时看我就要死了的眼神,虽然离事实也不远,但我实在不用他天天提醒自己。

    暮非老成的小脸上,露过了一丝疑惑,却没有去问,他不想爹有任何不愉快,这次自己一定跟随爹出来,就是要随时观察他的身体,否则自己害怕他到时见到不该见的人或事,让他的身体受到刺激直剧下降,是自己最不乐意见的,所以只要爹开心,自己作什么都愿意,只希望老天给自己时间研究,让自己有机会挽救爹的生命,他为了自己与母亲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一想到这里,就想起母亲在自己跟随爹出门时的百般交待,一定要帮娘好好地守着爹,因为娘一直觉得是自己害了爹。如果不是她,爹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看到非儿终于收起书,不禁后悔自己与蜜儿在聊天无意中被他知道自己练武典的后果,(我却不知是蜜儿故意的)原本天真可爱的他,也在瞬间变成了一个小大人,从此不怎么爱说话,整天只知练武及研究医术,他变成这样,自己的心里十分清楚,很感动他对自己的在乎,可是不管他学到什么程度,我都十分了解自己身体的机能,能够再多活五年都是向上天借来的。可是我却不忍心告诉他事实,就让他以为还有机会挽救自己的生命,否则不光是他不甘心,是蜜儿都会十分责怪自己。

    自己总以为只是恨他们,再也不想见他们,可是随着自己的生命从十年变成五年,想见他们的心日益见长,所以在确定蜜儿的身体已没有生命危险后,我才决定趁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去看他们一眼,只要一眼就好,让我知道他们到底长得怎么样,否则自己的心里有一个遗憾,这个遗憾会终身地折磨自己。

    正准备拿起身边的水袋喝水,却被非儿押住,我明白是什么意思,我的身体不能吃凉的东西,所以吃的东西全部是温的或是滚烫的。

    我当着非儿的面把水用内力弄热之后,才慢慢地吞咽下去,说实话,自从有了这个影子,自己吃凉的东西的习惯都成了过去。

    到了热闹的黑水时,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各色各样的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张引人犯罪的脸,更不要说我时不时的点头微笑,在引起一大群人的跌倒时,我还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原因。

    “爹,我们到那里去吃饭吧。”

    我听到非儿这么恬恬的一句话,我十分幸福,开心地摸了摸他的头,他终于像个正常的小孩一样撒娇了。

    “好。”

    一直在幻想的那些女子,在听到这么大的小孩喊他爹时,心都碎了,不过转眼一想,做他的小妾也行,所以一大群女子大大方方的跟在他们身后,心里更是不断地在喊他快回头看她们一眼。

    暮非见状相当不高兴,这些人真是不知廉耻,卖弄姿首,就像娘形容外界青楼妓女的样子,对女人印象直线下跌。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终于明白非儿这样大声恬恬地喊自己了,一直云淡风轻的自己,突然间也变得面无表情,毕竟我不想有无谓的麻烦。

    我实在忍受不了后面的骚动,刚转头想高喊一个“滚”字时,却发现一个脸上有着一条蜈蚣似疤痕的年轻男子对着那些花痴般的女子,低沉喊了一声滚,花痴般的人群一下子就散了。

    我们跟着他一起入了旁边的一家酒楼,其实也不是我要跟着,是非儿硬拉着我跟在他身后,是什么原因自己也清楚,对方既然不说话,就代表不反对。

    很讶异的组合,没有人在看到他脸上的疤痕时还会有心情跟在我们的身后,我安安心心地吃了一顿饭。

    “刚才谢谢你帮我们解围。”

    暮非觉得自己有必要谢谢对方,毕竟自己的责任是保护爹不被别人打扰及伤害。

    我在喝汤时差点呛到,看来,非儿跟着我出来唯一的好处,就是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这是自己最近这几年用尽了办法也办不到的事,所以我才抬头看了看对方,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张脸被自己摸过,可是自己印象中没有疤痕的朋友,看来是自己多疑了。

    “嗯。”

    一身黑衣的他,比起非儿以前冷寞的样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身上浓烈的悲怆,时刻给自己一种警惕的感觉。

    “非儿,我们该走了。”

    我不想与这个随时散发麻烦的陌生人多打交道,因为我不想惹麻烦,

    “你要作什么。”

    暮非看到这个人听到爹的声音突然间很激动,想探手去抓爹的手时,暮非已本能地挡住了他。

    “宝宝,是你吗?”

    久违的名字已沉淀太久,久到自己都不愿意再听到这个名字。

    暮非看到爹的脸在听到这个名字脸瞬间白了起来,对于自己先前拉着爹的手跟在他身后突然间十分后悔,饱含敌意地盯着他。

    这个声音是鬼儿的,可是自己脑海里存在的印象不是这样的,这十年的变化为什么会这样大?

    “你是鬼儿?”

    鬼儿听到这个他承认自己是宝宝,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毕竟这个人与自己以前印象中的宝宝完全不一样,可是惊人相似的五官及声音,不得不让自己怀疑。

    暮非明白这个叫鬼儿的人,是爹爹以前对自己说的那个大哥哥,可是为什么他不像爹形容的那样俊美,反而是脸上挂上了一道恐怖的疤痕。听着四周在谈论自己这边,暮非拉上两个人的手,迅速地消失在这里,他不想被别人指指点点,否则他怕自己忍不住给这些无辜的人下毒。

    PS:庆祝今天中国选手陈燮霞在北京奥运会女子48公斤级举重比赛中以212公斤的总成绩夺冠并打破奥运会纪录。为中国迎得首枚金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