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不再杀生丸的吴辉来了(修)

章节字数:6143  更新时间:14-06-27 23: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爱一个人,绝对不可以爱到没自己,不然下场会比死亡还凄惨。)

    王英走在回家的楼梯上看到一个空汽水瓶,走了几步又回来。

    她想:一会儿小宝要来找我,他那么笨万一不小心踩到摔倒就糟了,我还是捡起来吧。

    “小宝看我对你多好,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干这种事呢。”

    出于私心,她把瓶子捡起来放进垃圾箱。

    “王英!”纠缠李芳的丑八怪突然出现。

    王英惊魂未定的拍拍胸口:“你是幽灵还是鬼啊,如果我有心脏病你就变杀人犯了!”

    “我也不想的,谁叫你突然辞职……”

    “拜托,我辞职跟你找来我家有关系吗?”

    “有啊。李芳去哪里了,我都等不到她。”

    “你好闲哪,想交女朋友我劝你还是换个目标吧,说什么李芳都不会喜欢你,她男朋友你也见过了,还这么执着干嘛。”

    “她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合不来啊。”

    “你这张脸已经合不来了,你又一事无成的,事业没事业长相没长相个性没个性身高没身高体型没体型……”

    “我要从这儿跳下去喽?”

    “等等,还有一句结束语没讲。就你这个样子根本不适合交女朋友,自己赖活着已经不错了。哦还有,你想死最好找高一点的楼跳,不然摔不死你的状况会比现在更糟。最后补一句,别死在我家。”

    “喂,你用得着这么刻薄吗?”

    “我应该告诉你,李芳连一点点喜欢你的可能都没有,别再浪费自己时间了,这也是为你好,仔细再考虑一下吧。”

    “哎,你至少可以告诉我她去哪里了吧。”

    “出国了。再找追求对象的时候你记得拿上镜子,找个跟你速配的,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哇,好酷啊!王英,我喜欢你,我准备追你了!”他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前面的人。

    王英差点栽倒,口无遮拦的骂道:“别发疯了吧贱人!照照镜子再说话!”

     他可怜兮兮的看着王英怒气冲冲离开,想:我真的那么丑?怎么都这样说我,丑是罪吗?

    

     丑不是罪,但没有自知之明,就是十恶不赦了。

    ……

    王英家。

    阿宝告诉王英:“今天凌晨李正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生病,要我注意身体,还说什么健康是福,神经兮兮的,他不是生病了吧。”

    “听李芳说他挺好的,只是好像精神有点问题,总跟自己说话,李芳还说他可能有精神分裂的倾向。”

    “那应该带他去看医生啊。”

    “我也这样讲,李芳说为了慎重还是得再观察几天。”

    “调整好心情不用治自己就会好了。”

    “说的是,所以啊,我觉得我建议李芳去那儿很明智,李芳开导开导他就不会出事了。”

    “嗯。”阿宝站起来走向书柜,“这是什么?司法考试辅导用书?”

    “是啊,我没跟你说,我想参加今年全国司考,现在只剩下三个月时间了,我以后哪儿都不去就在家读书。时间是紧了点,不过有人用了三个月时间就过了,说明这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要努力就会有希望。李正和小南还不是一次就通过了。”

    “为什么?”阿宝眯起眼睛。

    “他们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嘛,我也要用功,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书,我的目标就是一次通过!”

    “我问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考试?”

    “我拥护宪法,身体健康,学历本科,没有受过刑事处罚……”她笑嘻嘻的解释。

    “这些跟我问的问题无关吧。”

    “这是报名的条件啊。”

    阿宝拉着脸。

    “好啦别生气,其实我是想做检察官,如果考上了不是很好吗?”她企图说服他。

    “不是说好了我们结婚你会待在家里吗?”

    “你要我做黄脸婆啊。李芳说得很对,那样会失去自我。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当检察官,我觉得检察官是公正的象征,这个职业很神圣很重要……”王英还在顾左右而言他。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阿宝打断她:“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和我商量就自作主张。”

    “你也想考吗?现在没开始报名,想考的话还来得及。”

    “我不考。”

    “法盲通过学习还是有考取的希望的,不要灰心,来试试吧。”

    “你别总岔开话题了,你要工作为什么不告诉我?”

    “刚才不是告诉你了?”

    “你都计划好了才告诉我,你当我是你什么人?”

    “男朋友啊。”

    “仅仅是男朋友?”

    “不然是什么?”王英装傻。

    “我是你未来的老公,对我们生活的计划有影响的事该不该和我商量?”

    “会有什么影响啊,说的这么严重。”

    “检察官工作很忙的,你不知道吗?”

    “怕我没时间陪你啊,不会的,你就放心吧。”

    “我觉得你心里根本没有我。”

    “别胡搅蛮缠了!这样干脆不要结婚算了,你太霸道了,我拜托你清醒一点,现在不是奴隶社会,妻子不是丈夫的附属品,二十一世纪了你还这么迂腐,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是你有问题还是教你的老师有问题啊,谁规定女人非得待在家里?如果你找得到那样心甘情愿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那我恭喜你,去吧,去找找看!”王英发火了,怒气冲冲说了一堆。

    “找就找!”阿宝赌气离开。

    王英抽出书翻了几页,狠狠丢向墙壁。

    ……

    王英打电话给正在我这里“度假”的李芳抱怨,李芳听了说:“是吗?这样就生气了。那你别理他随他气去。干嘛道歉你又没有错,对,让他道歉,而且你记住,不能轻易原谅他,这些男人会蹬鼻子上脸的,一次就让他记住教训以后不敢再犯。没错,对对对,反正你也是没空,就别管他了,好好念书吧,争取今年通过。嗯,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好,BYEBYE。”

    我好笑的问:“谁跟谁吵架了,你又煽风点火的。”

    “我哪有。”

    “别理他随他气去,让他道歉,一次记住教训。算不算?”

    “我是在教她嘛。王英跟小欧为她参加考试的事吵架了,其实也不能全怪小欧,王英司考这件事咱们都知道的比小欧早,也难怪他会生气。”

    “小欧气他没有家庭主妇了?”

    “是啊,小题大做。以前我就说过,小欧像刚从地下挖出来的古尸。”

    我和小乐笑了。

    小乐说:“这两个人每次都为小事吵架,好好谈一谈就能解决的干嘛非吵架不可,没一个冷静的。”

    我热心的说:“我打电话给小欧让他去道歉。”

    “不要。”李芳立刻阻止。

    “干嘛,你还等着看笑话啊。”

    “小欧这种脾气不给教训他是不会长记性的,让他自己反省一下。”

    “他会吗?”

    “以前就是,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希望你对。不要把事情闹大就好。”

    小乐赞成李芳的看法,说:“没关系。我想,不会有事才对。”

    ……

    公司里。

    阿宝拿着文件站在复印机前发呆,同事走过来。

    “你还有几份要印?”

    阿宝没回答。

    “阿宝,想什么呢?”

    “干嘛?”他回过神。

    “你不是复印资料吗?”

    “哦。”

    同事笑:“怎么失魂落魄的,跟女朋友吵架了?”

    他勉强笑笑回答道:“没有。”丝毫没有注意手里的动作。

    同事看着他把文件放进碎纸机,惊叫:“不是吧?!你完了,有底稿吗?”

    他还没发现,呆呆地问:“什么?”

    同事同情的看看他,指指碎成一条条的文件。

    阿宝捧着一团碎纸叫:“啊,死定了!怎么办!”

    “可怜的人。”同事打开复印机发现放在上面的底稿,“阿宝你走运了,底稿在这里。”

    “谢天谢地!”阿宝失而复得的重新复印。

    “丢三落四有时候是好事。小心吧,看你这样子,不是跟女朋友吵架就是借了高利贷被人追杀,把情绪带来公司很麻烦的。”

    “你的两个比喻根本不能放在一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有没有可以丢掉情绪的方法?”

    “你问对人了,我告诉你接下来该做什么。先泡一杯绿茶或者咖啡,然后坐下来专心工作,忘了自然就好了。”

    “那试试吧。”

    同事看阿宝无精打采的离开,摇摇头,说:“回来。你的文件不要了?”

    “谢谢。”

    “我还有个建议,先把文件放好再做别的事。或者,把底稿给我,我替你保管?”

    “谢谢,不用了。”

    “一定是失恋了。谈恋爱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同事说着顺手把自己的文件也放进了碎纸机。“不是吧,这种事也会传染?”

    ……

    王英没有受到影响,在家专心的念书。

    ……

    “你别做什么黑暗使者了,恢复正常的作息时间,早上去晨跑,你以前不是很爱晨跑的吗?”小乐在卧室里再次企图说服我去工作。

    “那是为了有好身材能讨女孩子欢心,现在已经没那个必要了。”

    “目的真不单纯。你要是变成猪哥哥,我可不要你哦。”

    “我变成猪哥哥那你就是猪妹妹。”

    “有我这样体重的猪妹妹吗?”

    “我说你是你就是。”

    “怪人。”

    “什么?”

    “你喜欢猪妹妹啊,喜欢我变给你看。”

    “可以吗?”

    “不可以。”

    我捏捏小乐的脸:“耍我。猪妹妹。”

    “猪哥哥。”

    “猪妹妹。”

    “猪哥哥。”

    我们打闹着。

    “柿饼脸开门,开门!”李芳听到我自己在房间里笑,过来敲门。

    我不耐烦的打开门问:“干嘛?”

    “你锁门做什么?”

    “怕你偷窥我啊。”

    “谁有那个兴趣。你自己在笑什么?”

    “没有啊。”

    “我都听到了!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看花花公子之类的杂志?说,老实交代!”

    “没有!怎么这样冤枉我!”

    “没有?”李芳挤进来,把我的枕头、床单底下全找了一遍,房间里翻得乱七八糟。

    “李芳,你入室盗窃啊,把我房间弄得比犯罪现场还乱!”

    “真的没有?”

    我看到李芳把枕头拉开找,不屑道:“拜托,藏也不会藏在那种地方啊。”

    “那会藏在哪里?”

    我老实的想想回答说:“嗯……衣柜里。”

    李芳坏笑着把衣柜里的衣服全丢在地上,还是没找到,火大的说:“找不到,你到底放在哪儿了,快说!”

    “我没有那种东西啦,我怎么告诉你。”

    “骗我!手抱头,搜身!”

    “喂,杂志有可能藏身上吗?我穿成这样,有么有一眼就看出来啦。”我也真傻,跟她个疯丫头讲道理。

    “也是。真的没有?”

    “不信你再找。”

    “这次证据不足先饶了你,下次给我小心点。”

    “我又没有前科,怎么这样说话。”

    “男人,不小心看着不行。”

    我看李芳走出去,又看看像被抢劫过的房间,气急败坏的说:“喂!回来给我收拾房间,你这个坏女人!”

    李芳回头对我做鬼脸:“坏女人才不要收拾房间!”

    “哎,是你应该给我恢复原状的!”

    “我不要!”

    “看你的朋友,气死我了。”我埋怨小乐。

    “她也是你的朋友啊。”

    “她以前可没有这么坏。”

    “又往我头上扯了。”

    李芳走回来说:“我跟你说了别总和自己说话呢你不懂还是记不住?我陪你收拾吧,这样有话你可以跟我说。”

    小乐说:“看吧,我朋友是刀子嘴豆腐心,多善良。”

    我扁扁嘴。

    李芳、小乐一起吼道:“不许扁嘴!”

    “默契。”我服了。

    李芳问:“什么?”

    “我说,你跟小乐很有默契,说一样的话。”

    “小乐也说过不许扁嘴吗?”

    “嗯。”

    “你会不会因为看到我就更想她?”

    “不会。我爱她,就是因为她,跟别人没关系。”

    “柿饼脸你知道吗,陌生人听到这些话一定觉得你超级恶心肉麻的,可是我很感动,你真的很深情啊。”

    “你是夸我吗?”

    “我也不知道。”她耸耸肩离开。

    小乐质问道:“你说那些话是不是我在旁边的缘故?故意讲给我听的对不对,要是我不在你会说什么?”

    “还是这些,没可能变的。”

    “真的吗?”

    “当然了!为什么女人听到什么总喜欢问真的吗?”

    小乐笑:“因为我们是女人嘛。”

    李芳猛地打开门,吼道:“柿饼脸!你在考验我的耐心吗?别自言自语的,无聊过来跟我聊天!”

    “不了,谢谢。”

    ……

    “这两个人一样的坏毛病,每次都得我纠正。”小乐在卫生间里把我和李芳倒着放在漱口杯里的牙刷正过来。

    我走进来问:“你干嘛?”

    “还有脸问,我告诉你几百次了,刷完牙要把牙刷正着放,这样晾着才不会孳生细菌,天天都得我进来弄你都不能长点记性?”

    “我有你啊,就不需要记性了,反正你会帮我插回来。”

    “好,这是最后一次。再管你我就是鬼里面的败类。”

    “哎!”

    “没关系。”

    “真气人。你最好别管我,就让我用细菌牙刷刷死算了。”

    “好啊,你试试用牙刷能不能刷死人。”

    我气呼呼把牙刷还倒着放,交代她说:“好。你别动了,让我试试。”

    小乐咬牙道:“我最受不了这样放牙刷了,你能不能记住,拜托!”

    “你刚才说不管我的。”

    “我不是跟你赌气的嘛,现在不让你纠正过来,以后我不在谁来帮你改这坏习惯?靠别人是不行的,你还是靠自己吧。”

    “林小乐,我就是不要改掉,怎么样?如果你不在,我就要这样放,刷死最好。”

    “受不了你。”听到我这样赌气的话小乐却笑了,“可是你也体贴我一下,举手之劳的事干嘛每天都要麻烦我?”

    “我喜欢。”

    她重新放好牙刷说:“我只是想让你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嘛,有错吗?”

    “有,你明明是想为了离开我做准备的。”

    “你误会了,我是怕你以后娶了老婆轮不到我管你了。”

    我拉过她的手说:“你就气死我好了。这是什么?”

    “我的手。”

    “手上戴着什么?”

    “没有啊。”她装傻。

    “我送的戒指!这种东西一辈子只能送给一个人的,再跟我说那些无聊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你怎么不客气?”

    “自残哦,不信你试试。”

    “又威胁我。”

    “是你逼我的。”

    李芳在客厅里大声叫:“柿饼脸你在跟谁吵架啊,又在自言自语对不对?过来!”

    够了,说话的自由越来越少了。

    我坐在李芳旁边问她:“干嘛,想教训我?”

    “你答对了。你跟自己吵架怎么吵得那么起劲啊,难道你要精神分裂试给我看?不行,我要带你去看医生。”

    “应该去的恐怕是你,你有妄想症吧,没事总盼着我发疯。”

    “因为我希望你好所以才会担心你。狗咬吕洞宾。”

    “喂!”

    “是你的错啊,那么大声干嘛。”

    我扁扁嘴:“行,我错了。”

    小乐和李芳再次默契十足的吼:“不许扁嘴!”

    正笑着,我接到吴辉的电话,我告诉李芳:“你老公。喂,是吗,这么突然,好,我接你。”

    李芳小声问:“他说什么?”

    “他人已经在外面了。走,咱们去接他。”

    李芳美滋滋的抱怨道:“这家伙不用工作啊。”

    “想你了呗。我的灾难终于到头来,似乎可以看到光明了。”我故意挤眉弄眼的说道。

    “说什么!”

    ……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吴辉和李芳,我实在没办法保持风度了,大叫道:“不是吧,你们搞什么!”

    吴辉一脸无辜的说:“毕业以后我都没有放过长假,这一次好不容易骗到病假你又不准我在这儿玩,什么朋友!”

    “这里没有好玩的,真的,我……而且这里社会治安不好,我前几天才被抢过,不信你问李芳。”

    “是吗?”吴辉半信半疑。

    李芳也附和的点头:“嗯。”

    “天哪!”

    嘿嘿,吓到了吧。

    “那我更不能走了,我得留下来保护李芳。”吴辉说出让我跌眼镜的话。

    “什什么,你不接她回去吗?”我结巴起来了。

    “只要和她在一起我去哪儿都行,留在你这里也无所谓。”他说的好像跟恩赐似的。

    “干嘛要留在这儿啊,你们不觉得有我在太亮了吗?”

    李芳、吴辉满不在乎的说:“不会啊。”

    “算我求你们,回去吧好不好?”

    李芳说:“说说你的原因让我考虑一下。”

    “嗯……你们会侵犯我的隐私权。”

    “对了!吴辉,柿饼脸有在偷偷地看花花公子!”

    吴辉拍沙发站起来,吼道:“真的吗?你竟然是这种人!”

    “我没有,没有!”我急急忙忙的解释。

    “我对你太失望了!要看也看A片啊,看什么杂志嘛!”

    李芳大声叫着:“吴辉!”

    我和小乐大笑。

    “开玩笑的,不好意思。柿饼脸别啰嗦了,我很累,我要洗澡睡觉,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李芳体贴的问道:“你要吃什么我去买菜。”

    “你做的我都爱吃。”

    “嘴好甜。”李芳不知廉耻的亲一下他说:“好,去洗澡吧亲爱的。”

    “好。”

    我和小乐呲牙咧嘴的看着他们表演,吴辉幸福的去洗澡,真是不像他。

    李芳说:“你怎么这个表情。啊!我们不会刺激到你吧。”

    “不会不会,放心好了。你们真的不走了?”我还是想问问看,再给他们最后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李芳横眉竖眼的说:“喂,有人帮你付房租给你做饭不好啊。”

    “不好,我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了。”

    “只要你不跟自己说话其他爱说什么就说。”

    “鸡婆。”

    吴辉洗好澡出来,肉麻兮兮的问李芳:“亲爱的我睡在哪里啊?”

    “先睡我房间吧。”

    ……

    她帮吴辉盖好被子,嘱咐道:“乖乖睡吧。”

    “等等,少了什么。”

    “什么?”

    “GOODNIGHTKISS。”

    “小孩子。”李芳深情吻他。

    我站在门口咳嗽,贼贼的笑说:“甜蜜啊。”

    “偷窥狂,还总说别人。走,跟我去买菜。”李芳走出来关上门。

    “你老公睡觉我买菜?”

    “还有我嘛。”

    “哎我晚上要工作,白天不准我睡觉?”

    “好好好,大男人,睡去吧。”

    “李芳,不许去!你要宠坏他们啊。”小乐跺脚,恨铁不成钢。

    “走喽。”我把这个隐形电灯泡拉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