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相声文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一章 我要说相声

章节字数:7893  更新时间:19-11-09 21: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要说相声

    张文墨陈开德上场

    甲;哈哈哈很好,今天的观众很到位,你看,这还有送鲜花的。

    乙;嗯,看来我们最近对这个相声圈的狂轰滥炸视乎起到了一定效果。

    甲;嗨,用词不当,什么叫“狂轰滥炸”?

    乙;那应该叫?

    甲;应该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乙;哦,为什么这么说了?

    甲;首先,你想啊。你、我,都不是专业的相声演员。我们家阿德以前是一个卖唱的、、、

    乙;用词不当,没有卖唱。

    甲;你不是平时有演出啥的,出去给人家唱一首你自己的原创歌曲,然后底下观众就沸腾了,啊、、这唱的什么鸟?太难听了,我要报警了。

    乙;你别说了,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这是商演,不是卖唱。也没有唱的那么难听。

    甲;都一样。

    乙;不一样,差别大着了。

    甲;你就说你唱完他们给钱,你收了吗?

    乙;废话,我肯定收啊。

    甲;这不就结了吗?你卖唱他买唱,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害怕什么、你记住,你一定要牢牢地记住?

    乙;我记住什么?

    甲;报警电话110。

    乙;嗨,你拿我当傻子啊。

    甲;你就说你是不是卖唱吧。

    乙;得,你爱咋说就咋说吧。反正我说不过你。

    甲;这不就结了吗?你说你还跟我较劲,粉丝本来就没有多少,现在可倒好,一棍子撸直,一杆到底,一个没有。

    乙;你放心,我的粉丝不会掉。我还挺得住,是你自己把自己给漏了。

    甲;这你不用担心,我永远不会掉粉,你知道为什么吗?

    乙;用钱买是吗?

    甲;不,一句话,你听着。宝岛台湾永远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掌声在哪里?

    乙;你还挺聪明。

    甲;那绝对的,一个演员你要是不爱国那你还演什么戏。

    乙;对,那演的戏也没有人看。

    甲;但是,就有那么几个戏子不懂历史,混搅是非,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非要到医院去做亲子鉴定,医生一看,很是伤心对他说;对不起,你演的戏挺好看,但是你的身体跟你的灵魂已经没有救了。

    乙;癌症晚期是吗?

    甲;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吗?无药可救,混吃等死就等于反正。

    乙;这个演员是谁啊?

    甲;现在不能说,等我快死的时候我要出一本自传,到时候大家就会知道我说的是谁了?

    乙;嗯,我们就盼望着你快点死。

    甲;去你的。列位,难道你就以为只有那个戏子就完事了吗?

    乙;啊,还有啊。

    甲;阿德,你还年轻,你太天真了,这个社会是很残酷地。你也是属于双引号歌手,你要记住。一个歌手你要是不爱国你还唱什么歌。

    乙;这位歌手是不是也得去医院检查检查。

    甲;那必须的啊,小赤佬。脑袋绝对有问题。医生看着他,嗯,你唱的歌挺好听,但是我们现在中国人已经听不懂你在唱什么鸟了。

    乙;不用说,这个歌手也得等你快死了再说。

    甲;列位,难道你们就以为只有这个歌手就完事了吗?

    乙;啊,还有啊。

    甲;重点啊,请仔细听好。一个相声演员要是不爱国、、、、

    乙;你等一下,我拦你一句。我们以后可是要在相声界扎根的。你可别胡说八道,相声界一个个可都是非常爱国的。

    甲;你急什么?我说完了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乙;你嘴可把点门,我们的罪的人已经够多的了。

    甲;诸位,听好了。重点,一个相声演员要是不爱国,你还穿什么大褂,你穿丁字裤说相声好了。

    乙;你吓我一跳,这个可以,你这思维逆天了。

    甲;绝对的啊,你看过那个穿条丁字裤说相声的吗?

    乙;绝对没有?

    甲;这说明什么?说明只要是说相声的,就没有不爱国的。要是今天在场的诸位有一个能说出哪个相声演员不爱国立场不坚定政治觉悟左摇右摆的,我张文墨立马血溅当场。

    乙;不用问,没有。

    甲;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阿德,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拍电影,不去开演唱会了吗?

    乙;那也得有人请啊。

    甲;看不起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一个劲的要跳进相声圈了吧。

    乙;嗯。爱国吗主要。

    甲;这是主要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乙;什么原因。

    甲;请听我细细道来。虽然啊,外界传言相声分好几派,你说我一句,我说你一句。但是在大事大非面前,在祖国需要他们的时候,你看看他们是不是一条心。

    乙;那绝对的。

    甲;这就够了,我很感动啊,所以我现在隆重宣布,凡是相声演员能活到六十岁的都算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乙;嗨,你想多了。没有那么多艺术家。

    甲;以后要是国家有难冲在前线的绝对是我们相声圈的人,郭得纲带着贝雷帽,穿着迷彩衣,腰间绑着好几个手榴弹,扛着机关枪。周围枪林弹雨对着敌人突、、疯狂扫射。

    乙;这是跟那个国家打起来了。

    甲;擒贼先擒王,你算他美国佬好了。

    乙;嗯,然后了。

    甲;机关疯狂扫射,突、、我跟你们拼了,中国人民万岁。突然,郭得纲中了一枪。酱昆立马扶助他,老郭,你挺住,我这就叫你医生来救你。

    乙;嗯,你这想象力也是够惊人的。

    甲受伤;昆昆。

    乙;啊,昆昆都出来了。

    甲;昆昆,你先走,你不用救我,我就是一个俗人。你先走,快走,不走就来不及了。

    乙;最后怎么样了?

    甲;阿纲,你不是俗人,以前是我错怪你了,你说的相声一点都不低俗,很搞笑啊你。你是一个英雄。郭得纲一听,哎呀我的老天爷啊,昆昆,你流鼻血了、、、

    乙拦住;你别说了。

    甲;你拦我干什么,好戏才刚开始。

    乙;好家伙,两位德高望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鼻血都彪出来了,我再不拦住,我还混不混了。

    甲;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相声都是假的。私底下我还是非常尊敬这两位相声界的大拿,家里面还一直供着他两的牌位、、、、、

    乙;啊,你别说了。

    甲激动;我对他们两根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乙;这个可以,刚才差点说死过去。

    甲;不是牌位,是海报。反正吧对他们两位,对他们那种崇拜的心理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每天三炷香、、、、

    乙;闭嘴,你个乌鸦嘴。

    甲;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乙;刚活过来,又死回去。

    甲;你误会了,没有蜡烛,蚊香,夏天蚊子不多吗?

    乙;你倒是说清楚啊?

    甲;嗯,不好意思,一时激动。口误。反正啊很仰慕两位先生在相声方面的成就,看着他们的海报,我非常伤心啊。

    乙;你伤心什么啊?

    甲;我什么时候才能混到像他们那样的成就,我“扑通”一声跪下去,我的心情难受到了极点,(生气)为什么,(大哭)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为什么?、、

    乙拦住;不是,我拦你一句。他们两个活得比谁都潇洒。

    甲;你想什么了,我膝盖底下一副搓衣板。

    乙;哦,了解了,嫂子来了。你刚刚那个难受,是因为膝盖疼了吧。

    甲;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嫂子她的脾气。比张飞还李逵。她的人生格言,一个字“干”。

    乙;嗯,那绝对的,上次在墨哥家里吃饭,菜里面一只苍蝇,住院三个月。

    甲;最关键的是那菜还不是我做的。后来我总结出一个真理,跟老婆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乙;那这次嫂子为什么生气了。

    甲;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不这段时间一直在拍摄相声,那个台词多啊,那个死光头太雷人了,天天躲女厕所写剧本。

    乙;这个光头是我们编剧,精神病院放弃了对他的治疗现在给我们写剧本。

    甲;可不是吗?之前有一期那个我们两个人台词加起来四万多字,我们光读下来一个多小时啊。还能怎么办,死记硬背。

    乙;对,我的词比他少,背的我都要吐了。

    甲;你们大伙不要看我张文墨傻头傻脑的,关键时候我这个脑子还是蛮灵光的。

    乙;你膝盖上放护膝了吧。

    甲;嗨,那些小儿科都是我家隔壁老王玩剩下的。

    乙;豁,敢情这个怕老婆是遗传下来的。

    甲;去去去,别胡说八道,隔壁老王跟我们家一毛线关系都没有?我是说关于背台词这一块,我有诀窍,我有杀手锏。秘密武器。

    乙;什么杀手锏。

    甲;就是你背相声吧,你就把郭得纲和昆昆的海报买回来,然后你贴在墙上,你背台词的时候你遇到瓶颈了你想不起来了,你看看墙上两位,你心情立马舒畅,就好像回到了初恋的感觉。一个人幸福的奔跑在康庄大道上,仿佛世界就在你脚下。五年,未来五年之内,我一定要靠说相声赚到我人生的第一桶金,五百万。

    乙;豁,你这是被那个神秘组织给洗脑了。

    甲;瞧你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眼神,五百万美金。

    乙;啊,还是美金。

    甲;你不相信。

    乙;嗯,我相信,旁边再挂一个于圈老师,你以后就可以竞选北京市市长了。

    甲;你看你,还平时对外宣传是我最好的朋友,老是打击我,你就跟我老婆一样。我当时跟我老婆说完,我老婆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一把扯下郭得纲跟昆昆的海报。

    乙;看来嫂子不希望你说相声。

    甲;整个世界安静了,我的双手发抖,李逵卷起袖子。

    乙;李逵谁啊?

    甲;就是你嫂子。

    乙;哦,看来嫂子该出手了。

    甲;李逵卷起袖子,一把抓过我,啪啪啪啪连摔四巴掌在我脸上气急败坏非常严肃的质问我,(嫂子)说,海报后面的钱是哪里来的?

    乙;啊,搞了半天你把私房钱藏海报后面的是吧。

    甲;对啊,要不然你说我整天那么小心翼翼供着他们两根干什么?

    乙;哎呀,你就不能换个地方藏吗?

    甲;哎呀,你可拉倒吧,你嫂子还有一个外号,土行孙。有啥事她不知道的,上次同学聚会,一个女同学跟我喝了一杯,把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了。

    乙;看来,嫂子爱你爱的已经走火入魔了。

    甲;哎呀,怪也只能怪我太勾人,(撩头发)没有办法。长得越帅,责任越大,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像你嫂子这样性格的过继给你,你能接手不。

    乙;不不,还是你自己来吧。

    甲;不敢挑战高难度的人生,永远只能当一个普通小市民。

    乙;对,还是你比较远大。

    甲;那天把我给揍得我啊浑身上下遍体鳞伤,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大街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突然我看到了两个我熟悉的人。看到了这两个人我再也不冷了,而且突然之间我的心理暖洋洋的,心跳加速,有一种初恋般的感觉,于是我下定决心对天发誓,我要说相声?

    乙;哪两个人啊。

    甲;我的阿纲和昆昆。

    乙;那两张海报是吧。

    甲;嗯,周星驰说过,一个人如果没有理想那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从那天开始我就有了理想,我终于找到了我的人生目标。我不想当咸鱼,我要说相声。

    乙;嗯,你只要不当市长就好。

    甲;我太开心了,我举起我的阿纲跟昆昆仰天大叫“努力,奋斗”。旁边经过一个老奶奶一看,感动的对我大叫。

    乙;叫什么?

    甲;救命啊,非礼啊。

    乙;哦,到底怎么回事?

    甲;我一看,我光着身子了。

    乙;豁,裸奔啊。

    甲;你说有这样的妻子何愁不进精神病院。

    乙;嗯,早晚的事。

    甲;你想啊,精神病院那绝对不是正常人呆的地方。

    乙;废话。正常人谁去精神病院。

    甲;我千方百计跟那个抓我的神经病医生解释。

    乙;嚯,都进精神病院了。

    甲;那必须的吗?都裸奔了。

    乙;你还挺乐观。

    甲;绝对的,我说那个,神经病医生。我不是神经病,我是一个正常人。我怎么解释他都不听,最后他问我,好,你说、你是正常人那你告诉我这海报上的这两个人是谁?我一看,这不就是郭得纲姜昆吗?全中国都认识。

    乙;那你赶快告诉他啊。

    甲;那肯定的啊,我的信心一下子又来了。我说,这两个人还不认识那我还是中国人吗?那我还是炎黄子孙吗?(兰花指)这不就是我的阿纲跟昆昆吗?(撒娇)

    乙;哦买噶。

    甲;对,医生一见我这样也说了一句“哦买噶”然后就来几个人把我按床上要给我打针。

    乙;好,大家鼓掌。掌声送给奋斗在一线的精神病医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默默无闻的精神病医生,我们这个社会才多了一份安宁。

    甲推乙;看不起我啊你。

    乙;我不是看不起你,我压根不敢看你,兰花指都出来了,还阿纲跟昆昆,还我的阿纲。

    甲;不是,我不是想着叫的亲切一点显得好像跟他们很熟悉一样,对他们这个老百姓有震慑力吗?都大明星来着。一般不轻易出来。我给你签个名好吗?很威风,我以后也想这样吗?

    乙;你想多了,你要不是那个阿纲跟昆昆,兴许就放你走了,你放心,这一期播出去他们要是有幸看了,他们两位老艺术家会联合起来整死你的。

    甲;嗯,那要是这样,我死而无憾。希望相声圈太平,认认真真说相声。不要你高雅你低俗,我觉得啊,只要是老百姓喜欢的相声那就是好相声。

    乙;对,会有那么一天的。

    甲;你说低俗,全中国说相声的有我低俗吗?

    乙;那这个你说的我不反驳,你号称“下水道”。

    甲;后面没有“美人鱼”吗?

    乙;豁,你别说了,还有再吃饭的。

    甲;对不起,跑题了。我们回来,把你们的思维从“下水道美人鱼”跟着我来到精神病院。

    乙;我怎么听着怎么别扭。

    甲;各位,正所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一进精神病院更加鉴定了我要说相声决心。

    乙;哦,这是为什么了?

    甲;哎呀,那个地方真不是人呆的,我被绑在床上一帮人围着就过来了,我感觉好像他们要打我。

    乙;你不用感觉,他们就是想打你。

    甲;对啊,完了,要毁容了,我本能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海报盖住我的脸,希望保护我这帅气的脸庞。(大叫)突然、、、

    乙吓;你吓我一跳,怎么了。

    甲;啧啧啧啧啧,天啊,这个世界是有奇迹的。他们不打我了,不但不打我了,还对我非常友好。后来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误认为我就是郭得纲。

    乙;也是,郭得纲的海报盖在你脸上。

    甲仰望;我人生中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一个超级巨星,为了融入他们,我拿起笔在他们的脸上肚子上甚至大腿上签上了三个字?

    乙;郭得纲。

    甲;嗯,我就是小黑胖子,相声的魅力真是太大了。尤其是郭得纲的相声,他可以征服人世间所有精神病院以及精神病医生,给他人带去微笑,用微笑去治疗神经病患者,你想啊神经病都可以治,更别提我们这些正常人了,对不对。

    乙;嗯,这个郭得纲可以,烧饼说个相声都上女人装了。

    甲;对,相声的魅力太惊人了,我必须说相声。我必须进军相声圈子给人世间带去温暖,让人世间少一些悲欢离合,多一些欢声笑语,这是人世间最伟大的事业。

    乙;是不是夸张了一点。

    甲;一点都不夸张,有过之而不及。人们常说,人世间最难懂的笑容就是“蒙拉丽莎的微笑”在精神病院的那一刻,看着我光溜溜的身体。

    乙;还光着了。

    甲;然后再一看周围那些对我笑的天真无邪的笑容,括弧,这里注解一下,有一个女神经病颜值高的,十八岁王祖贤那样,看着我,她流鼻血了。

    乙;嗨,你说这个干什么?

    甲;废话,间接性的证明了我的颜值还在巅峰。年轻时候的刘德华就是我。

    乙;马德华好了,然后怎么样了。

    甲(演讲感觉);我很幸福啊,我们人类来到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光溜溜的,然后在外面这个社会生存那么艰难,尔虞我诈。社会很现实,但是我从这些所谓的神经病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童真,我看到了人之初,性本善。我看到了我在外面社会上种种经历的不幸,我想到了那些为了梦想苦苦坚持而没有成功最后精神失常的人们,他们何尝不是一开始带着善意带着希望进入社会,而最后发现这个社会并不是他原来的样子,那么你已经失去了原有阳光灿烂天真无邪的笑容,你的笑容背后被深深刻上“现实社会”这四个字。

    乙;嗯,这个说的好。

    甲兴奋;突然之间我感觉他们活的很幸福很真实,而我们处在外面的人也许有时候真的病的不轻。而此时此刻我的任督二脉终于打开,蒙拉丽莎那个老娘们一直在我眼前不停的幻来幻去,不停的对我微笑,然后我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郭得纲酱昆于圈侯宝林侯耀文等等这些老的相声艺术家,我终于领悟了蒙拉丽莎的微笑,他是在笑什么,他为什么会微笑,为什么我们都看不懂他的微笑,此时此刻,天地间一道光闪过,我终于看清楚了,终于知道了真相,各位,还有正在观看我这个视频的全球所有人类好朋友们,在这里,我先简单的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一名来自中国陕西的非著名相声、、、、、、、、、

    乙;哎呀,你别介绍了,赶快说,蒙拉丽莎他为什么微笑?你再介绍下去几天说不完。

    甲;各位,蒙拉丽莎她为什么微笑,他究竟在笑什么?很简单,谜底就是,她一直再笑我们病的不轻。蒙拉丽莎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神经病啊各位。

    乙推甲;你滚一边去,有多远滚多远,滚。

    甲;不是,你听我解释。

    乙;滚,巴黎卢浮宫放着一个神经病是吗?你想告诉我的就是法国的国宝就是一个神经病是不是?

    甲;你还听不懂,她不是神经病,在她眼里我们是神经病你知道吗?你让一个神经病去看蒙拉丽莎的微笑,他肯定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而我们这些所谓的正常人为什么看不出来,就是因为我们是欲望太重想要的太多,人心不足蛇吞象。人心要是放下了该放下的你就看懂了蒙拉丽莎。我说的很有道理,你们细细品味一下我刚刚说的话。

    乙;好像有那么一些些道理。

    甲;绝对有道理,那些神经病的眼神跟面对我的微笑,跟蒙拉丽莎是一样一样的。他们的眼神里天真无邪没有恶意没有心机。你和我,还有我们这些所谓的正常人已经看不懂他们的微笑了,就好像,我现在笑,哈哈哈哈,你知道我在笑什么吗?

    乙;不知道啊。

    甲狂笑;我现在再笑什么你知道吗?

    乙;不知道。

    甲微笑看着乙然后要哭泣的样子难受然后咬嘴唇然后难受抓住乙衣服继续难受然后喘气然后继续难受然后咬紧牙笑。

    乙伤心;生不出来,就剖腹产吧。

    甲;去你的,就说你看不出来我再笑什么?

    乙;对,不是神经病还真看不出来。你能告诉我你刚才在干什么吗?

    甲;我的脚刚被老鼠夹给夹住了。

    乙;啊,那最后那一笑,是不是就等于老鼠夹松开了。

    甲;不是,是我把老鼠才踩死了。

    乙;啊。

    甲;你是正常人所以你看不懂,你让蒙拉丽莎来看,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还能看出是公老鼠还是母老鼠,今年几岁,所以人家能成为国宝,那不是没有道理的。

    乙咳嗽。

    甲;你咳嗽干什么?有些东西是科学无法解释的,ok。

    乙;ok,我们不说这个了,时候也不早了。

    甲;嗯,刚刚就是主要讲述了一下我们为什么要说相声的缘由,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这些正常人有一天可以像神经病一样笑的天真无邪。

    乙;就是想把更多好玩好笑的事情分享给大家,让大家在这个紧张的生活氛围中轻松一下。

    甲;言归正传。反正在爱国这方面在演艺圈相声演员绝对是最佳男一号。这不,我跟阿德也间接性的算是一名相声表演工作者。

    乙;对,我们两个差不多已经录了三十段相声了。

    甲;这个天天录啊,录的我都要吐了。

    乙;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录的都要吐了。

    甲;各位,也许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现在看到的节目,是我跟阿德经过无数次彩排才可以上台说的。

    乙;这个没错,那个台词太长了,压根记不住啊。

    甲;专业的相声演员他们一看台本,台下对一下词立马上台一顿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演完结束,一下台,什么词都忘了。

    乙;对,他们就有那个本事。

    甲;我还听说了,郭得纲跟于圈台词都不用对,包袱对一下直接上台表演,反正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就是听别人那么一说。

    乙;有这可能,因为他们也是合作了那么些年了,呆一起比家人呆的时间都多,彼此之间非常的默契。

    甲;嗯,我希望我们以后也能达到这样的默契,你一抬屁股,我就知道你裤衩几天没洗。

    乙;去去去,什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味了。

    甲;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觉得我们的出场费最少也是五十万。

    乙;这就不少了。

    甲;一开始啊我以为相声这个东西,挺简单,你一句,我一句,两个人在台上互掐起来包袱就出来了。

    乙;就是两个人互相骂街。

    甲;等真正一说起来。不是这样的。

    乙;相声这个其实很难的。

    甲;你在说你的故事的时候,你要把观众的思维给调进你的故事里面,然后你在你的故事里面可以添加你的喜剧包袱。

    乙;对,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故事要好玩。

    甲;尤其是现在这个社会,浮躁。相声这个东西,你前面三分钟你抓不住观众,观众就没有耐心继续听下去,你后面讲的再好也是无用。你想抓住观众的心,就必须用不一样的喜剧手法抓住观众。

    乙;对,是人都有猎奇心理。

    甲;你今天演《卖布头》明天演《卖布头》天天演《卖布头》这样下去观众迟早会流失,因为你没有新东西。

    乙;就看才华能不能配上你的野心。

    甲;那肯定的,你今天演《卖布头》明天必须《买裤衩》后天可以《卖卫生纸》大后天可以卖《牛仔裤》大大后天可以《卖打底裤》、、、

    乙;不是,你能不能有点追求,卖点其他的吗?

    甲;我就是打这么一个比喻。总之一句话,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想把相声说好不是那么简单。

    乙;那肯定,全中国那么多说相声的,出来的能有几个。

    甲;但是?

    乙;但是什么?

    甲;但是,观众朋友们,你们放心,我们两个说的这些段子,绝对不会重复。

    乙;嗯,我们公司那个编剧电键盘都敲碎好几个了。

    甲;因为现在这个社会上可乐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说都说不完,也谢谢大家对我们的抬爱。

    乙;我们以后也会奉献更好的作品给支持我们的所有观众朋友们,谢谢你们。

    甲;谢谢大家,明天我们不见不散。

    甲乙鞠躬下台。

    完

    作者闲话:

    宁失千军万马,不失一毫国土。

    相声演员都是非常爱国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