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寒月明楼》  第7章

章节字数:4058  更新时间:09-06-28 02: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章

    凤炎不在王宫,因为水王幽大婚,整个大陆有头有脸的全去参加婚礼,赫连清辉本来也在邀请之列,但是走在半路却听到凤炎的贴身侍女窃窃私语,得到这个惊天消息,原来儿子已经复活,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也不管这样的行为多么的失礼,多么的危险。

    在看到儿子的那霎那,他这么多年的愧疚和思念,化在嘴边,却不成言语……

    赫连清辉不顾众宫女侍卫的反对,强行把烶轩带离王宫。不管后果如何,这次一定不再让自己后悔。

    烶轩坐在华丽的马车里,看着对个自称是自己父亲的人,难怪觉得眼熟,仔细看发现和这个身体真的很像。这个王宫他确实很讨厌,这个离开的借口实在太好了。心情不由得大好。

    赫连清辉微笑着看着儿子,这种温暖的眼神让烶轩心里酸酸的,他在没有死之前,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没有亲人,甚至朋友都很少。周围的小朋友一个一个被领养,看着身边的人换来换去,开始还依依不舍,渐渐的就开始麻木了。没有人愿意领养他,因为先天的心脏病,大家都觉得他很难长大,即使长大也会身体虚弱。从一开始,他就是被否定的存在。或许就是病的缘故,亲生父母也不要他了吧?

    就连自己的父母也这样对自己,那别人也这样对自己,那还能说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黯然的低下头,他的灵魂能进入这个身体,那说明那人真的已经死了。这人让他打心底里觉得难过,根本不想欺骗他。

    “傻瓜,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儿子。”幸福满足的微笑,笑得烃轩鼻子酸酸,不争气的掉下泪来。“你只是忘记了所以而已,以后不准再说不是之类的话。”坚定的语气,让烶轩不能再继续辩驳。

    “嗯,”点点头,“爸爸。”曾经幻想了多少年,希望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现在一切都实现。一时间觉得来到这个空间,也许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爸爸,我可不可以抱抱你。”心里里有一种酸酸的,甜甜的,好像要溢出来的感觉。

    赫连清辉张开双臂,迎接扑进自己怀里的儿子,记忆里的悔恨、仇恨顿时烟消云散,就算让他现在放弃眼前的地位和身份,他也毫不犹豫。

    一路上,烶轩叽叽喳喳的东问西问,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太多,这里一切都让他觉得新奇。这是一片充满魔法的土地,太多是不能用原来世界的常识来解释。赫连清辉也耐心的一一解答。

    这片土地自开天辟地以来就存在,有五位王者自天地的力量中出世,并由这五个人领导者整个世界。他们所在的地方是炎族的领域,凤炎正好是炎族的王。这里人的相貌地位和身份全部都由力量决定,这是出生以后就决定了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王的生命和天地一样,没有人知道那是否有尽头。

    “那你呢?爸爸?”看赫连清辉的样子,很年轻,应该真的很年轻吧?还有,惊讶那个变态男人的身份,竟然那么尊贵??!!可是他的行为和他的身份一点不相称!!

    “我已经两千岁了,但是还是很年轻的。”像是看穿他的想法。宠腻的柔柔烶轩的头发,继续往下讲。

    “那我呢?”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怀疑这个身体也是一个老妖怪==!

    “哈哈哈,轩儿四百三十五岁。”

    “啊??”果然!

    赫连家族是炎族里的第一大贵族,高贵的血统,超然的地位,但是还是在王者之下。没有人知道王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但是也没有人敢去试验。

    还有这里等级森严,贵族和平民有绝对的界限。平民的寿命短暂的最多几百年,因为力量的微弱。但是有一个种族却不以力量来划分等级,这就是妖兽族,在这个世界他们是绝对的奴隶。通常他们都是半人半兽,一旦被捕获就会被人强迫定下主仆契约,一旦逃跑契约马上在接收到主人命令的同时启动惩罚的咒语,这样奴隶会在痛苦的哀号中被灵火焚烧至灰飞烟灭。

    这个世界没有轮回,所以死了就是永远的死了,力量会自动回归到大地,和大地重新融为一体。这也是为什么人们那么崇敬王的原因,在人民心中他们就是大地的存在,就是神的存在,神圣而不可侵犯。但是一般的人永远都见不到王,甚至是普通的贵族也没有机会见到王,除非是地位超然的。当然像赫连清辉这样能随意出入王宫的少之又少。

    大概掌握了情况,烶轩不由得要为那条可怜的小白蛇担心,万一他被人抓到了怎么办?无精打采的任由侍从帮自己穿上最后一件衣服,整理了头发,那个腰饰他依旧带在身边,那东西让他有一种安全感。出神地想着小蛇的事情,身后传来父亲温和的声音,“肚子饿了么?一起吃饭?”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是身后一串的侍从,每人手上都捧着一盘子食物。

    “嗯”点点头,微笑,和赫连清辉一起走到饭厅。仆人们已经迅速的摆设好餐具和食物,恭敬的立在他们身后,准备等候随时差遣。

    “爸爸,”烶轩拉拉父亲的袖子,小声地说:“可不可以叫他们都下去。”

    “怎么了?”亲手为烶轩布菜,帮他弄好餐巾。

    “他们看着我吃的不自在。”小声到只有两人听得见。

    赫连清辉爽朗的笑,转头让管家带着所有人出去。“好了,现在放心吃吧。”眼前儿子总是保持着贵族子弟该有的仪表风范,什么事情都按部就班,对自己说话的时候恭敬有加,不曾有半点亲昵,更不用说这样的撒娇。他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却很开心。

    晚上,躺在床上,烶轩翻来覆去得睡不着,脑子里想像着这里的妖兽族是怎么被虐待,怎么被欺压。想到这里什么人都会点魔法,就担心小蛇遇到危险。翻来覆去的,干脆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睡眼惺忪的任由别人给自己穿衣服,这些衣服华丽的过分,装饰品一套一套的,最后他终于忍不住把那些累赘都抓下来,只留下唯一带在身边的腰饰。白天父亲要除去巡视,带他一起去,这是个寻找小蛇的大好机会,怎么能错过。

    在烶轩的强烈要求下,出门一切从简,没有马车,没有庞大的随从队伍,至贴身带了侍卫两名,远远的跟在后面。

    两父子自在的走在大街上,沿途遇到的平民都恭敬的让出道路,很多人眼光里流露出敬仰。这一路走来让烶轩对自己的父亲更多了一层认识,真的不光靠嘴巴说,看到那些平民才知道贵族到底有多高的地位……

    一路看起来,这地方真的很太平,听说这是爸爸的领地。

    远处,熙熙攘攘,不时有人兴奋得大叫。烶轩转头看看父亲,赫连清辉会意,“正在拍卖奴隶。”

    “我们去看看?”脸上写满了好奇。

    “好。”话音刚落,身边的侍从眼睛里精光一闪,那种地方龙蛇混杂,考虑到安全,那人刚想开口。赫连清辉摆摆手,没理会继续往前走。两人边走边专著的观察着四周,暗卫在四周早就在四周待命,只有烶轩一个人没有察觉而已。

    正在熙攘的人群,不知道是谁认出了赫连清辉,叫唤了一声,所有人顿时停住了拍卖,安静下来,全部向两人下跪行礼,赫连清辉见惯不怪,挥挥手,拉着烶轩走到靠着展示台最近的地方,已经有人机灵的准备好了两把椅子。

    “继续。”赫连清辉出生示意,那些人听到命令才有开始继续。只是已经不像开始那样叫唤,激动。展示台上所有的奴隶都被禁锢在一个特殊的圈子里,地上有特殊的图案和符号,并没有用绳子之类的东西。看到他迷惑的样子,赫连清辉凑在他耳边轻声解释,“那是专门禁制妖兽族的咒言符号,只要一进入那个圈子,就不能随意行动。”

    “哦”他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这个东西对小蛇有没有用?看着台上有人面向他们两人,恭敬的介绍着每一个奴隶,从出生到种族,再到能力都做了一个全面的介绍,旁边的人,刚才跃跃欲试想买的人,现在都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出价。

    “喜欢么?喜欢就随便挑。”看出烶轩对这些奴隶的巨大兴趣。

    听到这话,他仔细地看着台上的每一个,一半人一半动物的样子,或凶猛,或狰狞,或丑陋,摇摇头,说实在,这些样子他都接受不了。看到这些东西,唯一让他联想到的就是小蛇会面临的危险,情绪一下变得低落,看看四周,人们都变得很拘谨,“我们还是走吧。”看看赫连清辉,又看看周围。

    赫连清辉感觉到他的不自在,“嗯,走吧。”

    之后,拍卖场又恢复了熙攘热闹。

    离开那里之后,烶轩就一直默默不语,低着头,赫连清辉向他介绍什么,他也就是点点头,心不在焉。

    回到家,草草吃完饭,闷闷不乐的回房间。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下起了小雨,真和他的心情相称。如果是爸爸的话,一定有能力帮他寻找小蛇,但是他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这合不合适……

    “哎”回想这几个月来,遇到的种种,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忽然觉得生生死死犹如梦幻泡影,本来他是不在乎到底什么时候死,可是小蛇最后那一个眼神,深深地映在自己的心里,不由自主地为他的安危担心。

    “哎。”重重的叹了口气,心里觉得很沉重,可是叹出来以后,反而觉得更沉重。

    “怎么了?”清清亮亮的声音,赫连清辉什么时候已经进来,而且走到自己身边,浑然不觉。

    “没什么。”转头,回答,可是声音却出卖了自己。话没说完,眼泪哗啦啦的流。赫连清辉心里一紧,把他搂进怀里,“怎么了?”声音温和的渐渐的让他平复下来。

    “爸爸,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不见了。”

    拍拍他的背,“别担心,需要爸爸帮忙的时候尽管说。”

    “我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很沮丧,竟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别着急,你仔细地想他的样子,然后把他投射到这张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赫连清辉手上多了一张纸,平铺在他们面前。“集中精神,只想他的样子。”

    “我不会……”那时着身体以前的主人才会的事情吧?他怎么会?赫连清辉却一脸肯定的样子,鼓励他试试看。集中精神,集中精神……还是不行。心虚的看着赫连清辉,后者虽只是了然的握紧他的手,掌心相对,“专心想,心无杂念。”

    小蛇的所有样子在脑子里闪了一遍,最后停在那日和那道士斗法那天的样子,接着是那日焦急的样子。睁开眼,纸上已经有了一张逼真的画像,就象照片一样,神气得看看赫连清辉,又再看看画像,“怎么会?”

    赫连清辉笑笑,“以后慢慢教你,我会让人马上去查的,你别再担心得睡不着了。”柔柔烶轩的头发,“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明天再来看你。”

    “爸爸,”走到门口的赫连清辉愣了一下,“谢谢”,没有回头,笑了笑,“不用。”迅速离开烶轩的房间。

    刚才的画像,是他抓住那些在烶轩的脑海里的影像以后固定到纸上的……

    失魂落魄的走着,手里抓着画像,刚才看到很多影像……

    心紧得难受……

    想要自己骗自己,但是……

    他……

    真的已经不再是他……

    他,真的已经不在……

    想到已经去世的妻子,想到在她去世之时,誓言旦旦要保护儿子,要怎么让他愉快的生活的话,如今想来恍如隔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