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寒月明楼》  第14章

章节字数:4512  更新时间:09-07-05 04: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四章

    带着个孕妇始终是不方便,她六个半月的身孕,自己辛苦,大家都比较小心。最紧张的是烶轩,以前没有接触过孕妇,心里其实有种恐惧,觉得孕妇都是脆弱的和玻璃一样,一不小心就会碎。

    “你别那么紧张。”寒潇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烶轩。

    “累不累?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会儿?”烶轩很关切地问。

    “谢谢公子挂心,我没事的。”自己逃出来的时候,场面一片混乱,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根本没有心思休息。对眼前这两个好心的人,心里实在是感激万分,不知道如何感谢。

    一路上,烶轩神经绷得紧紧的,搞得大家都神经兮兮,终于赶到了辉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倒是对于张家的那些所谓的麻烦的事情,大家也不着急,众人的气定神闲,让丈夫人也安心不少,起码让她觉得就自己的家人的希望越来越多。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见色起意,谋财害命,那人雇的山贼,假装是山贼打劫,趁乱把丈夫人的妹妹抢走。但是有人见她身怀六甲,心有不忍,所以趁乱他就跑了出来,然后就遇到了烶轩。

    到了辉城以后,寒潇让下人带着自己的手令去找辉城分点的总管,让他去处理这档子事情。该葬的葬,该罚的罚,该抓的抓,一时城里少了个恶霸,百姓也拍手叫好。

    从头到尾寒潇也没有向张夫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只推说托朋友办的。无论怎么说人家也是千恩万谢,虽然家破人亡,还在腹中孩子得以延续香火,妹妹也救出火坑。

    人家说什么也要为奴为婢的誓死追随,搞得烶轩一脸黑线,幸好寒潇适时出来解围。那张小姐只是心如死灰,赠送了一个香囊给烶轩,烶轩也不好推托就收下,但是发现味道很舒服,就揣在怀里。

    “这下放心了?”

    “放心了。”

    “不想要个贴身婢女?”想到他刚才的表情,寒潇就忍不住想笑。

    “大哥又要取笑。”那张家小姐,确实是生的美,只是看惯了赫连清辉,看惯了寒潇,甚至是赫连奇都是毫无瑕疵,一般的人在他们面前至多勉强算得上清秀而以。

    梳洗完毕,靠着寒潇叹了口气,“怎么?累了?”连日来一直赶路,确实怕他身体吃不消。

    烶轩头埋进他怀里,闷闷的回答:“没,只是在想能不能找到那个人。”

    就知道你这次答应出来不光是为了散心,寒潇早就知道,所以陪他下山,与其让他在山上天天伤神,不如出来分分心。最近出门,烶轩说的话也多了,笑容也多了,确实比山上好。

    他和赫连奇每天使用眩光镜联络,一种和水镜类似的法术,但是操作起来比那个简单。水镜的要求太苛刻,能使用的人几乎没几个,只是在王和王之间自由的使用。这个眩光镜只要有特殊的发咒和相对不多的法力就可以打开。貌似比电话还方便。

    家里一切如常,后山也如常,每天两个人谈谈烶轩的情况,赫连奇总要再三叮嘱,毕竟那是自己主人用生命来保护的人。

    夜里,寒潇使劲摇烶轩,一遍一遍的喊他的名字,“烶轩,烶轩醒醒。”

    此时的烶轩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似是梦到什么恐怖又伤心的事情,梦中哭泣不止,手在空中乱抓一阵。寒潇无计可施,以掌轻轻向他输送真气,却发现如石沉大海,被什么吸走了一样。

    诡异的寒潇也察觉到什么不对,但是放开神念,方圆一里的范围内都没有任何不妥,怕是烶轩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情。过了一会儿,烶轩疲惫不堪的醒来,看到一连担忧的寒潇,“怎么了,大哥?”

    “做噩梦了?”他一脸关切地问。

    这时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衣服都湿透了。摇摇头,“不记得了。”浑身酸软,之后又再沉沉睡去。寒潇一夜没合眼,只是守着烶轩,第二天一早让总管找了大夫仔细把脉,大夫之说体虚之类,并无其他。寒潇也不怀疑,当下让下人煎药,也没有继续赶路,就停在辉城。

    第二天,依旧如此,烶轩噩梦连连,但是醒来以后什么都不记得,只是更虚弱。

    第三天,寒潇开始急躁,什么地方不对?什么地方不对。记得在屋子里转来转去。那头看得赫连奇也是着急,但是比寒潇冷静多了。寒潇太关心,所以心都乱了。

    赫连奇开始整理这段时间以来他们的经历,猜测着,“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在遇到那个孕妇的前一天夜里遇到一个红衣女鬼,之后就没有什么了。我一直在她身侧,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接近。”仔细想来确实是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你保护好烶轩,我去看看。”想来想去,还是自己亲自去看看。

    烶轩没有法力,而且自从身心大受伤害之后,身体越来越糟糕,这些年他和寒潇两人尽心尽力的调养,实在是再也经不起什么伤害。

    “白玉,紫清,”赫连奇向空中喊,一瞬间地上多了两人,单膝跪地,“大人。”

    “起来吧,边走边说。”说完消失在原地,两人随后也紧紧跟上。

    那次一共就他们六个人过来,其他的人全都留在了那边,大概那些都以为他们的家主已经遭遇不测。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已经赶到寒潇所说的地方,夜半三更,阴风阵阵,确实是个不祥之地,心下责怪寒潇怎么选了个这种地方休息。对两人大概描述了下情况,“分头找,找到就汇合。”

    为了不打草惊蛇,三人落到地上,分头寻找,还是紫清先找到,用意念告诉另外两人。

    **************************************************************************

    ==!接下来那个红衣的XX我一律用红衣清风代替……大半夜的,我害怕:(,清风就是gui的意思,大家表搞错鸟

    **************************************************************************

    只见那个红衣清风飘浮在空中,面目狰狞,浑身泛着绿光,场面看来很诡异。只是他们三个人都面无表情,并无半点害怕,而且这三人都是红火的长发,如玉的脸上凌厉的目光不曾放过这清风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点信息。

    “为何不去投胎转世?在这里装设弄鬼的吓唬人?”不是她,赫连奇心想。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飘忽吓人的声音,听得白玉眉头一皱,顿时红衣清风的四周燃起火焰,“大人问你话,好好回答。”那红发清冷的美人目露寒光,顿时让这个清风害怕起来。

    “我本是云洲严家的二小姐,两年前出嫁到辉城张家,谁料路遇歹人,被害于此。因一心想见相公,所以一直在此等候。”她说的都是实话。

    “张家?”赫连奇迅速的掐捏着手印,打开眩光镜,那头,寒潇脸色苍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寒潇少爷,”那头寒潇苦撑着,“奇,查到什么没有?我这里情况不妙。”刚才给烶轩输了不少真气,总算是稳住。

    “你看看你遇到的是不是这个?”把这边的景象转换给寒潇看,寒潇如梦初醒,“奇,带上她,现在赶快到我这里来。”

    烶轩依旧沉睡,脸色苍白得吓人。

    四周巡视的暗卫一如往常,该休息的休息,工作的工作,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妥,就是这院子也是摘星楼自己的产业,本该安全无虞。所有的东西都是经他的手,再转给烶轩的,应该没有问题,除了一样……

    那个香囊,屋子里弥散着那个香囊的味道,淡淡的,正在烶轩的衣服上挂着,寒潇起身,拿起那个香囊看了半天,只觉那东西好像有吸附力,会抓住吸住的东西,二话不说用三昧真火把香囊烧了,香味迅速的消失。

    夜晚很安静,寒潇也忐忑不安,一切太平静,和往常根本无二致,看不见危险的时候,心里更没底。一盏茶以后,赫连奇也到了,白玉和紫清两人留在房间保护烶轩,寒潇二人在院子里审问那个红衣清风。

    “你刚才说的句句属实?”她之所以相信她的话,因为这个女的和那个张夫人长得一模一样不说,还有那个疑点重重的香囊。

    “不敢欺骗二位公子,若有虚言,天打雷劈。”不知道什么力量一直把她捆在那里,这些人能轻易带她出来,足见本事不小,如果能帮他了却心愿投胎转世,那真是再生父母。

    “奇,找到她的骸骨没有?”

    “没有,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

    “不多说,我们先去看看。”

    夜晚的张家,看来也没有异样,只是门口的白灯笼,让那个红衣清风激动起来,她首先飘过去,还没接近大门,已经被重重的弹回来。

    赫连奇看寒潇,后者说:“是门神。”抽出笛子把那个清风吸进笛子,也不多作解释,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伤害烶轩的人头拧下来。二人毫无阻碍的进入张家,一路很平静,走到灵堂,没有人守灵……

    下人们看起来目光呆滞,机械的做着事情。

    二人站在空中静静的观察,终于在后花园凉亭里发现张夫人和她的小姑,两人看起来很开心,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吃的,空酒壶几个,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吃起东西来也不斯文,大口大口,喝酒也不用杯子,说话的时候更像是磁带放到一半没电的声音,又粗又低沉,根本不像白天的轻声细语。

    寒潇看得明白了几分,只是手中的笛子颤抖不已,他也猜到了。对赫连奇使了个眼色,然后他一个人下去。

    “张夫人,好兴致,那么晚还不休息。”找到了关键,寒潇反而没那么着急,把玩着手上的笛子。

    对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二人都愣了下,马上回过神来。

    “寒公子,奴家与小姑正在祭奠先夫。不知公子此来所为何事?”马上恢复一幅温文儒雅的大家闺秀样子。

    “寒公子请坐。”张小姐摇曳生姿的走过来,无骨似的半挂在寒潇身上,半路的酥胸若有似无的靠近寒潇的手臂。

    寒潇不着声色的让开,坐下。看着满桌酒菜,“想不到夫人乃女中豪杰,丈夫尸骨未寒就在此豪饮。”

    “公子真是取笑,我二人不过是借酒浇愁罢了。”边说边给寒潇的酒杯满上。

    “寒公子,”那软骨头又靠了过来,不停地在寒潇耳边吹气,“公子不知这春深露重,孤寝难眠。”寒潇身上隐隐透着一股仙气,超凡脱俗,又岂是世间男儿可比?

    “噢,是么?我倒是给你们找了个伴儿。”冷笑两声。

    “不要别人,只要公子就够。”说这手不安分的游移,寒潇反手抓住那个不规矩的手,手指上还捏着一支绣花针,用力甩开,笛子轻转,一股青烟飘起,那个满脸鲜血面目几起恐怖的红衣清风,像看到仇人一般扑向二人。

    “还我命来,还我相公。”

    那二人也不害怕,“寒公子,小看你了。本来还想留你一命,既然你发现了,那么就别想走出这院子。”

    “你们对烶轩做了什么?”

    “反正他是活不过明天。”那个大肚子说,张小姐眉眼笑得,“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我该怎么杀你才有乐趣呢?”

    寒潇一张脸冷得已经不行,这两人的修为不高,怎么就是没有感觉出问题来。拿起笛子,一曲幽怨,随着笛声那两人的笑容僵在脸上,身体都不能动弹。自寒潇四周散发出淡淡的绿色雾气,飘向二人,最后全部被二人吸收,寒潇才收起笛子。

    “你们对烶轩做了什么?”居高临下,冷冷的声音,但是看得出来已经忍耐到极限。

    那两个人见可以自由行动,想跑,寒潇继续吹笛子,这次却不光是不能动,全身犹如千万虫子在爬,在咬。

    “打算说么?”作势又要拿起笛子,张小姐妥协了,“我说,我说。”

    “只要把我给他的那个香囊烧掉,然后再把我在他身上下的咒解开就可以。”稍微说慢点,又要被折磨,眼前这人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好欺负。

    “现在就去解!”

    终于脱离了危险,抱着奄奄一息的烶轩,寒潇的心冰到底点,刚想动手杀了那两个妖怪,赫连奇出言阻止,“等等,我有事问他们。”

    “谁教你们这个方法的?”这个手法极像他知道的一种,一种不可能出现在这片土地的方法。

    “是个蒙着面的老者,他自称无心上人。”

    “对对对,他每次传授我们都蒙着面,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等我们学会之后就消失了。”另一个抢着回答。

    赫连奇若有所思的样子,那两个心惊胆颤的等待着发落,寒潇抱着烶轩正在给他输送真气,没空理这边,白玉和紫清站在一边待命。

    “你二人学得这歹毒的功法,别怪我狠心。”说完不等二人挣扎,已经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很棘手么?”寒潇也发现赫连奇的不对劲。

    “嗯。”希望他的猜测不要是真的,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