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寒月明楼》  第23章

章节字数:4560  更新时间:09-11-29 0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三章

    “他怎么样了?”烶轩怀里抱着刚摘来的白荷,边询问正在帮床上病人擦拭身体的侍女,一边把花插在花瓶里。前几天就回来的少年,一直没醒,身上没什么大伤,只是太久没有吃喝,身体过于虚脱,按理来说几天不吃不喝对奥奇大陆的人来说,不算什么问题,大概是这个少年本身的灵力很弱。

    “回殿下,已经按时喂过药,情况好转许多,想必最迟明天就能清醒过来。”

    乍一听这样的尊称,烶轩有点不习惯,但是凤炎坚持,不知道坚持这种虚名做什么。他开始反对,但是说不过凤炎,只好随他去。

    “嗯,你去休息会儿,我来看着就好。”花已经插好,脑子里突然回想起当年在那个穆家后花园为了摘荷花,差点淹死在花池的情景,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家人不复……

    “是。”侍女屈膝行礼,轻柔的退出房间。

    烶轩坐在床沿,细细打量这个少年,清秀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谈不上漂亮或者出众,看来确实灵力很微弱,否则就该是美人了。还不知道这人的身份如何,看样子黑色的头发,怕是从北边来的,只是身上有一个很特别的圆形木牌,乌黑的样子,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正面刻着一个美女的样子,只有轮廓,背面龙飞凤舞的两排字,仔细看半天,倒是看不出所以然。

    这东西凤炎寒潇他们三个人都看过,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到处不是觉得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就是希望能在他身上找到点蛛丝马迹,看看是哪里人,是什么人,怎么会慌张的在王都的大街上骑马乱跑。

    烶轩把木牌放在那人身边,看了会儿,准备起身,突然那人醒了,猛然抓着烶轩的手不放。烶轩先是一惊,接着喜上眉梢,“你醒了。”转身想叫侍女送些吃的来,却发现住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紧,紧到烶轩疼得头一阵眩晕。

    “放手,你抓疼我了。”烶轩想要挣脱,越挣扎,那人抓的越紧。烶轩想大声求救,只见那人黑色的眼眸突然绽放绿光,烶轩一下子忘记了呼喊,那森冷的目光,冰冷的,妖异的,似乎要把人的灵魂都要吞噬的目光。烶轩的心突然很害怕,脑子里闪过三个人的样子。清晰的冰冷从手臂传来,那种近乎死亡的气息,烶轩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

    突然,那人开始放声大哭,又笑又叫,像是疯了一样,把烶轩用力推得远远的,然后光着脚在房间里追赶着烶轩,那凄厉的样子就像要复仇一样。烶轩只能后退,直到退无可退,多在廊柱后,眼看就要抓到自己,不停的后退,踩到衣摆,虚弱的他怕是经不起这一摔。意外的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味道,是凤炎,耳边模糊的声音,赫连清辉和寒潇也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不等凤炎开口,赫连清辉已经制止住发狂的少年,转头询问跪在地上发抖的仆从们。当时没人在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回答得上来。

    凤炎不耐烦的袖子一挥,烶轩赶紧抓住他的手,摇摇头,“别罚他们,是我让他们出去的,不管他们的事。”

    “滚出去!”烶轩的脸色苍白,凤炎心情很糟糕。一干侍从迅速倒退着出去,寒潇站在旁边,一直一言不发,把周围都细细观察一遍,再看那个被下了禁止的少年,黑眼黑发,没发现什么异常,气息顺畅,也不像是发疯。走上前,示意赫连清辉放开那人,烶轩惊魂未定,住着凤炎的手,手心里都是汗。

    紫清和白玉也在一旁待命,他们现在是名副其实烶轩的贴身护卫,刚才发生这种事情实在让大家始料未及,谁都以为在王宫里,那么多高手环绕,应该是最安全的,竟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寒潇证要抓起少年的手,给他把脉,既然无病无伤,那该不会是其他影响这个少年,让他行为如此反常,还没等碰到手腕,那少年八爪章鱼一样抱着寒潇不放手,嘴里咿咿呀呀不知所云,满脸的泪水,转头看着烶轩的样子十分哀怨,然后又转身抱着赫连清辉,一样的动作,一时竟然搞得大家不知所措。他还向去抱凤炎,凤炎就没那么好心,没等他靠近,气场已经把他弹的老远。凤炎已经没有耐心,眼神示意赫连清辉解释一下。

    那少年挣扎着爬起来,边哭边抓起掉在地上的黑木牌,指指木牌,又指指眼前的几个人,最后烶轩幽幽的开口,“白玉,去拿纸笔来,这人不能说话。”

    “是!”一眨眼,白玉已经把纸笔放在少年面前,只是他根本不理会,像是没有了耐心,一手把纸笔推到地上,弄得一地狼藉。

    “清辉,你直接读他的记忆,看怎么回事。”凤炎已经抱着烶轩坐在椅子上,只是烶轩的苍白,让他烦躁不安。

    “别,”烶轩看着赫连清辉,“他可能是受伤才会这样,读取记忆对身体伤害大。”这少年说什么也是一位自己才受伤的,怎么能让他再因此而加重。

    寒潇很理解烶轩的想法,上前拍拍赫连清辉,“我来问问他。”从刚才的反应推测,这少年应该对他和赫连清辉是有好感的。“能不能告诉我怎么了?”寒潇语气淡淡,不见高兴或者不高兴,反到让那少年安心下来,只是他眼泪流的更厉害,捏着木牌抱在胸口,一会儿,他平静点,手抓着木牌递到寒潇面前,看寒潇不明白,着急的一手托着木牌,另一只手往里面输送灵力。

    什么细微的变化,凤炎赫连清辉几个人都警觉地看着木牌,只见木牌里绽放出柔和的五彩霞光,温和的让人舒服,木牌自己漂浮在空中,慢慢的旋转,那少年看着霞光渐渐安静下来,目光痴痴的……

    “碧落黄泉,不离不弃。”几个柔和的金光大字浮现在空中,伴随着叹息一般的声音,渐渐的字后面有影响显现,渐渐旋转的图像,越来越明晰,越来越熟悉,完全显现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反映,那人有些像凤炎,又有些像赫连清辉,仔细看又像寒潇,说不出的诡异,明明三个人是很不一样的类型……

    “够了够了。”凤炎懒得去猜这少年背后的什么伤心的过往,或者是悲惨的经历,反正那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眼前他关心的只有烶轩一个人,既然这少年不过是悲伤过度,那他也没什么好帮忙的。就算他和少年的情人有多像,他也不可能放开烶轩去抱别人。“清辉,交给你了。”怕麻烦的包着烶轩已经消失在屋子里。

    “潇,交给你了。”赫连清辉也头大,跟着消失在屋子里。白玉紫清互看一眼,也消失在房间里,寒潇无奈的失笑,转身把少年抱起,放回床上,转头吩咐外面待命的人准备吃的。因为之前烶轩已经特别吩咐过,吃的东西早就准备好,勿乱少年什么时候醒来都能第一时间吃到可口的食物。

    “好了,吃完好好休息。”那少年很满足的吃着东西,眼睛一刻不离开寒潇,生怕他身自己不注意走了。对痴情的人,寒潇总是硬不起心肠。忙活了一阵,少年刚才闹累了,吃饱了,躺在床上,寒潇帮他把被子盖好,看少年敌不过困意,睡了。寒潇起身,搜索着烶轩在哪里,神识扩散开,扩散开……

    寒潇就这样缓缓地倒在地板上,外面的是从静静的侯命,屋内偶尔有微风吹拂,摇曳的轻纱飘荡,那头烶轩终于在凤炎和赫连清辉的安慰下平复过来,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一切……

    等寒潇再次清醒的时候,身边的情景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睡在不知名地方,他没动,睁开眼睛发觉不对劲,回想失去意识前的每一个细节。那少年发狂失控,然后他们都看了那个木牌里的信息,然后他一个人留下来照顾少年,然后看着少年吃东西,看着他睡着,然后他开始找烶轩,然后……

    没有然后?看看天上的星星,离他失去意识的时间起码四个时辰,在这四个时辰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王宫发生了什么?寒潇开始寻找王宫的方向,按照天上星象的指示,再根据自己神念感受的,自己竟然在千里之外??虽然不是什么遥远的距离,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飞奔了一千里,而自己竟然全然不知觉?起身,发现浑身酸疼,抬起手,发现手指都酸疼难耐。

    又一个惊人的发现,在他昏迷的时候,身体竟然是靠跑的,而不是用法宝飞行!!?到底怎么回事情?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担心烶轩的安危,坐在法宝上,一面运气一面赶路,黑夜里沉沉的颜色,让他心里的不安一寸一寸的放大,想像平时一样不通过通传直接进入后殿,结果被王宫的防护结界狠狠的挡在外面。由于飞行的速度太快,反弹回来的力量加倍的撞击在寒潇的身体上,让他险些掉落下来。自己竟然不能进去了?

    落到地上,门卫根本不让他进去,言辞之强硬,让寒潇震惊之余百思不得其解。想要硬闯,可是凤炎亲自布下的结界又岂是说能破就破的。直觉在他昏迷的时间里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想到烶轩就在里面,就隔着一道宫墙,却咫尺天涯,寒潇几乎要乱了方寸,那么多年,烶轩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想到或许烶轩已经没多少日子,他就恨不得自己去代替他。

    在他再三纠缠下,门卫终于耐不住,进去通传。毕竟寒潇在大家心目中是王宫里的新贵,和赫连清辉等人平起平坐的新贵,虽然下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凤炎那么生气,以至于那夜寒潇居住的宫殿轰然间在凤炎愤怒的火焰里化为灰尘,但是这来历不明的人,大家也不敢得罪。

    没多久,白玉出来了,“寒潇少爷。”白玉和寒潇相处了两百年,朝夕相处怎么也不相信寒潇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是那夜发生的事情太突然,大家都没来得及反应,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以至于凤炎那么生气,赫连清辉也气愤的想要拿人开刀。

    “白玉,这到底怎么回事?这结界怎么回事情?烶轩现在怎么样了?”看到白玉,心里平静点,从她的表情看来好像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这,我也说不明白,还是您自己看吧。”白玉一时只觉得什么地方连续不起来,干脆把掌心对这寒潇的额头,然后缓缓地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输入寒潇的大脑。

    久久,寒潇一言不发的看着白玉,白玉困惑的说:“寒潇少爷,这下您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吧?我们都想问你到底是怎么了?但是那天发生的事情陛下和主人都绝口不提,烶轩少爷提起这个就只会哭。”

    寒潇站了多久?看着自己的手,脑子里全是刚才白玉给他的画面,画面里的自己狰狞的面孔,森冷的笑声,烶轩哭叫的脸,自己根本不顾烶轩的感受,正要强暴他……???真的是自己么?这真的是自己么?而且事竟然发生在三天前,也就是说他失去意识不是四个时辰,而是三天!三天,这三天他还做了什么?

    寒潇的脚就像灌了铅,天下起了雨,他还是依旧那个动作,看着自己的手一动不动,画面里凤炎准备给自己致命一击,烶轩拼死挡住了,赫连清辉也失去平日里的冷静,就在他眼前,凤炎抱着衣衫褴褛的烶轩,依稀可以看见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有刺目的青痕,那都是自己弄的?凤炎浑身散发的怒气,形成冲天的火焰,转眼,他住的房间久化为灰烬,而他看见自己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把火焰都挡在身外。看得出来凤炎和赫连清辉都恨不得杀了他,但是碍于烶轩,所以凤炎二话不说把他直接扔出王宫,并自己重新布下结界。

    他怎么还有面目去面对烶轩?烶轩……

    一时心里空旷又荒凉,不知道何去何从,脚不听使唤的随意的乱走,失神的以至于都没发生步步逼近的危险,直到感觉背部的尖锐的疼痛,直到拿人还想刺他第二下,寒潇指尖溢出的鞭子紧紧缠住那人的剑,一把浑身火焰直热的剑,剑的主人一脸稚气,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但是严重的仇恨和凶煞之气已经不属于这个年龄。

    “你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我?”看着这个孩子,寒潇强忍着肩膀传来的疼痛,由鞭子传来的热气,让他非常不舒服。

    “废话少说,你杀我全家,我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不等说完,孩子发狠挣脱鞭子,冲着寒潇的胸口刺来,寒潇心神不定,对孩子传来的信息还来不及消化,又不想伤这孩子,再问下去怕也只是无止尽的地打杀,以最快的速度从那孩子身边逃离。那小孩在身后狂追,边追边骂,直到看不见也听不到孩子的叫喊,过了很久,寒潇才停下来。

    仔细回想,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无边的圈套,一个精心的安排好的阴谋。这到底怎么回事?烶轩怎么样了?这是谁的阴谋?谁有那么大本事,既可以瞒过凤炎赫连清辉,又可以暗算自己的?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会不会对烶轩不利?

    太多的问题萦绕在寒潇的脑子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