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3196  更新时间:16-07-22 18: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昨天半夜重新看了一遍,好多错字,汗,大家凑合着看吧,我也会努力找错字的:(

    午后的阳光,轻柔而温暖,月舞怀抱着若曦斜靠在树杈上,若曦依旧沉睡,看来虚弱得他并不能承受这样的欢爱。

    静静的享受着这样的阳光,不知道有多久了,他不愿意站在阳光之下,只有在黑暗中,在夜里,在冰冷的月光下,舞弄着他的长剑。

    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个怎样的人,也不想太多掩饰自己的情绪,喜欢就留在身边,既然决定了,就要保护他。

    不过谁都知道,想和做永远都是两码事情,月舞不知道,直到后来才知道……

    要不要告诉若曦自己的状况?这个问题他想了一夜,不确定以一个古人来看,他算不算是怪异,而且他不想在若曦脸上见到那种见了鬼的表情。

    若曦静静的醒来,扑鼻的是月舞的干净清新的气息,有别于勾栏院中的刺鼻。仰望着那完美的容颜,内心不由得叹气,红颜未老恩先断……这样的事情在院里见过不少……那,张公子不就是这样的人么……

    卖艺不卖身的红绫,红遍整个京师,之所以能保全清白,完全是因为老板觉得把他藏起来,等到出得起高价的金主,再讹个好价钱。

    回想儿时,父亲母亲过分的溺爱,因为他是家里的独子,也因为出生前遇到的奇怪高人,说如果不把他当女孩子养就会夭折,就这样一直到八岁他都是当作女孩子看待。父亲过世以后,他被贴身的仆人送到爹爹旧识那里,以为凭着以往的交情,会收留这个可怜的小主人,谁知道那人为了讨好上司,把他送给了那个守备。

    那人曾经是爹爹同窗的好友,大家同朝为官,不知道是什么过节,这样的痛恨的父亲,杀光了全家不说,最后把他卖到了青楼。从贵公子沦落到下贱的**妓,他逃过无数次,每次被抓回去都是无尽的折磨。

    因为他姣好的容貌,所以老板对他还算手下留情,请来了先生逼着他学习琴棋书画,只要是客人喜欢的,他都得学……

    后来……登台抚琴,再后来……满身红衣的他,站在莲池那边的惊鸿一瞥……张公子就是这样遇到他。那个原本传说中作风正派的高官公子,听说那天无意间被朋友拉到院里,听说……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他喜欢他的红衣,说是像仙女下凡,于是他每天只穿红衣。大把的银子往楼里扔,老板也乐得收钱,不再过问他们的事。那时,恩宠如斯,他以为自己算是熬出头了。京城里无人不知翩翩的张公子爱上了青楼的红绫,连带着他在的这座楼也出了名,每日客似云来,老板乐得合不上嘴,直把他供地和祖宗一样。

    院里的那些人,得了他好处谢他的不少,也有就是恨他的……

    还记得那日楼上的那红衣美人……他的表弟,还记得当初,第一次在楼里见到他的时候,一个七岁的孩子,遍体鳞伤,跪着哀求老板整整一天,才被允许贴身带着他,以为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即使再柔弱也要保护他。

    几年过去,弟弟已经出落得秀美可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知道老板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弟弟,于是每次都故意把弟弟的衣服弄脏,经常支使他到后院做粗活……他以为这样才是最好的保护方法……

    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中毒,才知道……呵呵呵,原来一切不是想的那么简单。没有任何责怪和解释,弟弟看来学会保护自己了。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张府,希望能见见那人,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这也是第一次他去他家,明知道不合适,明知道自己身份卑贱,也明知道那人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无耻之徒……

    他还是相信他。

    只是……

    当他被那些家丁拖进柴房的时候,他明明就站在那里,看着一切,眼神的厌恶就像是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

    赤身**的被扔在庭院中央,浑身淫靡的痕迹。那人站在父亲身后,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父亲一直放肆的大笑,就像终于报了什么血海深仇,到底是什么仇?不想去想,只想看看他是不是还能再看他一眼,哪怕是一眼……

    之后,腿被活生生的压碎了,凄厉的惨叫引得夜里的狗一直狂吠,死死的咬住嘴唇,泪始终没有流出眼眶,这样的人不值得……

    再次醒来,是在自己的床上,过了多少天,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弟弟已经不在身边,原本属于自己的红衣已经在弟弟身上,他,成了头牌。泪在这一刻悄然滑下,一切该怪谁?该恨谁?都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

    身上的伤和毒,都慢慢的侵蚀着自己的身体,还能活多久?那日,趁着自己精神好,爬到琴边,挣扎着,这是他最爱的曲子,以后还有机会在抚琴么?

    就是这琴声引来了他——月舞,初见时以为他走错了房间,不安里也不想让那人见到自己这般的潦倒。却不想他那样的温柔,替自己赎身,疗伤,驱毒……

    他却没有要他,以他这样残破的身体,又怎能奢望这样完美的他?然而,月舞却是那样的坚定,那样的……他承认,接纳他是自己的私心,终于这世上还是有人关心自己,在乎自己。以那样的结合来肯定自己的推测,只是,只是,月舞到底在他身上图什么?

    他有记得,迷糊之间月舞是怎样温柔的替他清理,为他更衣,只是这样的温柔,能持续多久?

    失神间,月舞下颚枕着若曦的头顶,满怀笑意的声音,“醒了?还好么?”手指在若曦腰上来回按摩。

    “嗯,还好。”鼻子一酸,脸埋进他的胸膛,听着有力的心跳,刚才的犹豫顿时烟消云散。

    轻拂着若曦的背,月舞觉察到什么异动,不动声色地张起结界,什么人,胆敢来打扰他的清静?

    晚上,带若曦回到客栈,月舞盘算着应该怎样治疗若曦的腿伤,忽然脸色一变,不好,结界有缺口,看来小看了这些东西,现在已经来不及重新部界,意念转动,不少灵力正靠近这里。

    转身抱起若曦,“抱紧我,闭上眼,别害怕,一切有我。”

    放开障眼魔法,狂肆的长发在夜空里飞扬,紫色的长袍,充满杀气的眼神,扫向四周,如果不是怀里的那人减弱了这种杀气,当场的那些山精野怪都要吓得魂飞魄散。

    “滚”扫了一眼这些乌合之众,今天的他并不想大开杀戒。

    周围的那些灵体全然不顾他的警告,贪婪的看着他,好似他是什么仙丹。单手抱着若曦,可以感觉到若曦的害怕,想到这点月舞不由得眼神里多了一份嗜血,左手凭空出现的嗜魂,已经感受到主人的杀欲,焦躁的抖动着。

    那些怪物不要命的冲向他,回旋之间,右手臂被一个怪物咬掉了一块肉,反手砍下那头颅,顾不得伤痛,死死的抱着若曦,不能放开。

    攻击越来越密集,手上的剑也渐渐的疲惫,似乎这些灵体,这些魔物根本没有灵魂,只是一个傀儡。嗜魂虽然能斩杀,但最主要的是斩杀灵魂,如果没有灵魂,嗜魂只是一把普通的利剑。

    突然,一阵冰凉,月舞眼睁睁的看着整个右臂脱离自己的身体,若曦顺势坠下了半空。杀红了眼的月舞,狂乱的挥舞着嗜魂,扫开周围的障碍,俯身紧追若曦,血流如注的身体,绝望的眼神对上了若曦的。

    那张苍白的脸,脸上有点点血迹,手虚弱的伸向月舞。

    “不——”月舞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夜的宁静,伸手去抓若曦,却总是够不到,只是自己的血不停的滴在若曦身上。

    在快要接近地面的那一瞬间,若曦笑了,笑了,淡淡的笑了,静静的闭上眼,仿佛死亡已是自然而又必然的事。

    月舞急冲下地,下坠的若曦重重的砸在了月舞身上……

    血染红了若曦的白袍,翻身看到身下的月舞虚弱的笑着,“我说过,别怕,一切有我。”说完血丝顺着嘴角流下,右边身体那个惊人的伤口还在汩汩流血。

    “月舞,月舞”泪无声的滑下,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脱下外袍,撕成长条帮月舞包扎。这时那些追赶的魔物已经来到,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月舞撑起了结界,以他和嗜魂共同设下的结界,想必还能抵挡一些时候。

    “天一亮你就走,他们是冲我来的,不会对你怎么样。”气若游丝,放心地看着结界外束手无策的那些怪物,安心睡去……

    “月舞,月舞你别睡,睁开眼看看我。”对着他大叫,没有反应,抱着月舞,他的身体越来越冷,月舞,你别死,你别死。如果可以,若曦愿用自己来换月舞。

    夜,诡异的让人心里发毛。紧紧抱着月舞,突然那把透明的利剑开始放光,越来越亮,月舞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若曦慌乱的去抓剑,划破的手指血滴在剑身,不见了,不由得害怕这把邪气的剑,伸手抓住剑柄,在抓的同时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远处看来,结界正在消失,魔物们一拥而上,结果一阵亮光过后,地上的两个人凭空消失了。攻击目标消失,那些前一刻还在叫嚣的东西,突然都变成了泥土,掉到地上,树梢上……除了地上那刺目的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