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3781  更新时间:16-07-22 18: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章

    看着仍然昏迷不醒的欣然,如果还有那么一丝愧疚的话,也在看完刚才那一场惊天动地的父女相认的戏码中烟消云散。

    事情是这样的:

    妮妮哭得伤心极了,口里一直嚷嚷着要妈妈,要若曦哥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若曦被绑架一样的带到现在这个营地。而下午那个抱着妮妮扬长而去的男人,现在正用杀人的眼光盯着若曦,看得若曦冷汗直流,而罪魁祸首正抱着他的脖子,赖在他怀里唠叨着她是如何的担惊受怕。看她的样子,天才晓得她到底怎么担惊,怎么受怕了。

    最后,那男人终于爆发了,“我说,小妮子,我就是你爹,再不过来一刀劈了这个小白脸。”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把大刀,正对着若曦。虽然知道对方并没有杀意,但是被人这样威胁,若曦郁闷的。

    “爹爹?”该小朋友并没有像普通人一样惊讶或是哭泣。背着小手,在萨克亲王面前踱来踱去,歪着头,最后走上前,两根肥肥的指头捏住人家的下巴,把脸转了又转,咦来咦去,最后终于开口,“咦,爹,怎么你长得和妈咪日记里写得不太一样?”

    营地里,亲王的近身侍卫本来是很守本分的各做各的事情,若曦也很安分的不去打搅他们得来不易的天伦之乐,但是看到这番情景的人都扭曲了脸,没有一个人有胆子在这个时候笑出来。

    扫了一眼,识相的人都走得远远的。

    “妈妈是怎么说爹爹的?”

    “深情的眼睛,呃,深深的轮廓,挺直的鼻梁,嗯,还有,嗯……忘记啦”歪着头,想得很努力的样子。

    萨克憋着笑,继续问,“那怎么说爹爹和妈妈说的不一样呢?难道爹爹现在不帅么?”

    “爹,你看你,满脸的大胡子,丑死了,脏兮兮的”瘪瘪嘴,显然对老爹的样子很不满意,再看看若曦哥哥,干干净净的,抱起来软软的,又舒服,哪像爹,硬邦邦的!

    一个余光扫过,若曦如坐针毡。

    突然想到什么,丫头抱着老爹凑上肥嘟嘟的双唇,噘得像小猪嘴一样,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她就亲上去了,亲王更是像被雷劈到一样。结果只见小丫头不停的往外吐什么,“呸~~”好像被胡须扎到嘴巴了。接着说了一句更吐血的话,如果从现在开始她被她娘每天揍三次,也不值得可怜。

    她这样说道:“嗯,一点也不好,妈咪怎么说会晕晕的,忘了呼吸,心脏不会跳动,还有……”

    在场的人又往后退了退,真不是故意听到王妃的小秘密的,谁有胆子笑出来?六年前泼辣的王妃,想到大家就头疼。

    在那不知死活的小孩子继续揭她娘的短儿的时候,有人终于怒了,咆哮着:“柳云霓,再多说一个字你试试,不捏死你我就不是你妈!给我滚过来!”本来醒过来浑身都疼,反正知道女儿安全了,也安心了,谁知道这臭丫头越说越离谱,欣然的脸都要抽筋了。

    “爹,妖怪,妖怪。”不知死活的小孩子,躲在爹身后,嘿嘿,妈咪怕老爹,日记里都看过好多次了,以后不怕了,耶,万岁!有爹的孩子象块宝~~~~

    给身后的小孩一个爆炒板栗,好笑的看着她一脸委屈的双手抱头。然后过去扶那个怒火中烧的,且摇摇欲坠的可怜女人,伏在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欣然羞红了脸,推开他,叉着腰,茶壶状,指着父女俩,“你,你,你们,都是混蛋。”萨克顺势又把她揽在怀里,放肆的开怀大笑。

    柳云霓只是耸耸肩,两手一摆,“哎,若曦哥哥,你看我这任性的娘。”很苦恼的样子。

    若曦强忍着笑,假装咳嗽,拖过这个小孩,抱在怀里,真是一个宝贝。

    妮妮是个开心果,队伍里多了她,大家都很开心,因为某人很开心,某人开心大家日子就好过!若曦骑着马,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若没有那一场变故,若爹娘都还在,是否也会是这样的情景?如果月舞也在,如果他在就好了……

    萨克亲王的队伍要去参加水王幽的婚礼,听说是两个男子成亲,原来这里男子也能这样结合,那他和月舞是不是也可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月舞?他是否平安?有无数的问题在心里,撑得他不知所措,却又无可奈何。所幸,跟着这队伍比自己走前进的快多了,刚才的侍卫说再两天就能到了,但人海茫茫,又去哪里寻找?

    看着夕阳,不免惆怅,自己竟是这样的牵肠挂肚。

    晚上,扎营生火做饭,透过树林,斜斜挂在树梢的新月,想起月舞,那人如月般清凉,高贵,美丽……且温暖……月,现在的你,还好么?

    “若曦,吃饭了,怎么,又再想他么?”坐在他身边,一起看月亮。

    “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男人哭是不是很难看?眼睛好酸……

    “别担心,我让他帮你找,我们一起找。”拍拍他的背,转头看着走来的萨克,欣然有点伤感,明明若曦很难过,却只是淡淡地表达,静静地,让人心疼。

    “对,若曦,别担心,说说看,或许我能帮你。”不想看到欣然难过的样子,也不想让那丫头跟着苦恼,对于眼前的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叙述了一遍,越听亲王的脸色就越难看,最后若曦画了一张月舞的画像,从头到尾亲王一直保持沉默,只是看若曦的眼神渐渐的变了。若曦对一切毫不察觉,一个人沉浸在对月舞的思念里,反倒是欣然,探究的看着丈夫。

    夜里,萨克难以入眠,欣然靠在他的胸口,“怎么了?”憋了一晚上的问题,终于问出口,能让他苦恼的,一定不是简单的问题。

    “哎”悠长的一口气,无奈的,有些悲凉的。

    “我知道他要找的人在哪里,但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他,这或许又是一个天大的阴谋。”抱着欣然的气力不觉加重,能这样真实的感觉彼此,比那对可怜的人幸福太多……

    “不帮他么?若曦人很好。”那么善良,又那么坚强,也那么的让人心疼。

    “帮,怎能不帮!”凤炎那,凤炎,把他的灵魂和**分离,你究竟想怎样?

    似是回到那久远的回忆,血腥,混乱,痛苦,迷茫……

    第二天,萨克下令加快步伐,用一天走完了两天的路程。阔别水之都几百年,没想到这次竟是以这样的心情前来,真正和几百年前没什么太大的差别。进宫去拜见水王,开玩笑的试探要见未来的王后也被拒绝了,幽确实有理由防着他。

    还记得那日,收到凤炎的信件,心里很关心地说了一堆,最终才说到重点,就是水王幽要娶一个叫“若曦”的人。当看到这个名字,连他都难以控制脸上的表情,这个不是就昏迷中的王日思夜想的人么?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人间找到了,怎么又会去嫁给别人?放下信就马不停蹄的赶路,说什么也要把那人带回来……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却没想到,竟然只是灵魂……而这一切,凤炎,你又是为了什么搅和进来?

    这边,萨克亲王苦恼着要怎么救若曦的身体,那边,凤炎从水镜里看着一切,笑得无比开心。一只青葱玉手,涂着妖艳的紫色指甲油,从身后水蛇一般抚上他紧质完美的胸膛,金色的波浪长发,妩媚的眼神,不依的轻咬他的肩,“炎~~”柔软的身体,顺势滑到凤炎胸前,亲啄……丝袍顺势滑落,**若有似无的摩挲着……

    凤炎半眯着眼,静静地享受着服务,满意于自己那有趣的游戏,再看眼前的这个精灵族的美人,淡淡的一眼,云淡风轻……无聊,太过热情,盛开的玫瑰总是最早凋谢。推开一脸错愕的美人,抓起衣服,披上,径直出了寝宫。门口的仆人了然的对视,王的品味一向多变,而且对任何东西的新鲜感绝对不长,且阴晴不定,里面的美人今天才刚送来,还没动就失去兴趣了,只能怪她倒霉。

    跃上他的坐骑“火凤”,慵懒的,白色的袍子甚至有些凌乱,却丝毫不减他的俊美与狂放不羁,美丽的红发松散的只是随意用金色的丝带束着。翱翔于天际的火焰,又不知道要让多少男女心碎……

    这片大陆上的五个王,由混沌以来天地之灵气而生,接近神的力量与完美,在人民的心目中就是传说,就是奇迹,每个人都想接近自己的王,但是这个世界的等级由力量划分,只有最上位的贵族才能有幸见到王,小小的下层连上位的贵族都难以见到。

    在这个世界,外貌一般与本身的力量成正比,这也让不少人为之疯狂。为了增强力量有些铤而走险的人,通过古老的密术吸取别人的灵力,只要吸取过一次就会像中毒一样上瘾,**。虽然能力会提升得很快,但是一不小心就会异化,外形丑陋至极,异化以后力量和外貌成反比,越丑陋的越凶悍。

    王的法力无边,当然也是这大地上最俊美的人。他们能来去自由的穿梭于各个时空,但他们并不轻易的到其他的时空。时空与时空之间的关口很复杂,内部结构也各不相同,一不小心就会引起连锁反应,王的异动会引起秩序的崩坏,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当然也会有例外。那个为了爱义无反顾的魔王,每每想到这件事,凤炎都会嗤之以鼻,爱?他根本就不需要,如果想要连天空都是他的玩具,还要那累赘无聊的东西做什么?

    远处一片美丽的湖,落下,湖背靠着山,围绕着湖有一片美丽的花海,漫步在花丛里,偶有蝴蝶飞过,火凤乖乖的在降落点等候。微风阵阵,空气里淡淡的花香,不远的地方,一个小小的山包,那里一位少年正出神地看着这边,恍然间和记忆重叠。曾经有个少年,也站在同一个地方,冷冷的看着他,只是因为他的到来搅扰了他的清梦。想驯服这样桀骜不驯的少年,想看到那追寻又倾慕的眼神,所以他强要了他,并带回王宫。

    想来那少年也是身份尊贵,他的父亲一次又一次来要人,都被他打发走了,狂傲的火中之王怎能允许别人丝毫的忤逆?那时,怎么会对一个少年那么在意,现在想已是没有意义,反正他宁愿自散神识,也不愿屈服于他。看着他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刻,是有那么一点冲动,想抓住他,想抱着他……

    最后……最后消失的是他特意留在他额头的火焰标记,那是他的专署……

    自嘲的笑,眉轻佻,无聊,他才不可能像莽夫一样的魔王,自杀式的分散神识去各个空间寻找爱人的转世。想想现在可怜的魔王,可笑,到头来能得到什么,反正心爱的人也要嫁给别人了,而他自己,只能躺在寒冰里,苟延残喘……

    哼,无趣……

    反正无趣,就用这个少年来打发时间,邪气的笑了,瞬转到少年面前,享受着千篇一律的表情,游戏,才刚刚开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