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九章

章节字数:4633  更新时间:16-07-22 1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九章

    若曦一个人站在大街上,烈日当头,汗水淋漓,一点不像其他人,看起来没事一样。虽然是水族的外貌,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一点法力也没有,除了掩人耳目的外貌,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能表现得太虚弱,要把自己隐藏的很普通。

    这个王都看起来比京城还大,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寻找,寻找那熟悉的背影,炎热的阳光让空气都开始扭曲……眼前变得很模糊,没有一个背影是自己认识的,突然觉得将永远不能再见到那个背影……什么流出了眼睛……

    日暮西斜……拖拽着长长的倒影。层层远山处,昏黄的日光,晚风徐徐,身体已经很虚弱,嘲笑自己的脆弱,一阵风吹来,伸手捂着眼睛,却发现再也放不下来,滚烫的液体顺着指缝滑下……

    耳边仿佛还回响着月舞令人安心的温柔……夜静静到来,余温还残留在大地,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他一个……

    又一次醒来,看到的还是妮妮银色的大眼睛,没有那一次的调皮和机灵,眼睛红红的,看样子刚哭过。虚弱的半坐起来,抓过小丫头,宠腻的柔柔她的头,“怎么了?丫头,是不是又不乖了?”

    “哇~~~”扑到若曦怀里,嘴一憋,放声哭出来,“若曦哥哥,不要死,你不要死。”伤心得不行了,还要继续说什么,被欣然一把拉过去,不着痕迹的捂着孩子的嘴,转身递给丈夫。

    “若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语气里多了一份小心和难得的温柔。

    “没事,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羞愧于自己的虚弱,明明身为男子却三天两头的晕倒。

    “若曦,别总是那么盲目的一个人去找,都说了要帮你的,我们会帮你的,你要安心养好身体。”坐在床边,拉起若曦的手,冰凉的触感,让她说话的时候哽咽了一下。身后的丈夫,一手抱着哭泣的孩子,一手轻拍她的肩膀。

    吃过药,若曦沉沉睡去。欣然坐在床边,背靠着丈夫,刚才压抑的伤心全部宣泄,泣不成声。从她和女儿把若曦救回来的时候,就开始发现若曦入眠的时间越来越长,像这样晕倒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从身后抱着欣然,紧紧地……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凤炎在若曦身上下的是忘情咒,顾名思义,只要忘情就能平安,偏偏若曦对月舞的思念日益加深……要解这个咒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月舞回到若曦身边,但是现在月舞也昏迷不醒,见面也无意!或者若曦找回自己真正的本体……但是,谈何容易!从头算算,已经过去快两个月,若曦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想到这个,不禁怒火中烧,凤炎,看着若曦的睡颜,联想到另一个正在受苦的人,萨克的眼神更冰冷了一层,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异常的虚弱连若曦自己都觉察出来了,醒来的时间好像越来越晚,转头看看那碗黑黑的药汁,每天欣然都会强迫他喝药,喝了又有什么用?如果没有月舞,没有月,仿佛又看到那人正对着自己温柔的笑……

    “哥哥,醒啦”妮妮开心的看着若曦,听妈咪说哥哥生病了,上次若曦哥哥烫得和火炉一样,满嘴胡话,好像一直叫着谁的名字,害她还以为哥哥要死了,哭了好久。

    “妮妮,今天乖不乖?是不是又闯祸了?”这小丫头今天不对劲儿,平时只有闯祸才会躲到他这里来装可怜。从那天他把自己的事情全盘告诉欣然夫妇以后,明显感觉他们对自己的恭敬,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却也很亲切。

    喜欢抱着妮妮的感觉,软软的,拥有这样的宝贝,可想欣然的幸福,羡慕……

    被抱得紧了,妮妮挣扎着抱怨,又是古灵精怪的表情,“若曦哥哥,我们出去玩好不好?这几天为了若曦哥哥担心的吃不下也睡不着呢,人家好可怜的说。”说完有模有样的扶着胸口,装可怜,眼神不时瞄向若曦。

    “你呀!!”点点她的小鼻子,捏捏,“走吧。”不知道躺了几天,全身酸软,腰都要断了。

    作为魔族的小公主,本来是前呼后拥的,但是这淘气的孩子,说什么也不准有人整天像幽魂一样跟着她,鬼主意最多,今天他们偷偷的从后花园溜出来,小丫头一脸兴奋的样子,做什么事情都是凭着天大的胆子,什么后果也不想。摇摇头,笑笑拉着肥嘟嘟的小手,一大一小去逛街。

    “若曦哥哥”拉拉若曦的衣摆,抬头突然很认真地看着若曦,若果不是嘴边还粘着一块糖渍的话,会看起来更认真一点。

    “嗯,什么?”弯下腰,若曦细心的帮她清理干净,连手上的也一并擦了。

    “等我长大,要做若曦哥哥的新娘子!!”一脸坚决的样子。

    “妮妮,你才五岁呢,而且等你长大了,我都成老头子。”对小孩子的话根本不在意,若曦发自内心地笑了。

    “不管不管”小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揪着若曦衣摆的手说什么不放。

    抱起妮妮,“好,你说什么都依你,但是妮妮要乖,变成美美的淑女,这样若曦哥哥才喜欢。”还是小孩子呢,看见好吃的已经不再坚持自己的‘山盟海誓’。

    “嗯嗯,咨道拉”嘴巴塞得满满的,说话都不清楚。

    妮妮的银瞳,很特别,一路上引来无数的注目。欣然说过大概是因为是“混血儿”的关系,重点是作为普通的人类和这个世界的种族都有点不太一样,所以妮妮也会和其他的混血儿很不一样。之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注意安全,是因为很多人都觉得妮妮这样是恶魔之子,还有一些贵族看到新奇的东西都会占为己有,这个凭力量说话的世界,还是小心为上。

    萨克给妮妮做了一个护身符,本来是他的家族徽章,本身具有一定的魔力,再加上萨克的炼化,普通的贵族都难以伤害丫头,就是这样欣然才稍微放松了点对妮妮的警惕。再说,一般人都能认出这个家族标志,在整个大陆除了四个王就是这个萨克亲王了,也应该不会有谁那么不要命,直接打公主的主意。

    若曦看到那个护身符串着金色的链子,正躺在丫头的胸前,因为这个东西,那些对妮妮外貌惊讶或者好奇的人都不敢靠近,也好,免去很多麻烦。

    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抱着妮妮追过去,内心一阵狂喜,难道是他?生怕跟丢了,若曦跑得越来越快,怀里的丫头一直抱怨,他也没空去理会。跟着那个背影一直走进巷子里,才发现原来不是……只是背影很像罢了……

    正要转身,被迎面走来的人撞得眼冒金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揪着衣襟,那人口中骂骂咧咧,正要打,看到银色眼瞳的丫头,正气势汹汹的,看来是要发彪骂人了。若曦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孩子护在怀里,但是可怜的妮妮就像小鸡一样一样被扯了出去。那人探究的看看那少见的眼眸,谁知道妮妮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放开你的脏手,放了若曦哥哥。”

    被其他两个人压在墙上的若曦拼命的挣扎,“放开孩子,她还是小孩子。”

    “看这罕见的样子,能卖不少钱。”根本不理会一大一小的叫喊,三个人都做起了发财梦。

    “咦,老大,你看这孩子的项链也能值不少钱哦。”一把抢下项链,纯金的链子,半个巴掌大的金色的透明晶石,一个精美的图腾,说不上是什么图案,但是看久了会头晕,说着说着一阵金光闪过,三个人应声倒地。项链又自动回到妮妮身上。

    刚才的撞击已让若曦摇摇欲坠,因为担心孩子的安危一直紧绷着神经,现在安全了,反而一下子放松,软软的倒在路边。

    不知所措的妮妮放声大哭,“若曦哥哥,你不要死,不要丢下妮妮一个人。”哇哇的大哭,最后被黑着脸的爹爹抱起,本来好好修理她,但是看她哭得那么伤心,又下不了手。看着晕倒的若曦,表情更沉重,再看看地上三个不知死活的人,多了一份嗜血。

    抱起若曦,小朋友小心的跟在身侧,转头向随从吩咐,“这三个人,把他们的法力封印,手脚砍了,丢到食骨沼泽。”

    “是!”要不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惩罚才不会那么简单,便宜你们了。

    可怜的柳云霓,跪在地上,两手捏着耳朵,眼泪不停的掉,大气不敢出。对面,她的娘亲已经气得七窍生烟,来回的走来走去,扬起手上的细竹子就要打,被身后的丈夫一把抱住。

    “欣然,够了,你看她已经知道错了。”拼命给丫头使眼色,赶快承认错误。

    “柳云霓,你~~你过来!”扔下竹子,手还在发抖。

    “妈妈,我知道错了。”扑进欣然怀里,不停的抽泣,并不是因为太害怕,而是觉得若曦哥哥好像真的病了……

    “你……”哽咽了一下,“你知不知道若曦哥哥生病,不能随便出门?”想到那人因为自己的女儿病的更严重了,欣然的心就像针扎一样。

    生怕女儿被揍,萨克马上把女儿抱过来,小可怜哭得很惨,鼻涕眼泪一把抓。转头看看欣然,“你别着急,孩子还小,你别吓着她。”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孩子,欣然马上领会,但是,以后该怎么办??

    不愿意醒来,闭上眼,回味刚才那个梦,梦里月舞那样的温柔,温暖的怀抱,耳边的呢喃……深邃的眼,还有淡淡的微笑……月光下,他舞剑给他看,微风吹起他的秀发,衣袖飘飘,好似神仙一般,而自己在一旁焚香抚琴……

    “月舞……”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月舞?喉咙一阵酥痒,止不住地咳嗽,放开手,一抹刺眼的红……

    会不会月舞根本不在这里?为什么找了那么久还没有找到?在王都住了十来天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凭萨克亲王的本事,要在这里找一个人和其简单?无数的疑问在若曦心头盘旋。看到来探病的欣然,把手藏在被子下,不能被看到。

    “好些了没有?饿么?想吃点什么?”一连关切地问,手上也不停的从食合里拿出很多吃的,看来准备了不少,都是若曦以往爱吃的,看到这不忍心说自己吃不下。

    胸口还是很痛,强忍着勉强吃了些东西,喝过药,假装睡去,欣然帮他盖好被子,收拾好了东西才出去。随后幽幽的睁开眼睛,不能再等,可能自己没多少时间再等了。强打精神,不打算告别,只想继续去找人,一日见不到月舞,自己就一日不能平静。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个人走着,月光照人身上,清清冷冷,怎么那人在的时候只觉得清雅?风变得大了,吹得衣摆乱飞,月舞……你在哪里?没有你的怀抱,月夜的风,吹得我好冷……

    远处,昏黄的灯光,一个奇怪的招牌,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伸出一只苍老的手,摆弄桌子上的水晶球。

    “年轻人,算命么?”苍老沙哑的声音在阴冷的月夜,显得格外诡异。

    “……”看向那个水晶球,一言不发。

    “你在找人。”一个肯定句。

    若曦抬起头。

    “一个和月亮有关的男人。”说完又戳戳水晶球。

    “那你知道他现在哪里?”走投无路的若曦听到这个人的神奇话语,内心燃起来一点点的火苗。

    “我这可不便宜。”

    “你要多少钱?”准备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不要钱,要你一样珍贵的东西。”说着拿下帽子,灰白的眼睛,没有任何光彩。一下子,若曦知道他要什么。那一瞬间,眼前闪过很多回忆,没有了眼睛……月舞……

    “好,我给你,告诉我他在哪里。”

    “北方,冰天雪地,暗无天日的地方,那人是万人之王,名曰朗月。”干枯的手在水晶球上晃动。若曦看到日思夜想的人,静静地躺在寒冰之上,随身的宝剑插在身旁的冰上,自剑身散发着淡淡的紫光包围着月舞,毫无生气的样子。

    “我怎么才能到那里?”突然,不是那么想去……害怕……害怕他已经不在……

    “放心,我送你。”话音刚落,黑衣人就召唤来了一头独角喷火龙,拉着若曦跃上龙背,一跃而起,飞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的尽头。

    胸口隐隐作痛,是心痛?还是病痛?分辨不清楚……只知道想快点见到那人。终于,在一天一夜的赶路后,到了那个传说中万年积雪不化的地方,确实很冷,单薄的若曦瑟瑟发抖,凌厉的风就像刀,吹在脸上,很疼。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终于不支,倒在地上,眼看着前方,挣扎要爬起来。黑衣人轻松的提起他,半扶着穿过神殿,来到后殿的房间,空旷的大殿,依稀能看到往昔的辉煌,只是冰雪几乎覆盖了所有的东西,就连在空中浮动的薄纱也被冻住了……

    殿中,一张冰雪的大床上,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爱人,一时胆怯,不敢上去,怕看到的只是冰冷的尸体……脚不听使唤,一步一步地靠近,再靠近……在碰触剑的一瞬间,那个淡紫的结界突然消失,看着那张脸失神……

    “我该拿走我的东西了。”沙哑的声音,一步一步靠近若曦。

    想再多看一眼,好把他刻进自己心里,只是……千辛万苦的追寻,只是一个冰冷的月舞……

    “拿走吧。”毫无生气的回答,好似和自己没有关联……

    外面,风雪越来越大,冷风灌进房间,越来越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