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4211  更新时间:16-07-22 18: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一章

    整个奥奇大陆,地势由北向西逐渐平缓,北部多高山,地势陡峭,积雪终年不化。延绵的北衡山脉几乎覆盖了整个国家。北衡西侧是须弥山,与北衡的夹缝中,天然地保留了一块世外桃源——蝴蝶谷,得天独厚的条件,这里一年四季都鲜花不败,这是伴月最喜欢的地方,是因为人而喜欢地方?还是因为因为地方而喜欢人?他只知道每次都隐在黑暗里,静静地看着那人……

    世界第一长河是忘川,美丽的忘川河自北衡山脉发源,冰凉的雪山融水顺着河道蜿蜒盘旋在大地上,好像锁链把四个国家串联在一起。忘川流域最广的地方是水族的领域,由忘川分流的小河还有星罗棋布的湖泽,滋养着这片大地。稻米和莲藕是这里的特产,上天眷顾的地方,人民丰衣足食。临水而居的水族,面对宜人的气候和丰足的生活,都没有什么**追求力量和权力。

    在这里有很多的娱乐与活动,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每年一次的祭祀忘川神的活动“永生”,这个活动主要为表达人们对忘川的感谢,如果没有忘川的眷顾,这里将是不毛之地。另外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们相信那些死去的灵魂都会在忘川的引导下,顺利地得到重生。带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去世亲人的怀念,这个活动更多了一种不可言喻的意义。

    时值六月,“永生”的日期越来越近,各国的重要人物都云集水之都,借着这个机会五个人也会聚在一起,他们平时都各忙各的,一年难得见几次。特别水王幽,最勤政爱民,几乎没什么时间出门;火王凤炎忙着拈花惹草,也没空;伴月整天给朗月当跟屁虫,也没有时间;躲在雪山的郎月,也不知道整天在忙活些什么。

    说起水王大家就会联想到伴月,自开天辟地以来,他就开始爱慕伴月……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力量相当?茶余饭后人们总爱拿来讨论一番,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反正这两个人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依水而建的水族王宫,延绵几公里,剔透的冰晶石和汉白玉为主体的建筑,映衬着碧绿的忘川和湛蓝的天空,只有一种如梦似幻的高贵和娴静,一如他们的王一般,那么温和,那么……那么的绝世无双……

    王宫东南方,一个引自忘川的人工湖,满湖的荷花,阳光下,空气里净是温温的,淡淡的花香,有人在湖面上徘徊……

    阳光下,**的黑色背影,黑缎的面料上金线的精致刺绣,一条同系的腰带,优美的曲线,有别于女人的赢弱……黑而亮的长发用一支紫晶簪随意的扣着,随着清风略微轻浮……

    轻轻踩水面上,一步,两步……随着脚步,点点水晕……惊了荷叶下的小鱼,四散逃窜……荷叶上还有昨夜的点点雨珠,随着脚步,碰散了那些水珠,滴到水里……粘到衣摆……满目美景,却……是那么的惆怅……

    一看就认出背影,幽慢慢地走过去,魂牵梦萦的人儿就在眼前,一时说不出的欣喜,

    “月儿。”

    没有回头,从他第一步走来的时候就认出来人,只是听到这个称呼,伴月不由得皱眉,“说过多少次了,别总这样叫我,太女气。”

    满不在乎的笑,早知道是这样的回答,伴月每次的反应都一个样。

    “又有哪个女人,能有月儿这般的美丽?这般的高贵?”说着手不由自主地环上伴月的腰,暧昧的在他耳边呼气。

    这个动作让伴月回想起半月前的尴尬情景,一时惊慌的推开幽。

    对于伴月的反应过度,幽有些困惑,以前他也会这样逗他,但是伴月也只是淡淡地躲开他的怀抱,并不会像今天这样用劲的推,摸着下巴,“月儿,你今天很奇怪哦。”

    “没有。”像被看穿心事,伴月马上否决。

    伸手探探他的额头,“你是不是生病了?咦?你怎么脸那么红?”

    “没有,我还有事先走了。”想起那人,不由得心一阵绞痛……突然心情很糟糕,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

    一把拉着伴月的手,不让他逃跑,一边对着空气大叫,“凤炎,快出来,你快来看看,月儿病了。”

    “幽,快放手,这样抓着很难看。”看着远处偷偷笑的几个宫女,明天又不知道要传出些什么谣言了,那人也住在这座宫殿里,如果他听到……他……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在意?

    看没有动静,他又叫唤,“炎,你再不出来,以后我就天天去搅和你的好事,让你郁闷到死~~~”

    本来躺在树杈上,逍遥的咬着草的凤炎,吹着清风,嗅着花香,管他今夕是何夕,听到幽叫他,不过那是点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只要和伴月扯上关系,幽就和傻瓜一样,本来不打算理会他,但是听到那样的威胁,让他一个不稳从树上掉了下来!

    那该死的幽,还记得以前那次悲惨的经历,让他差点不举,每次进行到关键时刻的时候,他就在边上开始精彩解说,说到最后哪里还有什么性趣?只想狠狠揍他一顿!

    柔柔摔疼的**,无奈的走向那一对在他看来脑子都不正常的人。“什么事?”

    “炎,你看看月儿,是不是病了,你快来看看!”

    翻了翻白眼,“幽,我看病的是你吧!!你以为作为王者,有那么容易生病么?你少一天在那里疑神疑鬼的,跟猪头似的!!”这就是爱么?如果这就是那种传说中的,无敌的,叫人变傻瓜的爱,他才不要,活见鬼了!

    “幽,我真的没事,你看凤炎都这样说了,你快放开我的手,你抓痛我了。”本来心情郁闷的伴月,来到这个步月塘只想散散心,被他这样一闹,都忘记了郁闷。

    “真的没事!”本来理直气壮的伴月,在对上凤炎暧昧的笑容时,心虚的说完就走。难道凤炎看出什么了?

    “别走,月儿,好不容易见到你,陪陪我嘛。”不甘心,一年就见一次。还要追上去,被凤炎一把抓,“我陪你不也一样?幽,你好偏心哦。”别有深意的看着伴月的背影,抓着幽不放手,“放手,炎,他要走啦!”

    看着幽和小孩子一样,气鼓鼓的脸,凤炎放声大笑,拖着他去找乐子去了。

    躲开了幽,伴月坐在王宫的屋顶上,风景一览无余……平躺,双手枕着头,看着飘过的白云……这里真安静,只有自己一个人。他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没有人能找到这里。

    思绪开始恍惚……

    之前一直矛盾是要去见他?还是不去?两国之间虽然联系密切,但是一切都不用他来处理,最重要的时候也就是一纸文书,他的工作只是签字而已……直到那天,收到幽的请柬,原来一年一度的“永生”到了,本来想拒绝的,因为不想在这里遇到那人,谁知幽执拗的送了一封又一封的信,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强迫他必须来。

    说不想去,其实是在自欺欺人,心里只是有两种力量,把自己往两边拉扯。一个是对他的思念,另一个就是尴尬和那莫名的害怕,到底自己还在害怕什么?本来以为会在第一天的宴会上遇到他,谁知到他竟没有来!说是有急事……会不会只是不想见他而找的借口?当时已知告诉自己:别想太多,只是一个巧合罢了……但是内心那种惆怅却像海浪一样,难以抚平……

    宴会结束,寂落的走回自己的房间,一路上幽嘘寒问暖,自己也就是无力的回应,在走廊的转角却与他不期而遇……呆呆的站在那里,想抬手打个招呼,却又觉得很奇怪,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直僵在那里,而他……礼貌的和幽打个招呼就和他擦肩而过……

    心里像有什么断了,碎了,手不由得颤抖,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异样的连身后迟钝的幽都发现了,任由他怎么询问,只是呆呆的往前机械的走……

    长久的岁月,让等待的心都开始厌倦,为何会那么疲惫?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些追求长生的人是为了什么?就是像他现在这样孤独的活着?

    意识开始涣散……好想睡觉……恍惚间似乎又看到那冷冷的眼眸,漆黑的让他深陷其中的眼眸……唉……一声叹息……

    听雪轩里,朗月忙着处理完了西北的叛乱,静下心,反而会想到那双蒙上水雾的紫色眼睛,美丽,又有点虚幻……那人总是喜欢跟着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久到他都习惯了隐藏在身后的气息。

    那天,在他的寝宫里,本来只是想吓唬他,结果连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一发不可收拾。从那天起,那隐隐的气息就消失了……看来他真的害怕,不会再来了吧……那也好,也就不会再有人来搅乱他平静的心情……

    那天,醒来以后,他就开始后悔,本来很简单的关系,平白要变得复杂,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人,突然自己难以控制的烦躁,躲开他,要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那他可以平静的对待……可是,这个和自己同时诞生的人……深思的时候遇到萨克,看他玩味又嘲笑的脸,阴狠的让他们禁止使用法力,全都到深山里训练体能。他是站在世界顶点的人,怎么可能有破绽?绝对不允许!

    可是,最近没有那的气息,心里反而不自在……看幽对伴月的殷勤,傻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以前自己一点不在意,那天在转角遇到,本来想问问他还好么,却在看到身后的幽而打住……看幽体贴的嘘寒问暖,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没有立场说什么,只是这样擦肩而过,而他……似乎对他也是冷淡。或许,那天自己真的吓坏了他!或许他已经开始害怕或者讨厌自己?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么?

    他到底怎么样了?在做什么?这该死的习惯,为什么要在渗入血液以后突然停止?朗月烦躁的闭上眼,开始搜索那人的气息,隐隐的,微弱到难以察觉。找到时,那人已经在房顶睡着……看那样子逍遥又惬意,本来转身想走,叫却不听使唤得走过去,抱起他。

    在去他房间的路上遇到凤炎,那小子还是阴阳怪气的,一脸的邪媚……想到凤炎的**名声,朗月不由得心生厌恶……最好让他离伴月远一点!

    傍晚,伴月从自己的床上醒来,不用多想,肯定是幽,以前无论他在哪里睡着,幽一定会找到他……幽……人很好,如果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就不会难么难过?

    门外禀报的声音,把他从虚幻拉回现实,只见幽的随从沐菡恭敬的立在门口,“伴月陛下,我君请您移步望月阁,略备酒水,为各位王接风洗尘。”

    沐菡看他的眼神,总是让他……不舒服?也不是,就是觉得和别人看起来不一样,但是只是淡淡的,会不会使自己太过敏感?

    伴月喜欢散步,一步一步地走,和使用瞬移,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就像吃东西,慢慢的吃,和使用神力让自己马上饱,这有着天壤之别!

    幽是一个很浪漫也很诗意的人,看他的宫殿就能感觉出来,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还有点缀其间的湖泊溪流,白色为主的建筑,让人有耳目一新。离望月阁离越来越近,突然想到这名字的由来,他记得幽说他就是他的月亮,光看着他就能满足……那时幽的眼神说不出的温柔,如果那天,换作是幽,会不会一切都不同?

    或许幽才是最好的选择,起码那人从来不会让自己难过……

    “月儿”远远的,听到有人叫自己,天底下会把他的名字叫那么可爱的,就只有幽,明明他自己都和小孩子一样,为什么总是一副要呵护他的样子?看他朝自己招手,开心地朝自己飞来,伴月心情大好,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任由幽牵着自己,入座。朗月和凤炎都已经坐好,看样子就在等他一个。幽殷勤的为他布菜,他也不拒绝,只是在对上那子夜般的眼眸……一下子失了神,原来有些东西已经无法改变……

    凤炎袖手旁观,把一切看在眼底,看来有好戏看了……因为朗月那万年不变的脸上竟然有了表情!!那,明天幽的计划是不是会让某些人失去控制?有意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