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4657  更新时间:16-07-22 18: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六章

    岁月匆匆……

    三百年后的魔宫……

    清晨,风呼啸,雪飞扬……昔日的梅林已经只剩枯枝,一切被冰冻在寒冷之下,曾经的辉煌和高贵,在这一刻只是寂静的苍凉和破败。

    月舞静静的沉睡,身上的伤口在冰雪下凝固……怀里的若曦安详而温顺,身边的嗜魂隐隐在颤动,随着颤动一波接一波的能量释放,似乎在和什么纠缠争斗。抖动越来越激烈,最后,粉碎……那细碎的声音在风雪里几乎被掩盖,泛着紫光的嗜魂残骸飘浮在空中,旋转,逐渐形成一个圆球,越聚越小,最后化作一个亮点四散开来,顿时天空乌云滚滚,云层也开始旋转,风狂疟起来,雪像刀子一样,天空电闪雷鸣。

    无数的风雪灌进室内,一束一束的亮光窜进房间,钻进月舞的身体,只见他失去的手慢慢长出来,面部开始变化……变化……

    他就是朗月……睁开眼,又回到了奥奇大陆,迅速的回忆着自己分散神识以后找到伴月的经过。一定是空间裂缝的狂流让他和若曦失散,探究的看着躺在身边依然死去的男子,身边的嗜魂已经粉碎,只剩一个残破的剑柄。看看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记得还在那个时空的时候,拉着若曦逃命,原来他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伴月,可是身边的这个男子是谁?看外貌象是水族的人。

    顾不上考虑身边的死人,他现在唯一关系的人就是若曦,再也无法忍受他第三次从自己手里消失!回想当年,如果不是自己和幽中了沐雪的离间之计,让那些反叛的幽灵有机可趁,也不会在那种情况下失去伴月……

    记得那天,萨克和护廷卫的四个将军来汇报搜查的结果,本以为不是什么大问题,自己亲自带人把那些垃圾清扫干净就可以。伴月不放心地拉住他,一定要他把嗜魂带在身边,说一定会有用,还再三保证他不会乱走,会等他回来……剑法,伴月在梅树下演练过很多次,朗月早就熟记在心,知道嗜魂是世间少有的神器,知道嗜魂是极有灵性的东西,却不知道一样……伴月用自己的大半力量炼化过嗜魂,并下了血咒……让嗜魂即使粉碎也要保护朗月……

    当时不知道的事情确实很多,不知道凤炎被围困,不知道是沐雪绑架了伴月,更不知道原来幽对伴月竟是那样一往情深……那场血战,多少无辜的人丧命,只是为了大家之间的互相猜忌!怪只怪他们作为大陆上古老的王者,太过骄傲,太过自满,甚至没有想过有人还能有力量背叛他们,威胁他们,甚至毁灭他们……

    他知道,是伴月的懒散毁灭了暗族,是自己的狂傲毁灭了魔族……这一切回想起来又有何益?当务之急是找到若曦,比起前世的半月,若曦太脆弱,不敢想他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幽幸福的看向身边的人,一下子惊得坐起来,揪起身边的人,“沐菡,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惊醒的沐菡,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身体的感觉清楚地告诉他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南柯一梦,难道……

    “月儿”床上没有,冷静,冷静,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伴月身上有他亲手做的护身符,静下心来就能找到伴月在哪里,确定了地点,并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以后,才收回神识,冷冷的开口:“沐菡,你欠我一个解释。”

    昨天晚上他明明看到的是月儿,怎么可能今天就变了人?以他的灵力,要给他下幻咒几乎没可能,除非……

    “我不知道。”完了,伪装了那么多年,竟然会出这种事,他实在想不起来昨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只记得脑子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鼓动他,然后看到微笑的王牵着自己的手……然后……他以为那只是一个幸福的梦而已。

    惊慌失措的跪在地上,“陛下,请您宽恕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闭嘴!”强行从沐菡意识里抽取记忆,没有耐心用最温和的办法得到自己的答案。

    沐菡强忍着那种灵魂都要被抽干的痛苦,汗如雨下,他知道王正在读取他的记忆,也知道虽然自己不是故意的,但是也应该得到惩罚。

    读取记忆是高阶的能力,还有水镜都是只有王才能使用的能力。读取记忆时的方法很多,但是这样强行的抽取,弄不好会使被读的灵体崩坏,幽使用的是最粗暴的一种。

    王一直都很温和,对仆从也从不随意辱骂,今天这样,沐菡有些绝望,从没见过那么生气的王,如果能死在他手上,他也愿意,只希望不要把他赶走……可是内心已经有了答案……习惯的心痛……

    跪在那里,等待绝望的宣判,久久,当他抬头幽已经走了,他,是该走?还是留?瘫坐在地,零乱的床让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走?还是留?这是一个问题……

    后天就是王大婚的日子,自己难道真的能平静的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娶别人么?真是可笑,自己还要亲手为他布置……布置婚礼……

    ……

    四面八方的人都涌到水之都,都想看看这千年的盛事,就连一直避世的精灵王这次也到了,除了下落不明的魔王。凤炎还是老样子,到处招蜂引蝶。全城到处喜气洋洋,只有萨克亲王这里一片愁云惨淡。

    若曦的失踪,让一向冷静的亲王也乱了方寸,本以为在大限之前把身体拿回来,然后就能想到办法救他,可是没想到他就失踪了。想到他的身体,就担心得坐立不安。虽然他是伴月的转世,可是前世为了救朗月几乎被抽干了所有的灵力,能保全灵魂已经是万幸,如今又是为了朗月……这对可怜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团聚?

    张开水镜,却发现什么也找不到。唯一的解释就是有比他更强的力量挡住了他的神识!比他还强的只有其他几位王,那,凤炎的嫌疑最大。

    找了一天,也不见凤炎,毫无头绪的萨克,迫不得已来到王宫,以幽那么爱伴月,一定会帮他一起找。可是,听到仆从恭敬的回话以后,他彻底失去了耐心,不顾阻拦的冲进后殿,当看到水王正深情地抱着伴月散步的时候,他真的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看到来人,幽转头就走,“我不想见你,你走吧。”

    不管他的拒绝,上前拦着他的路,“幽,你就不想知道我那么着急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不想。”昨夜发生的事情让他烦躁不堪。

    抱着伴月的身体,依旧苍白着脸,无力而安静的躺在水王的怀里。

    “难道关于伴月,你也不想?”隐忍着怒火。

    他转身,没说话,等待着萨克开口。

    “长话短说,伴月不见了,而且他被凤炎下了忘情咒,现在命在旦夕。我去找过凤炎,但是找不到,我也无法找到伴月在哪里。你是要抱着一具尸体,还是去找真正的伴月?如果晚了你不要后悔!”

    “我知道凤炎在哪。”以最快的速度安置好伴月的身体,来到一个湖边,凤炎正在湖边的山坡上舒服的晒太阳,看着来人,一点也不惊讶。

    “炎,你还有心情晒太阳,把伴月的灵魂还给我。”想到伴月可能有危险,幽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炎,敬你像哥哥一样,别逼我动手!

    凤炎望着萨克,萨克抢先开口,“他失踪了,已经不在我这里。我用水镜找过了,没有头绪。我想你可能知道点什么。”

    凤炎试了一下,果然,他也找不到。“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把他的灵魂召唤回来。”一直以为自己的游戏很有趣,进行得有条不紊,但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竟然出乎他的预料!

    想到早上沐菡的事情,幽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担忧地说“我想当年那个叛徒还没有死,说不定就在我们身边。他可以轻易得穿过我的结界,看来他的力量恢复了很多,我不想三百年前的旧事重演。”

    三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瞬移回到王宫,看到沉睡的伴月松了一口气。招魂仪式必须要在夜里进行,一切准备妥当,大家静静的等到时候的到来。王宫周围加强了戒备,三个人合力部了新的结界,连空气都无法在两层结界间自由流动。

    凤炎认真地说:“希望还来得及。”真是有种自食恶果的感觉。

    *********

    月光下,伴月静静的躺在软塌上,萨克和幽为凤炎护法,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过程,稍不留神就会使伴月魂飞魄散。凤炎也一改以往玩世不恭的态度,认真地开始召唤。但是怎么也不成功,汗珠已经滴下。

    “怎么样?”两个人都很着急。

    “别着急,我在试试。”不可能,有股力量阻止他召唤。

    划破自己和伴月的手指,两种血混合在一起,在伴月身上写着上古的密咒,这种方法效果自强,但是对施咒人本身也是很大的伤害。萨克拉住想去阻止的幽,摇摇头,现在千万不能打搅。

    “?;%—*¥#?;?;¥#”完整的吟唱咒语,风起,寒气逼人,凤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风渐渐停下,凤炎体力不支的瘫坐在地上,“好了。”

    第一个冲过去的人是幽。伴月没有醒,只是眼角流下一滴泪水……

    萨克上前搀扶起凤炎,“我刚才看到一把剑,好像是朗月以前用的嗜魂,那上面带有伴月前世的力量,好不容易突破嗜魂的结界,那剑象有自己的意识一样,不让伴月的灵魂离开朗月。”虽然很虚弱,但还是要和大家说明一下。

    “那把剑是伴月送给朗月的,由他亲自炼化过,朗月的分神就是带着这把剑才找到伴月,也是这把剑把他们送回来。”

    回想那天突然天空电闪雷鸣,闪电正中魔宫,等他赶到的时候朗月已经躺在那里,嗜魂自动张开的结界让他无法靠近,也无法唤醒沉眠的王。那人,生前保护着王,死了灵魂还在继续……

    当年,伴月死后,不知道转世到什么地方,什么时空,朗月不顾众人的反对分散自己的神识到各个世界。那些时空和奥奇异世结构都不相同,加上只是分神而已,力量减弱很多,在穿越的时候记忆会变得很模糊,总之情况很复杂,和自杀没什么分别。

    “幽,把他交给我吧,他自始至终就只想待在朗月身边而已。”朗月,无论是作为兄弟还是下属,我都要为你把爱人带回去!

    “幽,放手吧。”凤炎并没有把所有看到的都说出来,有些东西……有些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是什么样的梦?让你哭泣不止?静静的望着伴月,心开始痛……转身……也罢,都走吧……

    不去管身后的两个人打算怎么处理伴月,其实他早就知道该放手,早就知道那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多看他一眼……可是啊,谁又能控制自己不去做不该做的事情呢?习惯性地朝那个地方走去,看着眼前的情景,幽又开始心痛。

    夜晚的水廊,像梦境般美丽,夜明珠嵌在蓝水晶里,淡淡的光,整座水廊都泛着淡淡的光,蔷薇花依旧,四处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气,那个背影孤寂的站在花架下,幽慢慢走过去,那个背影明显僵硬的不知如何反应……

    是走?还是留?这是一个问题……可是,脚像灌了铅,定在那里,不敢走,也不敢回头,他是来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还是恼怒那事,要杀了他?还是……

    “就那么爱我么?”从那些抽取的记忆里,知道了很多,知道那人爱着他的心痛和绝望……一如自己过去爱着某人一样。

    “……”握紧拳头,现在不说,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是,从见到您的第一眼,所以我拼命的修行,最后有幸被选作贴身侍从……”

    那颤抖的肩膀,让幽的心酸酸的,或许是夜色太美,这水廊太美……

    “只要能远远看着你,已经足够,我不奢求什么。”说完,觉得自己的精神彻底崩溃了,见过很多向王表白而被赶走的人……何况,还在这条王为了那个人修建的水廊里……多讽刺……拖着沉重的腿继续往前走,不能回头,是该走的时候了……

    看着快要消失的背影,那么脆弱,那样单薄,一把揽在怀里,感受到那背影的冰冷与僵硬,沐菡低着头,是走?还是留?

    “想看,就留下,可以看一辈子。”双手抱着他的腰,在耳边低诉。

    没有回应,直到那滚烫的液体落到幽的手背上……炙热的象滴在心上……

    久久,

    “嗯”沐菡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边,看着黯然离去的幽,萨克和凤炎心情也很复杂,面对感情,即使是最强大的王也脆弱得可怜,互相对视一下,正准备走,萨克惊慌失措的看着凤炎,大叫“不好,我女儿、老婆出事了!”

    两人找到还在深情款款的幽,不由分说拖着往萨克住的驿站跑,无奈的幽只能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沐菡大喊,“乖乖在宫里等我,哪里也不准去,这是命令!”

    破涕为笑的沐菡,“遵命,陛下。”心里又胀又满的感觉,神奇的心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