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微笑(已完结)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十八章

章节字数:4685  更新时间:16-07-22 18: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八章

    望着躺在床上,虚弱的人,苍白的脸颊,静静地……就像已经永远睡去……如果不是偶尔滑下的泪珠,真会让人产生错觉。站在床边,看着……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曾经站在世界巅峰的人,如今只是一个虚弱的无法走出梦境的人……容颜,已不再是往昔的绝美,可是无论怎么改变,这就是他的伴月……

    抚上那憔悴的容颜,泪,就这样一滴……一滴……滴在若曦的脸上……他以为自始至终都应该是自己保护他,却没想,看起来那么瘦弱的伴月,竟是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也不想让他受一丁点儿的伤害。

    这人,现在就在自己眼前……

    那时,当他赶到的时候,记得只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幽,空气还飘荡着伴月的气息,有人告诉他那人已经魂飞魄散……魂飞魄散……忘了是谁阻止自己涣散,意识像漏了底的水桶,潺潺流去……后来,凤炎是怎么做到的?收集了伴月的魂魄,送到能量稳定的异时空转世,如果不是那时被阻止,现在,连看这样的睡颜都没有机会。

    人间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而他,只是这样看着,只是这样,心口的伤痛,好像就只有这一个出口,不停地从眼睛流出……

    抱起若曦,温热的,柔软的身体,这样的真实,这样的踏实,只是,你还不愿醒来么?什么让你如此伤心?透明的泪,缓缓滴到朗月的胸膛,滴到心里……

    不敢妄动,怕一不小心就破碎,紧紧地搂在怀里,这就是世界的全部……

    清晨,阳光明媚,怀里的人依旧沉睡。朗月抱着若曦找到萨克,看着一脸疲倦的萨克,和他身边已经精疲力尽的女人,多了一份柔和,大概猜到是关于昨夜那个受伤的小孩子,关心地问:“孩子怎么样了?”

    “没事,凤炎正在修复她受损的灵体。”嘴上虽然这样说,脸上却已经再也隐藏不住任何的担忧。身边的老婆,昨夜担心的浑身发抖,眼泪不停的流,语无伦次,抱着孩子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一直到最后凤炎再三的保证能救治他们的孩子,欣然才渐渐松开了手,看着孩子被抱进房里,关上门,他们只能站在门口,只能等。欣然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

    大家都已经很疲惫,就在这时,门开了,凤炎顶着一张惨白的脸,对着萨克说:“没事了!别担心!”这一夜,大家都累坏了。尤其是凤炎,找回伴月的灵魂,又忙了一夜拯救这小小的孩子,肯定是他以前太逍遥,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一次就让他累的半死!

    欣然听到孩子没事,立马就晕倒了,想想也对,不晕也该去睡睡,神经紧绷了那么久,什么人都会受不了。萨克把欣然就放在妮妮身边,这样无论谁先醒过来,看到关心的对方都会安心很多。

    朗月看着他们,心里竟然开始想念,想念以前四个人在一起时的情景。只是主角却一直不醒。萨克和凤炎了然的对视,知道有些问题必须向朗月解释,凤炎已经很虚弱,没有办法再使用什么法术。萨克点点头,使用玄光传神把事情的过程都告诉了朗月。

    凤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不是自己的恶作剧,若曦也不会这样昏迷不醒,要不是自己的顽劣脾性,也不会让那人有机可趁,伤害到了萨克的孩子。

    出乎意料,朗月并没有生气,反而平静地说:“谢谢你,炎。当年如果不是你,我和他早就消失了。”看着怀里的人,脸上泛出淡淡的微笑。这样反而让凤炎不知所措,如果被臭骂一顿,或者被揍,他都会舒服一点,现在这样搞得他无所适从……

    “哎,对不起。”结果,换来萨克理解的目光,拍拍他的肩膀,这人也感激凤炎救了自己的女儿,虽然以前他确实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但是好歹也将功补过了。

    “别多想,赶快去休息吧!”那虚弱苍白的脸,怎么也让人无法相信是那个**不羁的火中之王,朗月感慨地想。至于若曦,身体确实很虚弱,主要是伤了心,所以一直自己不愿意醒过来。但是,他相信,若曦一定会醒来。

    第二天,妮妮就醒了,虽然很虚弱,但是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

    由于伤病人员太多,幽把婚礼往后延迟了一个月,想有个热闹的婚礼,毕竟连最活跃的凤炎都半死不活,这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说到沐菡,整个人像重生了一样,整天一脸幸福的样子,看得整个王宫里的下人们都嫉妒了!以前同样是下人,是仆从,大家也都爱慕王,可是为什么却是他?当然啦,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可比性,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买菜,而且情爱之事,本也就是玄幻得一塌糊涂。有时候穷期一生的痴恋,还不如一瞬间的恍然大悟。

    说到凤炎,从现在开始,他可以说是基本和自己**的过去说拜拜。话说某小朋友逐渐康复以后,看见凤炎特别不爽,每天都要想尽办法捉弄他,外带挖苦讽刺。而凤炎,也很配合,被捉弄不反抗,也不跑,只是一脸无奈样子,完全没了往日潇洒的样子。对于行为怪异的凤炎,大家觉得很奇怪,不过反正小孩子高兴就好。作为整个大陆的第一位公主,柳云霓可是宝贝中的宝贝啊~~~~

    这日,天气很好,妮妮趴在席子上看着还在沉睡的若曦,已经十天了,还不见醒来。一开始每天都在睡梦里流眼泪,后来不流了,睡得很安详,不过就是不醒。看着那个老爱抱着若曦的男人,问:“叔叔,若曦哥哥什么时候才醒?”不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谁,可是妈妈说这是若曦哥哥最重要的人。那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若曦哥哥长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妈咪跟她解释的好像是什么灵魂?交换身体?不是很明白,但是自己也有感觉,这就是若曦哥哥!

    “我也不知道。”朗月很喜欢这个小孩子,机灵又可爱,只是……“妮妮,为什么叫若曦哥哥,却叫我叔叔呢?”自己看起来有那么老么??

    歪着脑袋,“叔叔,你好无聊,我就喜欢这样叫。”继续看着若曦的脸,她好想念以前若曦和她一起玩耍的日子,什么时候才醒哦,怎么会有人一觉睡那么久的?

    若曦缓缓地睁开眼,为什么自己还能看见?这里是哪里?看到妮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月舞呢?想起身,却发现虚弱的动不了。

    “若曦哥哥!!”看见他醒了,妮妮激动的抓着若曦的手不放。记得若曦哥哥经常晕倒,可没这次晕那么久!“若曦哥哥,睡一觉起来比以前更好看了。”以前的若曦虽然也好看,但是没有现在好看,只是他是怎么变的?妮妮很好奇。

    “妮妮。”轻轻的声音,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伸手摸摸她的头,还是老样子,每次妮妮都会守在他身边,等他醒来。

    旁边看着插不进话来的朗月,又激动又郁闷,召唤萨克,指着妮妮,“快把你女儿带走。”他已经咬牙切齿了。看那小孩子不知道要粘到什么时候,自从她能下地活动以后就每天缠着他和若曦。现在人醒了,看过就算了,还要来和他抢这珍贵的时间!

    看到已经醒来的若曦,萨克笑了,终于可以放心了,抓起他那个超亮的电灯泡瞬移到欣然身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欣然天天都在担心。

    一瞬间发生很多事情,若曦还没看明白就被抱进怀里,这人自己根本就不认识!“放开我!”挣扎,这才发现腿没有知觉,再看看头发,又变成了黑色,难道恢复了自己以前的身体么?

    “若曦,若曦,我的若曦,你终于醒了!”朗月都忘记了自我介绍,只顾抱着,不时地轻吻若曦的额头。若曦挣扎,“快放开我!”自己明明是躺在月舞的身边,怎么会在这里?这人是谁?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想推开,可是沉睡了那么久,真的太虚弱。

    就在这时,欣然从回廊那头边跑边叫,“若曦~~~~~若曦。”听到老公说若曦醒了,放放下了担忧的心,一路狂奔。在这些日子里,零零碎碎听了些若曦的过去,真的太可怜了,听得欣然哭了很多次,所以后来萨克干脆不讲了,免得又惹得她胡乱的伤心。

    听到声音,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欣然,快救我!”拼命的挣扎,那人只会抱得更紧!

    又是一个妨碍他们团聚的人,朗月也只得不舍得放开若曦,让开位子,看那女人已经担心得不行了。想到是和自己一样关心着若曦,心里的不舒服就减少很多。

    “若曦,你总算醒了。担心死我了,你都睡了十天了!”相处了那么久,早把若曦当作自己的亲人。

    “欣然,我怎么会在这里?这身体是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和月舞在一起的,到底怎么回事?

    “呃……”转头看看一脸关切的朗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而且还是让朗月自己和他说比较好。“以后再慢慢告诉你。你现在觉得怎么样?饿不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轻轻摇摇头,原来自己已经睡了十天……月舞呢?虚弱得闭上眼,眼睛很干,疲惫的连一滴泪都掉不出来……

    “若曦,”欣然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来的不是时候,朗月一定有很多话要讲,不好意思的看看朗月,“我明天再来看你。”刚要走,若曦抓着她的手,“欣然,别走。”自己行动不方便,又有一个陌生人在场。

    看到若曦向自己示意,再看看朗月,放心地笑了,“没关系啦,真替你高兴。”抱抱瘦弱的若曦,真替他高兴,苦尽甘来~~~

    不相干的人终于都走了,朗月不想再有人来打扰,直接抱着若曦回到了魔宫。满天的白雪,刺目的让若曦一阵心痛,就是这里,那人就在这里,“放开我!放开我!”激动的拼命挣扎,朗月一点不松手,镇定地抱着他走向他的寝宫……那个他醒过来的地方……

    不知道要怎么和若曦解释,自己就是月舞……当萨克告诉他若曦不顾性命的到处寻找他,受尽种种苦难……一想到那天自己醒来发现身边不知名的尸体,竟然就是若曦……如果不是凤炎及时把他的灵魂召唤回本体,想到差点就再次失去他,就有窒息的感觉。若曦一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昏迷那么久,也伤心了那么久。对于这一切,他还是无能为力,要怎么样才能保护好自己的爱人?

    “对不起!”走到床前,那个篮发的少年依旧沉睡,身体已经蒙上了一层白霜。若曦愣住了,那……不就是自己么?再看身旁,没有月舞,那把月舞随身的剑只剩一个残破的剑柄……月舞……他的月舞已经不在,从被月舞救出青楼的那天,就知道自己的幸福不会持续太久,他以为自己始终会被抛弃……只是,没想到月舞竟然因他而死……

    若曦空洞的眼神,刺痛了郎月的心,他知道他现在的感受,即使不用读心术……“对不起,若曦,我说过要保护你,却让你受尽了苦。”怀里的人没反应,只是看着风雪发呆,“你听我说,我就是月舞。”若曦抬头,“你现在看到的才是我的本体,就像你被凤炎换了身体一样,我也换了一个。”顿时湿润的眼睛,哽咽的声音……过去的已经过去,那些陈年旧事,还是不要让若曦知道得好。重要的是,他的伴月,他的若曦此刻就在自己的怀里,谁也带不走!

    “月舞?”仔细地看着那张脸,只有几分像月舞,眼睛更为黑亮,头发也长……似乎比月舞还高……如神祗般高贵……

    “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我被你的琴声吸引……”若曦湿润了眼,“后来寻遍名医,也无法治好你的腿。看着你黯然神伤,我……也会跟着难过。”

    往事又涌上心头,“月舞。”在这个世界,这些都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事情,他就是月舞。“月舞。”回抱着朗月,轻声地哭泣,说不上来是伤心还是开心。

    朗月张开水镜,十天前的情景显现出来,若曦吃惊的看着,看着里面的自己就躺在月舞身边,看着自己深情地问:“你爱我么?”“我也很爱你。”强忍着泪水,那样的月舞,他那样深爱的月舞……

    “我爱你。”在若曦的耳边倾诉,看着滑落的泪,“怎么哭了?”吻去那个泪珠,“你不是说也爱我么?”曾经,那人问他是不是在乎他……那时,没有说,明明心里很在乎,却因为面子问题没有说,想说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现在,“我要爱你一辈子,不让你伤心,也不让你难过。”

    “月舞。”压抑几个月的情感,终于爆发,对月舞的担心,对陌生世界的害怕,他终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

    “乖,不哭了,再哭我的衣服都湿了~~~”难得开个玩笑,逗得若曦渐渐止住了哭泣,只是虚弱的靠在这个让人安心的怀抱里。

    “以后不要再离开我。”浓浓的鼻音,在朗月听来多了一份妩媚,多了一份怜惜。

    “嗯。”把若曦放在梅花树下,朗月亲手把床上的少年埋葬,不管什么恩恩怨怨,以后不再有伴月,不再有朗月,只有若曦和月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