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奇怪的小姑娘

章节字数:2848  更新时间:20-03-02 0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究竟是为什么而活的呢?

    我心中曾经怀着这样的疑问。

    暑假结束后,高一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前日发生的事,一直萦绕心中不去——不,或许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了。

    事情以我加入秀央高校的魔术部为起点,那时,我觉得这种日常生活也不错,让我有了“小小容身之处”的想法。直到清晰地目睹到我的“宿命”那天之前。

    魔术部里待我友善的学姐藤枝椿被人杀害。在社团活动室那不大的空间里,她的头颅安静地被放在桌子上,沐浴在美丽的朝阳中如此显眼,清秀的面庞微露笑意一如她生前。我对她的死只是惊讶。

    接着身首分离的是邀请我加入魔术部的同学雾岛,最后是学长被杀......说实话,我没有别人那样难过或者惶惶不安。

    至此,事情的真相我已有了答案——凶手是第二个“死者”,他伪造了自己被砍下的头颅毁于仓库爆炸的假象。我在他面前一一揭开他的手法。他说,我是他的同类,都是天生的犯罪者。

    同类?如果蝼蚁能和人类成为同类的话......他的犯罪毫无美感,他与我迥然不同。

    我对他说,与他相衬的是手铐与牢房。不过很显然,这个杀害两名无辜同学的凶手不打算留我这个活口,他拿刀向我刺过来,亲眼看见刀刃刺进我的小腹。其后,他也亲眼看见那把刀在我手中变作蔷薇花,我毫发无伤。我把蔷薇投向他,在他的心口,刀刃没入,他应声倒下。我会魔术,并且早有准备:如果他想杀我,我就用他的刀回敬他。

    他似乎仍不死心,问我第一次杀人的心情怎样。

    “没什么,很平常哦。”

    我知道,我终有一天会和他在地狱相见。杀人事件对于我已经结束了,对于别人,真相仍在黑暗之中。

    我需要处理雾岛的头颅,不便于买强腐蚀性的化学试剂,我找到神社后山一处荒无人烟的灌木丛掩埋。

    黄昏时分,日影西斜,云霞灿烂,天空中已经浮现出月亮的轮廓,四围是悄然无声的苍翠。我刚刚完成掩埋,便听到了一阵奇怪的脚步声。

    是人,还是动物?如果是人,在这附近多久了?有没有看到我刚才做的事?这都是问题。

    我转身看到的是一个小姑娘,□□岁的样子,周围没有别人。

    “你在找什么?“她问我,声音很轻,如同这个时节仍然苟延残喘的寒蝉鸣声一般。她没有露出害怕的样子。

    只是路过便好,我不想杀死毫无关联的人。

    “难道是野槌蛇?”没等我回答,她就自顾自地说了。

    一个小孩子,没有家长的陪同情况下,来这种地方确实不太正常。不过,我也觉得这个孩子有异乎常人之处。

    她忽然转头跑了,我也毫不犹豫地追上去,不出几米,便抓住了她的膀子。她一时重心不稳,向前倒下,眼看要把握连带着滚下略陡的斜坡,我连忙用另一只手握住附近一棵小树的枝干,她则揪住她够得着的草叶助力,这才气喘吁吁地稳定在斜坡上端。

    我作出和善的样子,抚去粘在她头发上的枯叶,”你刚才跑什么?“

    ”我看到一个像野槌蛇的东西,不过......”她看了看下方的陡坡,声音越说越小,“真是麻烦你了!”

    我感到词穷。所以,是我多心了。

    “你的家长怎么不陪你?”我套她的话。

    她的眼神中露出狡黠的光芒:”他们不知道我来这里!“她的吐息中带着轻快的笑意。方才的歉意恐怕是一扫而空。

    “你刚才已经知道了,这里很危险呢,以后还是别来了。”我提醒她,却对她没有丝毫关心。

    “那再见咯!“她不置可否。

    我的方向感一向很好,不知为什么,我迷路了,等我以为走出森林,回到先前来时行经的石阶时,看到的却是站在石阶两侧的人形兽面的生物。石灯笼里火光摇曳,仿佛硬要割裂夜晚的黑暗。

    天上的月亮显得不那么明亮了。

    那些都是被人们称作妖怪的东西吧。有人因为看得见它们而被它们找麻烦,而我却因为看得见而使他们不敢接近。

    沿着石阶向上看,有好几个人正在上行,离我较近的那位穿着黑色和服,还是很正式的那种。黑长炸的发型很像某个漫画人物——我曾经在某个同学课桌上漫画的某一页看过。

    姑且快步走向他询问情况,待看到他正面的模样时,心中登时一惊。

    不是因为他的脸多么骇人,相反,他长得一张秀气与英气并存的脸,面容白皙,眼眸清澈却幽深难测,神色沉静而灵气蕴藏其中。他的年纪看起来比我小一点,我倒是觉得他比我还要少年老成。

    他的怪异之处在于他的穿衣方式......右襟左衽,这可不是我们活人的打扮。

    我的惊讶没有表于神色,用很平常的语气询问他:“请问,这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除妖师的聚会。“他言简意赅,脚步不停。

    “请问这里是神社附近的石阶吗?”我继续问,我怀疑我方才在森林里兜转半晌,来到的其实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

    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这里没有神社。“

    果然!

    “该如何回到市区?”

    ”我不知道。“他声音有些不耐烦,面色沉静不减分毫。

    想来这也不奇怪,他一个妖怪自然不会多么了解人类城市的情况。于我,现在的处境就相当为难了: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忽然,以我的眼力难以看清的速度,他转身背向我,将一物投向左侧的灌木丛中,我只听得金属碰撞树干的清脆而响亮的声音,以及熟悉的女声惨叫。

    “何者藏匿在此?”他的声音陡然凌厉许多。

    之前遇到的女孩子手握一个类似匕首的武器,拨开树枝,很是狼狈地钻出来,有些气急败坏地把那金属武器举起来,要朝他扔过来。

    无奈,心有余而力不及,那物只是在空中做斜抛曲线,最终落到我脚边——这不免让我觉得好笑。当然,我没有让他们察觉到我想笑。

    我一言不发地捡起来,还给那男孩子。

    她注意到我了,眉眼之际写满了欣喜,“你也在这里玩!”她的神情仿佛是看到同类一般。

    ”不是,但我目前没办法回去了。”我解释道。

    ”那就在这里玩会儿吧~有很多好玩的妖怪!”她一脸恳切。

    或许这就是她和其他孩子的区别吧,她的举动异乎常人,仿佛是无意识的一种抗争,对于既定的很多人都遵守的轨迹的悖逆。这个女孩子也许一辈子都会是如她此时一般的心理状态,不论境况如何,终不改其志;也许以后又同其他人过着无聊无意义的生活,关心同样无意义的问题。

    我知道有很多人生来就和环境格格不入,比如我自己。即便我表现得多么低调,多么待人谦和,我面对的永远是别人或欣赏或极度甚至是厌恶、惧怕的目光,我也知道我自己的人生轨迹会和大多数人截然不同——自从我不久前第一次杀人并善后起。

    与周围的人不同不是什么错误,但是周围的人会把你视作错误,他们会试图扭转你,使你和他们变成同类。我觉得,如果这个女孩子一生性情不改,定是非常有趣而不容易的。

    ”你是——人类?“男孩子首先开口。似乎是听女孩子说好玩的妖怪而产生的怀疑。

    ”哈哈哈哈哈哈......“出乎我的意料,她忽然大笑,“又是一个把我当成妖怪的家伙!”

    她似乎乐在其中?

    “方才失礼了。”他道歉,是比较真诚的道歉。

    ”我叫绪方千惠,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子朝他眨了一只眼睛,她的眼睛非常特别,透着异乎常人的光彩,有时看就是个小孩子的神情,而此刻,在昏黄的烛火的照映下,却有着历经数十载的老者的苍凉——尽管她的眼睛是含笑的。

    一个人的眼神怎么会表现出不同年龄阶段的特征?

    因此,我一直记得一个叫绪方千惠的奇怪的孩子。

    “斑,其他你不需要知道。”

    看来他仍然是心怀防备的。

    ”你呢?“绪方转而问我。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常常是从知道彼此的姓名开始的,我从来没有想要和他们相处,也就没有在初遇时报上姓名,现在,绪方忽然问我,我倒有些局促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