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朝贺老师

章节字数:2439  更新时间:20-03-04 1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高远同学吗?“

    忽听得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那人是近期来秀央高中的实习老师,朝贺青司。由于我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兼物理老师被学校安排去外地进修,朝贺便成了我们的代办主任,同时教我们物理。我和很多同学一样,对朝贺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实习生的教学水平深表怀疑,但事实证明,是我们多虑了。上周的测验中,我班级的物理成绩依旧稳居年级第一,均分高出第二名好几分——这和班里很多人尤其是女同学的物理成绩接近满分脱不了干系。

    朝贺老师确实是个相当有魅力的人,不仅仅是他的思维能力——我曾用一道刁钻的物理题“为难”他,但是他只用了几分钟便干净利落地解答完毕,他的知识非常全面,博且精,也没有寻常理科生对文科的鄙视——他的傲气溶于血古而不形于言行之中而不像更多的其他人徒有清高傲物之皮相,实则俗在骨。

    尽管在火光下,朝贺老师的脸也比走过的其他的显得白皙。他身着浅蓝色和服,悠闲从容的很,与旁人或急切或喜悦的神情形成鲜明对比,仿佛这里的事情与他无关,他只是刻意来旁观一会儿。

    “老师来这里是参加聚会吗?“我连忙将问题转向他,杜绝他的盘问于萌芽之时。

    我注意到那个叫做斑的人看向朝贺的眼神不大友善,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转头向前走。

    “是的。“他出于礼节回答了我,他的语气不是一个想同我多做交流的人所特有的,因为我也经常用这样的语气回答别人,我再熟悉不过了。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深不可测,仿佛在一条漫长道路的尽头看我和所有人,我们在他眼中只有木偶般大。

    自然而然地,斑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同绪方千惠一同走在前面;朝贺也有些不乐意地看到我选择和他走在同一排。

    对于我,即便走一样的路,当然是选择和较为熟悉的老师一起走,而绪方本该与我更熟悉,却走在先前袭击过她的斑身边,她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我大致明了。

    绪方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地望向斑,表现出对他极大的兴趣。

    “你是第一次来吧,认识举办这次聚会的的场家主吗?”

    斑的反应很冷淡,置若罔闻(大概是因为后面有他不待见的朝贺老师)。冷傲的模样仿佛他周围的空气都是静默不可干扰的。

    “下一任家主小静司只比我大几岁,按辈分他要喊我阿姨。他性格也挺别扭,但是和你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哈哈哈……”

    斑依旧不搭理她,绪方仍是毫无自觉地絮絮叨叨,给我的感觉是,她遇到斑之前一直是一个没有人可供交流的孩子。

    我和朝贺老师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话说。

    “不知道小静司现在什么样子,不过以前觉得他挺帅——”

    黑衣的身影顿住。

    “闭嘴。”

    看来斑终于不耐烦了。

    “何必呢。”朝贺老师悠悠地说。我不知道他针对的人是谁。他的声音显然不是前面一两米远处的绪方和斑能够听清的。

    “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可自以为是地认为旁人是自己的同类,就太没趣了。”老师继续说。

    我忽然想到了杀死雾岛纯平时的对话,不禁提高警惕。

    “小罪犯,你是不是这么看待其他人?”他依旧是那样的语气,丝毫没有压迫的气势。

    “老师说的话在我听来很像自言自语。”我如实地答非所问。

    他知道案件的原委很有可能是因为有妖怪告诉了他,但是从他没有报警陈述真相这一点看来,他恐怕另有图谋。所以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毫不畏惧,反倒觉得他的把柄也被我握住了。

    “你似乎很乐于驳倒老师——这次算你说对了。”朝贺大方地承认。

    我扯出一个不明显的笑容。

    “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叫斑的孩子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你会相信吗?”朝贺似是无心地问。

    “与我无关。”没必要再和他打哑迷,我直接表态,我发现他是第一个让我愿意撕破温文和善面具的人,我不害怕把我心底那份可能激怒所有人的冷漠暴露在他面前。

    朝贺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一如他称我为“小罪犯”时那般神色从容,就好像早料到我会这样回应。

    朝贺这样的人如果成为我的对手,一定是很有趣的。

    “他叫宇智波斑,是个人类,生活在一个平行的时空,不知道他怎么穿越来,我让他当我的式神,防止被旁人看出猫腻,”他既而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说,“不过这些对你来说太遥远,你少牵扯进来为妙。”

    “我没有牵扯进来的想法。”我知道在他最后一句看似关切的话实则充满警告意味。虽然朝贺这个人很有趣,但是穿越者如何如何本身我不感兴趣。

    此刻我和朝贺都看到前面绪方的绪方忽然追着不知名的虫子要进灌木丛,而宇智波斑一改方才的不闻不问,急切地拉住她。

    他当然要拉她,因为这里种植了叶子如铁蒺藜一般有尖刺的枸骨叶冬青,绪方只见小虫,不见危险。

    看来,宇智波斑虽然比同龄人成熟淡漠,但还算热心,至少比我和朝贺热心。我更倾向于让绪方被植物刺出皮肉伤——即“见死不救”,这样她会永远记得。

    “怎么如此莽撞!?”宇智波斑嗔怪道。

    他这是在关心她?我稍微有点吃惊。

    朝贺的眼神则别有深意。

    绪方没有回答宇智波斑,也不知道她是不好意思说感谢还是觉得斑扰了她的兴致。

    我无意地顺着朝贺的目光看过去,忽然注意到远处的某棵树的树顶上挂着一件鲜红色绘有华丽类似图腾花纹的和服。

    首先联想到这或许是犯罪的预告,于是我向朝贺询问:“那件有花纹的红色和服你以前见过吗?”

    朝贺先是惊异,我却不知所以然。

    我看到前面的宇智波斑和绪方都有些刻意地把头转过些许,好像这样可以逃离对方的视线一样。忽然两个人同时把头转了回来。

    四目相汇。

    这场景让我想到林中原本鸣叫声声的鸟雀在同一时刻一齐安静下来,又或者是没有老师在场的教室里吵闹的同学同时不讲话了。

    两人又露出尴尬的样子,动作都不大自然了。

    “我稍后和你解释。如果有人问你和服的事,你务必回答”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朝贺回答道,他的语气相当严肃,仿佛我之后的回答会关系到我的命运一样。

    “高远,你嘴上说不想牵扯进来,现在,你又在往哪里走呢?”朝贺大概是想放置我诘问他,故意指出我言行不一,来主导接下来的交谈。

    他真是一个最容易交流,同时也是最难交流的人。

    宅邸的院墙近在眼前,里面的西洋式建筑灯火通明。这是聚会的会场吗?

    “我想看看你们这群人和其他人有何不同。”我如实回答,我知道我这种把自己放在幕后者或者局外的观众身份而把旁人——所有人当作台上演戏的傀儡的态度不会让他感到诧异、被他视作异类。

    “那恐怕会令你失望——”朝贺露出遗憾的神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