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深陷

章节字数:1988  更新时间:21-02-23 10: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眸中映着圆月凄清的寒光,宇智波斑神色如常,“听你的口气,是认定里面的事由我一手造成?”

    仿佛全然变成他在诘问我。我微微皱眉,这样僵持不可继续。

    “朝贺刚刚利用绪方的身体留下只言片语——”

    绪方顿然惊呼,打断了我的话:“难道我被附体了!?怪不得我不记得怎么来到这里,那个朝贺大哥哥好厉害……”她的神情好像显示着她正在自言自语极其滑稽、离奇、于己无关的事。

    宇智波斑有点不解地看着她,是的,我亦是分辨不出她是气度过人,还是少年麻木、无知者无畏。

    “你们谁和我说一下发生的事?”绪方接着问。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我没有亲眼看到,朝贺的话只能说明他和此事有关,但是具体情况,我一无所知。

    “那个奇装异服的女人走进礼堂的时候,我被朝贺召唤离开,在约定碰头的地方却没见到他,之后就在这附近兜转,直到发现这里气息变了……”宇智波斑倒是很平静地解释。

    我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警觉地回头,黑色和服的少年向我们走来,带着和善却别有深意的笑容,是那个的场静司。

    绪方这次没有说话,她看看我和斑,仿佛在征求意见。很好,她学会了不信任,但还没有学得很到位。

    “我应朝贺老师的请求,把诸位带离此处。”他并不焦急,虽然说话礼数备至,却没有普通人通常带有的真诚的关怀,也没有用关心掩盖的隔岸观火的恶意。

    宇智波斑嗤之以鼻:“发展成这样,你们除妖师以为能轻而易举出去吗?”

    “什么意思?”绪方一惊。

    “你家那个晚辈比我更清楚——”宇智波斑顿了顿,“这个地方已经不是原来的会场了!”

    的场不动声色,我虽然意外,也觉得在情理之中——我早就察觉到这建筑物是有生命的“活物”,绪方也只是觉得新奇。

    恐惧的氛围根本无法找到缝隙侵入我们四个人的心灵。

    的场娓娓道来:“大概在上世纪中期,上上任家主请他的一位学建筑的大学同学设计了这里的房屋。十年前发生火灾,长辈为了顺应龙脉运行,不得不改建成现在的样子。”

    “对了,如果不怕被建筑物的结界困住的话,斑君大可以单独行动。”的场语气温和。

    虽然宇智波斑不太信任的场,他终究不再发表评论,随我和绪方跟上了。

    “难道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十年以前这里的景象?”我想到了宇智波斑所谓的气息变化。

    气息变化到极致便是环境的变化吧,周围的草叶、石板路像下了薄雪一般,清一色的洁白——是霜。我知道,未至深秋,霜不会这么重。

    宇智波斑瞥了我一眼,显然是觉得我问出这样的问题,实在太迟钝。

    “的确如此,”的场语速不变,“我们正在建筑的结界里,如同斑君所言,离开并非易事。”

    不一会儿,黄金色杲杲的旭日映入眼帘,在没有半点云翳的天空里显现,地上的霜在皎洁的面上放出白色的光芒。

    面向阳光的被映成白色,背着太阳的便是阴影。

    面对这样怪异如同黄粱一梦的情形,我发现我没有我想象中的激动。

    朦胧中,幽幽传来的琴音,如同一滴浓墨洒向无波的水面,荡漾起无尽涟漪。

    “广陵散?”的场道,他的惊讶撕裂了先前的平静神情。

    “那首古曲怎么了?”宇智波斑随即问道。

    的场不答。

    绪方欲言又止。

    随着声调渐渐由平缓转为肃杀,阵阵戈矛杀伐之音不知是申发着作曲人的不满,还是弹奏者情感的宣泄。

    我注意到宇智波斑握住了佩刀的刀柄,心里陡生危险将至的寒意。

    幽寂被琴音吞噬,我们行至池塘边时,琴音却戛然而止,而余音不绝。

    看到不远处凉亭里的榻榻米上摆着一张琴,走近一看,琴弦仍在不安地振动着。

    “等候多时,”凉亭外水畔,一人立,依旧是那样闲适的模样“我想,不弄出点动静,你们不会立刻找到这里。”

    果然,刚才弹琴的人是朝贺青司。

    微风拂过池塘,靠近岸边处的菖蒲随风摆动,其声簌簌。

    我们一齐走出去,站在岸边,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池塘里的水。我有这样的习惯——估摸池塘的水深,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我为何会在意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事。

    我看到了我的倒影,却不是现在的模样……

    十年以前么?

    倒影的神情和近来我的神情虽有区别,仍有相似之处:一样的冷漠,一样的不生动,一样的无法被赋予笑意。

    旁边没有绪方,对了,十年前她还没有出生罢。

    倒影里幼年的场倒是笑得很开心,虽然他不像是个有很多朋友的人。

    宇智波斑?我可不认识那个倒影里的小孩,区别太大了。细细看来,两个时段,他的眼神一样的坚毅。

    朝贺例外,他的样貌几乎没有丝毫不同,甚至是浅蓝色和服,也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倒影里的他长发披散,不像现在这般束在脑后。难道岁月不会给他的外表带来变化吗?

    十年前他也是这副模样,他到底……

    琴弦已然平静下来,有乐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裹挟着丝丝缕缕的不安弥漫在四周。一切美景已为之失色,从低婉到高亢中,一种抗争与不屈在不断蔓延。

    望向清澈无波的池塘,恍若隔世。

    我本想尽快离开这里,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意志力也越来越薄弱,视线越来越模糊,不知不觉地,我索性闭上眼,陷入不自知的混沌……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异样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坐在草地上。并且即时躲开了身后飞来(或者说是砸来?)的某物体。一颗小石子落地,我回头看到了绪方和宇智波斑站在身后几米远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