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事情的真相(二)

章节字数:3160  更新时间:20-03-08 2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身边是被撕碎的衣服,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肮脏痕迹,何秀兰怎么也想不到,她怀着一腔热忱来到这个村子,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

    村民临走前将这个草屋里里外外的锁了起来,她已经能够预知此后的日子里,今天这样的事情还会无限次上演。

    身为人民教师,却在自己引以为豪的讲台上被几个村民强迫行了苟且之事,这么多年来她与建国情投意合却依旧守身如玉,如今这番模样,还有何颜面面对昔日的竹马?

    她是为了育人子弟才自愿来到这个落后的村子来里支教,传播知识,宣扬文化,让落后的村落也能受益于新**的新面貌,或许是她错了,这些愚昧无知之人,就该守着他们糟粕肮脏的恶习,在这穷乡僻壤里等死,一代又一代!

    麻木的穿上已经破碎的衣服,何秀兰艰难的支起身子,在乱七八糟的教室里一站就是四五个时辰。

    在村民们再次打开草屋的房门,准备把她敬仰的教室当做窑子一样玷污时,何秀兰披头散发,怀着满腔怨恨,一头撞死在黑板下的白色墙壁上。

    额上献血迸溅,将整张脸都染成了红色,昏暗的油灯下,何秀兰瞪着青白色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村民的方向,死不瞑目。

    从额上留下的血染红衣衫,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一路蜿蜒到村民的脚下,吓得几个壮汉头冒冷汗,连连后退。

    看这样子,何秀兰肯定是当场死亡了,可死后血液非但不凝固,反而像是活了一样,不断蔓延串流,染红了整个教室,还朝着壮汉逃离的方向一点点的渗透前行。

    一个女子而已,这么大的血量简直让人瞠目结舌,当天晚上,整个村子都乱了,家家户户都守在门前,胆战心惊的看着村子的土地被一寸寸的浸染成鲜血一样的红色。

    那几个壮汉如今都躲在村东头的村长家,一个个被吓得哆哆嗦嗦,哪里还有当时行凶作恶的歹相?不断抬起袖子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嘴唇都吓得发青。

    “这个臭婊子,给爷几个当婆娘有什么不好?居然敢寻死,死也就死吧,死后还找我们麻烦,真是晦气!”发生了这种邪祟之事,那几个村民头皮都在发麻,忍无可忍的破口大骂。

    “村长,这可咋办呀?那血定是那婆娘死不瞑目,所以化作厉鬼追过来了,这事当初你也是默许的,你可得救救我们啊!”

    听到这话,当时还正值壮年的村长目光一沉,呵斥道:“慌什么慌?反天了也就是一个女鬼罢了,还怕了她不成?血已经追到一半了,却没有伤及村中其他人,说明目标是你们几个,我屋里头还有几张门神的画像,你们贴在身上辟邪,然后让其他村民把她的尸体搬到村子祭坛那,给她埋到祭坛底下,那祭坛是咋们村子祈雨的地方,这么多年的传承了,肯定有点神力,还不把她压得魂飞魄散?”

    听得这话,那几个村民眼睛当时就亮了,连忙点头哈腰的按照吩咐去办了!

    于是在那晚之后,马集镇的所有村民都搬到了村东头居住,村中央多了一面贴满驱鬼符与门神画像的墙壁,而整个村西头夜夜阴风阵阵,鬼哭狼嚎。

    村民们再也不敢接近祭坛,不知是不是没有再求雨的缘故,村子里一年比一年干旱,每年种的稻米等到收获的季节都得旱死一大半。

    而那几个当晚行了歹事的村民,本以为能够大难不死,可在那之后几年了,不知为何都接二连三的犯了咳血症,死的时候跟何秀兰死时候的模样有七八分相似,后来村民才发现,原来在他们逃回来的那天晚上,脚底板上就已经沾了何秀兰的血了!

    日记读到这里,已经真相大白了,黄玉珏轻叹一口气,将手里的日记本合拢放回原处。

    冤有头,债有主,天理昭昭,因果循环,这个村子之所以夜夜不得安宁,原来是因为三十年前草菅了一条人命。

    而就在这个时候,出门的陈建国回来了,看到洞穴里蓦然多了三个半大的孩子,顿时警觉起来:“你们是谁?怎么找到这里的?”

    看到正主回来了,白火火和灰晓一怔,随后便心照不宣的站在了黄玉珏的身后。

    “你就是陈建国!”黄玉珏上下打量面前之人后,用肯定的语气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看了我的日记?”陈建国有些惊怒,但却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给他的压迫感比成年人更甚,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我们是降鬼世家的后人,来到这个村子是为了降服这个村子的女鬼。”说到这里,黄玉珏顿了顿,随后又开口继续道:“也就是你的爱人——何秀兰!”

    听到这话,陈建国额上青筋暴突,拖着一条跛腿前行几步,盯着黄玉珏恶狠狠的开口道:“我不准你们伤害秀兰!”

    “我们也不想伤害她,所以希望你能帮帮我们,也帮帮她,已经这么多年了,再这样继续下去,她一定会彻底失去神志,到时候就真的没有转世投胎做人的机会了!”

    听到这话,陈建国怔了怔,鬼使神差就信了一个孩子的话,半晌之后,像是突然被卸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颓废的瘫坐在地,面上留下了两行浑浊的泪水。

    “我也想救她,我在知道真相之后,曾经夜半三更去祭坛里寻她,可她已经不认得我了,她一定是恨我了,恨我当年没能及时出现救下她,秀兰!我的秀兰啊!”陈建国捶胸顿足,无比懊悔自己当初怎么就同意了和秀兰分开来下乡支教?

    他们是一腔热血,却忽视了人心险恶,忽视了有些村子根本就不配迈入文明的新**,他们活的自私,恶心,就活该守着绝望在这乌烟瘴气的村子里等死!

    “我们有办法,你要做的就是在她在半清醒之际添上一把火,彻底将她的神志唤醒!”

    听到这话,陈建国抬起头来,打量着面前眉清目秀,却还没彻底长开的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就荒唐的相信了这几个孩子真的有办法能够救秀兰脱离苦海。

    “那这笔账怎么算?难道就一笔勾销了?他们害死了秀兰,这么多年却依旧活的好生生的?”陈建国愤愤不甘的开口道。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当年行凶的几个村民已经尝到恶果了!”

    “那其他的村民呢?那些从犯呢?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可也纵容了那几个村民行凶,他们也是间接害死秀兰的元凶!你不知道这些年里我有多恨,我甚至买了砒霜想要在井里投毒,可是在井旁站了一夜我又离开了,我做不到啊,我是人民教师,我真的做不到杀人害命,是我不争气,没能给秀兰报仇!”说着说着,陈建国双手捂脸,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活在自责与悔恨当中,他想报仇却迟迟都下不了手,这一拖就是几十年。

    “你若是真的那么做了,何秀兰会对你失望的!整个村子已经被怨气笼罩了,不光是何秀兰的,还有村民的,都说恶由心生,他们会自食恶果的,你也不要再计较这一点了,今晚午时,来村子的祭坛处,你当年没能及时救她,这一次但愿你不要再迟到了!”说完,黄玉珏就带着白火火和灰晓离开了,而在他们离开之后,洞穴里传来了陈建国崩溃的大哭声。

    白火火扭头回望几眼,又转过头来凑到黄玉珏身边,两眼直冒星星,一脸仰慕的开口道:“玉老大,你也太帅了吧,要不是性别相同,我都想给你生猴子!”

    听到这话,灰晓翻着白眼。凉飕飕的开口顶了一句:“性别相同不是问题,你要真有这个心,我帮你联系一下泰国顶尖变性医生,帮你实现梦想!”

    白火火闻言,整个人噎了一下,然后步子一转凑到灰晓面前,挤眉弄眼,贱兮兮的道:“小灰灰,你学坏了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走在前面的黄玉珏突然停了下来,白火火没注意到,一头撞到了黄玉珏的后背上,整个人向后跌了两步才堪堪顿住。

    摸着被撞疼的鼻子,白火火开始惨嚎起来:“哎呦喂,可疼死爸爸了,玉老大,你怎么突然间停下来了!?”

    黄玉珏没工夫跟他瞎胡闹,正了正脸色开口道:“白火火,你们白家的看家本事就是鬼洞文,我们此番帮助那女鬼恢复神智,需要你刻画几张回神符!”

    听到这话,白火火瞪大眼睛诧然道:“玉老大,你怎么会知道回神符?我记得如玉姑姑课堂上还没有教授到关于回神符的知识吧?”

    “我在图书馆一本书上看到的,这种符对唤醒神志有奇效,怎么样?你能刻画出来吗?”黄玉珏在简单的答复之后便略带急切的追问道。

    “啊?回神符啊?马马虎虎吧!”白火火挠了挠头答复道,同时咧开嘴,露出了一口整齐的小白牙。

    看到这一幕,黄玉珏就知道,回神符的事情妥了!

    白火火虽然性格大大咧咧的不靠谱,可本事却丝毫不差,甚至在白家这一辈中算是翘楚,若不是来到了学校,头上总被黄玉珏压着,他们哪一个单独拎出去,都能独当一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3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