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七十二章:杀严历

章节字数:2360  更新时间:21-04-29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当袁练刚两眼突遭少妇美胸裸袭之际……

    忽然,大门“咿呀”一声响,门开处,一个身影趔趄而入,迟钝返身关上门,嘴里模糊地喊道,“宝贝不哭,爹爹回来了。”

    听力与夜视力一向出众的三五八,听声音,辨身形,确认进来的人就是严历。

    咬了咬牙,三五八在暗处小声自语,“严历,喝醉了是吧,你丫死定了!”

    同时,袁练刚一时被里外的状况弄得有点慌神,略微一惊,准备转身向暗处隐去……

    “咣当”声响起,慌乱之下,袁练刚不小心碰到了院子里的什么物件……

    虽然声音不大,但立即引起严历警觉,原先看上去明显喝醉了的严历,瞬间就像换了个人似地,警觉中立即隐于左侧一个花墩后,警惕观察情况。

    三五八恨恨地在心里骂了一句,“切,失去了一击即中的难得机会!”

    终于隐至暗中的袁练刚,也在心里自责了一声。

    院子中月光朦胧,在视线模糊中与严历对峙的袁练刚,摸不准对手身上是否有兵器,如果严历没兵器,他想要主动出击。

    三五八最担心的是,严历发现不对将越墙而逃,如果这样,短时期内再想杀他就难了……

    为了防止严历越墙而去,三五八已经搭上箭张开弓,密切注意严历动静。

    依稀听到外面严历说话声音的屋内少妇,抱着正在吃奶的婴儿,拉开门走到正堂口,探出头左右巡视着……

    “咦,宝宝,爹爹怎么不见了,爹爹在跟宝宝躲猫猫吗?”

    少妇声音很动听,动听得能够让三五八和袁练刚醉心,巡视了一圈没看到严历,低头对吃奶的婴儿自语。

    女子的行为,完全乱了严历本来真要伺机越墙而去的方寸,他首先所担心、所在乎的并不是生得异常漂亮的情人,而是她怀里抱着的婴儿!

    严历与元配成婚十多载,却未曾育有一儿一女,之所以夜夜在此陪伴,就是因为在乎他这唯一的儿子。

    男人年龄随着岁月增长,再有着丰厚家底,唯一期盼的便是,有个血统纯正的继承人,所以,严历很在乎女子怀中的儿子。

    处于如此尴尬的眼前局面,严历顿感自己已经输了一大半,关键是,首先他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有几个人,其次他摸不准对方是何来路……

    坏事作了太多的人,心里也难免有一本账,每当突遇异常,第一反映便是谁想报仇,谁想杀他。

    如果此时扔下母子俩不管越墙而逃,一将被孩子的母亲一辈子瞧不起,二即使对方不杀母子俩,也势必被绑架,这么重要的筹码捏在人家手上,不必打他就已经死了半条命。

    驱动思维,想来想去,恁狡猾异常的严历,一时也想不出有效的应对方略。

    不得已,严历出声道,“哪路好汉,如果为了求财,敬请现身,一切好商量;如果是想要在下的命,严历奉陪,但我们男人间的恩怨以男人的方式解决,请不要伤了妇人与婴童。”

    女子猛地听到暗处严历的声音,以及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吓得尖叫一声,屁滚尿流地连忙躲进房间。

    而袁练刚与三五八何等聪明,听了严历话中之意,已明白严历非常在乎他的情人与婴儿。

    这也是严历因为一时乱了方寸,加上酒精的作用,思虑不周而暴露出的致命软肋。

    如果他不曾说出这番话,袁练刚与三五八,还摸不准严历对母子俩的在乎程度,即使他越墙而逃,并非匪类的袁练刚与三五八,断不会伤害他的情人与孩子。

    这也是严历在慌乱中最严重的失策,心中有牵挂,是战场大忌,可他却把战前心理,完全暴露给了敌人。

    因此,袁练刚瞬间在心里作出主动出击的决定,向暗处的三五八比划了下手势,一旋身,英雄屹立,袁练刚便如雄狮扑猎般持剑飞身向严历出声处扑去……

    霍见一个高大身影,以飓风卷落叶的招式向他扑来,严历不慌不忙向右移位,欲以一招“劲风反卷”向对方拦腰反击。

    好在袁练刚早已记住先前三五八说过的,严历综合战力在你我之上的话,他作势主动出击的目的,只是想试探一下严历的反应……

    其次,严历虽然有软肋,但也不得不防他狗急跳墙、弃母子不顾而越墙的可能……

    所以,袁练刚的目的必须先粘住他,旨在让暗处的三五八趁机射杀。

    当袁练刚飞身扑到离严历六七步时却突然刹车,定身而立。

    这令严历大感意外,觉得对方定身的意思是不是有商量的余地?不得已,只好也立即收住身形稳住掌力。

    严历见定身后的袁练刚没吭声,首先上前两步抱拳道,“好汉,如若求财,敬请开口,在下绝不讨价还价。”

    袁练刚哼了一声冷冷道,“严历,别天真了,你所干下的伤天害理勾当,不是用金钱可以还清的!”

    严历一愣,才明白自己完全想错了,对方明摆着是要命来的,于是冷哼,“那,你想怎样?”

    “要你死,而且要让你死得明白!”

    随着话音,袁练刚一招“独狼抢食”,剑身划了个半弧自左侧劈向严历腰间,意在把严历背部调向三五八……

    严历果然不简单,眼看剑锋来势凶猛,一沉腰,身形只是向右略偏,伸手一招“弹指一挥间”,以食指弹向剑身……

    只是轻轻这么一弹,令袁练刚顿觉握剑的手腕微有麻感,剑身随之向下而沉……

    随剑身下沉之势,袁练刚聚了口气顺势一招“巨鲸裂水”,剑锋随势刺向严历丹田处自下而上猛烈拉起……同时,袁练刚只一招就已意识到自己并非严历对手,只能口中布出疑阵喊道,“老三老四,你们进去先把那妇人与孩子掳走!”

    以严历的功力,他只需对之一招“金剪合欢”,出左右掌刃,剪向剑身,如果袁练刚手上不是把好剑,必折无疑,如果是把好剑,也将被他的掌刃一剪之下变掌夹住。

    在这关键倏然间,突闻袁练刚言语中以下三滥手段安排同伙挟持并要掳走母子,心下顿时大为慌乱之下不免走神,下意识地想用眼睛余光关注正堂,于是身形便向右偏去……在这种心有旁鹜的状态下,严历的掌刃不但夹空剑身,却正正地把背部送给三五八……

    袁练刚瞧准这绝佳而难得机会,手上不敢停滞,霍地让剑跟随目标,在严历耳际适时地抖动剑身,掣出一招“骤雨霹荷”,剑身在强烈抖动中发出的嗡嗡作响声,一时让严历的听觉失去灵敏……

    几乎同时,一支利箭脱离满弓破风而至,听得“噗”地一声,箭头射入严历后胸,箭尖透出前胸后带出的血珠倏地飞溅到袁练刚身上!

    只是霎那,严历“哼”了一声,慢慢地跪向地上。

    袁练刚趁其意识未失之时,喘着粗气阴冷道,“严历,这就是你结党犯上残害无辜的下场!”

    锵锵之声,判决严历死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