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八十四章:思对策

章节字数:2265  更新时间:21-05-11 23: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宁儿对公主喊出一声“姐”,让本在公主怀中正释放情绪的若水于不明就里之下再一次吓得不轻……

    若水很明白,做为侍女,如果能与公主成为姐妹,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如果是为了开玩笑而乱喊乱叫,弄不好将惹来杀身之祸。

    如在梦中的若水,自然无法想象宁儿与公主之间的感情,目光忍不住从公主脸上移至宁儿脸上,想要读懂两人面容里的玄机,却见宁儿对着她只是报以动人嫣然一笑……

    这让若水更加迷惘。

    见若水一脸茫然,纤绣放开怀抱中的若水……

    “咯咯,别惊讶,本宫已经认宁儿为妹妹,若水,倘若你不嫌弃本宫,本宫也想认你为妹妹,这日后呀,我,宁儿,然后你,就是三姐妹了,可好?”

    纤绣笑意盈盈,一脸真诚地对若水说。

    宁儿对于若水胆敢做出的事,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不但需要胆量,也需具备筹划能力,更需要有人能够心甘情愿、不畏生死地为之冲锋陷阵……宁儿自认做不到,从而在心里、对比起自己娇小许多的若水,可谓崇敬有加。

    “好啊好啊!若水,还不喊大姐与二姐我?”宁儿欢欣鼓掌道。

    若水在一刻钟里,从不安、忐忑、诚惶诚恐,到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而眼前,公主又要认自己为妹妹……这一切,似乎都发生在仿佛间,若水认为,因为自己太累了,肯定是在做一场惊喜交集的梦。

    从公主怀抱中脱出,听了公主说的话后,一脸惶惑的若水,使劲拧了下自己的小脸蛋,是有一点疼?但她觉得,这个不是很疼的疼,似乎还不能确定她不是在梦中,于是,若水翻起巴掌看了看,干脆来个左右开弓,狠狠抽了自己两嘴巴……

    “唉哟,好疼!”

    喊了声“好疼”的若水,终于确认了自己不是在梦中,傻傻地笑了笑,定了定被自己抽得有点发懵的神志,表情怪异注视宁儿……

    却发现宁儿与公主,早已被她的傻样弄得差点笑抽了筋……

    若水娇羞,脸似樱桃红,也不知是抽红了还是羞红的,嘻嘻说,“殿下,宁儿,这是真的呀?这,这妥吗?”

    宁儿欣然说,“若水,没有什么不妥的,你对殿下忠心耿耿,舍身为殿下除去了憎恨的人,殿下平时要是爱哭,早就感动得稀里哗啦泪流满面了……”

    纤绣一愣,啐宁儿,“死丫头,是不是要我撕烂你的嘴,什么不好比喻呀……啊?”

    纤绣笑着抬手作势要打宁儿。

    宁儿娇笑作避状,口中嘟噜道,“这比喻还不够贴切吗。”

    若水被她们俩亲密的气氛弄得抿嘴而笑,她觉得,如姐妹般在一起真好,真温馨!

    “好了若水,别婆婆妈妈的了!宁儿,到后窗看看能不能看到太阳,如果看不到太阳,能看到天也行,我们三姐妹,就对着天拜三拜,就是义结金兰了。”纤绣正色说。

    宁儿走到后窗边,仰首看了看蓝蓝的天,在窗前地上铺了块红毯子。

    接着,三个年龄相仿,相差不了几个月,但身份却悬殊的女孩,正正经经跪下,对着蓝天拜了三拜。

    起身后,若水羞赧而口拙地对纤绣和宁儿,分别叫了声大姐,二姐。

    三人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三拜过后,三人间的关系便起了化学反应,尤其曾经同为侍女的宁儿与若水,更是变得亲密、随便很多。

    “若水,三妹,快说说,你的男朋友是谁,你用了什么手段,能够让他死心塌地的为你冲锋陷阵?”宁儿拉住若水迫不及待地问。

    若水哑然,羞羞地瞄了眼公主,动了动嘴唇,想要说时却又觉得难以启齿。

    纤绣明白若水的难为情之处,温和说,“三妹,现在不是你害羞的时候,出了这件事,可想而知,情报局说不定已经开始行动,这就意味着,做为刺杀者的你男友,现在已处于十分危险中……”

    若水一凛,感觉到了心跳加速……

    “姐赶回宫,就是为了尽快安排你们悄悄出宫,而且要尽量赶在情报局完全掌握线索之前!所以,你现在必须把整个情况如实地说一遍,好斟酌并安排善后事宜,明白没,三妹?”

    听完公主的话,若水才意识到情势的严重性,自责自己还在扭扭捏捏、不好意思说出袁练刚这个人的存在,午间时,没去取袁练刚的信,就等于没得到袁练刚任何信息,若水此时真的开始担心起袁练刚的安危。

    清了清嗓子,若水旋即把之前如何策划,昨晚如何约上袁练刚,袁练刚又如何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出手……等等细节,详细描述了一遍。

    当然,除了她几乎沦陷在袁练刚怀里、以及自己那一刻心里的感受没说外,别的什么都说了。

    与公主、宁儿结为姐妹后的若水,虽然一时还显得不太习惯,甚至潜意识中还有点觉得似乎不在现实中,毕竟是和公主成了姐妹,这本身就是一种即使给她天大的胆,也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此刻的若水,想到自己已经是公主的妹妹,除了担忧袁练刚外,还是很高兴的。

    “那袁练刚是?”纤绣问。

    “他是廷戍营的,之前曾经在玉乾宫值守过。”若水绯红着小脸低头说。

    宁儿拍了拍若水肩膀道,“好啊三妹妹,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是你泡的他,还是他泡的你呀?坦白来!”

    若水蚊声说,“讨厌,当然是他泡的我。”

    “宁儿,别闹了!杨韦在那里?”纤绣思虑了会儿问。

    “他在飘窗那边休息。”

    “宁儿,你现在出去,悄悄跟杨韦说,带着三妹一起去廷戍营,想办法找到袁练刚,然后再悄悄地、带着袁练刚到咱们后花园的花房。”

    纤绣蹙着眉,考虑着最佳转移方案,她很明白,隐蔽和保护好袁练刚,在目前来说,无论从哪一角度出发,都非常重要,同时,她甚至意识到,假如处置不当,被情报局抓住把柄,将会出现全盘皆输的局面,恐怕就连廷戍营也脱不了干系。

    最先,她是想下一道手谕,以点名要袁练刚保护公主出行的名义,明着把袁练刚调来,但想想觉得还是不妥……

    因为,袁练刚此去本就不再回宫,一旦明着调人,到时候必须要把人还回去,要是无端让袁练刚失踪,今后情报局查到廷戍营,就不好交待了,反而会让情报局死咬住失踪这条线索不松口,一切就会变得很被动。

    所以,纤绣觉得,让袁练刚在无征兆中悄悄失踪最为上策,这样,就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和把柄给情报局……

    面对情势,纤绣手撑颌下,蹙眉思忖应对策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