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一百七十八章:战士粗犷本色之美

章节字数:2259  更新时间:21-07-28 1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到了华羽家,为了迎接公主到来的华羽把家里整理得很干净,就连灵堂内七七八八碍眼的东西,暂时都收了起来,就留着香炉和遗像。

    二憨跟华羽成朋友后,用“美人”的赠金医好了他老娘,也把家从别的地方迁移到了华羽隔壁,许是想到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吧。

    进入华羽家之后,小华蜨见到宁儿,小眼睛却依然往外睃,不用猜,就知道她是在寻找纤绣身影。

    宁儿拜见过华羽母亲后,正要拉几句家常,小华蜨却已经拉住她手在摇晃……

    “宁儿姐姐,怎么不见小姐姐?难道她不想再来看蜨儿了吗?呜……”说着,说着,小华蜨竟然伤心地哭了起来。

    宁儿连忙蹲下身,把小华蜨拥入怀中,安慰说,“蜨儿,蜨儿先别哭,小姐姐正好有事,她不是派宁儿姐姐来接你了吗,她在一个好玩的地方等你哦。”

    “真的吗?太好了!”小华蜨破涕为笑高兴说。

    宁儿放开小华蜨起身道,“华羽哥,殿下为你们安顿了个妥善的地方,要你收拾一下,贵重的东西带上,不怎么贵重的就扔了,带上伯母、华蜨跟我们一起走。”

    华羽怔了怔,有点弄不清状况,但只是稍稍思量,便点点头动了起来。

    一旁的华羽母亲,悄悄拉了拉华羽衣角,对华羽使了个眼色,年轻而好看的脸上,露出一抹担忧……

    这也是人之常情,家里刚刚遭遇一场罹难,去年一脸如花猫般的“美人”,冷不丁却变成了当朝公主,况且灾难过后的她,心里正恨着所谓官府、官兵呢,根本拿不准公主和害死她丈夫的官兵是否一拨的,就这么的来两个人说句话就跟着走,她总感觉有危险,最少是不太稳妥……

    华羽双手握住母亲手,轻声安慰道,“阿妈,你去年也见过殿下了,没事的,阿?”

    犹豫了许久,华母终于还是点了头。

    宁儿见状,没吭声,目光转向二憨……

    “二憨,殿下说了,你也一样。”宁儿微笑道。

    心里一时正感到落寞的二憨,认为好像没他什么事,想着公主怎么会把我二憨放在眼里?听到宁儿开口,随即大喜,连忙屁颠屁颠地往自己家跑去。

    正好华羽自己有一辆马车,虽然外观显破,看马车骨架感觉还挺结实,想到这马车肯定是华羽一家每天出摊都在用的,也宽大,能装挺多东西。

    没花很多时间收拾好后,连同二憨的东西以及所有人,全都上了马车。

    赶着马车的二憨一声驾的同时,百灵和宁儿也已轻盈上了马……

    ……

    这边,当纤绣步入院落时,若水如同盼星星盼月亮般激动,一头便栽进纤绣怀抱里,“姐,三妹好想你!”

    “哎哟,哎哟,我家三妹娇死了,有练刚整天陪着你还不够吗,还记得有姐呀?”纤绣拍着若水后背笑嗔道。

    若水从纤绣怀中脱出,晕红的小脸掩不住快乐,“咯咯姐,哪一样啊,姐是三妹的娘家人,练刚他只是外人……”

    一份宁静、一片清新空气,一声、两声偶尔的鸟儿拍翅与歌唱,是院落的特有氛围……

    “小的拜见殿下!”若水的话还没说完,袁练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公主面前躬身而拜。

    “哈哈,练刚,是不是欺负我家三妹了,要不然她怎么会说你是外人?”纤绣撇嘴笑道。

    袁练刚目光柔和地看着若水,哼哼,哼哼傻笑……

    这让若水不得不想象,这家伙小时候有多么的萌,得了点好处就“哼哼”的傻笑……此时的若水,注视袁练刚的目光中全是爱意。

    海燕想,这两人肯定是先斩后奏了,要不然不会这么暧昧,虽然跟若水还不熟,以海燕的个性,这正是她调侃若水两句的好机会,又哪会错过,估计正想词呢……

    却没想从树林健身回来的三五八,敝着厚实胸脯,一身大汗地大步进来喊道,“哥,门前这两匹马是谁的呀,好健壮啊……”

    袁练刚看到光着上身的三五八,连忙对着三五八拼命眨眼……

    三五八猛地见到公主和海燕,“哎呀”一声惊叫,逃命似的返身而去。

    袁练刚红着脸对公主欠身道,“殿下请恕罪,八弟在树林健身后常常这样着就回来,却没想今日殿下在,无礼之至……”

    听袁练刚这么说,若水小脸也红了一下,但她已经习惯了三五八的随意,再说了,男人吧,哪像女人那么矫情,在外面弄得一身大汗后还能包紧身体回来?那是一种多么不自然、不自由的生活。

    若水个性就是这样,总会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再说,这两天跟袁练刚在一起,恐怕也已经是“过来人”了,就更能理解三五八了。

    这景象,让纤绣想到小时候跟着父皇看望战后的军营,经过一场激烈战斗过后不久的军营,大多战士都已经衣不蔽体,不要说上身,就连下身都只能勉强遮羞,当时的景象一直留在她小小心灵中,只有对战士们的崇敬,根本就没其它不期然的感觉。

    “让三五八大方进来吧,练得一身大汗的别着凉了,这没什么的,小时候我跟着父皇去军营看望战士时,战后的士兵一时衣服残破,多是衣难遮体,给本宫的感觉,只有对战士们的敬意和心疼,对于一个战士来说,粗犷也是一种本色美。”

    纤绣笑吟吟的,根本没有怪罪三五八唐突的意思,甚至还旁征博引地赞颂了一句男人的粗犷本色美,这让袁练刚不由地在心里对公主产生了更深一层尊敬。

    公主殿下不矫情、不做作,总是为别人着想,不让别人于不得已中感到难堪,这是一种让袁练刚和若水为之非常感动的品德,同时也让他们有所顿悟,潜移默化地修正着自身的素养。

    其实刚刚纤绣还不由自主地想起,去年在柳林街看华羽表演刀板拳术的时候,华羽也是当着众人光着上身的,那时,纤绣虽然对男性的身体还没那么敏感,但还是让她忘不了对华羽一身强健体魄的景仰,那是一种让人难忘的男性健壮、粗犷美。

    明晰了公主大度、随性品格后的袁练刚,连忙抄起一件衣服向门外跑去,他怕三五八停止运动后一身大汗淋漓真会感冒。

    回来后的三五八,神情涩然向纤绣深鞠一躬,表示因唐突而歉意。

    为了消除三五八的悻悻心理,纤绣此时反而显出一副更自然更亲切的神态,说,“八哥无需多礼,快去洗个热水浴,以免着凉。”

    第一次改口喊三五八为八哥,而且还是在这种让三五八十分尴尬的情况下,让三五八深深感动,并拱手再拜。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