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一百八十四章:探案

章节字数:2135  更新时间:21-08-03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姐妹就着树根,搬来石头围坐一起。

    树林中一片静谧,偶尔脱离枝桠的三两树叶,无奈地,悄无声息,在空气中扭动,微小的一声“嚓”,落地,预示生命将化为尘土……

    而,落叶并非无情物,随着冬雪飘舞,春雨潇潇,化作泥土再护树。

    纤绣把从华羽和二憨口中了解到的情况详细叙述了一遍,之后说……

    “从这其中来龙去脉得出结论,华老爹虽然首先打了锦衣男子的随从,完全属于见义勇为并自卫,而锦衣男子调戏妇女、强抢民女,是社会人渣,这案件可以定性为官兵受人指使仗势欺压百姓,枉顾律法,致百姓死亡的恶性案件,我们必须为华家伸张正义!”

    说完案情定性,纤绣神色蕴怒。

    海燕首先举手附议,“我赞成八妹妹的定性。”

    百灵咬牙切齿,“必须查个水落石出,严惩锦衣男子!”

    宁儿觉得自己什么功力都没有,不敢说大话,只能挥挥手说,“嗯,说得对,你们打倒他以后,十妹上去补两脚!”

    纤绣不禁笑道,“哈哈宁儿,就你这休闲鞋,就是踹十脚,还不是在为人家挠痒痒!”

    宁儿发狠道,“哼,他想得美,姑奶奶我明天就去订制一双铁头鞋!”

    海燕娇笑,“喂,十妹妹,你这不是捡现成的吗?人家都打倒他了你才上!”

    “七姐姐,十妹也想去冲锋陷阵啊,可是十妹打不过人家不是,要不七姐姐有空时教十妹一点功夫呗。”宁儿不得已地说。

    “好,七姐得空就教你。”海燕认真说。

    百灵也表示,“十妹妹放心,你的不怕苦精神五姐已经领教,只要十妹妹愿意学,五姐也教你。”

    “好了,临阵磨枪的事之后再说,现在我们分析一下,能养得起随从的锦衣男子,应该是个有钱人,而有钱人,为什么会一大早出现在惠民街那种只有平民百姓常去的地方?”

    纤绣知道,几个姐妹一旦调笑起来就会没完没了,在她心里,侦破这个案件很重要,甚至是迫在眉睫,关系到华羽和二憨是否心甘情愿加入反击组……

    而反击组的组建,到了这时候已经十分紧迫,这在纤绣心思里,早已列于首位。她很担心,反击组的组建,一旦时间拖得过久,抗萧无建树不说,表明她抗萧无力,再被韩又凯侦知内情,以韩又凯的手段,必定会被弄得胎死腹中,那将表明她无能。

    可纤绣虽然急迫,如同宁儿所想,纤绣对钱一点概念也没有,直到现在,她可能都还没意识到,组建了反击组后,这一大笔经费该从那里来?

    如果让她知道宁儿和若水正在为经费而苦苦想办法,一定会惊跳而起。

    宁儿想,如果向纤绣提起经费的事,估计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准备先卖芬芳宫内家当,什么字画古玩,能卖钱的绝对不留,接着,眼睛就会瞄向太后的慈宁宫,甚至皇上的玉乾宫……

    可是,卖些东西也只能救救急,治标不治本;宁儿想,要是芬芳宫可以卖,她应该也会毫不犹豫的卖。

    宁儿对纤绣很了解,想干什么谁也拦不住,然而,缺了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不管怎样,宁儿还得在后面全力支持她……

    百灵针对锦衣男子起早的问题推测说,“是不是在那里一夜风流后准备回家,正好经过惠民街?”

    “赌了一夜也难说,必须去附近查看一下,是否有赌场、妓院之类场所的存在。”海燕眉眼一挑说。

    “是,五姐姐和七姐姐的推理都有道理,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与之关联的细节。”纤绣沉吟说。

    “八姐姐,根据二憨描述,不是说砸场子的官兵中大部分个子不大吗,十妹想,廷戍营跟特战营,应该都是大个子,剩下的依十妹看,很有可能就是情报局锥骑营干的。”宁儿分析说。

    百灵沉吟道,“我虽然对各部队的官兵个头不了解,但如果把官兵个头做为依据,似乎显得牵强,不是说砸场子的其中也有两个大个子兵吗,所以,目前来说,官兵个头还不能做为查证重点,不知道八妹妹怎么看。”

    “五姐姐说得有道理,如果光在官兵个头上做文章,有可能会让我们误入歧途,我想我们要弄清锦衣男子的身份,可不可以首先采用最土的办法,也许,最土的办法,有可能变成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那就是到现场找当时的目击证人。”

    纤绣觉得,不管从哪一方面入手,最终的目的就是找到锦衣男子,而此人能够调动部队,说明他在军方有一定的关系,即便直接去军方调查,军方也不一定以实相告,甚至也不敢以实相告……

    而他在人群众多的市场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目击者一定不会少,只要能得到锦衣男子的容貌和身材信息,案件也就找到了切入口。

    海燕赞同道,“这办法虽然土,我想效率不低,民众一般都讨厌锦衣男子这号在街上横行的人,只要找到目击者,一般都会提供信息给我们。”

    宁儿和百灵最后也一致赞同,但她们知道,这办法需要花时间,还得起大早,必须在事件发生时的同一时段去找目击者比较有把握,因为习惯早起的人会起早,所以,唯有早起的人才有可能目击过当时的争执场面……

    倘若去晚了,遇到的基本是不习惯早起的人,这些人应该不是直接的目击者,道听途说,传来传去的信息,毕竟不准确。

    定下了调查方向后,马上就有一个问题摆在面前,那就是早上卯时初就得到达现场,去晚了查问到的都是事件过后并非直接目击的人,虽然也可以找同样练摊的摊主查问,但惠民街的摊位流动性很大,把握性会打折一半……

    同时,那些练摊的摊主,为了能够在惠民街安稳地混口饭吃,即使对锦衣男子熟悉,或者痛恨,很大可能也不会说真话,毕竟底层民众的想法很简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惹祸上身,不想把养家糊口的活路给堵了。

    那么,要起早,就不能回芬芳宫,必须在宫外过夜,否则,那么早出宫,必定引起韩又凯怀疑,如果不回宫,虽然韩又凯也会怀疑,但至少不会怀疑得那么严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