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一百一十九章:无奈与能耐

章节字数:2222  更新时间:21-09-03 08: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宁儿也感到很累,但她与纤绣不一样,沐浴后,上床沾枕便入眠。

    针对皇帝大婚,宁儿自感插不上手,所以她无需像纤绣那样考虑许多。

    直到清晨醒来,才猛然记起有一件要事必须抓紧办,马上办,那便是确定一个目标贪官,把信息交给若水去执行。

    昨日听若水说了计划后,她就在琢磨,自己是不是应该回趟家,和父亲大人聊聊天,旁敲侧引一下,看看能否从父亲大人口中得到这方面的信息;她知道,父亲虽然只是个墨林院文人,但他颇具内秀,对朝中情况也在暗中关注,谁是最大或较大的贪官,父亲大人应该是了然于胸的。

    处于官场的掌权人,招子都很亮,自从她被公主带走入了芬芳宫后,父亲大人也因此沾了她一点光,职务上也有了变动,手上也有了权柄,在墨林院异于往常地时不时也有人对他拍马屁,俸禄上也有了较大幅度增长,总的说,父亲大人这两年多过得比从前惬意了许多。

    百灵和海燕虽然生得千娇百媚,但却非常的具有自觉性,可以说昨日她们两人最累,尤其是百灵,巧妙应付着冉斌,最后没让冉斌在她玉体上得到一点点便宜,赔了幻想中的夫人不说,又折了一众虾兵,可谓一下都没摸,糊里糊涂就被端了老窝。

    纤绣昨夜肯定没睡得很好,这从她那淡淡的黑眼圈就能看出端倪。

    用早膳的时候,宁儿绽开讨人喜的笑容请示纤绣说,“姐,昨日于街上偶遇兄长,说父亲大人近日略感风寒,身体不太舒服,今日姐去慈宁宫,可不可以让十妹回家看看父亲?”

    纤绣抬眼注视了会儿宁儿,感觉宁儿说的应该是真话,便点头道,“好,你已经许久没回过家了,也应该回去看看父母,就代姐问二老安吧。”

    “谢谢姐!”宁儿一脸灿烂道。

    原先,宁儿正苦于怎么跟公主姐姐说回家的事,今日正好因为皇上将大婚,纤绣得去慈宁宫,宁儿想,这样兵分两路各办各事两不误,再则,自己虽然名义上是二公主,实际上皇上大婚的事,她在太后面前根本就不敢插嘴,去了慈宁宫也是摆设,不如趁机把正事给办了,今后也就不用再为钱而发愁了。

    “对了,到了街上多买些礼物带回家,记得捎上你姐的那一份,可别说都是你买的哟。”撇撇嘴,纤绣微笑说。

    宁儿点头欢欣道,“那是自然,我会跟爹娘说,所有好礼物都是公主殿下送的。”

    纤绣眉梢一扬似是认真吩咐,“还得告诉他们,你现在已经是二公主了!”

    “阿,这还是先不要吧,免得他们反过来拜我,拜我还不要紧,要是把爹的病给吓重了,那就很不好了。”宁儿表情中显出忧虑状。

    纤绣摆摆手,似是认真说,“那要是吓出一身汗,把病就此给吓好了呢,不就万事大吉了!”

    海燕终于逮到了说话机会,“看起来两种结果都有可能,十妹妹你自己得慎重选择,一种是风光,一种是大哭,你得选好了!”

    百灵啐道,“什么话从你这张臭嘴说出来都变成了没好话,什么叫大哭?只有死了人才会大哭!”

    宁儿小脸一沉,大声道,“停,停停,你们把十妹的心说得一阵阵发凉,我决定了,我还是选择做侍女。”

    海燕和百灵这才感觉,好像她们自己都说错了话,两人在一边你瞪我我瞪你的互相指责。

    纤绣看百灵和海燕神色虽然觉得好笑,但意识到这种话题不能笑,笑了就伤宁儿心了。

    “好了好了,回去后怎么说,就由十妹妹自己主张吧,五姐姐,劳烦你保护十妹妹一起回家,我和七姐姐去慈宁宫,可好?”

    百灵、海燕连忙笑吟吟道,“得令。”

    海燕对刚才的话似乎心中有梗,一扭身便要凑近亲热宁儿,以此表示歉意。

    百灵见状,知道海燕想干什么,伸手挡住海燕,“做你的正事去!”

    海燕只能无奈地翻翻白眼。

    ……

    用过早膳,纤绣把车辇让给宁儿和百灵用,自己用简易马车。

    到了街上,宁儿吩咐车夫找个不影响商家营业的方位停车,和百灵一起下车,逛了半条街,挑选了许多礼物,有吃的,有穿的,还有一些觉得精致的用品。

    她不敢保证父亲在当班时间段会在家,但她已经想好了,父亲总要回家用午饭,上午先跟母亲好好说说话,许久未见母亲了,宁儿觉得还真想她。

    小时候在乡间生活的时候,在宁儿心里,爷爷和奶奶就是宁儿的唯一依赖,心里面从来就不会去想父亲和母亲。因为出生没几个月就被送到乡间去,所以,渐渐长大的宁儿对父亲和母亲几乎没什么印象,虽然每隔三四年他们会去乡间看一回宁儿,但终究没能建立起很深的感情。

    后来,宁儿长到七八岁了,看到别的小孩都有父母疼爱,才觉得自己缺了什么……

    一天,她问爷爷,“爹和娘为什么不要我?”

    爷爷没有正面回答小宁儿,而是摸摸她的一头秀发,提笔重墨写下两个字,“无奈”。

    小宁儿当然知悉“无奈”二字含意,爷爷肚里积墨,知识丰富,教过她认识很多字和词,她知道,无奈大体的意思是没有办法,或者无计可施,感到可惜……

    小宁儿沉吟着,想要进一步弄清原委,又问,“爷爷,那爹和娘是出于什么而无奈呢?”

    爷爷再次提笔写下两个字,“能耐。”

    小宁儿也明了“能耐”的含意,意思是身怀技能有本事。

    这就让小宁儿想不明白了,有本事的人为什么又会没有办法、无计可施?从而无奈?

    “爷爷,你这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觉得矛盾重重的呢。”小宁儿怀疑,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无奈”又“能耐”的,驴头不对马嘴。

    爷爷把小宁儿搂在怀里,语重心长说,“傻妞儿,父母怎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呢?你好好想想其中深意,结合爷爷写的这两个词,给你两天时间,造出一句合理句子来。”

    “哦。”小宁儿虽然明晰词意矛盾,但还是不得不答应爷爷提出的要求。

    经过两天的苦苦思索,她发现,自己突然很想念印象中模糊的爹娘,而爹娘呢,也想念着宁儿吗?

    在很不快乐的思绪中,一组句子跳上了她脑际:因为爹娘没能耐,所以,只能无奈地把宁儿放在乡间让爷爷照看。

    爷爷看到她写的句子后,一声没吭,在句子旁边写下一组数字:一百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