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二百三十章:何为惊喜,先惊后喜

章节字数:3650  更新时间:21-09-14 06: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着太阳下山,夜幕很快降临,显出一份迫不及待,急于笼罩大地。

    袁练刚等四个汉子,赶着马车回到院落门口,天,基本黑透。

    下得马车,大家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下手脚,这才发现,夜幕下的院落,无论从哪一角度感觉,都与往日大为不同。

    大门紧闭,悄无声息,透过门缝睃眼院子,依然一片黑乎乎的,四个汉子大感迷茫,内心霍然紧张起来……

    二憨想都没想,便操起他劈柴专用的斧头,刹下马步,便对着大门举起斧头;三五八动作同样敏捷,早已从墙边摸到一根红木棍子,紧握两手上……

    时时牵挂未婚妻的袁练刚,心里一阵紧张,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后立定,皱起眉头开始推测某种可能性……难道殿下请所有人到街上吃酒楼去了?还是所有人都被殿下带到睿羽别院玩去?抑或是受到了某种威胁躲起来了?

    袁练刚不敢再往下想。

    华羽警惕中,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首先想到,会不会冉斌摆平了特战营,然后找上门报复来了,在华羽的想象中,如今孚国官场黑暗,当初冉斌既能调动军队砸他场子,再来报复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四个汉子连忙隐到墙边,开始嘀咕……

    “门是从里面闩上的,说明人应该在里面才对呀,怎么会一盏灯都不点?”二憨想不明白,他感觉里面一定发生了没好事,因为老娘在里面,听声音显得焦急。

    听二憨所言,袁练刚一拍脑门,才悟到门是从里面闩上的,发现他原先的猜测根本就不对。

    “是不是灯油用完了呢?”三五八不知道在问谁,显然是自言自语。

    华羽握紧了拳头,显然认定为冉斌来报复,作势就要飞身越过围墙。

    二憨显出一副英雄气概,“华羽先别动,看上去里面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我有斧头,先冲进去,你们三个在外面压阵,视情支援。”

    四个人中,唯有三五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后顾之忧,显得心定许多,阻止道,“别莽撞,全听我的,大哥和憨弟就在这盯住大门,华羽轻功好,和我一起绕到院落后面,悄悄摸进去侦察一下情况再说。”

    “好,大家都小心点!”袁练刚点头挥手。

    还没绕到院落后面,华羽在院落右侧厨房边便止住了步,对三五八作了个手势后,直接飞身上了侧面围墙,然后伸手辅助三五八也上了围墙,接着两人相继落于院内走廊尽头。

    两人都感到奇怪,整个院落居然毫无声息。

    华羽轻功上乘,脚步基本没声音,他与三五八耳语了一句,让三五八就地伏于耳房边,原先的厨房在左耳房,华羽他们来了以后,若水就把厨房移到了右耳房,现在的右耳房,一半是厨房,一半是膳厅,若水考虑到烹饪时会有油烟,便把厨房设在靠院外的前半段,后半段即是膳厅。

    当华羽轻盈地向大堂方向猫去时,三五八鼻息中却意外地被食物的香气所萦绕……这让三五八大惑不解。

    三五八和袁练刚经常帮若水做饭,对右耳房的每个角落都熟悉得很,他思忖了下,准备悄悄摸进膳厅看看究竟……

    而华羽早已猫身于大堂门口边,正在想对策时,却听到小华蜨的声音,“小姐姐,哥哥一会儿回来见不到我会不会急呀?”

    “哥哥急说明他爱蜨儿阿,要是不急,说明哥哥已经不疼蜨儿了。”这是公主殿下的声音。

    小华蜨气道,“要是哥哥不急,蜨儿就不让哥哥吃好吃的。”

    “你又打不过哥哥,还怎么不让?”这是宁儿的声音,华羽认得。

    小华蜨哼了一声说,“我会哭,也会耍赖!”

    却听阿妈嗔小华蜨道,“你除了会哭会耍赖还会什么?”

    猫在门外的华羽瞬间明白,她们这是合起来开四个大男人玩笑呢!

    当三五八发现膳厅里竟然摆着一大桌半成品菜肴,正准备出来悄悄找华羽……

    却听华羽的声音传来,“华羽拜见公主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小华蜨惊叫声起,“小姐姐,完了,我们的猫猫被哥哥发现了!”

    接着,“哄”得一声,一群女子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

    点亮了第一盏灯后,纤绣笑道,“哈哈,老窝都被人抄了,我们还在这自以为是!”

    宁儿嗔道,“华羽哥,你们都不能好好配合一下,满足满足我们自以为是的良好感觉吗?”

    华羽挠着后脑勺傻笑说,“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呢,吓都吓死我们了,还哪会想那么多。”

    随着一盏盏灯亮起来,首先是三五八先愣住了,她发现,宁儿、百灵和海燕,拥着一身大红新娘装的若水、羞羞地对着他笑……

    大门开后,进入院子中的二憨,看着整个院落被装扮得喜气洋洋的样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三五八反应很快,立即跑动,把二憨身后的袁练刚拉到若水跟前,欢声说,“你们是不是也得把新郎官好好打扮打扮呢?”

    宁儿娇笑道,“练刚,一会儿可别忘了叫一声二姐哦,来,来,五姐姐,我们带新郎去打扮打扮!”

    感觉从美梦中霍然醒来的袁练刚,被这突然的美梦继续,弄得裂开大嘴合不拢,哼哼傻笑。

    宁儿拉上百灵,一起为袁练刚打扮一番后,接着,把扭扭捏捏的新郎新娘推入大堂……

    众人早就推举宁儿当袁练刚和若水婚礼的总指导,定由二得突出的二憨当婚礼主持。

    袁练刚和若水进入大堂后,宁儿对二憨招手说,“二憨哥,你来主持婚礼,能行吗?”

    二憨没想到宁儿居然安排他当婚礼主持,还问他“能行吗?”,这不是持怀疑态度吗?让凡事都想逞能的二憨有点不服。

    二憨上前一步,拍拍胸脯说,“二殿下,请你把”吗”去掉!”

    宁儿笑道,“就是说你能行喽?好,给你一会儿时间,在心里默排一遍。接下来称我为总指导就行。”

    “遵命,总指导大人!”二憨有模有样地立正敬礼。

    沉吟了下,宁儿道,“喔,对了对了,差点忘了,八哥、华羽哥,你们俩到门口,把喜联贴在大门上。”

    三五八和华羽回了声“得令”,便往门外去了。

    纤绣左手环胸右手撑颌,微笑着看宁儿有条不紊地安排,心里很赞。

    三五八和华羽贴好了大门喜联回到大堂时,宁儿对三五八下令道,“八哥,点鞭炮!”

    小华蜨听到要点炮,连忙掩住两耳,侧身睨眼惊悚地看着鞭炮。

    被三五八点燃后的鞭炮,噼里啪啦响了起来,喜气的场面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鞭炮声息,宁儿宣布,“新郎新娘拜堂喽!”

    二憨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宣道,“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袁练刚和若水循声跪地向天地拜了三拜。

    接下来,当二憨将要按程序宣出“二拜高堂”时,却愣住了,这“高堂”何在呀?

    众人看到二憨宣至“二拜……”时,下面就哑住了,均要发笑……

    但宁儿早就想到了这一层,就在众人发笑声将要暴出时,宁儿代二憨宣道,“新郎、新娘,面对家乡方向,二拜高堂!”

    纤绣闻言,差点笑出声来,想:这死丫头,什么事到她这都能想得头头是道!

    二憨涩了下脸,见新郎新娘已拜过高堂,连忙接续宣道,“夫妻对拜!”

    由于袁练刚人高马大,若水又娇小,两人对拜时显出居高临下的样子,小华蜨看着,让她想起了老虎,吓得回身跑出大堂,口中喊道,“老虎要吃人啦……”

    二憨、华羽和奚姌都知道其中缘由,差点没忍住而笑出声来。

    见二憨眼神注视到小华蜨身上,对这边显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宁儿连忙接宣道,“送入膳厅,吃饱喝足有力气了再入洞房!”

    已经饿得不行的了众人,哄地拥住袁练刚和若水进了膳厅……

    在最后面笑弯了腰的纤绣和宁儿,忍不住对了胜利一掌。

    纤绣夸道,“宁儿,还真不错,哪学来的这么一套?”

    宁儿笑道,“小时候在乡间,见到有人娶亲便挤进去凑热闹,看都看会了,还需要学吗。”

    “哈哈,不错不错,总算把三妹的婚礼给办了,也免得让他们在一起时进退两难的尴尬。”纤绣笑道。

    “是啊,你看今夜练刚和三妹多高兴呀,这都是托了长公主姐姐的福!嘻嘻。”宁儿趁机拍拍纤绣马屁。

    “哎,我都差点把这么大的事给忘了,最近真是忙昏头了!但是,今天这场面,要不是有你这管家婆在,哪能办得这么热闹、这么圆满!”

    纤绣拉起宁儿的手,向膳厅走去,她知道,她要是不早点到膳厅,大家又都不便动筷子。

    整个场面在临时即兴的决定下,办得如此花哨而热闹,好在有宁儿这个周到的“管家婆”,从洞房装扮,到大堂一应花烛以及点缀,还采购了一大堆酒肉鸡鸭果蔬、河鲜海鲜以及多种果汁饮料,花生瓜子糖果……等等等等,并为袁练刚和若水各置办了新郎新娘装,方方面面都考虑得很周全。

    而原先看上去似乎具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气质的奚姌,没想到居然做得一手好饭菜,并且今日是自告奋勇独自完成了一桌大餐。

    若水看她辛苦,怕她一个人忙不过来,想要下厨帮忙,奚姌说,“三公主,今日是你大喜之日,怎么可以让你动手,放心吧,我能行!”

    于是,大家上席后,奚姌开始把半成品菜肴一道道下锅,一道道上席。

    奚姌的厨艺,得到大家一致好评,让大家吃得非常高兴,奚姌自然也在众人夸奖中,得到了一种主妇满足感。

    院落中,一夜灯火通明,觥筹交错,笑声不断……

    宁儿没忘了叫车夫老丁一起上桌用膳,老丁一看那场面,哪敢呀,后来宁儿便吩咐二憨给老丁弄了一大盆菜和一壶酒,还送了一锭银子给老丁当喜钱。

    纤绣也喝得高兴,直到午夜过后许久,才把袁练刚、若水送入洞房。

    二憨照宁儿吩咐把车夫安顿在院落中休息。

    之后,百灵和海燕结伴到树林里,把藏在树林中的车辇赶了出来,由百灵赶车,四姐妹坐上车辇一起去睿羽别院休息去了。

    二憨本来还想闹一番洞房,宁儿考虑到,她们一个个也就是略知人事的少女,一会儿闹起洞房来,汉子们难免会有一些粗鲁的举止行为,场面尴尬不说,基于公主姐姐在场,有着大不敬之嫌,虽然公主在院落把自己当成了平民,凡事随和,称谓也不做作,但该敬重的地方还是要敬重的。

    宁儿可谓处处都在为纤绣着想。

    而当年的小纤绣更是慧眼识珠,在墨林院,一眼就看上了聪明的小宁儿。

    这或许正是姐妹俩的不解之缘。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