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三百六十四章:百姓之福

章节字数:3258  更新时间:22-01-26 1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场有着百灵站在宁儿身后的豪赌,不用看,也不用问,就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可以这么形容,萧裕隆输得就剩下一条内裤。

    尽管伍百多万两金子让萧裕隆深感惋惜,甚至难免为之泄气,但他却输得心服口服,心甘情愿,比起之前三五八和华羽软硬兼施所要弄走的三万多两相比更为服气。

    萧裕隆崇尚人生都在豪赌的道理,任何赌局,只要不出老千、只要公平,输赢很正常,不是你输,就是我输,谁的运气好,谁发财,谁运气不好,谁就该砸锅卖铁,没什么好疑义的;所以,萧裕隆与美女“长官”的这场豪赌,从内心说,他输得十分心服口服!

    赌局结束,宁儿对萧裕隆一抱拳说,“公子承让,不好意思,本官让你输了不少!”

    萧裕隆闻言苦笑,“长官不客气,愿赌服输,人生就是这么个理;只是说实在的,这一赌,本公子奋斗了几年也就没剩几百两了!不过不要紧,以后再慢慢赚!”

    这话听得宁儿一时都感觉心底里生出了一股小同情来,同时也看出萧裕隆虽然流氓成性,性格上也还算是个干脆利索、遵循规则的人,想到他要是生长在一个平常百姓家,应该会是一个为了生活能够去拼死拼活的人。

    暗中叹了口气,宁儿觉得,萧裕隆算是投错了胎,小时候因为其父受苦,长大了还是因为其父……

    到此,宁儿意识到,想要从萧裕隆口中得到的其它信息还得等收到萧裕隆的金票之后再审,今日应该暂停,再审下去就会露馅,若让萧裕隆醒悟到这一切都是为了从他身上弄钱,心生反感之下金子金票就没那么容易到手了,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大部分还应该要求萧裕隆用金票交接。

    并且,还应该按赌前约定的规则来,让萧裕隆从地窖搬出来。

    为此,宁儿对三五八和华羽以命令的口气道,“你们俩,一会儿与萧公子弄一下账款的交接手续,之后,帮萧公子腾出一间干净屋子,生活起居设备必须齐全,不可再行违法手段,好好善待萧公子,以免将来丞相怪罪!还有,你们的违法行为,待本官回总部研究过后,将对你们作出严厉惩罚,你们还得作好思想准备!”

    宁儿之所以这么吩咐三五八和华羽,是在萧裕隆面前故意表明诚信态度,本官诚信了你也得诚信,乖乖把金子交来不要再有异议。

    说话时宁儿还特意把目光停留在三五八和华羽身上须臾,她很担心三五八又对萧裕隆恶言恶语,从而让并不傻笨的萧裕隆悟出破绽。

    “遵命,长官!”三五八和华羽挺身、立正、敬礼,予以配合!

    望着宁儿和百灵退出审讯室的背影,两人佩服得简直五体投地。在佩服之余,二人当然也在琢磨二殿下之所以交待他们这一番话的所具深意。

    伍百万两黄金是什么概念?只要有一口气喘,显然都无法想象,恁谁能不为之佩服?

    首先,让爱恋宁儿爱恋到食不甘味夜难寝寐的唐风,猫在审讯室外目睹宁儿与萧裕隆的一场豪赌下来,早已经差点出口喝彩无数次,喝过彩后,唐风扪心自量,深度感觉宁儿的智商与其相较胜过许多,想到自己一个男人,智商还不如一个女人,有什么脸面撩倒人家?硬来?硬推?脸也不要?

    都说神仙还难推倒扑腾女呢,不要脸难道就比神仙厉害?唐风越想越感到透心凉。

    因此,见宁儿与百灵即将出来,连忙闪身向门外趋去,是泄气还是想哭,躲远点是必要的,免得更加丢人现眼!

    还有就是茶室内,就连满脑子策略丛生的纤绣都被宁儿弄得仿佛作了一场朦胧梦,她很直接地不敢相信,由三五八和华羽的半天软硬兼施,才从萧裕隆口袋中挤出三万多两,而宁儿,简直手法诡异,敢想也敢干,三局骰子下来,几乎把萧裕隆的金库给掏空,这死丫头,要是平素里成心想骗本宫,还不得被她骗得团团转?

    纤绣轱辘两眼,略感恍然。

    从另一方面,纤绣也感到欣慰,宁儿长了能耐,自己就轻松多了,同时也无需常常为她担着一颗安全的心。

    第一波由三五八和华羽审讯萧裕隆时,宁儿、百灵、海燕、若水是轮流着瞄门缝的,大家你一眼我一眼综合串连起来凑在一起一聊,如同就置身于隔壁审讯室中;

    这第二波,由于宁儿和百灵一起出马,纤绣便亲自一直占据着墙缝往审讯室瞄,若水和海燕自然就不便上前了,只能安坐于茶案边矗起耳朵听,从断断续续传来的言语中,知道宁儿是跟萧裕隆摆赌局,具体细节因为宁儿的声音不像三五八华羽那么大,所以听得不太清楚,是听到了伍百万这个数字,却没明白伍百万所指,伍百万军队?没可能!伍百万颗米粒?那得数多久呀!她们绝对不敢往伍百万两黄金上联想,伍百万颗米粒都吓死了,还敢往黄金上想?

    纤绣为之浮想联翩,若水与海燕不明就里,但以海燕之神悟,结合纤绣神色,总感觉百灵和宁儿在隔壁弄出了大事。

    海燕有点悔之迟悟,怎么就不隐身进入审讯室看一眼,海燕很怀疑宁儿与萧裕隆对赌时百灵使出了灵力帮宁儿。可她还是不敢把伍百万那一数字往黄金上套。

    茶室中一时陷入一片安静中。

    片刻后,宁儿和百灵带着一阵风双双跨入茶室中。

    宁儿神色中很淡定,她不得不装出不显摆的姿态来,事实上,宁儿是因为不敢显摆。

    百灵眯着两眼微微含笑,一样让人捉摸不透。她倒觉得宁儿应该以一副狂喜面容进入茶室,因为宁儿完全有资格摆出狂喜,主意是宁儿出的,也是宁儿以巧舌妙唇一步步把萧裕隆引入局中,百灵自己只是与上次在赌场一样暗中助了宁儿一臂之力,虽然她的助力很关键,却不能亮在阳光下。

    并不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从而让百灵未能准确地猜测出宁儿此时的心思,从审讯室出来后,宁儿的心头便悬了起来,她十分了解纤绣,虽然上次纤绣因为意识到诘萧队成立后和芬芳宫一起开销有多大,从而在她的巧妙引导下终于改变些许初心,同意对贪官下手弄钱,但这次给宁儿的感觉不一样,伍百万两黄金数额可谓巨大,以纤绣正邪分明的品性,会认为来自于萧裕隆骗取朝臣和商人们之所得,就应该交公处置才对;也因此,宁儿心头才打鼓,赢了萧裕隆之后,就已经开始想词应对纤绣。

    绞尽脑汁弄半天累得一身汗,要是纤绣一句话把伍百万两金子给败掉,那就太窝心了。宁儿心里忿忿。

    把着一副淡定神色坐下后,一口水还没喝呢,便受到纤绣不声不响下目光的洗礼,从宁儿脸部到身体扫了一圈后,纤绣呈一副猜不透之神情,片刻后开口道,“死丫头,是在装呢还是感觉自己功劳大?没想到啊,赌技很好嘛!”

    宁儿一愣,连忙绽开如花笑靥,“哪有啊姐,摇骰子只是小时候在乡间经常看人家玩学会的,其实就是一种很简单的赌法,今日能赢萧裕隆,靠的全是姐的福气,所以二妹才有手气,嘿嘿,嘿嘿。”

    “嗯,说得真好。”这回轮到纤绣故作不解了,“那姐怎么每一局总见到五姐姐对你做小动作呢?还是姐的眼神出问题了?”

    宁儿大愣,真感觉不可思议,就连萧裕隆那赌场老手都没看出端倪,居然被纤绣看得一清二楚,简直是!“嘻嘻,嘻嘻”宁儿剩下的只能尽力显出可爱。

    在纤绣面前,一旁的百灵早已齁不住了,承认道,“八妹妹,对不起,五姐只是想着应该给国贼点颜色看,嘿嘿,这才帮了十妹妹一把。”

    纤绣笑道,“这是好事哦五姐姐,赢了萧裕隆那么多,八妹绝无怪罪五姐姐的意思……”

    纤绣还没说完,若水早已忍不住急问,“赢了多少啊?”

    “三妹听好了,你二姐这一出手便是伍百万两黄金到手。”纤绣轻声道。

    “阿”了一声,若水一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一样感到惊诧不已的海燕,扫了宁儿和百灵一眼似已恍然大悟,嘟哝了一句,“怪不得最近院落的伙食这么好!”

    然而,宁儿心里更加忐忑,接下来纤绣是不是就要作出这钱应该交公的决定?

    没想到纤绣一笑说出让宁儿感到十分意外的话,“宁儿,这次你算是立了大功,也算是我国苦难中的百姓有了点福气,姐很早就想着救济流离失所中的百姓了,只是苦于没钱,这下好了,有了这笔钱,总算可以把这计划提上紧要日程!”

    “是吗姐,十妹也一直在想这件事,哎,十妹还担心姐会把这么多黄金拿去交公呢!”宁儿激动不已。

    纤绣靡颜一沉道,“哼,还交什么公,国库里国帑早就被姓萧的给掏空、转移了,交公?想得美!把萧裕隆的钱再交给萧楠融吗,我们是运输大队长啊!”

    “哈哈,姐英明!”拍了句纤绣后宁儿皱眉,“不过有件事还真有点头疼!”

    “怎么啦?”纤绣问。

    宁儿笑笑,“赌局中曾答应萧裕隆安排个侍女侍候他,可要是不安排,怕萧裕隆窥破赌局,从而金票难到手,哈哈,这事还真有点为难。”

    话音刚落,没想到海燕自告奋勇道,“十妹妹不用忧心,就让七姐来当萧裕隆侍女!”

    姐妹们不由睁大两眼,难道海燕是觉得在这件事上百灵已经出了大力,自己也应该出把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