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昭歌  第三百九十八章:妹妹已非昔日妹妹

章节字数:2200  更新时间:22-03-09 1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踹了士兵一脚的葛一戟,惊魂未定,正准备向车辇恭敬行礼……

    已下车的纤绣在百灵陪同下,突然出现在忐忑不已中的葛一戟面前,葛一戟立时脸色刷白,想这下恐怕又要吃苦头了……

    已听百灵不客气开口喝道,“葛左尉,你的兵都不长记性吗!”

    心颤不已的葛一戟脸上火辣,恭恭敬敬上前一步正想辩解……

    却见,瑞若已带着几个廷戍营士兵,忽拉一下护于公主和百灵左右。

    葛一戟脸上从刷白转为泛绿,连忙躬身深拜,“禀殿下,奴才知罪,新兵蛋子无知,还望殿下恕罪!”

    “是吗,新兵呀,那算了吧!”纤绣面无表情,眼不抬道,“葛左尉,本宫问你,你家韩监统是在这开什么现场会吗?”

    葛一戟嗫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公主殿下的问话,按实回答,等于抖了上峰的窘境,胡乱回答,面对早已让他惊心的公主殿下,他又不敢。

    百灵原本是安排瑞若上前故意和纤绣对话的,从而把这里因何而乱的情况大声挑出来,没想到跳出个不知死活的新兵,连累得对公主殿下唯恐避之不及的葛一戟反倒被推到公主殿下面前,巧合得让百灵顿感好笑。

    而,也不傻的瑞若,暗中早也乐开了花,此时他悠得环臂抱胸静静地看着葛一戟是不是肯抖落他上峰的窘迫。

    瑞若很了解葛一戟,经过上次在宫门口的造次,知道葛一戟对公主殿下早已心怀惊怵,绝对不敢对公主殿下撒谎;但如果让葛一戟开口糟践韩又凯或萧楠融,恐怕也是万般艰难……

    见葛一戟忐忑难言,百灵一脸呈怒再度喝道,“怎么啦,哑了?殿下问你话没听见呀!”

    偷眼瞥见公主神色已蕴怒,被百灵呵斥的葛一戟突然灵智顿开,把话锋转到萧裕隆身上,“哦哦,奴才该死!禀殿下,据说这些官员都是被萧裕隆借走了家藏宝物,发现萧裕隆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出外游玩去,官员们却以为他失踪了,正闹着上街去要回宝物呢;韩监统知道情况后,怕这么多官员一窝蜂上街影响不好,所以正在跟官员们沟通……”

    “沟通?可是本宫却觉得你们韩监统是派重兵在阻拦朝臣们哪。”纤绣打断葛一戟避重就轻的托词,肃声道。

    葛一戟连忙再度躬身,“不不,禀殿下,韩监统此举应是出于安定民心。”

    纤绣翻翻白眼明知故问道,“这萧什么隆的是谁呀?借了这么多官员的宝物,不会是搞诈骗的吧?”

    “禀殿下,萧裕隆是萧丞相的大公子,至于是借还是骗,奴才实在不知其中内情。”葛一戟小心翼翼说。

    纤绣一声叹息,语带双关道,“唉,丞相也真是的,自家小儿都管不好,还能治理好一个国家?”

    葛一戟硬着头皮不得已低声附和道,“是是,殿下说得是。”

    纤绣最后阴声说,“葛左尉,瑞队长,你们一定要配合着保护好这些官员,这乱糟糟的场面像什么话!不要让一众官员失了财物又伤了性命,你们听到没?”

    “微臣谨遵殿下旨意!”葛一戟、瑞若一同躬身。

    “平身吧!”丢下一句,纤绣便转身回车辇。

    纤绣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葛一戟将很快转述给韩又凯听,让韩又凯明白,公主殿下已经知道并过问了此事。

    当葛一戟再度躬身说“恭送殿下”的时候,瑞若已经指挥属下清了道,令廷戍营士兵挺身列队,送公主车辇安然出宫。

    目送公主车辇出宫的葛一戟,想到刚刚心头慌乱中好像向公主殿下禀告了似乎还不是很该说了话,心里顿感忐忑不安,到时韩又凯问起,他真不知又该如何应付,无奈之极的葛一戟,也只能回头狠狠瞪了那该死的新兵一眼。

    遇到公主,就想着能避就避的葛一戟,偏偏因为新兵的无知,让他不得不现身,否则,再惹出严重事态来,晦气的又是他葛一戟。

    要说怪罪也不能完全怪罪那新兵,首先他刚刚入伍锥骑营,对宫内车驾等级还不是很了解,加上公主的车辇外观已改成平民化,从而让他臆想着会不会是想要出宫的多个官员结伴弄了辆车企图混出宫门。

    某种意义上新兵的想法是合理的,但他最终的下场可能还不止挨了一脚就算完事那么简单。

    这就得看葛一戟一会儿的心情了。

    ……

    一直安静坐于车上闭目养神的皇帝,见纤绣和百灵下车去,内心涌起一股欣慰来,虽然看上去他在闭目养神,事实上他都在注意妹妹在车外弄出的声动,妹妹下车前,他就在琢磨,身为公主的妹妹,面对车下发生的状况,将如何表明态度?是不管不顾着人清道直接驱车出宫呢,还是下车了解情况后给出一种得体态度?

    妹妹下车了,他也松了口气,便和宁儿聊起了闲篇,但有一只耳朵却留意着车外声动,“二妹,家中可好?父母可好?”

    第一次和皇上说话,居然直接就关心她家人,宁儿顿感心率跳动在加速,靡颜绯红羞赧说,“谢谢皇兄关心,爹爹任职墨林院小吏,母亲在家,哥哥也在墨林院任职,他们都安好。”

    “好啊,好啊,不曾想二妹竟出于书香门第。”欧阳和唯微笑道。

    宁儿心里受用,说,“爹爹喜欢皇兄的诗词,常常拜读皇兄作品,尤其那首:雪花凝眸未觉寒,已闻春之气息绕发间,万物将苏醒,君何以沉睡,愿江山翠绿,万民欢欣携春舞……爹爹读之,叹息不已,体会了皇兄胸怀多么博大,气度囊括天下万物,爱民之心殷殷诚诚……”

    “是吗?哼哼,难得遇知音!他的名讳是?“欧阳和唯叹道。

    宁儿听皇上问起父亲名字以“名讳”冠之,心里咯噔不禁暗喜,连忙回说,“许南宾。”

    “皇兄记住了,方便时向你爹爹问声好。”皇帝声音轻柔。

    ……

    当纤绣在车下应对葛一戟时,万没想到,车上宁儿和皇兄居然聊得天昏地暗。

    回到车上的纤绣,打断了宁儿与皇兄的海聊,说,“哥,我们出宫吧!”

    欧阳和唯故意沉脸道,“绣绣,下车发威去了?”

    “哪有啊哥,绣绣只是同时跟锐侦监和廷戍营的人说,要保护好官员们,不要让他们失了财物又伤了性命。”纤绣连忙向皇兄如实禀告。

    “嗯,还算得体。好了,走吧。”

    欧阳和唯满意地笑笑,霍然真实地感觉到,妹妹已非昔日妹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