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入族谱

章节字数:3745  更新时间:21-08-11 1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还没开祠堂就有丫鬟禀告有人想见老夫人。骆清瑶想应该是那些人听到她的出现后持有反对意见吧,毕竟她母亲曾经那样的名声大噪,威风凛凛。

    待吃过早饭,老夫人才接见前来探望的人。好家伙,一窝蜂的人全涌了进来,为首的全是老一辈。

    “族长,听说你要开祠堂,给如慧的女儿入族谱,这事可是真的?”一位穿着褐色五蝠交领长袍的老妇人率先质问道。

    “确有此事”祖母应道。

    “此事万万不可,当初如慧离家时可是与骆家断了亲的”如今将她女儿入族谱,岂不是视当初所发生的事如儿戏?

    “既已断亲,那便不是骆家的儿女”有人附和道。

    面对族中长辈的质疑,老夫人轻描淡写的说道:“此事我意已决”。

    “族长,切莫冲动行事,应以骆家为重啊”。

    “是啊,当初如慧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让骆家蒙羞,如今族长此举甚是不妥”。

    “如慧已故,这是她唯一的血脉”老夫人沉重的说道。

    “既是骆家血脉,可另养在庄子上,以成全族长的母女之情”言下之意是将骆清瑶按旁支来养。

    也有人建议道:“或由族中长辈认养,断不会亏待于她”。听到这话,二房眼睛都亮了。

    老夫人一一看过面前积极进言的族人,缓缓说道:“我早先已答应如慧让清瑶认祖归宗”。

    话落族人的眼神相互对视,没想到老夫人如此执着。

    有胆大的继续进言:“族长,如何证明她是如慧的血脉?”先前来时已听说她父母已故,是孤身来的骆府。

    骆清瑶听到这个问题精神一震,对哦,如何证明她的身份。现如今她也算孤儿一个,滴血认亲的法子也用不了,而且从她得来的小道消息,她长得与母亲并不相似,除了眼睛。

    老夫人唤她到跟前,将她脖子上挂的玉牌拿出来给众人看,大家看到那枚莲花玉牌眼前一亮,这玉牌是她母亲骆如慧成年礼上明家送来的礼,只此一块,当时席上许多人看见过,做不了假。

    果真是骆如慧的血脉。可真让她入了族谱,骆家主家就有四房人,分到旁支的资源就更少了,这才是他们千方百计想阻拦骆清瑶入族谱的原因。平白无故多了个竞争对手,任谁都不会小视,更何况她母亲是族长的嫡系,若她立起四房,那骆府就不再是大房说了算了。

    正想再劝,老夫人直接开口打消他们的顾虑:“待清瑶成年,便分府单过,大家可还有意见?”。

    “族长英明”成年便分府单过,那主家还是大房说了算。

    “如此甚好”养她到成年便放出府去,便与旁支一样。

    “敢问分府单过是如何分法?”就这样也有人斤斤计较揪着不放。

    老夫人明显被这句不识抬举的质问给恼怒了,她做的决定何时轮到他们来再三置喙,不悦道:“到时再议”。

    说完看了眼于嬷嬷,于嬷嬷立即说道:“吉时已到,请大家移步到祠堂观礼”。

    开祠堂是族里的大事,必须准备祭礼,三牲四果,黄酒燃香,待族长领着前来观礼的族人祭拜点香,说明来意后,才可取来供奉在香火前的族谱。在将她的名字写入族谱前,骆清瑶还需诚心叩拜,在祖宗面前报上自己的名字以及父母亲名字,宣读骆家家规。骆家的家规有十二条,均是从老一辈祖宗哪里传下来的,用词复杂拗口,骆清瑶根本没时间去理解其中的意思,只鹦鹉学舌跟着负责看守祠堂的嬷嬷念一句读一句。

    待祖母用毛笔一笔一划地将她的名字写在那散发着浓郁檀香的族谱上,她才正式成为骆家的一份子,是骆家名正言顺嫡亲的骆小姐。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为什么她非大伯母正夫冉氏所生,却能称为嫡亲的小姐。原因在于这个朝代正夫与侧夫所生子女同为嫡系一脉,唯一不同的是正夫有掌家之权,侧夫则没有,侧夫按礼需听从正夫的吩咐安排,在位置上是从属关系,但其子女均为嫡系,与侍夫所生子女略有差别,身份更为尊贵。

    这一特殊的礼法,听说是某一任女皇实行的惠民政策,目的是为了让百姓多娶亲,缓解差异过大的人口失衡。这里男人负责生育,但生育率仅为一到四个,有福气的才能生育四个孩子,大多都是一个或两个,而且男孩居多,所以为了让百姓努力开枝散叶,朝廷才想出了这个办法来激励百姓多娶亲,多生娃。同时为了遏制胡乱娶亲等社会不良行为,朝廷还设置了严格的娶亲制度,娶亲得缴纳成亲税,娶正夫无需缴纳成亲税,在户籍县衙登记备案即可,娶侧夫需缴纳纹银六两,娶侍夫需缴纳纹银十八两,并在娶亲下定前就将成亲税缴纳至衙门,如若后续悔婚,不再迎娶,已缴纳的成亲税一概不予退还,充入国库。

    当时知晓这两则律法时,骆清瑶直呼好手段!刚柔并济,恩威并施,将池塘里的鱼把控得死死的,不仅激励起他们繁衍的欲望,还顺手充盈了国库,而且还不知不觉设置了准进门槛,精准收割,简直是营销界冉冉升起的典范。

    同时不难想象,那些为了面子而不断娶亲的人,在掏腰包的同时还舍身爱国奉献了一把,为国为民都是一段情意绵绵的佳话啊。

    画面一转,看着祖母将族谱合上整齐摆放回原位,骆清瑶一路提着的心总算安安稳稳放回肚里,她真怕这途中出什么变故,搅了她认祖归宗的大事。不是她被骆府的富贵迷了眼,迫切想当大户人家的小姐,而是人微言轻,她一个五岁的小娃娃如何在外自立门户坚强生存?世俗险恶,古往今来都不是一句轻飘飘的语言,而是没遇上。

    她想要平安长大,就得依附于骆府的实力,在参天大树下遮风挡雨,小苗才能茁壮成长,直到有天冲破层层绿荫见到阳光明媚的春天。

    但这庇护也不是凭白得来的,她得获得族人的认可才能享受这安稳的日子。更不论她的存在会被某些人视为拦路虎,眼中钉。瞧!冉氏的脸色就很不好,手里紧紧攥着手帕,想必是被所见所闻给气得。但在场脸色最不好的当属二伯母,眉间紧皱,看她的眼神也没了昨日的和善,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讲道理二伯母被气成这样还能隐忍着不发作,耐性是真的不错,也不知她想发又不敢发作的站在这里观礼是否是一种精神上的煎熬。

    关闭祠堂大门,众人去饭厅用膳,骆清瑶跟在祖母身边走在前头,隔着几步路的距离她都能听到后方传来的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哎,半道空降的她,总是要承受更多的非议!

    今天午宴格外热闹,骆家小辈全现身了,齐刷刷占据了半个偏厅。见祖母出现,小萝卜头们纷纷围了上来,向祖母请安,祖母见到这些小家伙也很高兴,一手一个牵着往主位上走。其中原本骆清瑶站的左边位置也被一小姑娘给侧身挤走了,骆清瑶不在意这些小事,她爱当搀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小雷锋,那便让她去当。

    “祖母,我刚学会了一首诗,我背给你听”软糯的童音背诵起古诗。瞧模样看着和她一般大,应该是大房的骆清姝或者三房的骆清柔。

    “好,柔儿真乖”祖母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另外一位亭亭玉立,身形修长的女孩在一旁递茶:“祖母,喝茶”。这应该是长姐骆清雪了,人如其名,气质颇为清雅出尘,声音也清脆悦耳。

    “好”祖母接过茶轻饮一口,抬头目光扫到她,立马唤她到跟前,对一圈的小辈们介绍道:“这是你们的五妹妹清瑶,刚回府,以后要相互照顾,和睦相处,知道吗?”。

    “五妹妹,她也是我妹妹吗?”其中最小的萝卜头骆清荣软萌的仰头问道。

    “哈哈,这可不是妹妹,你得叫五姐姐”祖母朗笑道。

    骆清荣疑惑地看着这个五姐姐,觉得她好陌生,想亲近又害怕。

    对长相萌萌哒,福娃似的小孩,骆清瑶罕见地俯身对他笑了笑,从腰间香囊里拿出一颗珠子递给他:“送给你”。这是一颗天然琥珀,里面有树叶状的细小纹路,对着太阳近看就会发现一个神奇的微观世界。

    骆清荣看了眼身边的么么,他想要可以拿吗?么么为难地看向老夫人,这他没法做主。

    “拿着吧,你五姐姐给的”祖母笑道。

    见么么点头,骆清荣才伸出小手接过那颗珠子,捏在手里凉凉的,里面还有画儿。

    看到骆清瑶给七弟别致的珠子,五哥骆清宇也眼巴巴的看着她,也想要,站他旁边的二姐骆清雅出声道:“五妹妹给了七弟珠子,是不是也给我们准备了?”。

    话音刚落,一群小辈就看了过来。想讹我,没门儿!骆清瑶立马小气地捂紧香囊,怯怯地望向祖母,摇头道:“没了”。

    切,众人瞧她那小家子的做派,都有点看不上,以为谁稀罕你那破珠子啊。

    “别欺负你们五妹妹,赶明儿让凌香阁送些时兴的玩意儿来给你们挑”祖母替她解围道。

    “祖母我要新出的头花”骆清柔听见凌香阁送东西,忙扯着袖子撒娇道。

    “祖母,我要拨浪鼓”。

    “祖母,我要风筝”。

    “祖母,我要糖人”。

    萝卜头们立马见状学样,围着祖母撒娇。

    “好,好,都有”孩童绕膝,欢声笑语,总是让人心情愉快。

    吃饭时,冉氏借口为了让她尽快跟府里小辈熟络起来,将她安排在了小孩那一桌。大户人家小孩吃个饭身边都是两个人伺候,一个年长的嬷嬷,一个小丫鬟。她有幸分配到了相对年长的这一桌,与大哥骆清礼,长姐骆清雪同桌吃饭。

    柳嬷嬷还是跟在她身边,帮她夹菜,骆清瑶拒绝了她帮忙喂饭的举动。

    一桌人,唯独骆清瑶吃得最香,其他人或多或少将目光投向她,见她不用人喂饭,自个拿勺吃,都想看她出丑。但身体里住着一个成年人的骆清瑶,怎么会连勺子都不会使,顶多费力些,吃顿饭手腕会酸而已。不像她三姐四姐明明比她大,还要人手把手喂饭。

    清蒸豆腐羹好吃,骆清瑶便让柳嬷嬷多舀了些在她碗里,她拿着勺子往嘴里送,这下被人找到突破口:“五妹妹喜欢这豆腐羹,就多吃点,寻常可吃不到这样的佳肴”。

    呵呵,在讽刺她没吃过好的是吧,哼!中国八大菜系听过没,顺便单拎一系都能吊打府上厨子。她鄙视在座的无知浅薄,但她不说,哎,就是玩儿!

    见她不理会,只顾着吃,长姐骆清雪状似关心地感叹道:“五妹妹胃口真好”。

    呵呵,羡慕吗?她正长身体呢!别以为她没听到那一两声轻笑。

    直到吃完离席,骆清瑶都没有搭理这群小萝卜头,她一成年人跟小学生斗,胜之不武。而且没必要,毕竟她只是个刚来府上五岁的小娃娃,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