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眼红

章节字数:4263  更新时间:21-08-18 2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骆清玲连下午的课都没上就回去了,好像是专程来给她道歉的一样。不过托她的福,学堂里许多人都瞧见了她胜利的一面。

    下学时,骆清瑶罕见地在门口看到了大房的骆清礼,骆清姝,骆清雅与三房的骆清雪骆清柔姐妹站在一起。像是在等谁一样,骆清瑶不由地自恋想到,她们莫非是在等我?

    装作淡定的走过去:“大哥哥,你们这是?”。

    “骆清瑶,你没见到我们吗?都不知道称呼一声”骆清柔呛声道。

    “四姐姐好”骆清瑶甜甜道,接着将在场的姐姐们都喊了一遍。

    “大哥哥,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她来了也没见有话要对她说呀。

    “等车,没瞧见吗?”骆清柔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哦”被嫌弃也不在意的骆清瑶哦了一声,也站在旁边和他们一起等车,骆府的车没来,她也回不去。

    没一会儿,张管事就坐着马车来了,瞧见门前站着几位府里的小姐少爷,忙下车来:“几位小姐和礼少爷,怎么在此处?”。

    “等车,张管事可是来接我们”骆清礼回道。

    闻言,张管事看了眼骆清瑶道:“老夫人让我来接清瑶小姐”。

    接着又道:“许是安禄,安善路上耽误了才迟迟未到”。安禄安善是负责大房,三房马车的人。

    “张管事现下可要带清瑶妹妹回府?”骆清雪柔柔地问道。

    张管事立马回道:“老奴在这儿陪几位小姐和礼少爷一起等”。

    骆清瑶赞赏的看着张管事,明智之举,现在走了,又得被她们在背后参言。

    这安禄,安善两位也不知怎么回事,学堂学子都走光了,她俩还没来。这次骆府的面子丢大了,想必哪些回去的学子们定会将此事告诉家中的大人,堂堂骆府主家嫡亲的孙儿辈,竟齐齐站在学堂门口苦苦等待两位赶车的仆人。这事说出去,恐怕都会笑掉大牙。

    幸好两位车夫赶在骆清礼发火要徒步走回骆家前,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骆清瑶明显感觉骆清礼舒了一口气,看来他也是怕自己逞能走回去吧。

    快到家时,老远就听到有人喊:“小姐少爷们回来了”看样子家里人也在担心啊。

    晚饭回福荣居吃,骆家只每月初一十五,或重大节日聚会庆祝时才会在主院饭厅一起吃饭,平日都是各房自己在屋里吃。

    饭菜已上桌,老夫人还未动筷,今天是骆清瑶第一天上学,老夫人特意吩咐厨房给她做了许多她爱吃的菜。估摸着往日雪儿她们下学的时间,按理瑶儿应该早回来了,却迟迟未听到丫鬟通报,老夫人心有疑虑,但依旧吩咐布菜的丫鬟,等瑶儿回来再开席,同时派人去门口守着,看见瑶儿回来就过来通禀。

    骆清瑶一下马车就带着红俏往福荣居赶,祖母肯定给她留好吃的了。进屋瞧见祖母在等她,立马小跑过去:”祖母,我回来啦”。

    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饿了吧?”。

    骆清瑶嘟嘴点头道:“嗯”。

    在饭桌上瞧她吃得一脸开心,老夫人问红俏道:“今儿怎么晚回来了?”。

    红俏不敢隐瞒,如实道:“清礼少爷和清雪小姐的马车没到,张管事便没走,说留下陪着一起等”。

    “为何没到?”。

    “听安禄说是一不小心睡着了”红俏小声道。

    “两人都睡着了?”老夫人明显不相信道。

    “听说是的”红俏这次眼睛都不敢看老夫人。

    “哼!”老夫人生气的拍了下桌子,看来府里的下人得整治整治,个个都懒散成什么样儿了。

    这厢老夫人不满,那厢主夫冉氏听说后大发雷霆。两个下人竟敢无法无天,不将主子放在眼里,擅离职守,怠慢主子,简直岂有此理,她们忘了是谁赏她们一口饭吃,才让她们苟活到现在,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来人,将她们连夜发卖出府”冉氏吩咐道。

    处置完两人,冉氏依旧心火难消,抬眼问道:“你刚说张管事亲自来接骆清瑶下学?”。

    “嗯”骆清礼点头道。

    “我也看见了”骆清姝附和道。

    “用的是府里的马车?”冉氏再问道。

    “嗯,赶车的是张管事的大儿子年奇”骆清礼回道。

    “我知道了,你们学习一天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冉氏关爱的看向一双儿女道。

    “那爹爹,我们先告退,晚安”。

    “嗯,去吧”冉氏颔首,笑着看他们离开。

    等他们一走,冉氏拿手抚脸陷入沉思,如今老夫人待骆清瑶愈发得好,俨然像对待亲生女儿一般疼爱,莫不是要弥补她母亲的那份母女情?如果真是这样,那老夫人手里的东西不都要被她占去大半?这是冉氏不想看到的,如今虽说他掌家,但实际府里的一举一动老夫人皆看在眼里,府中大事更是要经她同意,而他握在手里的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骆府看着表面光鲜亮丽,富贵人家,内里是如何,各房心里门清儿,大家都惦记着老夫人手里的东西。原本等到老夫人百年之后,那些好东西自然分发给各房,而骆清瑶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既定的局面。最开始大家都有担忧,但老夫人发话养她到成年,便分府单过,不跟她们竞争骆府的东西,她们便没再说什么,可现在形势越发让人不放心,等她成年,老夫人真能狠心让她分府单过?

    如若让她留在府里撑起四房,那必将是对其他三房有所威胁,对于她们大房更是严峻。想到这里,冉氏眉头紧皱,手里紧紧攥着帕子,他说什么都不能让骆清瑶留在府里。

    晚间,大伯母骆如凤回到家,冉氏不经意间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只见大伯母听后细细思索,半响道:“这事你自己看着办”。

    冉氏闻言笑道:“家中本就是我分内之事”只要妻主不反对,他就能成事。

    骆清瑶还不知道有人将她视为眼中钉,想要尽快拔除。她如今对上学颇有兴趣,早起晚归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她也是才得知,丁字班除了摇头晃脑的《三字经》,还有益智类的手工课,强健体魄的蹴鞠课,更有天马行空的画画课和手把手教学的毛笔课。如此丰富的课堂,让骆清瑶喜不胜收,她就喜欢这种寓教于乐的教育方式。

    这天学堂休沐,正巧是骆清姝的七岁生辰,冉氏早早发话要在骆家给她办个热闹的生辰礼。骆清瑶一早就带着贺礼去祖母哪儿玩,她的贺礼是上次凌香阁送来的时兴玩意首饰中的一枚金丝蝴蝶发簪,当时骆清姝看上想要,但祖母将这枚发簪给了她。可她一直没戴过,正巧这次骆清姝生辰,刚好拿来送礼,毕竟她荷包里除了几枚琥珀珠子就没有值钱的东西了。

    老夫人今天盛装出席,紫色仙鹤外袍栩栩如生,姜黄色珠玉额带搭配两鬓间的如意发钗更显尊贵。

    “祖母,你今天好好看”骆清瑶发至内心的赞美。

    “就你嘴甜”老夫人点了下她的鼻尖,乐呵呵道。

    “不过我今天也好看”骆清瑶拎起裙摆在老夫人面前转圈展示。今天她穿了一件玉兰色暗花宽袖外衣搭配嫣红系带襦裙,整个人清新脱俗,有几分大户小姐的派头,骆清瑶很喜欢。

    “嗯,瑶儿好看,快停下,转得祖母眼花”。

    “嘻嘻”骆清瑶笑开了颜。

    老夫人拉她在怀里抱着,问道:“姝儿的生辰礼可有预备?”。

    “有”骆清瑶答道,当即唤丫鬟将她的礼物拿来。

    骆清瑶没找到装发簪的盒子,便用一个香囊装了起来。打开香囊将金丝蝴蝶发簪拿出来:“祖母,你看”。

    “这不是上次你挑的首饰”老夫人还记得。

    “对啊,瑶儿没戴过,就想送给三姐姐”。

    “瑶儿有心了”老夫人听见她的赤诚之心,欣慰道。

    “但这件首饰瑶儿还是自己留着,祖母给你预备了别的礼物”。

    “啊?这首饰我没戴过的”骆清瑶强调道。

    “那留着瑶儿以后戴。来看看祖母给你准备的”老夫人抬手让丫鬟把准备的礼物拿来。

    礼物是用一个朱红色盒子装着的,老夫人打开,里面是一把精致的刺绣团扇,上面绣了一丛挺立的兰草花和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好漂亮!”骆清瑶情不自禁赞叹道。古时候的绣花技艺简直超群,这把团扇真的是优雅女人的必备之物。比起这把团扇,骆清瑶更想送骆清姝金丝蝴蝶发簪,把团扇据为己有。

    “祖母,瑶儿也想要”顾不得羞耻,骆清瑶撒娇道。

    “好,那等瑶儿生日,祖母也送你一把”。

    “好”骆清瑶答应得飞快。

    上午骆府十分热闹,骆清姝生辰虽未大办,但有冉氏娘家的人前来庆贺她的生辰,加上各房小辈休沐,整个骆府像活泛过来一样,哪里都充满着欢声笑语。骆清瑶跟在祖母身边一道来的宴会厅,此时厅里二房三房都已经来了,长辈们坐在前排寒暄,小辈们坐在后面玩。瞧见老夫人到了,众人纷纷起身见礼:“老夫人好”。

    骆清瑶与有荣焉的虚荣了一把。

    老夫人坐上主位,跟侧坐的亲家母冉老夫人闲聊。

    冉老夫人看到骆清瑶便问道:“这就是府上的五小姐?”。

    老夫人点头,抬手道:“瑶儿来见过冉老夫人”。

    “冉老夫人好”骆清瑶从善如流的矮身行礼。

    “好俊俏的孩子”冉老夫人夸奖道。

    骆清瑶适度的表现出害羞的模样,把她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冉老夫人正待再说,今天的寿星登场了,只见她一袭珊瑚粉长裙搭配草青色对襟宽袖外衣,内里白色镶藤蔓花边抹胸,头戴粉色珠花,发髻两旁自然垂落粉色飘带,耳戴一对珍珠,亭亭玉立,飘然而至。美,真的美!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稚嫩的青涩,却恰如一支含苞待放的牡丹,娇艳欲滴,清雅动人。

    众人都觉得骆清姝美,但只有骆清瑶这个二愣子,毫不掩饰的开口道:“三姐姐今天好美呀!”。

    骆清姝随即给了她一抹笑容,又看得骆清瑶心砰砰跳。该死!她不会弯了吧?

    寿星既已出现,接着就是大家送礼物的时间。老夫人做表率,将礼物递给骆清姝:“生辰快乐!望学习上进,爱护家中手足”。

    “谢祖母,姝儿定当铭记”骆清姝弯腰接过,打开是一条珍珠手串,颜色莹润光亮,颗颗饱满,是条上好的珍珠手串。

    骆清瑶也垫脚去看,哇塞,祖母出手,果然壕气十足。

    接着是冉老夫人的礼物,她送的是一枚莲花图案的玉佩,小巧精致,用来压裙摆或者系彩绳佩戴都是极好的。

    二房孙氏送的一方砚台,三房周氏送的一对丁香耳环,前来的侧夫和侍夫们也各有表示,只大多是些绣帕和鞋子。

    轮到小辈们送礼物了,骆清礼作为嫡长孙,先为弟弟妹妹打样,他送给妹妹骆清姝的礼物是一支粉色并蒂莲发钗。

    此发钗一出,骆清瑶听见了不少姐妹的羡慕声,她也不例外,为何上天没能赐她一个哥哥?心痛!

    骆清雪强装淡定,上前送出她的礼物,是一幅她作的梅花图,展开时,骆清瑶在右下角看到了她的署名。送自己的画作礼物,骆清瑶有点看不懂,姐妹之间送画不如送首饰来得让人开心。这不,骆清姝明显有些不悦,在听到周围有人称赞这幅画作时更是叫丫鬟立马把画收了起来。

    骆清雅送的是一本诗集,看起来好像是骆清姝正需要的。骆清柔送的是带有两个铃铛的挂饰,拿在手里叮当作响,适合挂在窗户边。

    最后轮到她登场,骆清瑶从丫鬟手里拿过礼物递过骆清姝:“三姐姐,生辰快乐!祝你心想事成,每日开心”。

    伸手不打笑脸人,骆清瑶今天表现得很好,骆清姝对她的好感上升了几分。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把团扇,骆清姝表情惊喜的看着这份礼物,她很喜欢。

    看吧,她就说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挡得住团扇的魅力,骆清瑶将骆清姝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心里暗暗的说道。

    旁边的人也看到了这把精致的团扇,顿时瞧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像是在看金光闪闪的福娃。

    “这团扇甚是好看,不知五小姐在何处买的?”冉老夫人问道。

    本着不装就不会打脸的原则,骆清瑶甜甜一笑道:“祖母给准备的”。

    众人的眼神又望向老夫人,只见老夫人宠溺的笑道:“你这孩子”未免太实诚了些。

    骆清瑶傻乎乎的笑:“嘿嘿”。

    两祖孙旁若无人的温馨场面,让周遭看在眼里的人心生一丝艳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