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流言

章节字数:3562  更新时间:21-08-19 21: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冉老夫人心中更是响起警钟,老夫人跟这位五小姐的关系可能比冉氏说得更为融洽亲密。

    老夫人携骆清瑶的礼物赢得了满堂彩,导致后面骆清杰他们的礼物显得黯然失色了许多。

    骆清杰送了一本当世书法大家的字帖,烫金描红的封面看上去颇为高级。骆清峰送的是一本手抄书,封面上写着什么集,那两个字骆清瑶还不认识,但从封面上的字迹能看出是手抄本,就不知道是骆清峰本人抄的还是去书店买的。

    骆清星送的是自己绣的梅兰竹菊四君子香囊,看上面针脚细密扎实的图案,想必她这位三哥哥绣活十分出色。骆清辰和骆清宇分别送上自己绣的荷包当礼物,而最小的骆清荣送了一支拨浪鼓给骆清姝,看鼓面有长期使用过的痕迹,骆清瑶猜这肯定是七弟的心爱之物。

    刚送完礼,身穿一席大红月季外袍的冉氏就出现在厅里:“妻主她们回来了,请大家移步到朗食居用膳”。

    不知不觉日头已经是正午了,一群人便簇拥着前往朗食居。老夫人和冉老夫人走在前头,冉老夫人身边跟着今天的寿星骆清姝,而骆清瑶依旧跟在老夫人身边,像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掉,别以为她没看见骆清雪那欲取她而代之的吃人眼神。

    哼!就不让,看你能把她怎地!

    骆府大伯母骆如凤是秀才出身,连考三次乡试不中后,便收心回家接管骆府生意,现骆府大部分产业都是她在管理,每日出门巡查店铺,收购货物,盘点清账,十分的忙。今天是她的嫡女骆清姝过生辰,做母亲的再忙都要回来给她庆祝,顺带捎上了福喜居新出的杏仁雪花酥。这雪花酥骆清瑶吃过,味道虽不及前世蛋糕房的手艺,但比之其他糕点,它确实略胜一筹,深得夫人小姐们的喜爱。

    三伯母骆如莹也从衙门里回来参加侄女的生辰宴。三伯母也是秀才出身,但她的名次比大伯母好,同时比大伯母聪明,在充分了解自己学识的前提下,早早游说老夫人花钱给她买了个官,在县衙里当文书,虽是小差事,但也是官。

    二伯母骆如珠没能考上秀才,和姐妹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但她人长得好,娶了秀才家的公子,硬是将格调给提上来了。但唯独有一点不好,岳家势大,二伯母不得不屈服于正夫孙氏,连关于子嗣问题的娶侧夫纳侍都得看孙氏脸色。

    人已到齐,众人落座,骆清瑶这次坐在了小一桌上,将原本属于她五哥骆清宇的位置给抢了过来,瞧骆清宇那满脸的不开心,骆清瑶只能在心里默念:对不起啦!

    原本骆清瑶只想好好享受这顿生辰宴美食,可偏有人存心捣乱。

    “五妹妹今天的礼物真是好生让人羡慕”骆清雅酸溜溜的说道。

    骆清瑶正想说这礼物不是她准备的,就听见哪儿都掺一嘴的骆清柔道:“是啊,那精致的团扇我都没见过”肯定是祖母偏心给她的。

    “礼物是祖母准备的”骆清瑶回道。

    “你自己不会准备吗?”骆清柔又道。

    “对呀,你为什么不自己准备礼物,偏要祖母帮你准备”,是不是仗着祖母宠你,就无法无天了?骆清雅也揪着这个茬不放。

    “我有准备,只是怕你们笑话”骆清瑶怯怯的说道。

    “是什么?拿出来给我们看看”骆清雅追问道。

    “不在身上”骆清瑶摇头道。

    “那你说,是什么礼物?”骆清柔小脸一抬,蛮横道。

    骆清瑶犹豫道:“是上次那支金丝蝴蝶发簪”。

    “你戴过的拿来当礼物送给三姐姐?”骆清柔嫌弃道。

    “我没戴过,一次都没有”骆清瑶强调道。

    “那也不能拿来送人,那是祖母赏赐的”骆清雪突然插话提醒道。

    这下骆清瑶懵了,只听说过长辈赐,不能辞,没听过长辈赐,不能送啊?

    “就是,这你都不晓得”骆清柔真是一有机会就挖苦她。

    骆清瑶没接话,现下她也不知道怎么接呀。

    还是知书达理的骆清姝给她解了围:“瑶儿妹妹还小,不知道实属正常。不聊这些,咱们快吃饭吧”。

    看!这就是送礼的好处,骆清瑶立马感激的对她笑了笑。

    其他人见骆清姝出言维护骆清瑶,心中都各自思量,但终究没扫她的面子,岔开话题低头吃饭。

    饭后,冉氏请大家去前院听戏,骆清瑶第一次听说有戏听,眼睛都放出光来,终于让她找到这个朝代悠闲娱乐的方式了,不然大家伙厅里一坐又开始拉家常琐事可咋办,她可不想无聊的干巴巴坐着。

    前院搭起了戏台,幕布正合上,待老夫人和冉老夫人落座后,幕布缓缓拉开,露出两位浓妆艳抹戏服加身的主演,一位头戴方巾帽,身穿月白镶领长袍的小生轻扶着一位弱不禁风清丽的旦角。看到熟悉的妆容和服饰,骆清瑶仿佛回到了之前跟大学舍友们一起去看的昆曲表演,正待她陷入恍惚的回忆中时,台上的人开始音调婉转悠扬的唱演起来,语调和昆曲相似,但所唱内容骆清瑶还没听明白和看明白。

    丫鬟们在座位的小桌子上摆了瓜果点心和茶水,骆清瑶坐在老夫人身边的小矮凳上,双手撑着脸颊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喝两口红俏递来的茶水,骆清瑶想着要是此时有个躺椅让自己躺着看,那真是再惬意不过了。

    她如此聚精会神的听戏,冉老夫人笑道:“骆五小姐,颇喜爱音律”看到精彩的地方还会拍手叫好,真是可爱。

    “小孩子心性”老夫人不以为然道。

    “也是,我家梦儿也爱听戏”冉老夫人说道。

    “哦,怎么不见带她过来”老夫人问道。

    “夜里贪凉,染了风寒就没带过来”。

    骆清瑶原本见她们在谈论自己,正竖起耳朵偷听,不料话题转到了梦儿身上,无趣!她还想听听她们眼中的自己呢。

    一曲唱罢,骆清瑶抵不住睡意,跟老夫人和冉老夫人告退后,带着红俏回喜鹊苑小憩,春日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最易萌生困意。

    有她领头,骆家小辈们纷纷告退,最后连老夫人也在听完第二首曲子后,回了福荣居。冉老夫人推辞不打搅老夫人休息,去了冉氏所在的梧桐院。

    进院,冉氏正跟骆清姝一起清点她今天所收到的生辰贺礼,见母亲到来,冉氏立马让小侍将贺礼拿下去,别堆在桌上惹母亲不喜。

    “放着吧,不碍事”冉老夫人说道,随即坐下来从中拿起一个香囊道:“骆清星的绣活越发出色了”看做工和自家府里么么的手艺相差无几。

    “母亲喜欢,便拿去用就是”冉氏讨好道,

    骆清姝闻言瞪了爹爹一眼,这四个香囊是她的生辰礼,她还有用呢。

    瞧见骆清姝不乐意的神情,冉老夫人随手将香囊扔回盒子里,说起另一件事:“之前你说老夫人待骆清瑶甚为亲密,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你有何打算?”。

    冉氏闻言立即打发小侍们出去,顺道让骆清姝带着桌上的礼物也一同出去。骆清姝巴不得早些出去呢,立马唤丫鬟抱着礼物回了自己房间,那盒梅兰竹菊香囊,骆清姝也小心眼的抱走了。

    “孩儿想让她出府,但想不出什么法子,母亲可有高见?”冉氏问道。

    “出府怕是不易,眼下老夫人正疼她疼得紧”冉老夫人沉思道。

    “不过搬离老夫人眼前也是一样”冉老夫人再道。

    “出福荣居,搬去哪儿?”现在各房院子都没有空闲。

    “之前她母亲住的慧园不是没有人”冉老夫人出招道。

    “可哪儿早已成了荒园”冉氏犹豫道,骆清瑶刚来时他便想让她去慧园住,后来没成,但她依旧派人去慧园看了下,哪里的环境比他预想还要差。

    “难不成你想让她住畔水居?”冉老夫人眯眼问道。

    “不,畔水居是留给姝儿的”畔水居坐落在后院的荷塘边,四周柳树成荫,采光极好,是府里新建的院子,府里不少人盯着,但老夫人迟迟未同意让谁住进去。

    “当主夫的得当断则断”冉老夫人拍着他的手劝告道。

    “孩儿知晓了,多谢母亲教诲”冉氏似乎下定了决心。

    “如何做可有眉目?”冉老夫人轻饮了一口茶道。

    “还望母亲指点”。

    “集各房之力,借力打力”冉老夫人手指轻敲桌面道。

    “如何借力打力?”冉氏不解道。

    “当初她母亲的事,各房都知道吧”。

    “知晓”冉氏点头道。

    “那便从这儿入手”。

    见冉氏沉默不语,冉老夫人再次提醒:“可明白?”。

    “懂了,谢母亲点拨”。

    “明白就好,不枉费我如此苦心教导你”冉老夫人欣慰道。

    冉氏含蓄的笑了笑,临走时从女儿那里将放着梅兰竹菊四个香囊的盒子送给了冉老夫人,另外盒子里还有五十两银票。

    不知怎的,自打骆清姝生辰过后,府里人看她的眼神就多了一抹奇怪的神情,像嫉妒也不是,像羡慕也不是,像恭敬也不是,反倒像是在质疑里带着一点可怜。骆清瑶认真抬起下巴思索,没发现她有什么可怜的举动,入住骆府到现在,她虽不是一路平坦,但在老夫人的庇护下,她也算过得顺风顺水,她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不敢来招惹她。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肯定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一些事。

    骆清瑶让红俏去下人那儿打听,看看是不是府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也细细留心各房小辈们的举动,但凡出现了什么事,肯定瞒不过她们。

    最后还是人民群众靠谱,红俏支支吾吾的告诉她府里下人们正在传一些话。

    “说小姐你得老夫人厚爱,赏赐了很多宝贝”红俏犹犹豫豫的说道。

    “就这?”骆清瑶明显不信。

    “还说了你母亲”红俏声音几乎小若蚊蝇。

    “怎么说的?”骆清瑶问道。

    “奴婢不敢说,反正是不好的话”红俏连连摇头道。

    骆清瑶也不勉强她,反而问道:“还有呢?”以上都是老生常谈,从她入府就开始传,没道理现在才缓过劲儿来爆发。

    “还。。。还说了老夫人的坏话”红俏支支吾吾道。

    “什么?他们说了什么?”骆清瑶惊讶道。

    红俏摇头不敢说,骆清瑶便道:“说吧,我不怪你”。

    得了骆清瑶保证,红俏才敢开口道:“说老夫人偏心,出尔反尔,说当年明明跟你母亲断了亲,如今又接你回府,待你如珍宝,罔顾骆家颜面,让世人看笑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