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踏青

章节字数:4000  更新时间:21-08-21 20: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骆清瑶听后久久不语,手放在桌子上,低头不言。

    “小姐”红俏后怕的唤道。

    “没事”骆清瑶随手将眼泪擦干,抬头问道:“红俏姐,你说祖母知道这事吗?”。

    红俏犹豫着说道:“应该是知晓的”连她都能打听得到,老夫人怎么会不知道。

    “我去找祖母”骆清瑶一听就从凳子上跳下来,想去祖母屋里。

    红俏见状一把拦住骆清瑶,急忙道:“小姐,既然老夫人没告诉你,那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况且你去了怎么跟老夫人解释。

    “我不管,你放开”骆清瑶在红俏怀里胡乱挣扎道,

    “小姐”见她这般,红俏更不敢放手。

    “祖母肯定很难过吧”骆清瑶渐渐放弃挣扎,心疼道。

    “老夫人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红俏肯定道,她是老夫人身边的二等丫鬟,见识过老夫人雷厉风行的样子,她眼中威严锐利的老夫人是能解决一切麻烦的。

    晚间在福荣居吃饭,老夫人神色如常,反观于嬷嬷则眉间多了一丝忧愁。骆清瑶听红俏的,没将她知晓这件事给表现出来,她依旧向往常那样在老夫人跟前卖力吃饭,说说笑笑逗老夫人开心。回去路上,红俏还小声夸奖她演的好,半点没露出破绽来,骆清瑶只笑笑不答,她一个成年人自是比小孩儿沉得住气。

    转眼到了清明节,学堂前一天便放了假,清明节在这里是重要的节日,家家户户都会隆重庆祝。骆家早早晒扫好了院子,除尘,还折了新鲜的柳枝,每个院里送了些,说是要插在屋檐下辟邪安神。骆清瑶捏着柳枝心不在焉的坐在院子里,那些流言还像一颗石头一样堵在她胸口,几日过去了,老夫人哪儿虽派于嬷嬷好好敲打了一番,府里的下人看是规矩了,却依旧在背后乱嚼舌根,流言依旧流窜在府中。

    红俏忙东忙西的指挥着丫鬟们将柳枝插在屋檐回廊下,这柳枝有辟邪除秽的作用,小孩子的院子更是要多插些。

    上午要去城郊扫墓祭祖,骆清瑶换了身窄袖青色上衣,跟祖母坐在一个车里。今日出城的马车特别的多,城门口竟然还排起了长队,骆清瑶鲜少有机会到街上去,如今掀开帘子好奇的看着街上的一切。今天家家户户门前都插着柳枝,不少人家手里提着盖布的篮子一道出城扫墓祭拜,街贩们也陆陆续续收摊关铺子,今天过节要早些回去祭拜祖先,而酒楼更是早早打了烊。清明节需要寒食三天,不能生火吃热食,家中在节前就必须做好这三天的吃食,寒食粥,撒子,青团,清明果,菜饼等,这其中清明这一天是需要严格谨记不吃热食,而后两天,老人小孩,孕夫,病人等特殊人群可以适当宽容。

    出了城,瞧见青青绿绿的大地,骆清瑶探出头去看更广阔的风景,山间开满了姹紫嫣红的花,绿树新芽,嫩绿得像轻柔的绿波,微风拂过,你推我挤打闹起来,荡起连绵的回音。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马车驶过,还能用手接住随风起舞,飘落的花瓣。

    “祖母,你看”骆清瑶献宝似的将手里一朵完整的桃花递给老夫人看。

    “瑶儿接到花啦”老夫人极为捧场道。

    “嗯,送给祖母”骆清瑶将花递给老夫人。

    “瑶儿有心了,祖母老了,戴不得花了”。

    “祖母不老,祖母很美”骆清瑶反驳道。

    “好,瑶儿说不老就不老,来,祖母帮你戴上”老夫人将那朵桃花拿过,道。

    骆清瑶低头,老夫人将那朵桃花别在她珠花旁边,两者颜色相近,颇为相得益彰:“好看”。

    “真的?瑶儿也要看”骆清瑶忍不住摸了摸,撒娇道。

    于嬷嬷将车里的铜镜拿出来,骆清瑶仔细对镜瞧了瞧,十分满意。

    到了骆家陵园,祖母领着大伯母,二伯母,三伯母打头,骆清瑶排在右侧孙女辈末尾,旁边是孙儿辈骆清宇他们。

    老夫人带着大伯母她们在骆家各代祖先坟前铲除杂草,清理枝丫,放上三牲五畜供品后,于坟前上香,燃烧纸钱金锭,边烧边默念对先人的悼念和对后代的期许,骆家挨个上前燃烧纸钱作揖叩拜。这里虽没有骆清瑶的亲生父母亲,但这里有她母亲的先祖辈们,骆清瑶便替她母亲向各位列祖列宗们磕头。

    回程时,骆清瑶明显感觉老夫人情绪不佳,便不敢作乱,安静的待着。到半路时,老夫人突然问道:“瑶儿,想你母亲吗?”。

    “想”时至今日她依旧记得母亲温暖的怀抱。

    “乖孩子”老夫人情不自禁的将她抱在怀里怜爱道。

    骆清瑶知道老夫人定是触景生情,想念她母亲了,便开口安慰道:“瑶儿会一直在祖母身边,陪着祖母”。

    老夫人轻抚她的背,感叹道:“瑶儿总有一天会长大,离开祖母”。

    “不会的”骆清瑶从祖母怀里挣出,坚定道。

    “离开也没关系,祖母会一直等你回来”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头道。

    这话似乎是在对她说,又像是在透过她对别人说,但骆清瑶此刻坚信将来她会和祖母在一块生活。

    下午照例,骆家三房伯母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城东桃林踏青游玩,冉氏派人来问骆清瑶要不要去。骆清瑶问老夫人去不去,老夫人摇头说不去后,骆清瑶也说不去,她要在府里陪祖母。

    “桃林许多人家的小孩都会去,哪里可以放风筝,荡秋千,踢蹴鞠,你当真不想去?”老夫人笑问道。

    听到可以玩这么多后,骆清瑶有些动心,脸上纠结着不说话。

    “我让于嬷嬷陪你去”老夫人说道。

    “可我想祖母也去”。

    “祖母在府里等你,快去”老夫人催她道,又叮嘱于嬷嬷带上柳嬷嬷和两个丫鬟陪骆清瑶一同前去。

    骆清瑶终究是玩性大,喜滋滋的牵着于嬷嬷的手出了门。

    城东桃林真的是美不胜收,桃花开得浓烈灿烂,三步一桃树,步步花海中穿梭,置身于桃树下,仿佛人都变美丽了,人比花娇,花比人俏。地上的小草也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粉红嫩绿是大自然精心调配的颜色,沁人心脾,令人陶醉不已。

    骆清雪她们要去荡秋千,骆清瑶对此并不感兴趣,但人要合群,在外面她是骆府的小姐,就得跟骆府其他人步调一致。骆清礼他们也跟在一起,想必都是为了合群。

    这里的秋千都是用彩色的缎带系在木头踏板的两边向上拴在结实的树枝上,拴秋千的树是并排的几颗大榕树,树冠盖天,看着就很有安全感。

    有的树下已经有小姐少爷们在玩,嬉笑声此起彼伏,有的看见骆清雪她们还会笑着跟她打招呼。骆清雪也笑着回应,但她所来重要目的是选择一座秋千,所以她没有停留,径直往旁边空闲的秋千树下走去。

    骆清雪拿到秋千却不先坐,而是招呼她来坐,敢情我是小白鼠,试坐的?

    骆清瑶也不傻直接回道:“我没坐过,我害怕”。

    骆清柔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径直坐了上去,并叫骆清雪推她。

    其实这里的秋千很安全,平日里都有人负责检查,在清明节前更是有人亲身试验过才敢放在这里任各位小姐公子们玩耍。

    骆清柔不愧是咋咋呼呼的性格,坐个秋千没荡起多高就兴奋的大叫个不停。骆清瑶表示全程都在听她的叫喊声,半点观赏效果都无。

    接着是骆清姝坐上去,骆清礼这位好哥哥,亲自上前为妹妹推秋千,还关心的问她高不高。骆清瑶在一旁看着,牙都酸倒了,这哪里是亲兄妹,这分明是青春爱情啊。

    接着是骆清雅,骆清雪这位大姐姐第一个到,却仿佛要最后一个玩,骆清瑶表示过分的贴心周到,就是无谓的假清高做作。

    轮到骆清瑶时,骆清瑶拼命的摇头,她不要坐,她不能将后背交给在场的任何一个兄弟姐妹,珍惜生命,远离塑料姐妹情。

    所幸骆清雪并没有坚持要她坐,毕竟她是第一次坐,万一出事,这里所有人都要担责任。骆清雪坐上去原本骆清柔想要推她,但她人小没有力气,还是好心的大哥哥骆清礼帮着和她一起推,期间如若骆清柔松手,骆清礼必定也会松手,唉!这该死的警惕性。

    骆清瑶对荡秋千没有兴趣,她比较想玩放风筝,但她一个人走开去玩不妥当,于是她对骆清星甜甜的道:“三哥哥,我们去放风筝吧”。

    骆清辰及时的神助攻:“哥,我也要去放风筝”。

    骆清星为难的看着大哥骆清礼,想看他的意思。正巧骆清礼对坐秋千也没兴趣,便道:“那便去放风筝吧”。

    好嘞,骆家男孩们纷纷露出了开心的表情。风筝都是家里预备的,各种花草动物的图案,骆清瑶选了个蜻蜓的。另一个丫鬟红香帮忙拿着风筝,红俏跟在她身边保护她,骆清瑶拿着线轴跑了起来,风吹动她的刘海,映出她光洁的额头,凉风徐徐吹过甚是舒爽,骆清瑶越跑越快,风筝飞起来了。红黄相间的蜻蜓飘在空中,好看极了,骆清瑶一边放线一边让它飞得更高,最好能挣脱天空的束缚,奔向更遥远的太空。

    红俏等她手中的线放完后,用随身带着的小刀割断了风筝线。骆清瑶笑着看向那失去了线的拉扯遥遥飘向远方的蜻蜓,许愿它能带走自己的忧愁,坏运气,让自己平安无忧无虑的长大。

    一时间天上飞舞着各种各样的风筝,连骆清雪也从秋千那儿下来手里拿着风筝线。

    旁边有人在玩蹴鞠,骆清瑶觉得好玩便凑上去观看,在青草地上踢蹴鞠,梦回国足。里面玩的人骆清瑶一个也不认识,有男有女,骆清瑶想参与,便举手问道:“我可以一起玩吗?”。

    “你谁家的?”其中一位女孩问道。

    “我叫骆清瑶”。

    “骆家的?你姐姐是谁?”。

    “我大姐姐叫骆清雪”。

    “你不是骆清柔,你家中排行第几?”。

    “我是最小的,排第五”见她语气随和,骆清瑶便如实道。

    “骆家何时有位五小姐了?”那位女孩儿疑惑的问小伙伴道。

    “管他的,踢球”其中一位肤色偏黑的女孩儿不在意的说道。

    “也是,你球踢得好吗?”那位女孩儿又问道。

    “我跑得快”骆清瑶指明自己的优点。

    “那行,来吧”那位女孩儿招手同意她加入。

    骆清瑶奋力的在草地上奔跑踢球,汗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却掩盖不住她脸上的喜悦。于嬷嬷和柳嬷嬷她们目光紧紧的盯着骆清瑶,时刻注意她的安全,而骆清雪这边也坐在草地垫子上看着她,身边还有几位相熟的闺中好友。

    “那便是你家五妹妹?”母亲同在县衙当差的陈家小姐指着疯跑的骆清瑶道。

    “嗯”骆清雪点头。

    “听说她打小在市井长大,果然粗鲁不堪”竟和孟魏两家的疯子搅和在一起。

    “她深得祖母喜爱”。

    “不过是可怜她罢了”这位陈小姐比骆清雪年长两岁,现已跟着爹爹学家中管事,见得多了便看得透彻。

    骆清雪低头饮茶不语,骆家家训:不可在外非议家中姐妹。

    这边骆清瑶跑出了满身汗,柳嬷嬷担心她着凉便唤她回来,正巧骆清瑶腿也跑不动了,今天运动量超标,明儿肯定得痛。

    “大姐姐,大哥哥们,我先回去啦”骆清瑶摇手道。

    那位肤色偏黑的女孩停住脚下的蹴鞠,道:“踢得不错,以后还找你玩,我叫魏兰”。

    接着那位招呼她的女孩也自我介绍道:“我叫孟慧”。

    闻言,骆清瑶笑道:“魏姐姐,孟姐姐好,以后一起玩”。

    “嗯,去吧”孟慧爽朗的挥手道,接着转身就去抢魏兰脚下的球。

    这两位性格很对骆清瑶的胃口,她就喜欢跟活泼开朗的女孩子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