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做学徒

章节字数:3178  更新时间:21-09-20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考试连考两天四场,听说考场格子间是搭在露天的院子里,所以冉氏和周氏这两天在家里烧香拜佛求老天爷不要下雨,好让自己的女儿顺顺利利的参加考试。

    开考这两天学堂放假,骆清瑶不用上学,便跟无双在院子里扎马步。考完那天下午,黄昏落日,天空是一片橘红色,冉氏和周氏亲自去考场接她们,骆清瑶在府里等她们喜气洋洋的归来。

    每次府里有小姐去参加考试,考完当天府里各房都要聚在一起吃饭,以示庆祝她们此次考试高中。骆清瑶和老夫人早已来到朗食居等候,美味佳肴已尽数摆放在桌上,就等几位主角登场了。

    回来时门口有响动,骆清瑶猜想应该是考的很好吧,不然怎么会如此热闹。可等了半响都不见有人来,骆清瑶正纳闷呢,就见冉氏身边的秦么么和周氏身边的孟么么一道出现,脸上还带着窘迫的歉意。

    “禀老夫人,清柔小姐身体不适,先回落霞院休息了”。

    不待老夫人细问,旁边秦么么也开口道:“清雅小姐也说乏了,想休息,不来晚宴了”。

    骆清瑶听完迷惑了,这两人不是去考试吗?怎么像打了一仗回来似的。

    老夫人询问的话都到了嘴边,最后却换成:“罢了,下去吧”。

    别呀,骆清瑶心里的小人在尔康脸招手,她还想听发生了什么事呢。

    这么一出,老夫人也没胃口了,吩咐丫鬟将菜装进食盒送到各院去,便回了福荣居,似乎一点都不关心大房和三房发生的事。

    骆清瑶将老夫人送到福荣居,陪她吃过晚饭后,按捺不住内心的八卦之魂,早早请辞回了慧园。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封得住的嘴,机敏的小满使了点小手段便从今天去接人的车夫哪里打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说是清柔小姐在的号房旁边有人腹泻,影响了清柔小姐的发挥和休息”。说完小满又低声道:“听号房其他人说,那人味道极大,将整个天字三号考场的人都影响了”。

    “还有这事?”骆清瑶听完大为震惊。

    “然后呢?”平安像听故事一样,听入迷了,忙催促下文道。

    “然后清柔小姐是捂住嘴干呕着出来的,好像出考场后还吐了一回”。

    额,没看到现场,光听骆清瑶都觉得有些恶心。平安喜乐她们也露出同样的嫌弃表情。

    “车夫说……”小满见她们反应强烈,有些犹豫的考虑要不要说接下来的话。

    “说什么?”平安真是人菜瘾又大,分明觉得恶心还要继续听。

    秉着讲故事有头有尾的原则,小满继续道:“车夫说靠近都能闻到清柔小姐身上的那股味道”。

    额,这下爱干净的平安受不了了,连忙捂着胳膊远离小满,仿佛她就是骆清柔本人一样。

    “不用说她了,骆清雅呢,她是怎么回事?”骆清瑶没了继续听骆清柔传奇考场故事的想法。

    “具体不知,只打听到清雅小姐出考场时脸色不好,神情有些低落”。

    难道是这次考题太难,被打击到了?骆清瑶猜想。

    随即问道:“骆清姝呢?她怎么样?”她也没来晚宴。

    “清姝小姐考完出来时神情轻松愉快,没听说有什么”小满回道。

    “好吧”她可能是单纯不想来吃饭而已,骆清瑶想。

    听完所有情报,骆清瑶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对自己的贴身丫鬟们抱怨道:“想不到童试这么难”。这里的难不仅指题目难,还指考场环境艰难,骆清柔这事给骆清瑶敲了警钟,将来她下场万一遇到这样的情况可怎么办呀。

    “小姐再温习两年,定能一举高中”平安这傻丫头对她的小姐抱有迷之自信。

    “是啊,小姐还小,可以稳固两年再下场”小满也对她有信心。

    “如若是小姐,定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喜乐对她的好运十分笃定。

    “考不过就再考”无双依旧是直性子。

    “但愿吧”骆清瑶也不敢打包票,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看老天爷旨意。

    这次考试给骆清柔带了极大的心理创伤,一连几天都没出院子,并拒绝一切前来关心看望的访客,看样子是要自己默默消化。

    反观骆清雅,在发挥不理想后,她很快重拾信心,加倍努力温习功课,连平日去福荣居给老夫人请安都申请免掉了,说是要刻苦学习,争取早日高中。

    于是府里就剩下骆清姝和骆清瑶两位待考的小姐在各处活跃。骆清雪考上秀才后便去了府城学院读书,每月休沐才回来。

    骆清姝这次发挥的不错,整日都是笑脸迎人,冉氏也胸有成竹的向学堂告了假,说是等成绩出来了再去学堂。言下之意就是骆清柔考上秀才了,就不用去骆氏学堂上学,而是去府城上学了。

    骆清瑶没有考试经验加持,学还得继续上,但她的心思已经跑偏到别处了。

    还记得她的终极目标吗?成为富甲一方的女强人。在骆府虽不缺吃穿,每月还能领到十两银子的零花钱,但杯水车薪,靠攒钱成为有钱人,恐怕她一辈子都实现不了财务自由。

    俗话说的好,会花钱才会赚钱,钱生钱才会来钱,有挣钱的来路才能财源广进,源源不断。

    要说读书是生存的基石,那富有就是美好生活的调味品,没有它,日子是一样过,但没盐没味终日寡淡,任谁都受不了。所以骆清瑶打小就立志要搞创业,成立自己的商铺,赚进她荷包里的钱。

    她每次偷溜出府也不是光想着吃喝玩乐,她小小的脑袋里有大人的智慧,开店铺前得做好市场调研。这儿毕竟不是现代消费市场,顾客的喜好,店铺的分类,竞争对手的数量和开店的流程都需要面面俱到。她人小手里也没个得力助手帮她跑腿,所以只能她亲自上,临夏县东西南北四条主街被她一一踩点,绘制成了商业分布图,而那些坐落着有名气的铺子的街道她也去探察过。这里对货物买卖的分类比较严格,东街主要是卖生活消费品,比如成衣铺,首饰铺,当铺,客栈,酒楼,茶楼等,类似于吃喝玩乐一条街;西街主要卖加工过的农副产品,比如米铺,杂货铺,点心铺,铁铺等;南街主要卖行商用品,比如驿站,镖局,马厩,花楼,客栈等,北街主要卖蔬果牲畜肉类等,是县里集中的菜市场,每天都有农户挑着自家地里种的新鲜蔬菜来摆摊。

    如此分工明细,骆清瑶一时也不想到她要开个什么样的店来赚钱。空有满脑子创业计划,却没有好的机会让她施展,骆清瑶表示挣钱也太难了!

    难也要挣呀!她成年后骆府就不养她了,她要独立出府生活,可现下她连买个小院子的钱都没有,口袋空空谈何美好生活?她总不能死乞白赖的问祖母要吧,那样冉氏会杀了她的。

    骆清瑶苦想了好几天的创业计划皆宣告失败,万般无奈下骆清瑶做了一个决定:她要从头开始。去店里当学徒,跟着掌柜学做生意,积累经验值,待能量蓄满,就是她创业之时。这个想法也不是凭空而来,是借鉴了大房的做法,在骆清姝十岁时大伯母常常带着她去巡视店铺,言传身教教她做生意的门道,如今骆清姝在进货买卖上的见解高出府里所有小辈,连当了秀才的骆清雪都无法胜过她。

    每当这时骆清瑶都十分羡慕她能有实践的机会,名师出高徒,有好师傅带胜过自己埋头苦干。

    羡慕也只有羡慕的份儿,她是万万不敢奢求让大伯母也带带她的,就她在府里的尴尬位置,麻烦哪一房伯母都没戏,也只有祖母愿意将生意场上的宝贵经验倾囊相授。

    但理论知识再丰富都需要实践来验证,骆清瑶还是想去店铺里自己亲身体验,了解更多做生意的细节。于是她央求老夫人给她找一个师傅。

    “为何有这想法?”老夫人问道,府里小姐学做生意没有一个是从学徒做起的。

    “想学东西”骆清瑶也不隐瞒。

    “等你再大些,祖母会让张管事教你”老夫人已经为她谋划好了将来的事。

    “瑶儿想亲自去店里学”骆清瑶坚持道。

    “你是小姐,怎么能去当学徒”老夫人不赞成道。

    “我不介意”能学到东西就好。

    “这事不能答应你,你想学是好事,但方法不对”老夫人严肃拒绝道。

    “可我不去了解,以后怎么会懂做生意”骆清瑶辩解道。

    “以后会有人帮你,祖母都替你安排好了”老夫人语重心长道。

    骆清瑶不开心的噘着嘴,有人帮和自己会,很明显后者更有底气。

    “我知道你想学,但规矩不能坏,去店里当学徒这事不行”老夫人重申道。

    “那我可以偷偷去吗?”骆清瑶一不小心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敢!不许去!”老夫人喝道。

    “可是……”骆清瑶明显还没死心。

    老夫人知道她是个倔脾气,这招不行下次还有招。想了想道:“此事容我再想想,你不许去,知道吗?”。

    “嗯”骆清瑶委屈的点头。

    “你呀!好好考功名才是正道”老夫人恨铁不成钢道,成天就想着做生意,半点没将心思放在读书上。

    “嘿嘿”骆清瑶紧挨着老夫人的胳膊傻笑。她能说挣钱比考功名重要吗?饭都吃不饱了谁还有心思看书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