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宴请

章节字数:3517  更新时间:21-08-28 22: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骆清雪进来时,骆清瑶也在屋里,只是她正坐在偏厅里陪各家小姐们说着话,骆清雅也陪在一起。这次前来的小姐里有骆清瑶熟悉的人,曾经在青草地上一同踢过蹴鞠的小伙伴,只五年过去,骆清瑶不确定人家还记不记得她。

    魏兰和孟慧是被家中爹爹命令来的,她俩如今也满了十二岁,却不及骆清姝争气。孟慧此次也下场考了,却未考中秀才,这是她第二次下场,所以就被她爹爹当场与骆清姝狠狠对比了一下,发现样样不如骆清姝后,她爹爹命令她这次必须去骆府,好好跟骆清姝学习。

    作为同病相怜的好友,魏兰至今未下场去考,原因无他,只怪功课太差,她俩同在孟氏学堂上学,打小就同一个班,亲如姐妹,但两人成绩却相差甚远,孟慧成绩次次得甲上,而魏兰成绩次次排倒数,连授课的夫子都劝她不要下场,免得白费力气,做无用功。

    这次来骆府,是她家爹爹被骆清姝这位十二岁考上秀才功名的神童给刺激了,看着十二岁骆清姝的所作所为,再看看自己十二岁的女儿,魏兰的爹爹看着成日游手好闲,只知道玩乐的女儿,恨不得将她回炉重造。这次带她来,一是让她好好向骆清姝学习,二是让她感受考上秀才后的好处,激励她努力上进。

    魏兰和孟慧初听到骆清姝考上秀才时,也颇为称赞,觉得她好厉害,但真要像爹爹所说的那样视她为榜样,那就不必了。魏兰志不在考功名当官,她的人生理想是做一个逍遥快活的商人,所以让她去店铺里学做生意,她是十分乐意的,但考功名她不在行,也不乐意。孟慧家是书香门第,祖上出过大学士,现今族里也有在京城为官的,她母亲更是临夏县县丞,从小耳濡目染,对官场心生向往,她将来是要走她母亲的路子,成为一方官员,造福百姓。无奈两次下场都没考中,硬生生拖累了她前进的步伐。

    骆清瑶见她们两人无聊的坐在一处,与其他小姐们泾渭分明的样子,便上前去攀谈,总不好让客人喝一肚子茶水坐冷板凳。

    “两位姐姐,可还记得我?”骆清瑶笑脸盈盈的问道。

    魏兰和孟慧对视一眼,皆不记得自己在哪儿认识过这位骆府小姐。

    “你是?”孟慧问道。

    “我是骆清瑶,曾经跟两位姐姐在城东桃林一起踢过蹴鞠”。

    “是你”魏兰想起出声道。

    “是我”骆清瑶见她记起,笑着点头道。

    “后来邀请你,为何不来?”那时节后魏府举办花会,魏兰还特意给她送了请柬。

    骆清瑶听后怔住,随即道:“那时刚巧染了风寒,正在府里静养,愧对了姐姐的一片心意”。

    魏兰正待再问,却被孟慧插话道:“几年不见,你越发好看了”。

    “是吗?姐姐也好看”骆清瑶丝毫不做作的应道。

    “哈哈,你还真是有趣”孟慧笑道。

    “见到两位姐姐,难免心生愉悦,话说的快了些”言下之意对她们两位姐姐是直言直语,不需要伪装做作。

    孟慧隔着矮桌一把揽过她的肩,俏声道:“你怎么没下场考?”如此玲珑心思,定不会比骆清姝差。

    骆清瑶摇头叹息道:“才疏学浅,不及我家三姐姐”。

    “无妨,她下场也没考上”魏兰指着孟慧安慰她道。

    孟慧闻言用肩膀撞了魏兰一下:“说就说,扯我作甚”不知道此次落榜令我很心痛。

    “孟姐姐,明年定能高中”骆清瑶肯定道。

    “哟,这小嘴甜的,比这闷木头强多了”孟慧调笑道。

    魏兰被叫闷木头也不生气,反而问道:“刚你大姐姐是不是回来了?”。

    “嗯,她在府城上学,这几日休沐便回来了”骆清瑶道。

    孟慧也来凑热闹:“你大姐姐人怎么样?”。

    骆清瑶本就不明白她们为何问起骆清雪,现下就更没法回答了。

    “你添什么乱”魏兰蹬了她一眼道。

    “我这不是帮你嘛”孟慧热心肠道。

    这两人越说越糊涂,骆清瑶还是一脸懵,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望着她们,希望能解惑。

    孟慧凑到她耳边神秘道:“过几天你就知道啦”。

    这期间魏兰还使劲拉扯她,生怕她把秘密说了出来。

    她们三人闹成一团,旁边其他小姐瞧见便问骆清雅:“那就是你家五妹妹?”。

    骆清雅端着勉强的笑容应道:“嗯”。

    “你不是说她很少出门吗?怎么她跟孟慧她们玩得好了”。孟慧她母亲是官身,寻常人家的小姐都想与她交好,怎奈孟慧性子古怪,交朋友随心所欲,毫无章法,总也成不了好朋友。

    而魏兰,她家是县里有名的富户,瓷器生意遍布全国,名下更是有诸多产业。与她交好对家族生意大有裨益,家中长辈也多次提及,无奈她比孟慧更难打交道,话不投机时更是起身就走,完全不给旁人面子。

    久而久之,圈里的小姐们都不爱跟这两位打交道,宁愿维持点头之交的情面,也不愿上赶着去攀谈结交。所幸大家的处境都一样,便默契的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可现下见骆清瑶与她们相处融洽,都纷纷表示不解。按理说,她们不可能比这位寄居在骆府的五小姐差。

    “我也不知”骆清雅摇头道,似是不想多说。

    在座的都是人精,骆府的事她们也有所耳闻,不在人前非议是社交礼仪,便纷纷换了话题。

    不一会儿,骆清雪掀开帘子进来:“清雪来晚了,希望各位姐姐妹妹们莫怪”张嘴就礼让三分,如沐春风。

    “清雪姐姐舟车劳顿,颇为辛苦,何来怪罪一说”有人应道。

    骆清雪是这屋里唯一的秀才,大家对她都十分尊敬,围着她询问府城的趣事,连魏兰孟慧她们都对骆清雪感兴趣,视线皆看了过去。

    有骆清雪在,屋里气氛顿时活泛起来,骆清瑶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将主场完全交给骆清雪掌控。不到半刻钟,骆清姝也进来了,今天她是主角,所以跟在大伯母身边接待宾客,这会子来这里,大概是瞧见骆清雪来了。

    “今儿府里事多,怠慢各位了”。

    骆清姝如今秀才功名加身,整个人自信了许多,以往屋里见到的姐妹还要主动上去寒暄两句,现下完全是高人一等,客随主便了。

    但在座的小姐们没一个敢呛声的,甚至还要和颜悦色的拉拢她。

    骆清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默默地在心里重新预估考上秀才的好处。

    午宴办得十分隆重,七荤八素加上冷盘,洋洋洒洒摆满了二十道菜。骆清瑶陪坐在前来的小姐她们那一桌,同桌的还有骆清雅,她俩每回府里来客都被安排到一桌,也是天定的缘分。骆清姝,骆清雪,骆清柔她们陪在另一桌,更小的还有一桌,是骆清瑜和骆清琪陪着的,说是陪,其实也就占个主人家的位置,以示对宾客的尊重。

    骆清瑶在的这桌小姐们心思全在骆清姝那一桌,根本不用开口招待她们,她们自己就会默默的吃饭,耳朵再顺便偷听旁桌在谈什么。

    骆清瑶也乐得清闲,自顾自的吃着饭。嗯,大伯母这顿贺喜宴花了不少钱,食材新鲜,用料足,还请了专门的厨子上门操办,味道比大厨房做得好吃。

    吃过饭,冉氏陪着前来的各家夫君打马吊,小辈则由骆清雪和骆清姝带到后院去赏花作诗评讲学问。骆清瑶有午睡的习惯,吃完饭就犯困,但她不能无故缺席,只能强打着精神陪她们去花园赏花。

    早有丫鬟们将亭子布置好了。四月春风和煦,花园里的花好多都开了,粉面佳人的桃花,红艳瑰丽的月季,国色天香的牡丹,淡雅脱俗的蔷薇,白洁无暇的梨花和摇曳多姿的水仙。花团锦簇,各自争春,身处花海,闻着空气中的袅袅清香,让人不禁陶醉在这一片美景之中。

    骆清瑶更想睡了。但其他人都十分精神,闹着要对诗行酒令,众人推选骆清雪开头。骆清雪望着满园的姹紫嫣红道:“一花独开不是春,百花争艳香满园”。

    “好,好诗”一位曹家小姐拍手称赞道。

    这豁达的心胸颇有文人的风范。

    骆清姝也不甘示弱道:“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将芍药和蔷薇比作两位娇弱的美人,顿时画面感十足。

    “清姝妹妹果然才情了得”一位史家小姐夸赞道,她家是做胭脂铺,平日里跟各色小姐美人们打交道,最是了解女人的风情姿态。

    轮到骆清柔,只见她道:“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诗句充满了寂寥,是她内心此刻的写照吗?

    “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孟慧接道。

    魏兰才学不佳,但也能作上两句:“红白紫相间,正如珍珠花”。

    “五颜六色花无缺,绽放庭院满目芳”骆清雅道。

    骆清瑶排在最后,她默默的听着各位小姐们抒发才情,内心盘算着等会她要作什么。

    还没等她想出来,其中一位马小姐似是作不出新诗来,正涨红着脸坐立不安,骆清瑶瞧见后上前解围道:“姐姐午间多饮了两杯酒,许是醉了,我带姐姐去走走”。

    那位马小姐也立马扶额道:“是了,头昏昏沉沉的,一时想不出好诗来”。

    说完站起身来道:“待我出去走走,再回来与姐姐们对诗”。

    骆清瑶看了眼骆清雪,见她点头,便扶着马小姐出了亭子。

    瞧着她们走远的身影,曹小姐嗤笑道:“这马小姐每回都这样,却次次要和我们玩”。

    来者皆是客,骆清雪不愿背后议论,便笑着道:“接下来轮到谁了?”。

    “我来”曹小姐道,她正好想到了。

    那边行酒令还在继续,骆清瑶带着马小姐去了另一边回廊上坐着,远远能瞧见亭子里的动静。

    “刚谢谢妹妹了”马小姐谢道。

    “没事,我正巧也出来透透气”骆清瑶笑道。

    “妹妹难道也怕作诗?”马小姐问道。

    “才疏学浅,不敢在姐姐们面前作诗”骆清瑶低头谦虚道。

    “是呢,我也是,在她们面前我就紧张,其实我能作出来的”马小姐懊恼道。

    “姐姐自然是才华过人”不论真假,只管夸就对了。

    大约申时左右,丫鬟们进园说各家夫君要回了,小姐们的赏花会才就此结束。将所有宾客送走后,骆清瑶立马回了慧园,她要补觉!

    作者闲话:

    文中涉及诗句皆借用古诗词。

    其中这句“五颜六色花无缺,绽放庭院满目芳”略有修改,将”阳台”改为了”庭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