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亲事

章节字数:4000  更新时间:21-09-02 16: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骆清雪是三天后回的府城,走时静悄悄的,没让人送,自个坐马车回的。

    骆清瑶得知她回府城时,正在手里把玩着她从省城带回来的礼物一把娟面折扇。上面绣的红梅映雪,古色古香,骆清瑶十分喜爱,但听说这扇子府城也有卖,骆清瑶就不禁怀疑起骆清雪在省城这两个月实际过得如何了。

    十月是骆清雅和骆清峰的生日,骆清雅上旬,骆清峰下旬。府里对女孩儿的生辰重视些,骆清雅生辰,冉氏照例在前院给她办了热闹的生辰礼。而骆清峰的生辰,孙氏只在芳菲院给他小办了一场,骆清峰过了生辰便是十三岁,将留在家中跟着爹爹和哥哥们学习庶务。

    府里每位小辈生辰,骆清瑶都会送礼,男孩儿她就送他们需要的,比如绣画本子,画画用的笔墨颜料,绣花的彩线等,总之送得都是消耗品,能真正为他们所用的。而女孩儿她喜欢送手工艺品,比如自己做的干花书签,风铃,首饰铺里的绒花,耳环等,看起来拿得出手,又不昂贵的东西。

    骆清礼和骆清杰的婚期定在来年春天,骆清礼定在正月十八,骆清杰定在二月初五。两人婚期接近,冉氏和孙氏便暗中较劲儿,都想压对方一头,从采购嫁妆到宴请宾客名单,无一不暗中打探对方的单子。周氏就骆清雪这一个女儿,寄托在她身上的期望极大,今年的乡试没能高中,这让周氏大失所望,不禁考虑起为她找门亲事的打算。翻了年骆清雪十七岁,再等她去考三年后的乡试,已是十九,考中自然不需担心亲事的问题,如若又没中,到时再想挑选好人家就难了。周氏打算着手相看一些人家,如有好的,便早早为骆清雪定下来。

    骆清瑶的店铺已经出手了好几批熏制的皮毛,每次盈利二三十两,扣除铺租和给小莲麦冬的工钱,骆清瑶一个月下来,能净挣四五十两银子,虽不多但对骆清瑶来说已是好的开端,有钱挣无论大鱼小鱼都是好鱼。

    过了除夕便是正月里,骆府第一位少爷出嫁,又是大房嫡子,冉氏将府里各处装点上喜庆的红绸,挂上红灯笼,里里外外洒扫干净,万事具备就等着迎亲那日的到来。成亲前一天,骆清礼交好的儿郎们前来给他添妆,骆家小辈们也来送礼,骆清礼是府里的大哥,自小就一起玩耍,带领他们上学,处处礼让维护弟妹,时刻做好一个大哥哥的表率。如今他出嫁,许多人不舍,骆清姝更是红了眼眶,她舍不得哥哥。

    骆清瑶虽没跟他经历儿时一起长大的欢乐时光,但骆清礼作为大哥的谦和与担当,她是有目共睹的。她送了一幅石榴屏风给他做贺礼,图是骆清瑶画的,绣是喜乐绣的,石榴寓意多子多福,她希望大哥骆清礼婚后幸福美满,多子多福。

    清晨,在媒人的高声赞词中,一袭红衣的骆清礼被他的妻主抱上了四人抬的花轿,冉氏眼眶红红的充满了不舍,大伯母神情亦是动容。随着唢呐的一声鸣叫,花轿缓缓抬起,前来迎亲的余明秋对冉氏弯腰作揖后,骑上绑着红绸的高头大马走在迎亲队伍的前头,唢呐声中响起了喜庆的音调,随轿的丫鬟们手里挽着篮子沿路抛撒花生桂圆和喜糖,引得许多孩童嬉笑追赶。

    等那一抹红从街角消失,冉氏和大伯母整理情绪,进府招待前来的宾客。各家办喜事,往往来的小孩子非常多,骆清瑶被安排招待看顾小客人们,一屋子的小萝卜头,吵得骆清瑶脑仁疼。往常和她一同排班的骆清雅不知跑去了哪里,只留下她一个人面对这群陌生的小朋友。再难也得招待呀,骆清瑶让小满找来粗一点的彩绳,她准备教她们玩翻花绳,这玩意新奇又能集中注意力,是最好的消音游戏。

    待骆清雅”匆忙”赶到时,骆清瑶已经用她高超的翻花绳技术哄得一众小朋友崇拜的看着她。两两一对,手里皆拿着花绳,目不转睛的看骆清瑶教学。

    骆清雅走近见她手指灵活的翻飞着花绳,惊讶道:“你还会玩花绳?”。

    “小时候学的”骆清瑶头也不抬道。

    骆清瑶示范几遍后,便让小萝卜头们自己玩,有不懂的就来问她。

    “你去哪儿?都不见你人”骆清瑶随口问道。

    “去办了点其他事”骆清雅语气平淡道。

    “哦”骆清瑶也并非想知道她去了哪儿,就只是简单的寒暄两句而已。

    下午送客时,许多小朋友对骆清瑶恋恋不舍,纷纷吵着要跟她学翻花绳。骆清瑶笑着跟她们挥手,说等她学了更厉害的再教来她们。

    别看骆清瑶对付小孩儿游刃有余,一回到慧园她就原形毕露,摊着酸软的胳膊趴在桌上,半点没刚才好为人师的样子。

    平安和小满一左一右帮她按摩手臂,喜乐拿起绣活坐在一旁,无双靠着柱子闭目养神。

    “看小孩太累了”骆清瑶偏着头对喜乐吐苦水,她今天不知抱起过多少次小孩,一窝蜂的围上来扒拉着她的腿不放手。

    “等以后小姐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会这样想了”喜乐笑道。

    骆清瑶摇头,想说自己的孩子也有变成熊孩子的一天。

    “小姐不必担心,到时会有嬷嬷带的”平安一如既往地相信她家小姐的经济实力。

    “小满也会帮小姐找最好的嬷嬷”小满出谋划策道。

    “还早,不着急”她才不想英年早婚。

    无双不参与此次她们的话题,随着年岁的增长,无双越发高冷了,有时一天都不见她说几句话。骆清瑶有时都担心她长久不说话会不会得抑郁,不过见她每天依旧虎虎生风的拳脚,骆清瑶打消了上前询问的想法,习武之人,沉默谦逊些是好事。

    二月初五骆清杰出嫁,金铃竟安排丫鬟沿路抛撒铜板和喜糖,一时追赶花轿的人除了孩童还有许多成年人,场面一时热闹之极。迎亲的队伍走到哪儿,哪儿就是一片欢呼声,群众自发的跟在两侧,好像热情拥护着大红喜庆的迎亲队伍。

    孙氏见到这样的场面,脸上笑开了花,自家儿子出嫁如此盛大欢迎的场面,为他挣够了面子。转身回府里时,还特意跟冉氏对视了一眼,眉眼中净是得意,气得冉氏扭紧了帕子,气呼呼的落在后头对孙氏的背影一阵怨怼。

    开春的两桩婚事顺利圆满完成,老夫人很是高兴,她年纪大了,最是喜欢看到小辈们各有归宿,成家立业。

    今儿骆清瑶在福荣居陪老夫人练字,她最近书法大有进步,准备为老夫人抄写一本佛经。

    老夫人见她端坐在书案前静心抄写的样子,不禁怀念起自己的女儿如慧像她这般大的时候,也曾在这张书案前写字做功课。旧时的回忆突然间重合在一起,勾起了老夫人的思念女儿之情,恍惚间她记起了一件事,一件曾经女儿让柳嬷嬷托付给她的事。

    “瑶儿,过来祖母这儿”老夫人招手道。

    骆清瑶抬眼放下笔,走到老夫人跟前坐下:“怎么啦?祖母”。

    “你可知你有一门亲事?”老夫人和煦的问道。

    啥?骆清瑶当场怔住,亲事?她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事?

    “瑶儿不曾听说”骆清瑶迷茫的摇头道。

    “许是你母亲没告诉你,你那时还太小”老夫人摸摸她的发髻道。

    “祖母说的是真的?”骆清瑶对此表示疑问,母亲离开时她才五岁,五岁怎么可能说亲事?

    “自然是真的,你母亲帮你定下的婚事”老夫人神色正经道。

    骆清瑶有些慌张,咽了咽口水,忐忑的问道:“是哪户人家?”。

    老夫人瞧她紧张的,笑道:“瑶儿想知道?”。

    不,她不想,她才十一岁,不能承受这种有未婚夫的压力,连忙摆手道:“不,祖母还是不要告诉我好了,我还小”。

    “哈哈,傻孩子”老夫人爽朗的笑道。

    “祖母,我不傻,只是有点害怕”骆清瑶如实道。

    “哈哈,怕什么?人家也还小呢,再过几年你们就合适了”老夫人妥帖道。

    合适?对方是谁她都不知道,这哪里来的合适之说,骆清瑶有些头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这门亲事有点难搞呀。

    老夫人见她神情纠结,不想让她对此过于神伤,便宽慰道:“此事得等到你十五岁再说,现下不必过于介怀,专心读书考功名才是正事”。

    “瑶儿知道了”骆清瑶语气焉焉道。

    见她备受打击的样子,老夫人于心不忍,不应该这么早告诉她这件事,少年慕艾,儿女心思最是难以捉摸,如若因为这门亲事影响到她读书学习,那便麻烦了。

    “这门亲事只是口头约定,如若不愿,可以解除”老夫人解释道。

    骆清瑶一听只是口头约定的亲事,被包办婚姻带来的失落立马烟消云散,她就说嘛,她的婚姻怎么会被别人一开局就定好呢?

    “瑶儿明白了”骆清瑶这次语气轻快了不少。

    老夫人见她清楚其中的用意,点点头道:“明白就好”。

    解除婚姻危机的骆清瑶回到慧园,越想越不对,祖母怎么会知道母亲给她定过一门亲事?她打小就没见过有媒人登过她家门,也不曾在家中见过和她年纪相仿的小男孩儿,母亲更是从未提及过她的亲事,那祖母是从何得知她的亲事的呢?

    骆清瑶不是怀疑老夫人诓她,而是担心她这门亲事来得蹊跷,万一对方是心怀不轨之人,那她不是亏大发了?

    骆清瑶越想越后怕,连忙让人去叫小莲过来,当时小莲一直贴身伺候母亲,定能知道些什么。

    小莲被着急叫来时,以为是小姐发生了什么事,那知小姐火急火燎问得是关于她的亲事。

    “老夫人说的是真的,小姐你确实有一门亲事”小莲点头肯定道。

    “这是何时发生的事?我怎么一点都不清楚”骆清瑶绞尽脑汁回忆都不记得有这样的事。

    “是小姐还在主夫肚子里时定下来的”小莲笑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骆清瑶现在慌得一匹。

    小莲见她着实好奇,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原来她爹爹刚怀她的时候遇到了一队北上的商队,那时气候突然倒春寒,商队行进缓慢,不少人染上了风寒,听说爹爹是大夫后便请他来帮忙医治。那时爹爹怀她身体状况不太好,勉力为大家把脉配药,精神耗费极大,后来得知母亲她们也要去塞北时,商队便提议一起走,到时也好有个照应。而这支商队请了一批镖局的人沿路护送,其中领头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女的沉默寡言,身手了得,男的俊俏活泼,善于跟人打交道。这位跟着妻主天南海北走镖的男子就是骆清瑶的未来岳父,他本名徐阳,与路家镖局的嫡长女路薇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成年后便嫁给了她,两人性子互补,加上路薇对他颇为宠溺,便应允他一同外出走镖。两人婚后和和美美,唯一遗憾的是一直没能怀上孩子,如今看到怀孕的爹爹便对他十分羡慕,每日都要来看望他和腹里的宝宝,两人的关系逐渐熟络起来。待到了目的地泾楚分开时,徐阳依依不舍的留下家中地址,让爹爹一定要给他写信。

    原本只萍水相逢,却不料后来路薇特意绕道过来给爹爹送信。信里徐阳激动的说他怀孕了,并强调说是沾了爹爹的孕气才怀上的,于是要跟爹爹做儿女亲家,还托路薇送来了家传玉佩,说如若两家一儿一女便结为亲家,如若两儿两女便做兄弟姐妹。

    “那时主夫正爱看些话本子,一感动便答应了这门亲事”小莲回想起来有些好笑道。

    骆清瑶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让她赶上的是指腹为婚的桥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