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归家

章节字数:4110  更新时间:21-09-14 2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家前一天,满芝园放假,骆清瑶组织院里进行大扫除,写对联,提前与小莲她们一起过年。骆清瑶负责在院里的书桌上写对联,写福字,小荷花带着她弟小铃铛追在红俏的儿子青松后面到处跑,追逐打闹,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院子。

    “哎,小心点,别摔了”小莲抱着被子出来刚巧被自家儿子给撞上。

    “知道了,阿娘”小铃铛软糯的童音响起。

    “青松,让着点妹妹弟弟”红俏这端也提醒自己儿子要懂得谦让。

    “今天过节,不用拘着他们”骆清瑶笑道,该玩就好好玩。

    “还不谢谢小姐”红俏看着青松道。

    青松今年八岁,被红俏管教得甚严,平日礼数周到,对骆清瑶尤为尊敬。

    “谢小姐”青松立马弯腰作揖道。

    小荷花和小铃铛冷不丁撞在突然停住的青松身上,三人皆是身子不稳,眼看着要摔成一团,无双及时拎住三个娃的衣服,才没让他们跟大地亲密接触。

    “姨姨,好厉害”小荷花一脸崇拜的看着无双道。

    小铃铛直接双手抱住无双的腿,仰着包子脸兴奋道:“姨姨,最厉害了”。

    就连青松也像崇拜大侠一样看着她。

    院里三个小家伙平日里除父母外最喜欢黏的人就是无双,只要无双在一旁站着,他们必定会抱腿拉衣服喊姨姨带他们飞。而这飞也只是无双偶然一次把小铃铛拎起来在半空转悠了一圈,就被这三个小家伙给惦记上了。

    骆清瑶喜欢看无双面对三个小孩的要求无可奈何的样子,别提多反差萌了,有种冷酷女保镖被迫带奶娃的感觉。

    骆清瑶偷笑,见他们四人还僵在原地,便起了作弄的心思:“就这样保持不动,我给你们画一幅”。

    桌上只有红纸,骆清瑶便直接在上面作画。

    三岁的小铃铛不懂作画的意思,但阿娘说让他不要动,于是抱累了的他滑下去坐在无双的鞋子上,脸贴着她的小腿,直接将无双当人形立柱了。

    无双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但不妨碍骆清瑶的再次创作,她将无双画成威风凛凛,英姿飒爽的女侠客,那一缕缕纷飞的发丝和抱剑的姿势,颇有拒人千里的冷峻气场。

    青松向她拱手,眼里净是崇拜;小荷花拉着她的衣摆,眼神看向她怀里的宝剑,似是十分好奇;小铃铛坐在她脚上侧身抱住她的小腿睡着了,小嘴嘟起十分憨态可掬。

    画作一气呵成,骆清瑶很满意,招呼大家过来看。

    “小姐画的真好!”红俏第一个上前来看,称赞道。

    “画面十分传神,太像了”小满也夸奖道。

    小莲走过来一看,指着小荷花和小铃铛笑道:“他们两个,小姐画得确实像”平日看到无双可不就是这副模样嘛。

    “青松也很像”小满捂嘴笑道,他最是爱朝小姐作揖。

    红俏倒觉得儿子懂礼数被她教得很好。

    “无双,你也来看看画中的人像你不?”骆清瑶向无双招手道。

    旁边的人又开始偷笑,她们都觉得小姐将无双画得惟妙惟肖,简直不能再像了。

    无双见她们都在笑,便不想去看,指不定小姐将她画成了什么凶神恶煞的模样。但骆清瑶坚持要她看,无双冷着张脸走了过来。

    一看画纸,愣住了。

    “如何?”骆清瑶炫耀道,她可是将她画成一代女侠了。

    无双点了下头,随即将这副画拿起往外走。

    骆清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她的举动,还是小满问了声:“无双,你干嘛?”好端端的怎么把画拿走。

    “我去裱起来”无双罕见语气出现了波动。

    骆清瑶笑了,对其他人道:“看来她很喜欢呢”。

    红俏她们也笑了,无双性子冷,难得看她喜欢一件东西。

    中午从飘香楼叫了一桌饭菜,开了坛麦冬自己酿的米酒,大家举杯提前庆贺新年,每个人脸上都浮现一抹红。醉意的红,新年喜庆的红,对未来美好日子的红,对满芝园生意兴隆的红,一切都藏在酒里,温热整个胸膛。

    骆清瑶喝得最多,因为她们每人都举杯来敬她,骆清瑶双颊陀红,脑袋昏昏沉沉的被无双扶着去床榻上休息。这里就属无双酒量最好,她自个独酌喝了酒坛里三分之一的酒,末了还将所有人安置回房,她来收拾桌子。

    刚清理完,无双就听到有人在敲门,打开院门一看,是骆清姝和骆清柔两人,身后还跟着送货的伙计。

    无双站在门口不动,看着她俩。

    “让开啊,杵着干嘛?”骆清柔不满道。

    “小姐在午睡”无双冷冷道。

    “这个点睡什么?”才午正刚过。

    无双不答,依旧挡在门口。

    “她睡就睡,你让我们进去,把东西放下”骆清姝说道。

    “我去禀告一声,稍等”无双面无表情的将话说完,随即关上了院门。

    “你!”骆清柔被一个丫鬟当着外人的面给关在门外,气得她砰砰抬手砸门。

    无双快步走进小莲的屋子喊醒小莲:“三小姐和四小姐来了,你们躲一下”。

    小莲一听顿时酒醒了一大半,急忙拉过被子盖住两个孩子,再喊醒麦冬。

    无双接着去杂物房提醒福全福贵他们两人不要出声,然后去喊了红俏让她出来待客。最后才去骆清瑶的屋子喊她,无奈酒劲儿太大骆清瑶已经睡着了,无双只好将纱帐放下来,不让骆清姝她们看见她满脸醉意的样子。

    红俏换了身衣服才去开门,一开门就歉意道:“不知三小姐四小姐要来,多有怠慢,还请见谅”。

    “刚在干什么?这么久才开门”骆清柔一脸火大道。

    “小的正在打扫屋子,一时没听见”红俏穿着上午打扫时的脏衣服。

    “哼!”骆清柔也瞧见她浑身是灰,嫌弃的离远了些。

    进了屋,伙计把车上的东西搬进屋里便走了,留下骆清姝和骆清柔在大堂里坐着,红俏帮她们倒茶。

    “你家小姐呢?”骆清姝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现下正在午睡”刚无双跟红俏通了气。

    “这个点午睡?该不会是听见我们来,装睡的吧?”骆清柔不信道。

    “我家小姐自小就有午睡的习惯,三小姐和四小姐是知晓的”红俏不卑不亢道。

    “来这里好像还没见过五妹妹的卧房,不如借此机会参观一下”骆清柔好奇道。

    “这。。。。。。”红俏面上为难道。

    “怎么?莫不是真在装睡”骆清柔挑眉道。

    “四小姐想看,红俏这就带路”。

    骆清柔和骆清姝起身去了骆清瑶的卧房,房间里陈设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无双恭敬的站在床榻左下方,目不斜视的盯着地面。

    隔着纱帐看不清骆清瑶的脸,骆清柔喊了她两声没应,撇了撇嘴道:“还真睡着了”。

    两人觉得无趣出了卧房,骆清姝被感染困意打了个哈欠,对红俏道:“给我们收拾间屋子休息”。

    红俏一听为难道:“其余都是下人房,恐怕不妥”。

    “这不有书房嘛”骆清柔指着外间的书房道。

    “书房小姐一概不喜旁人进”红俏低头道。

    “你的意思我们是旁人了”骆清柔讥笑道。

    “小的不敢,只是怕小姐醒来会责怪”红俏”害怕”道。

    “我倒要看看这书房有什么宝贝?”骆清柔起了好胜的心。

    红俏立马扑通跪在骆清柔面前,带着哭音道:“还请四小姐体谅小的”。

    骆清柔不吃她这一套,直接绕过,就想伸手推门。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传来了骆清瑶的声音:“四姐姐,这是想干嘛?”穿着白色里衣的骆清瑶出现在卧房门口。

    “哟,五妹妹醒了”骆清柔停住手调笑道。

    “四姐姐如此大的动静,我怎能不醒”骆清瑶其实是被无双强行喊醒的,她头现在还晕着呢。

    “只不过是想找个房间休息,你的丫鬟就百般阻拦,我竟不知五妹妹的院子管理如此之严”骆清柔阴阳怪气道。

    “姐姐想休息,只管来我屋里便是”骆清瑶侧身邀请她们。

    “现下被你的丫鬟弄得睡意全无,倒是想进书房看看书,不知五妹妹可许?”骆清柔铁了心想进书房去一探究竟。

    “自然是可以的,只是劳烦两位姐姐稍等,容小妹去换身衣服”骆清瑶一脸平静道。

    “希望这次五妹妹不要让我们久等”骆清柔着重道。

    骆清瑶点点头回了房间,屋里的无双早在骆清瑶跟骆清柔她们说话时,就偷偷从窗户翻了出去溜进了书房里,她要将有关满芝园和如邻的信件帐薄给收起来。幸亏上午有打扫整理书房,东西都归类在一起,方便了无双拿走。

    骆清瑶洗了把脸,再吃几瓣橘子压嘴里的酒味,骆清瑶便拿着几个橘子走出了房门。

    “三姐姐,四姐姐吃橘子吗?”。

    骆清柔转头不理,大冬天的吃橘子也不怕酸倒了牙。

    骆清瑶打开书房的门请她们进去。书房的摆设也很简单,进门对面是博古架,上面放着花瓶和骆清瑶逛古玩店淘来的有趣的小东西。靠里是书桌,上面的书本纸墨笔砚摆放得整整齐齐,骆清柔走近翻了翻桌上的书,发现都是学院上学用的书,顿时觉得无趣,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呢。

    骆清姝在那一排书架前停留,似乎真想找本书来看,骆清瑶来府城满打满算七个月时间,书架上的书陈列的不多,甚至有不少是从家中带来的。

    “五妹妹这儿的书真少”骆清姝在书架前评价道。

    “自是不及三姐姐的书房”骆清姝在梧桐院的书房有一整面墙的书架,上面陈列着不少文学古籍。

    “听无双说三姐姐和四姐姐带了许多采买的东西过来”。

    骆清瑶话还没说完就被骆清柔打断道:“那是我们买回家的,不是送你的”。

    骆清瑶压根就没往那儿想好吧,她住在这里这么久就没看到过她们谁携礼上门,有的只有一包包的脏衣服。

    “明白,但为何放我这里?”她们不是直接从学院门口出发吗?

    “我们打算坐你的车一道回去”骆清姝道。

    骆清瑶剥橘子的手一顿,满脸困惑的看向她们,这跟之前与她约定的不一样啊。

    “反正你一个人坐,加上我们又不挤”骆清柔蛮横道。

    什么叫她一个人坐?她还有红俏,无双,小满她们呢。

    “红俏她们也要跟我一起回”骆清瑶道。

    “不是有牛车吗?”骆清柔撇了一眼院子里养牛的棚道。

    “那是头奶牛”骆清瑶无语道。

    “奶牛怎么了,不能驮东西吗?”骆清柔反问道。

    “能”骆清瑶简直被她的”天真无邪”给打败了。

    “这不就得了”。

    这理所应当的口吻听得骆清瑶直冒火,她有什么权利指使她做事。

    “但我这儿没有牛车”拉不了行李,坐不了人。

    “那你买牛来干嘛?”骆清柔皱眉道。

    “喝牛奶”骆清瑶淡淡道。

    这话把骆清柔给堵住了,她万万没想到骆清瑶还有这饮食爱好,牛奶又腥又不好喝,一般都是给刚出生的孩子喝。

    “既然五妹妹不方便,那我们自己想办法回吧”骆清姝冷冷道。

    “可我们没银子租马车了”骆清柔一脸不赞同道。本就是来省马车钱,如今又要自己出钱,骆清柔满脸不高兴。

    骆清瑶都不想去猜她们说得是真是假,直接道:“我出钱给两位姐姐租一辆吧”。懒得跟她们耗。

    “那就麻烦五妹妹了,租马车的钱就当是我们借的”骆清柔热切道。

    “不用,全当小妹对姐姐们的一番心意”骆清瑶说这话时自己都觉得违心。

    随即让红俏去车马铺租马车,但还没等红俏走出院子,骆清瑶就喊住她,转头对骆清姝她们道:“两位姐姐的东西买齐了吗?没有的话不如再一起去逛逛”。

    骆清姝是个隐藏的购物狂,她十分喜爱逛街买东西。果然一听骆清瑶邀约,她就想去,还是骆清柔及时提醒她“三姐姐,我们没银子了”。

    好人做到底,骆清瑶道:“不如先借用我的银子吧”这回骆清瑶可没说不用还。

    “好”骆清姝欢快的应道。

    三人前脚刚走,小莲和麦冬带着熟睡的两个孩子,叫上福全和福贵后脚就出了门。院里暂时不能待,她们随时有可能回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