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选择

章节字数:3555  更新时间:21-09-22 14: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说是要好好相处,但骆清瑶此时心是慌乱的,应对一个她都没经验,更别说应对两个了,后面全程不敢跟他们对视,只顾着跟伯母伯父说话,完全不敢将话题带到他们身上。

    中午吃饭时,不知是不是故意安排的,路辰星和路辰亮竟然分别坐在她两侧,一左一右,对面还坐着未来的岳父岳母。如此三面包抄的场面,顿时让她脸上染起一抹红霞,手脚都不听使唤了,今天她到底来干嘛来了?

    她紧张窘迫的样子被徐氏看在眼里,眼底笑意更浓,这害羞的性子像柏青哥,起初不熟时,柏青哥也爱红着脸说话。

    “你吃肉呀,不要客气”路辰亮见她只吃面前的那盘青菜,不由的提醒道。

    “哦,好”骆清瑶伸出筷子还是夹了一根青菜到碗里。

    “你是不是够不到,我帮你”路辰亮极其热情的帮她夹菜。

    “好了,我自己来”骆清瑶见碗里不断被他添肉忙道。

    路辰亮见她碗里被盛满才满意道:“吃完我再给你夹“。

    骆清瑶闻言只得默默低头吃饭,心里却在想这家伙怎么这么热情,难不成是看上她了?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旁边响起干净清澈的声音:“骆小姐,喝碗汤吧”。

    “哦,好的,谢谢”骆清瑶连忙放下筷子接过。

    “你刚怎么没跟我说谢谢”这边路辰亮突然道。

    骆清瑶又立马放下汤,转头对路辰亮道:“谢谢路公子”。

    “嗯”路辰亮满意的点头道。

    于嬷嬷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顿时对清瑶小姐的性子有了新的预估。

    小莲和无双站在骆清瑶身后不远处,都在默默忍笑。小姐的反应真的太好笑了,想不到一向沉稳冷静的小姐竟然会有如此慌乱的样子,而且还被两个儿郎夹菜盛汤照顾,真是太难得一见了。

    骆清瑶几乎是食不知味的吃完这顿饭,临走时,路辰星送了她一本勋州的地理志,路辰亮送了一把他自己雕刻的小剑。收到礼物时,骆清瑶满脸愧疚,她怀里的发簪都被熨烫到温热,却送不出去。

    一上马车骆清瑶就捂着脸道:“今天我的脸都丢光了”。

    “哈哈,这倒是真的”小莲毫不客气的笑道。

    “你还笑,都不帮我”骆清瑶将怒火转移到小莲身上。

    “有两位儿郎左右添菜,哪里还用得着我”小莲调笑道。

    “你!你还敢说”见她提起这事,骆清瑶恼羞成怒的作势想堵住她的嘴。

    小莲躲过她伸来的手,笑得越发开怀:“小姐,你那时和现在一样,脸耳朵都红了”。

    见她还说,骆清瑶直接扑上去压在她身上,捂住她的嘴:“不许说了”。

    小莲是不说了,但外面的无双凑热闹道:“今天小姐你害羞了三次”。

    “无双!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骆清瑶气道。

    车里于嬷嬷和小莲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又笑了。

    唉,她太难了!骆清瑶破罐子破摔的坐了回去,任她们笑去吧。

    于嬷嬷笑过后问道:“对这门婚事,清瑶小姐怎么看?”。

    “我不知道”骆清瑶摇头道。

    “关于选择呢?”于嬷嬷又问道。

    “我更不知道”目前对她来说选谁都一样,都不甚了解,都算见过一面的陌生人。

    “之前徐主夫问的那个是否娶夫侍的问题,清瑶小姐当时是不是有答案了”那时于嬷嬷正仔细看着她,发现她眉头舒展沉思了一会才答的。

    “算是吧”。

    “那答案是什么?”于嬷嬷追问道。

    “于嬷嬷怎么突然想知道?”。

    “因为那答案就是清瑶小姐的选择”。

    骆清瑶听到这话不仅没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反而有种心累纠结的惆怅。当时她心里的答案是不会,可现在知道跟她有婚约的路家儿郎是对孪生兄弟后,她又觉得情况好麻烦,这不是她之前答不会所能解决的。

    于嬷嬷看出她的纠结,会心一笑不再开口,凭清瑶小姐的聪慧,想必很快就能找到心中的答案。

    小莲此时却道:“我觉得小姐你娶两位夫郎也是可以的”如今满芝园和如邻日渐稳定,小姐也算小有薄产的人,迎娶两位夫郎不成问题,而且她私心希望小姐能多多开枝散叶,壮大骆家五房。

    骆清瑶不语,现在不是娶不娶两个的问题,而是情感不到位,娶再多也不行。

    “嬷嬷怎么看?”骆清瑶道。

    “老奴觉得两位儿郎各有千秋,性子都是好的”。

    “只能择其一呢?”骆清瑶出了个刁钻的问题。

    “我选大公子,更沉稳般配”小莲抢先回答道。

    “两位公子各有千秋,都是人中龙凤”于嬷嬷借用骆清瑶的话回答她。

    “无双,你呢?”骆清瑶问道。

    “小路公子”无双淡淡道。

    “为何?”难得无双会站队,骆清瑶好奇道。

    “习武之人”。

    “他会武功?”这点骆清瑶倒是没看出来,只感觉他活泼热情得过了头。

    “嗯”无双应道,从他的手掌和行走的姿势来看,他应该是从小习武,而路家又是开镖局的,自然有拳脚师傅教习。

    “小姐你呢?只择其一的话”小莲反问道。

    “不知道啊!两个我都不熟”骆清瑶头疼道。原本想从她们这里得到些启发,可惜都是主观意见,没法用来做参考。

    “熟悉还不简单,约他们出府玩啊”小莲出主意道。

    在这里男女相约游玩十分常见,如府规严明的大家族或许会恪守男女之道,但寻常人家邀约游玩家里大多都是许可的,只要随行有小厮么么们跟着。

    “再说吧”她都没什么计划,约出府也不知道去哪儿,勋州她也是头回来。

    “小姐,你平日不是可会玩了吗?”小莲觉得她家小姐应该勇敢的前行,而是畏手畏脚的瞻前顾后。

    “我哪有?”骆清瑶瞪了她一眼,小莲这家伙净会掀她的老底,当着老夫人身边的于嬷嬷干什么说她可会玩了,这不是会让老夫人觉得她在府城净花时间在玩,没好好读书吗?

    小莲顿时反应过来,瞥了眼于嬷嬷,改口道:“不是去玩,是去同窗家里讨教学问”。

    于嬷嬷将她俩的眼神小动作看在眼里,也不发话,任由她俩唱双簧。

    骆清瑶在纠结这门婚事,那边路家也在谈论她。

    “如何?可有看上?”徐氏询问两个儿子道。

    路辰星不答,这种直白的问题他一贯是羞于回答的。

    倒是路辰亮毫不掩饰道:“她长得挺好看的,身量也不错,礼数嘛?还算面面俱到”。

    “可是看上了?”徐氏有时也挺喜欢小儿子这直来直往的性子。

    “嗯,目前还不错”至少脸蛋他喜欢。

    “星儿呢?”徐氏见大儿子手指摩挲着茶杯,半响也不端来喝。

    “我听爹爹的”路辰星避而不答,将选择权交给爹爹。

    “你这孩子,眼下这事需要你自己做决定。如若你不喜,我自是不会勉强你”徐氏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找到一生所爱,幸福到白头。而不是因为婚约,强行将两人凑在一起。

    路辰星又沉默,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徐氏知他这倔强性子,便也不强行追问,而是道:“所幸时间还长,你们且慢慢相处看看吧”。

    “那我们可以出府玩吗?”路辰亮问道,要是整日在府上见面多无聊,只能喝茶聊天。

    “得看人家约不约你们出府”徐氏道。

    “唉,她那腼腆性子,八成是没指望了,不如我们约她吧”路辰亮想起她在饭桌上紧张害羞的样子,就觉得她约自己出府游玩可能性不大。

    “你敢?还记不记得你是什么身份”徐氏不许道,哪有儿郎约女子出去玩的。

    “我就说说而已嘛”他晓得不能主动约女子。

    “说也不能说,万一被别人听到了,你的名声还要不要?”徐氏对小儿子这口无遮拦的坏毛病说过多少次,但他就怎么也改不掉。

    “知道了,爹爹”路辰亮乖巧的应道。

    骆清瑶回到客栈后待不住,打算到处走走,看看有没有游玩的地方。

    勋州是江阳州内第一大县,靠着南北纵横的官道和便利的河道地理位置将原本的小县城渐渐扩大到如今四通八达的州县。勋州商人靠着倒卖南北商货而出名,小到临县特产,山村草药野味,大到州府的各色丝绸古玩,都源源不断的从勋州汇集再中转。盘活了县里的各大客栈和镖局,南来北往的采购商人总是喜欢聚集在勋州,挑选当下流行的货物,顺便物色更合适的货商。

    又因这几年勋州知县德才兼备又颇具想法,竟提倡在勋州举行一年一度的南北货物集会,由官府举办,只需缴纳摊位费便可以在集会上得到一个摊位,展示自己的货物,供各地商人选购。本着无限的商机和对新鲜货物的好奇心,各地商人纷纷踊跃参加,这一举措也带动了整个县城的经济发展,每每到这时客栈酒楼都是爆满,沿街叫卖的小吃摊和灯火通明的夜市能连续热闹好几天。勋州从此得以闻名,接连着的便是不断涌入的商人和货物,乃至京城里时下兴起的服饰和胭脂也慢慢的传了进来。

    要致富,先修路,从古至今都是硬道理。骆清瑶看着街上来来往往洋溢着笑脸,衣着华贵的行人,再看沿街商铺的规模,顿时觉得这才叫商业街,顾客络绎不绝,货物流通快,资金回转速度好,才能带动商业一片欣欣向荣。

    骆清瑶不由得想要是在这儿开一家满芝园,是不是利润也十分可观。她让小莲去留意打听一下勋州的点心铺子,如若有机可乘,她十分乐意满芝园进驻勋州,分一杯羹。

    下午在茶楼喝茶,骆清瑶问小二附近可有什么好去处?

    小二也是人精,立马对骆清瑶倒豆子似的推荐了好几个地方。

    “荷心湖游船,许多小姐少爷们都爱去;未名梅苑有十几种梅花盛开,如今也引得许多小姐少爷们前往;东畔河水结冰,也有许多人去哪儿滑冰玩;还有就是欢喜楼,里面的吟诗作对,歌舞小曲也有不少文人雅士喜欢”。

    “游船可有讲究?”骆清瑶问道,这几个里就游船比较合适。

    “也没什么讲究,只是白天和晚上得注意”。

    “什么意思?”骆清瑶不解道,难不成早晚收费不同?

    小二附身遮遮掩掩道:“良家儿郎一般晚上不游船”。

    骆清瑶红着耳朵给了小二一块碎银子做赏钱,便挥手让他下去。

    “小莲,你去问问游船的事,看能不能约明天的船”骆清瑶吩咐道。

    “是”小莲起身离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