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返家

章节字数:3941  更新时间:21-09-27 17: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临下船时,骆清瑶拿出两个盒子送给他们:“昨日得了两位公子的馈赠,今日自当回礼相送”。

    路辰星和路辰亮没有拒绝,收下了。

    送他们回府时,骆清瑶特意进去拜见了徐氏,说明日她便要回临夏县了。

    徐氏看两个儿子依依不舍的神情,询问道:“怎么不多留几天?”。

    “学院十六开学”骆清瑶如实道。

    “哦,是了,学业要紧”徐氏恍然大悟道。

    “明日何时出发?我让他们去送你”徐氏道。

    “明日下午”。

    “那中午来府里吃饭,为你践行”徐氏邀请道。

    “好,谢伯父”骆清瑶答应得很爽快。

    骆清瑶告辞离去后,徐氏问他们今天相处的怎么样?

    “挺好的”路辰亮回道。

    “玩了什么?”听说是游湖。

    “玩了投壶还有五子棋”。

    “五子棋是什么?”。

    “就是用围棋连五子,可简单了”以后他也能跟别人说他会下棋了。

    “别的呢?对你们怎么样?”他们单独出去玩,应是能放得开,谈得来吧。

    “对我们挺好的,我和我哥还赢了呢”路辰亮道。

    “赢了?你们还有赌注啊?”徐氏诧异道。

    “对啊,投壶和下五子棋都有输赢啊”。

    “她提议的?”。

    “嗯”路辰亮傻乎乎的应道。

    徐氏听后面上一沉,爱赌可不是什么好品行。

    “只是增添乐趣而已,赌注并不大”路辰星解释道。

    “你们赢了什么?”。

    “一盏花灯”路辰星道。

    “花灯?”徐氏倒是有些意外。

    “对,就是这盏”路辰亮让小厮文松将花灯拿过来。

    “看着平平无奇是吧,但你看这儿”路辰亮将那首诗转到爹爹面前。

    “这诗?”徐氏抬头看向大儿子。

    “不是她写的,说是买来就有”路辰星懂爹爹话里的意思,回道。

    “这么好的诗怎么会无缘无故题在花灯上”徐氏明显不信,文豪们素爱自夸,如若真是哪位大家所著,定会宣扬流传开来,岂会默默写在这盏花灯上。

    路辰星闻言不语,他也有所怀疑,但求证时骆清瑶说不知。

    “算了,如若真是她所写,往后便知晓了”如今低调遮掩也算情理之中。

    “明日她便回了,你们心中可有想法?”徐氏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连路辰亮都不抢答了,害羞的低着头不回答。

    徐氏见状笑道:“行,爹爹知道了”。

    “明天她来府里吃饭,你们好好准备”。

    第二天骆清瑶整装待发收拾齐整去路府道别,在府门口骆清瑶拱手拜谢道:“这两日多谢伯父款待,多有叨扰,还望见谅”。

    “路上小心,有空常来玩”徐氏叮嘱道。

    “好,谢伯父”。

    路辰星和路辰亮站在一旁,似是有话要对她说,却碍于旁人在场,不好开口,只眼神欲语还休的看着她。

    “两位路公子,多加保重,清瑶就先归家了”清瑶对他们道。

    “嗯,骆小姐也请保重身体,一路平安”路辰星回道。

    “一路平安”路辰亮也顺着他哥的话说,在外人面前他性子收敛了不少。

    骆清瑶上了马车向他们挥手道别,看不见人影后才放下车帘。

    待马车驶远,徐氏领着两个神情失落的儿子回到厅里。

    “想联系就给她写信”。

    “若无意于她,就不要去招惹,知道吗?”徐氏严肃道。

    路辰星和路辰亮点头。

    骆清瑶是正月十二晚上到的家,回来先去福荣居见老夫人。

    老夫人听张管事派人来报清瑶她晚上回来,便在福荣居等她。

    骆清瑶看见屋里亮着灯,高兴的小跑过去:“祖母,我回来啦”。

    “回来就好,可累着了?”老夫人关切道。

    “不累,看见祖母就不累了”骆清瑶嘴甜道。

    老夫人宠溺的看着她:“如何,可还中意?”。

    骆清瑶小脸一红,这让她怎么回答?

    “看样子是极满意了”老夫人笑道。

    于嬷嬷见状插话道:“此行清瑶小姐表现得很好,只是其中出现了一点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可有受伤?”老夫人紧张的看向骆清瑶道。

    “没,不是我”骆清瑶摇头道。

    “那是怎么回事?”老夫人询问于嬷嬷道。

    “路家儿郎是对双生子”。

    老夫人听后愣了几秒道:“指腹为婚的是对孪生兄弟?”。

    “对”于嬷嬷点头道。

    “路家怎么说?”。

    于嬷嬷看了眼骆清瑶道:“说看清瑶小姐”。

    闻言老夫人转头看着骆清瑶,让她给自己答案。

    “我不知道,祖母”骆清瑶弱弱道。

    “那两位儿郎性子如何?”老夫人轻声问道。

    “挺好的,彬彬有礼”骆清瑶道。

    清瑶终究是太年轻,看人浮于表面,不过这也怪不得她,儿女之事可不就是讲究眼缘嘛。

    “那可是中意人家?”老夫人问道。

    “祖母!”骆清瑶红着脸喊道。

    老夫人见她小女儿家的害羞模样,笑道:“在祖母跟前有什么好害羞的,喜欢就直说”。

    “祖母你莫要打趣瑶儿了”骆清瑶扯着老夫人衣袖道。

    “好,祖母不说了,但瑶儿你心里要有所决断,知道吗?”婚约是结两家之好,若不合适要早说,以免伤了两家和气。

    “我知道的,祖母”。

    最后老夫人发表看法:“若两位儿郎都喜欢,全娶进家来也是可以的”。

    骆清瑶小脸又红了一个度。

    “我家瑶儿是个有福气的,以后必定多子多福”多娶夫郎开枝散叶也不错。

    骆清瑶是一路红着脸回的慧园。

    待骆清瑶走后,老夫人细问于嬷嬷勋州一行的事。

    “依你看,那路家儿郎对清瑶如何?”老夫人听完于嬷嬷的讲述后问道。

    “照顾有加,似有青睐”。

    听到照顾二字,老夫人笑道:“瑶儿果真红了三次脸?”。

    “是呢,老奴也瞧见了”于嬷嬷也笑道。

    “这孩子打小就是实心眼儿,什么都摆在脸上”老夫人感叹道。

    “可有瞧出瑶儿更属意谁?”。

    “老奴不知,像是都好”不偏不倚,礼物也是准备两份,说话也是两边都兼顾着。

    “哈哈,都好就好”老夫人笑道,要真娶了双生夫郎也是路府的一大喜事。

    慧园里,喜乐平安小满也围着骆清瑶问路家儿郎的事,骆清瑶不想被她们笑,便说还好,试图将此事描述得云淡风轻,没有一点波澜。可喜乐她们明显不信小姐的一番说辞,那有第一次登门见公子什么事都没法发生的,于是转头去问无双。骆清瑶深知无双闷葫芦的性子,定是懒得搭理喜乐她们的追问,于是十分放心的将无双归为自己可信任的队友。却不料,无双当她面还一脸冷酷的保持沉默,转头就被喜乐她们用了不知名的手段一咕噜的将勋州的事全告诉了喜乐她们。害得骆清瑶第二天醒来,迎面就对上平安似笑非笑的眼神,可把她气得不清。

    被自己的丫鬟狠狠笑了一番,骆清瑶黑着脸看着无双,说好的冷酷的木头人呢?无双自知理亏,麻溜的躲着她,等小姐生完气她再出现在她面前好了。

    生气也无济于事的骆清瑶,吩咐平安她们将从勋州带回来的礼物一一分好送去各院。徐伯父也给她准备了不少精致的回礼,骆清瑶不想惹人眼红,便将贵重的物件择了出来,再加上她在勋州买的特产,分一分刚好每个院子能送一点。

    到了去福荣居请安的时间,骆清瑶带着小满去了,留无双给平安当苦力,抱着礼物各院送。

    去时冉氏她们已经到了,见她来了,立马笑道:“清瑶回来了,去勋州如何?我们还等着听呢”。

    “祖母好,大伯夫,二伯父,三伯父好”骆清瑶挨个行礼道。

    “此行去勋州,收获颇多,谢大伯夫挂念”骆清瑶回道。

    “那路家儿郎如何?听说他们是一对双生子,不知清瑶看中了谁?”冉氏问道。

    “清瑶还小,此事全由祖母做主”骆清瑶打太极道。

    “老夫人没看到人,如何替你决断,自然是看清瑶你的想法”冉氏道。

    骆清瑶装作扭扭捏捏不愿说。

    “五妹妹可是害羞了?”骆清柔瞧好戏道。

    “也难怪,五妹妹可是我们这些姐妹里第二个有夫郎的人”骆清柔说完还咯咯的笑了起来。

    身边亲近之人笑她也就算了,何时连家中姐妹也能以她的亲事为乐了。

    “若四姐姐想,也是会有的”骆清瑶不紧不慢的回道。

    “哼!”谁想了!骆清柔把头转到一边,她可不像她,早早在意男女之事,忘了读书考取功名才是正事。

    骆清瑶不跟她一般见识,落座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听闻勋州的竹宣纸清新透亮,不知五妹妹可有捎带一些回来”骆清姝轻轻柔柔的问道。

    “小妹知三姐姐喜欢,一早便派人送到梧桐院了”骆清瑶回道。

    眼看骆清柔要开口,骆清瑶抢在她前面道:“也往各院都送了些”她一向一碗水端平。

    回到慧园,平安告诉她永春堂方和大夫在,这从勋州带回来的礼要不要她亲自去送。

    骆清瑶想了下点头,年前她去时又遇方和大夫出诊,没见到他老人家,这次应当能见上。

    午饭后,骆清瑶跟老夫人说了一声,便带着无双和平安出了府,这次骆清瑶熟门熟路的去刘记铺子买了卤味和花雕酒。

    她们一行人远远的就被药堂的药童看见,忙回屋去传话。那热情的劲儿像是十分欢迎骆清瑶的到来,原因无他,只因她每次来都会带好吃的,引得一众馋虫闻着味儿就知道她来了。

    骆清瑶刚到门口就被众位师叔师伯们热情接待:“小瑶儿来啦,快,快请进”,再顺手接过刘记卤味和酒,也有人连平安手里提着的礼物也一并接了过去,反正送师傅的也是送他们的。

    骆清瑶被他们请座位上坐着,给她沏了茶水就在一旁拆油纸准备开动了。

    方和大夫闻讯前来,就瞧见堂里个个吃的一嘴油亮。

    “凑成一堆做什么,还不快去干活”方和大夫斥道。

    众人见师傅来了,忙手不停歇的拿了吃食就散开,连旁边看诊的病人嘴里都吃着一块。

    “方大夫好!”骆清瑶起身行礼道。

    “你就是清瑶”方和大夫话里透着一股找”罪魁祸首”的感觉。

    “我是”骆清瑶点头道。

    “下次来直接进后堂”不然好东西全被他们给霍霍了,方和大夫看着油纸包里只剩下几块”瘦弱”的鸡肉道。

    “好,清瑶知道了”。

    旁边竖起耳朵偷听的师叔们撇了撇嘴,师傅他老人家想吃独食。

    “这次来所谓何事?”还有几天就学院开学了吧。

    “清瑶前段时间去了趟勋州,带回来些东西想送来给您”骆清瑶指着一旁的礼物道。

    “你有心了。但银钱要用在正当地方,切不可胡乱花费”方和大夫提醒道,每次来都提着大包小包,把一众弟子的嘴都养刁了。

    “是,清瑶记下了”骆清瑶低头道。

    “无事你就先回吧,好好用功读书,方为正道”方和大夫道。

    “是,那清瑶先告辞了,下次再来看你”骆清瑶起身弯腰行礼道。

    骆清瑶跟其他师叔师伯们挥别后便离开了永春堂。

    “师傅,你咋赶清瑶走咧?”三师弟悄摸靠近顺走一块鸡肉道。

    “你师娘不在,我跟她有啥好聊的”方和大夫最烦跟人虚与委蛇的交谈。

    “唉,下次清瑶都不敢来了,没好东西吃了”三师弟惋惜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一包吃食全让你吃干净了”方和大夫挥手驱赶他道。

    “这不还有一包嘛,给你老人家留着呢”三师弟丝毫不怕惹他老人家生气。

    这边平安也有些许的担忧:“方大夫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呀?”。

    “无妨,多见几次就好了”讨长辈的喜欢,她最擅长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