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要务

章节字数:3376  更新时间:21-10-15 16: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纳吉定亲后,在来年开春便将新夫郎迎进了门。新主夫的性子果真和传闻一样,大家闺秀明事理,对妻主照顾有加,相敬如宾,对内操持庶务赏罚分明,以德服人,对梁钰也是彬彬有礼,不过分热络也不过分冷落。关于他的婚事也积极操办,对上门说亲的人总是亲自接见询问,过后一字不落的将前来说亲介绍的人的情况说给梁钰知晓,询问他的意见。

    也许是都没看上,或者是儿郎有自己的想法,大半年过去了,上门说亲的人一拨接着一拨,也介绍了不少优秀的女子,但都没能入梁钰的眼。渐渐的上门说亲的人变少了,偶尔媒人上门介绍的女子还不如早些时候说亲的人,见此路征亲自嘱托媒人,让她多多为儿郎留意优秀的女子,媒人自是拿了银子应下。但效果依旧不甚理想,路征也没了办法,只能将这婚事记挂在心上,盼着能有合适的人选出现。

    倒不是说路征作为”新官上任”的府丞主夫想要迫切的为梁钰订下婚事,早早将他嫁出去,稳固自己的地位,为自己的孩儿铺路。而是他在自己身上吸取的经验教训,他年轻时也心高气傲,对自己的婚事不上心,落到如今大龄才得以嫁给如意妻主,他不想梁钰走他的老路,空度韶华。况且他之所以能大龄留守家中只愿嫁得如意妻主,是因为有个爱他的姐姐全力支持他,所以他才能不顾世俗的眼光坚持自己的想法,而梁钰却不像他这么好命,他虽不在意自己的婚事,但身为府丞的独子若久久待字闺中怕是会引来旁人的议论。

    而此时情景,他也不愿逼他,只盼望着得梁钰喜爱的人早日出现,成就一段美满姻缘。

    他这边能慢慢等,梁家主那边却等不了时常追问,问他为何迟迟没有将儿郎的婚事给定下来,同时族里也对梁钰的婚事紧密关注。面对各方的关切,路征肩上的担子十分沉甸甸,他知梁钰的婚事是他入府急需解决的头等大事,但他不想强迫梁钰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一面是外来的压力,一面是自己的私心,翻来覆去的煎熬着他,连着几晚都睡不好。作为枕边人梁家主知自己有些过于强求他操办儿郎的婚事,毕竟是她先放了话让梁钰自己挑选妻主,所以他能做的也只是在旁相看,没法做决定。可现如今儿郎的婚事确实是当务之急,梁家主便建议路征去同梁钰商量,探探他的口风,问他到底想要找什么样的妻主。

    有了家主的授意,路征第二天便来到了梁钰的院子,准备跟他聊聊心里话。

    “今儿得闲,想来你处说说话,可有扰到你休息?”平日路征很少来院里惊扰他。

    “主夫光临小院,荣幸之至,何来打扰一说,文松上茶”梁钰正在屋中看书。

    “没有就好,我也就直说了,我今天来是奉了你母亲的话,来跟你商量你的婚事的。你也知我性子直,不懂揣摩别人的心思,所以你的婚事你要是有什么要求或者想法,只管告诉我,我也好为你寻找与之般配的人”屋里没有外人,路征也不卖关子直说来意。

    “让主夫为我操心劳累,钰儿实在歉疚”梁钰低头歉意道。

    这几个月新主夫为他的婚事有多辛苦,梁钰看在眼里,内心充满愧疚。他也不知自己为何对前来说亲的那些人没有半点喜欢,甚至有厌恶的情绪,迟迟未能跨出那一步。如今婚事一拖再拖,母亲终是看不过去,派他来找自己谈心了。

    “我知母亲和您都为了我的婚事担心,如今问我,我却不知我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女子,只盼着能是个知书达理,善良孝顺的人”。

    路征见他心中毫无对美好婚事的向往,本不想逼他,却不得不将实情剖开来跟他讲:“钰儿,我也不瞒你,你的婚事相看了这么久,一直悬而不决,恐会拖累你日后的名声。咱们做儿郎的心中都有过美好的期望,我不信你没有,你今天老实跟我讲,说具体点,我也好给你照着模子相看啊!”。

    梁钰被他直白的话愣了三秒,他这是在逼他表态!

    转念,梁钰回想新主夫自进门来一直不偏不倚,为人正直果敢,对他也是十分体贴照顾,如今又对他说这样的话,想来是真心为了他好。将之前的顾虑藏在心底,梁钰缓缓将自己曾经幻想过的良人模样说与他听:“我从小在府里长大,从未去过外面更广阔的天地,母亲公务繁忙,鲜少带我外出游玩。我向往山水间的悠远豁达,想走遍大好河山,赏晨曦朝暮,如能携手共游,便是天空海阔”。

    路征想不到梁钰内心竟有如此宏大的志向,但他是赞成的:“想不到你竟是这般英气的男儿!走出深闺,踏遍山川五岳,游历大江南北,赏他乡美景,抒豪情壮志。今你信我如实告知,我定不负你所托,为你细细找寻,寻得那良人来”末尾,路征反倒斗志满满了起来。

    梁钰见他懂自己,起身向他行礼道:“谢主夫包容我这番不切实际的想法。良人易寻还是难得,全凭姻缘的命中注定,我们听之任之便是,望主夫多多爱惜自己的身子,切莫劳累”。

    “我明白,但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呢,你且等我的好消息吧。说了这么久的话,想必你也累了吧,你先休息,就不用送了”路征起身准备离开。

    “我不碍事,主夫在外为我奔波辛苦,便让我送送你吧”。

    “好,知晓你是个懂礼的人,便由着你送吧”。

    送完路征回屋,文松忍不住问道:“公子你为何要将内心的想法全盘托出,万一。。。。。。从中使坏怎么办?”。

    “此事压在我心里不说,又有谁能知我心中的向往呢,是好是坏看老天爷的安排吧”此事如今已由不得他了。

    路征行事雷厉风行,现知晓了梁钰心中的想法,就像肩负起新的重任一样,浑身充满了干劲,他想为儿郎找到那样的人。可惜还没等他在泰州大展拳脚,一纸调令让梁孟倾荣升省城淮阳府丞,即日上任,这下路征也没空去各家相看女子了,他得紧锣密鼓的准备搬迁之事。

    等在省城淮阳安置妥当,再想起梁钰的婚事,路征又犯了难,如今妻主在淮阳任职,那泰州的人家便不合适了,可这省城的好人家他又所知甚少。不得已只能在新认识的同僚夫郎间多加打听,慢慢融入这个圈子,也有不少闻风而动的媒人上门来说亲,这回路征耍了个小聪明,他也不当传声筒了,直接安排梁钰坐在隔间的屏风后面旁听,遇到合心意的他自会告知。

    梁府是刚搬来省城的新人家,又大张旗鼓的为儿郎择婿,其中不乏有心思不正的人托媒人前来说亲,介绍时说的天花乱坠,才情俱佳,等后面派人去打听,却都是些想攀炎附势之人。还有那门第一般的人家也前来托人说亲,仿佛这新府丞大门是位媒人就可以将女子领进门一样。

    梁家主虽得知了自己儿郎的想法,但她认为两家门第不能相差太多,得保证儿郎嫁过去的饮食起居和在府中相差无几。不然贫贱夫妻百事哀,再相爱的两人也会被细小的琐事消磨了当初的情意。

    连着相看了一月有余,有路征乍一听满意的,过后打听却发现是虚假之徒,这可把路征给气得不行,这省城的女子本就良莠不齐,竟还有趁机浑水摸鱼的人。这让他后面相看人家都不免留个心眼,托人过后再三打听。

    这日有位新交好的主夫给他介绍了一户人家的女子,母亲是举人在学院做教书先生,家中经营一间书店,她是家中二女儿,颇有才气,更是写得一手好字,在十二岁时便考中了秀才,待人彬彬有礼,周围邻里对她都赞赏有加。

    家中经营书店,虽不是富贵人家,但性子温良,才情过人,路征便托人去打听此女的详细情况。打听后发现此女确实如友人所说,是位品性敦厚,善良孝顺的人,心里便对这人的满意多了几分。

    将此女的情况告诉梁钰后,见他没有反对,路征便跟妻主说起此人。梁家主虽对她比儿郎小半岁有所不满,但听闻此人才学济济,家世清白后也没有反对。

    各方都满意,路征便提议选个日子两家见一面,让梁钰和那女子也见上一见,看看眼缘。梁家主当即没有答应,这八字还没有一撇,这人她要亲自去查探,方可说后面的事。

    恰逢休沐日,梁家主着便服带着管事去了那家书店,假意买书,实则到店观察这家人。正巧此女在书店一角伏案抄书,坐姿端正,下笔专注,店内来来往往的客人对她似乎没有影响,内心自有一方天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女相貌一般,对比起自家的儿郎,容貌更是平平。梁家主前几年无心男女之事,但欣赏美的眼光一直都是很高的,当年梁钰的爹爹就是泰州城内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这才让她甘心为他守身这么多年。所以对于自家儿郎的妻婿,她自然也希望能找个相貌相配的。

    当回府后,路征问她是否满意时,她没有明说自己对此女的样貌略有失望,只是含蓄的说要再多相看相看,万一有比这更好的。

    路征见她只推脱说要再多看看,半点不说为何此女不合适,把他这些天努力的结果统统视而不见,心里呕气不下,带着贴身小侍就气冲冲地回了泰州。

    待梁钰知道路征突然回了娘家时,他已走了两个时辰。他去问明母亲后才得知是为了他的婚事,两人闹了矛盾,当下就想请母亲劝他回来,可梁家主却道此事不用管,让他回家散散心也好。

    路征回到泰州路家后,府里的人都上赶着巴结奉承他,他在家待不住便坐着马车来勋州找他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