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倾诉

章节字数:4118  更新时间:21-10-17 2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路征的突然到访让徐氏大吃一惊,他不是两月前才随梁大人去了省城?怎的到勋州来了?

    “姐夫,我姐呢?”路征踏进主厅见他在便问道。

    “你姐押镖刚走,怎么来勋州了?”徐氏走过来坐到他身旁关切的问道。

    “省城不好玩,便来姐夫这儿住几天”路征大喇喇道,他在姐姐家一向如此率真。

    徐氏原先以为他是在省城受了什么委屈跑回家来,可仔细瞧了瞧他的神情没发现什么端倪来。

    “都是当主夫的人了,怎的还这般贪玩”徐氏笑骂道。

    “哼,我不管,我想回来就回来”路征蛮横道。

    “还耍性子呢,说吧,怎么了?”无缘无故的回来,必定是发生了什么。

    路征小脸一偏,不想这么快被他识破自己受了委屈,但眼睛斜瞟着,想来心里还是想找人倾诉一二的。

    徐氏也不催他,等到他愿意开口说为止,从小到大他置气就没超过半刻钟的。

    果然,自觉挽回了面子的路征转头叹气道:“当主夫好难,一点都不轻松”大小庶务什么都要管,没一天空闲的。

    徐氏没接话,给他续了杯茶。

    “旁的也就罢了,府里那位儿郎的婚事,真是让我无从下手。亭知让我尽心操办,我无时无刻不记挂在心上,为儿郎相看人家,好不容易有点眉目了,却被她三言两语给打发了,说要重新相看,一点都不体谅我的辛苦。问她为什么,她还不说”路征一提起这个就生气。

    “姐夫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当初是她让我帮梁钰挑选人家,选中了又不满意,还自顾自的否决掉,半点没跟我商议,你说这事搁谁身边不生气?”路征就是气她不对自己说实话。为了梁钰的婚事,他连自家侄儿的定亲都没参加,难道他这个主夫做的还不够好吗?

    徐氏听完安慰道:“或许梁大人有自己的考量,不便告诉你”。

    接着又严肃道:“你既已嫁给她,便要尊重她的决定,就算是她有事不告诉你,你也不能如此任性说回娘家就回娘家,不顾你妻主的颜面”。

    “我哪有不顾她的颜面,回家省亲而已”他将府里一切安排妥当后才出的府,又不是两手一挥撂挑子走人,路征不服气的想道。

    徐氏见他还嘴硬,扶额无奈道:“你这性子在家我和你姐姐容忍倒没什么,可嫁为人夫还这般由着性子来,便是你的不对了。妻家不比自己家,万事留个心眼,沉着冷静方能办好正事”。

    路征不服气的扭过头不看他,嫁了人连姐夫都不帮自己了吗?

    还小孩子脾气呢!徐氏宠溺的笑了笑道:“但竟然你都回来了,那便在家里住下吧,我让人修书一封给梁大人,说家人思念你,想留你住几天”。

    “太好了,谢谢姐夫”能留住几天,路征立马喜笑颜开。

    “但你回去要记得跟你的妻主服个软,道个歉,知道吗?”徐氏叮嘱道。

    “知道了”路征不敢不应,他怕姐夫赶他出去。

    “另外你府里儿郎的婚事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你详细与我说说,我帮你参谋参谋,免得你手忙脚乱,无从下手”。

    有人帮他想办法,那再好不过,路征连忙将这婚事从头到尾告诉了徐氏。

    一股脑说完,路征忧愁道:“到现在都没个人选,也不知这婚事何时能修成正果”他也好功成身退呀!

    徐氏默默听完,十分钦佩这位府丞家的儿郎,不看家世门第,只愿找心中所想的意中人。可这谈何容易?寻常人家的儿郎尚不能寄情山水,游历八方,更何况他一个府丞家的公子。同时也在心里将自己身边合适的人筛选了一遍,勉强有几个性格符合的,但帮人说亲,无论成不成,从自己口中说出都是带着责任的,所以徐氏此刻也只能推说自己会帮着在勋州找找看,到时有消息再告诉他。

    路征虽然玩性大,但也明事理,他此番回娘家也只是贪玩想找人倾诉心中烦闷,关于梁钰的婚事他万万不敢将此事托付给姐夫去操心。

    “姐夫的好意我心领了,梁钰的婚事小弟能搞定,你放心好了”路征拍着胸脯道。

    徐氏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

    说了这么会儿话,路征才想起自家侄子来,便问道:“星儿辰儿呢,怎么不见来?我带了礼物给他们”。

    “赴宴去了,不在府里”。

    “啊!我还想问他们呢”因为梁钰的事,路征没能来参加他们的生辰宴和定亲礼,顺道对他们的妻主也知之甚少。虽早早就知道与骆家有指腹为婚的婚约,却不曾与这位骆府五小姐有过碰面,她第一次登门拜访时,他已嫁入梁府。后面在各种因缘巧合下导致他现在都没见过这位传说中享齐人之福的幸运女子,所以他急切的想要从辰星辰亮口中得知她的信息。

    此时他们不在,路征便将亮晶晶求知的眼神望向了徐氏:“姐夫,你给我讲讲你的未来儿婿吧”。

    说话没大没小,徐氏故意吊他胃口道:“等他们回来,你自己去问”。

    “别呀,你先给我说说嘛”路征扯着他的衣袖不让他走。

    “自个去问”徐氏俯身笑道,顺手将衣袖扯了回来。

    “哼!自己问就自己问,你走那么快干嘛”路征起身追了上去。

    下午路辰星和路辰亮一回府,便被路征逮住问情况,得知这位骆五小姐现已考中秀才,家中父母虽早亡,但有位疼爱她的祖母帮衬。还听说在府城读书期间开了家点心铺,生意十分火红。瞧见他们脸上说起她时幸福害羞的神情,路征便知这位骆五小姐已深深拴住了他们的芳心。但抛开指腹为婚这件事,路征觉得这位骆五小姐条件只能算中等人家,对比起泰州路家,她的门第和家世算不上是良配,还是可惜了他两位侄儿。

    正待路征想追问些详情时,路辰星和路辰亮反而不理他了,任他怎么打听都不说,最后还跑掉了。

    谁都有过少年慕艾的时候,路征看他们害羞跑掉的样子,不免回想起自己年少的时候。

    晚上,路征不去他自己的院子休息,偏要赖在徐氏屋里,说是要跟他秉烛夜谈。路征懒洋洋的倚在贵妃榻上吃果子,说道:“姐夫,我下午去找星儿辰儿他们问了,全是夸她的,她真有那么好?”。

    徐氏闻言笑道:“这是吃人家嘴短。不过他们也没夸大,她确实是个体贴的人”。

    “体贴?是怎么个体贴法,让你也为她说好话”路征好奇道。

    “只要她真心对儿郎好,我夸她几句也不为过”。

    “姐夫,你还没说她如何体贴呢?”路征着急追问道。

    “你既然想听,我就给你说说,免得让你茶不思饭不香的想破脑袋”徐氏放下手中的账册道。

    “你也知道,我年轻时跟着你姐出门走镖,在途中认识了她的父母,我们甚是投缘,一路结伴同行。那时柏青哥正怀着她,我心中羡慕,便多亲近了几分,后来分开,我查出喜讯,第一时间就觉得是沾了柏青哥的福气,于是便提议两家来个指腹为婚,定下娃娃亲。彼此交换了信物,还留有书信,后面两家突然断了联系,但我始终留着那枚玉佩和书信,为得就是看儿女们的姻缘造化。所以当她拿着信物登门拜访时,我心里是有所期盼的,希望她能继承柏青哥的样貌和品性”。

    路征见他又说起往事,忙打断道:“姐夫,咱们说体贴的事”不扯那么远。

    徐氏斜睨了他一眼,急性子,这不正说到了吗。

    “她在登门前特意派人来打探我们的口风,说若是我家儿郎现已有中意的人家,她便将信物和书信一并送还给我们,若是无,她便不日携礼上门拜访。就是她这般有礼数的做派,让我和你姐一下子就想起了她的父母,后面便同意让她拿着信物和书信上门来相看,想不到这一相看,还真相中了”。

    “按你这么一说,这骆五小姐礼数确实做得不错,先给了我们家选择的权利”路征赞许道。

    徐氏点头,接着道:“还有一点她做的也不错,当初两家定下婚约时,不知我怀的是双胎。所以当天她得知婚约人选有两个时,很惊讶却没有慌张,十分真诚坦白的对我们说这门婚事由我们定夺。你也知你两个侄儿身形样貌虽无差,但性格气质截然不同,明眼人都喜欢星儿多一点,而她却说由我们做主。我那时起了心想试探她,也不挑明,单让她跟儿郎相处一段时间再做抉择,后面你姐故意问她两家既是指腹为婚,两位儿郎都与她有婚约,她可是只愿娶一位?当时她没有丝毫胆怯的回答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当遵从。那时我便起了心思想将两位儿郎都嫁给她”。

    “这骆五小姐倒是好福气,不费吹灰之力,便做享齐人之福”路征不以为意道。

    徐氏见他不服气,解释道:“要是一般儿郎,你这样想无可厚非。但你是知道辰儿的,他那个性子,嫁给别人不搅得人家内院鸡飞狗跳才怪,他也就听他哥的话,他们两兄弟嫁给一家,有星儿管着他,我也放心多了”。

    “姐姐和姐夫考虑的极是,但这样姐夫你就说她万般体贴,我可是不依的”也没见多体贴呀?

    “你急什么?不得给你慢慢道来呀”徐氏调笑道。

    “登门第二天她约星儿辰儿去游船,随行的么么告诉我他们之间相处极为融洽。她行为举止恪守礼数,对星儿辰儿热情照顾,并无半分逾越之举,后面星儿辰儿回来也对她赞许有加,说玩得十分开心,当时我就想这门亲事成了”。

    “才见一次面就约他们游船,想必是惯会些哄人开心的伎俩。姐夫你怎可如此大意,同意星儿辰儿赴约,万一遇到心术不正的人怎么办?”路征觉得此女过于花言巧语讨儿郎欢心。

    “你当我没想过吗?但她路途迢迢诚恳的上门来拜访,总拘着他们在府里相见,又怕看不出她的真性情。所幸大胆一点,让他们在外独自相处,也好仔细观察,她是不是位合适的妻主人选”。

    “那看来是通过姐姐姐夫们的考察了”。

    “嗯,观察下来,她是位不错的人选”。

    “听完,她人倒是不错,可这家底薄了点吧,听说府里只有祖母一人护着她”人被姐夫说服,这门第家世总没法解释吧。路征依旧在挑刺。

    “家底是薄了点,但胜在简单,嫁过去不用立规矩,她成年后便会分府单过”徐氏已想好到时将儿郎的嫁妆置办得丰厚些,让他们带过去。

    “虽嫁过去就当家作主,但总要有些产业傍身吧,我听说她在府城开了间点心铺,生意很好,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派人去打探过”那家满芝园的糕点生意确实十分红火。

    “还听说她经常送吃食过来,都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是吗?”路征是从一个下人哪儿听来的。

    徐氏闻言笑道:“嗯,她喜欢研究这些。府里之前还有她送来的点心,现下可能没有了,都被你姐带去镖局分了,不然你也可以尝尝她的手艺。”

    “看来我是没口福了”路征倒不贪念这点吃食点心。

    “她这般喜爱做吃食,会不会性子柔弱,没有担当?”路征鲜少见过喜爱下厨的女子,她们都自觉矜贵,远离庖厨。

    “这你倒不用担心,做吃食只是她的爱好而已,当你见到她,你就不会担心她不够女儿气概了,她很像她的爹爹,有着一颗侠义心肠”。

    “听姐夫这么一说,我倒对她本人有些好奇了,不知我在家这段时间能不能见到她?”。

    “眼下刚好有个机会,待你姐回来,她便要送星儿辰儿去府城,如果你真想见她,可以一道去”。

    “为何要送星儿辰儿去府城,她不能来吗?”这是定亲,又不是成亲,还管送人的?

    “她在府城学院读书,如何能来?”。

    “哼,那这次我也去,去看看她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让我姐护送儿郎去找她”路征气呼呼道。

    徐氏见状点了下他的额头:“你呀!”净对旁的事来劲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