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护送

章节字数:4967  更新时间:21-10-21 15: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路家主路薇送完一趟镖回来,就被她亲爱的弟弟催着让她护送他们去府城。还不准儿郎和徐氏提前送信给骆清瑶,他要出其不意的突然到临,打她个措手不及。

    徐氏见他又要捉弄人,摇着头将他们送上马车,但愿清瑶能经受住考验。

    一行人到了府城,先径直去了骆清瑶的住处,也不上前敲门,只远远的观察,路征称这为悄无声息的暗中打探。等见到红俏进出院子时,众人又悄然离去,路征吩咐车夫去学院,因为他听儿郎说她外宿,中午会在学院门口吃饭。

    路家主也是真疼他,换做别人如此多事,她早就将人撇下让他自己玩了。路辰亮觉得有趣,感觉像探秘一样,兴致勃勃的凑在小舅舅身边向外张望,路辰星看着他们闹,安静的坐在车里。

    下学钟声响起,没一会儿外宿的学子就一窝蜂的涌了出来。路征立马掀开帘子去看,侧耳问辰亮哪个是她?路辰亮挤在车门前,想将帘子掀开些好看清楚,却被路征用手压住,说要隐秘,不能被她发现。

    于是两人头挨在一起,拿眼透过那一角缝隙往外看,骆清瑶和骆清柔一同结伴出来,路辰亮看见她立马用手指着道:“看见了吗?穿黄色衣服那个”。

    “哪个?”学院门口穿黄色衣服的很多。

    “和粉色衣服站在一起的那个”。

    骆清瑶此时正侧身跟骆清柔说些什么,从路征这个角度,刚好直视骆清柔,他觉得这姑娘长得聪慧,一双眼睛大而明亮,白皙红润的脸蛋上写满了傲气。反观她身旁这位,身量挺拔,一袭黄色衣裙,纤腰盈盈一握,风姿灼灼。待她转过身来,路征眼前一亮,粉雕玉琢的鹅蛋脸,一双眼睛似秋水含波,美目婉转,**的鼻头和如樱桃般润泽的小嘴,生得如此娇俏,却有一对黛山眉,衬得那灵动的五官更觉美艳了几分。

    路辰亮见小舅舅看呆了,笑道:“我没夸大,她长得美吧?”。

    路征收回眼神,勾起嘴角道:“你们好福气”这位侄婿样貌上乘。

    “我那时说,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路辰亮嘚瑟道。

    “信了。知道你妻主长得美,行了吧”路征拿话臊他。

    路辰亮听见妻主两个字,就红了耳朵,她还不是呢!

    看他害羞,路征只觉扳回一城,跟他斗,还嫩了点!

    路家主见他玩够了,便准备起身下车去见骆清瑶,却被路征拦住:“姐,你干嘛去?”。

    “还没玩够?”路家主反问道。

    “人是看到了,但人家下午还要读书,你现在出去,不是让她为难嘛”路征满怀好意道。

    “再说,她去吃饭,咱们去打扰不好吧”。

    路家主听他这么一说又坐下:“接下来干嘛?”总不会一直坐到她上学吧?

    “那自然也是去吃饭啦”路征灿笑道,随即吩咐车夫去东街。

    待他们的马车离开,无双若有所思的盯着看了一下。

    路征吃完饭,又拉着一行人在府城闲逛,还去了满芝园买糕点,见店里生意红火,小二服务热情周到,糕点也好吃,便带着满脸笑意上了马车。

    临近傍晚下学时,路征才让车夫赶去骆清瑶住的小院,让身边的小侍去敲门。

    红俏喜乐她们正在院里收衣服,听见敲门声,喊道:“谁啊?”。

    小侍不知如何回答,路征见状道:“故人来访”。

    红俏推开一个门缝,见一位衣着华贵的郎君和小侍站在门口,便问道:“你们找谁?”。

    “此处可是骆清瑶骆小姐的住处?”。

    “是,你是?”红俏见他眼角含笑,不像坏人。

    路征没回答她的话,而是对马车上的人道:“是这儿没错,下来吧”。

    路家主掀开车帘走了出来,接着是路辰星和路辰亮。

    红俏闻言一看,是路家来人了!她立马打开院门,迎了上去。

    “不知路家主到访,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我家小姐下了学便会回来,还请路家主和两位公子进院稍坐休息”。

    路征在她去迎人时,抬脚进了院子,入目四周,略显寒酸,院里还晒着野菜和山货,空气中弥漫着菜干的味道。

    味道暂且不说,这迎面走来的人却让他多看了几眼,面若桃花春映水,水汪汪的眼睛似是有旋涡,惹人无尽怜爱,若不是瞧见她身上穿的衣服和红俏是一样的款式,路征都要以为这是那家的小姐了。想不到这骆五小姐,不仅本人长得美,身边的侍女也长得貌若天仙。

    喜乐把握不准路征的身份,便行了礼,请他上坐。

    此时红俏的夫郎和年奇也听到动静从厨房探出头来,正巧看到红俏恭敬的领着客人进门,红俏的夫郎赶紧从橱柜里拿出茶杯来给客人们沏茶。

    等得知来人竟是路家主和两位公子,还有一位路家郎君,红俏的夫郎连忙唤自家儿子青松去满芝园通知小莲他们家里来客了,顺道让她在酒楼订桌宴席回来,厨房做的家常菜怕是不够待客。

    路家人的到来,让小院里所有人都忙活起来,红俏在正屋陪客,年奇在厨房忙活,喜乐在旁给客人添茶,红俏的夫郎手脚麻利的将院里晒的簸箕给收了起来,免得客人看了笑话。

    骆清瑶快到家时,瞧见青松守在门口,像是在等她,便让无双快些。

    青松一瞧见小姐的马车,就立马通知爹爹,小姐回来了。

    “青松,你是在等我吗?”骆清瑶掀开车帘道。

    “小姐,路家主和路公子来了”青松上前一步小声靠近道。

    要不是骆清瑶已经一脚踏在地上,她差点就被这消息给吓得一趔趄。

    双脚站定,骆清瑶立马整理起自己的衣着,末了还问无双妥当吗?

    无双点头,她便深呼一口气踏进了院里。

    小满快步走到她身边,小声说了屋里来人的情况,让她做好准备。

    “清瑶来晚了,见过伯母和路郎君,以及两位路公子”骆清瑶进门拱手道。

    “不妨事,你也是刚下学”路家主出声道。

    “伯母何时到的,怎么不让清瑶来接你?”。

    “知你上学,无需亲自来接”。

    路征在一旁看她们寒暄个不停,忙插话道:“我是辰星辰亮的舅舅,上次定亲我有事耽搁了,这次来将贺礼补上”随即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她:“望你和星儿辰儿,永结同心,和睦美满”。

    骆清瑶双手接过:“谢路郎君”。

    “好了,正事办完,该上宴席了,咱们边吃边聊”路征转头看向红俏笑道。

    红俏看了眼骆清瑶,见她默认,便起身去厨房传菜。

    饭桌上路征拉着她问东问西,从临夏县骆府问到满芝园小二。他是长辈,骆清瑶不敢不答,整顿饭下来,菜没吃多少,清酒倒是喝了好几杯。

    骆清瑶面色坨红,眼神迷离,手撑着额头,眼看着要摇摇欲坠倒在桌上了。路征自个没喝多少,他尽套话灌骆清瑶喝酒了,路辰星见她是真喝醉了,开口让小舅舅高抬贵手,别灌了。

    “哟,心疼啦?”路征促狹道。

    “小舅舅”路辰星语气请求道。

    路家主制止的眼神也望了过来,你给我适可而止。

    路征微微撇嘴,放下手中的酒杯,没劲儿,明明还差一点就灌醉了。

    不过也不用他灌,骆清瑶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住脑海中那抹清明,从手掌滑落,差点磕在桌子上。还是无双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住,不然明早可要顶着一头青包去学院了。

    路辰亮见状也伸手来接,却被无双快人一步,他只能略带失落的收回手。

    主人醉了,路家主便准备起身告辞,红俏伸手请他们留宿。

    “这院子还有客房?”路征惊奇道,院里拢共就这么几间房门,按人头分,都不够他们住的,还设有客房?

    “得知公子要来,小姐命我们早早将旁边院子收拾妥当,请随奴婢来”。

    路征闻言,看了骆清瑶厢房一眼,心眼还挺多!

    众人来到旁边院子,这院子和隔壁布局相差无几,不同的是,有人精心布置过。院落打扫的十分干净,墙边的菜圃种着花,院里树下摆放着崭新的石桌石椅,上面放着一个釉青色梅花瓶,里面插着几支挑花。紧闭的房门上贴着大红福字,正屋门口贴着一副红对联,屋檐下挂着随风叮当作响的风铃,四下无人,却透着一股温馨。

    路征对此很是满意,让红俏领他去房间,折腾一天,他累了,想早些休息。

    幸亏当初骆清瑶多预留了一间客房,不然此时都不知如何安排。

    这院里住着小莲一家和福全福贵,原本有间房用作堆放满芝园的物件,因着路公子要来,便将东西都搬了出去,重新布置了房间。

    晚间,小莲怕儿子小铃铛吵闹到客人休息,将他送到红俏屋里,让青松帮忙照看几晚上。

    骆清瑶宿醉醒来,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昨晚饭桌上后半段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想不起来。喜乐侍候她洗漱,小满在旁给她准备衣裳,顺便告诉小姐路家人正在隔壁院里坐着喝茶,红俏和小莲在那边陪着。

    骆清瑶一听:“怎么不叫醒我?”哪有让客人等她的道理。

    “是路家主不让我们叫醒你”小满伸手给她整理裙摆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

    “辰时三刻”喜乐看了眼屋里的漏刻道。

    都这时辰了,骆清瑶赶紧穿戴好,快步往外走,边走边问:“可有安排早饭?”。

    “有的,一早便端了过去”小满亦步亦趋的跟着。

    在门口碰到去学院请假回来的无双,两人对视一眼,见无双点头,骆清瑶便转身去往隔壁院子。

    “清瑶来迟,还望见谅”骆清瑶拱手道。

    路辰星和路辰亮起身迎她,路征笑看她道:“酒量不行,得多加锻炼”。

    “是”骆清瑶应下,但她本不喜爱喝酒,就无所谓锻不锻炼了。

    “可有吃早饭?”路辰星关切道。

    “还未”骆清瑶对他微微一笑。

    路征耳尖听到,招手道:“来,坐下吃早饭”。

    春日早晨气温偏低,石桌上的清粥小菜早已降了烟火气,红俏机敏地让儿子青松去厨房端些热乎的饭菜过来。

    一碗热腾腾的粥下肚,骆清瑶浑身都暖和了,额头冒了些细汗。路辰星想用手帕给她擦拭,却想起母亲和小舅舅在,下意识伸出的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骆清瑶替他解围,从他手里接过绣着文竹的手帕,道了声谢。

    路征瞧她当着他们的面丝毫不见外,眼里趣味更浓,起身道:“头回来府城,不知有什么好玩的,还请骆小姐带我们四处逛逛”。

    骆清瑶岂敢不应,忙起身吩咐小莲去准备马车。

    路家主不爱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便让他们自去。

    姐姐不去,正合了路征的意,她不去,这行人里就属他辈分最高,都得听他的。

    骆清瑶猜到此趟闲逛不会轻松,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去应对,却还是敌不过路征折腾人的法子。从东街开始,路征便要骆清瑶给他一一介绍沿街的铺子,遇到合心意的店铺便进去看一眼,选中了东西不等路征发话,骆清瑶抢着付钱。在看到路征满意的眼神后,骆清瑶接下来完美诠释了一个行走的付款工具人。说实在的,路征买的东西都不算贵,都是小物件,零零碎碎的买着,骆清瑶一个接一个的付着。除了他买,他还拉着两个侄儿一起买,路辰星和路辰亮不想让他破费,不愿买,他就意味深长的看着骆清瑶,让她表个态。骆清瑶自然”好言相劝”辰星和辰亮,喜欢便买,要让”小舅舅”逛得开心。

    逛累了便在茶楼歇脚,就这歇脚的功夫,路征还不忘让小侍向小二打听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去处或者店铺。匆匆休息后,路征又开启了他的扫街之旅,路辰星从未陪人逛过这么久的路,起身站立时脚底有些酸痛,骆清瑶轻扶了他一把。后面路过成衣铺时,骆清瑶提议进去看看,众人进去后,路征对府城衣服的款式不喜,兴致缺缺,倒是骆清瑶一反常态的让店小二拿些软底的绣花鞋出来看看。

    “不知你的尺码,你来选选看”骆清瑶对路辰星道。

    路辰亮闻言也凑了过来,他脚也痛呢。

    路征没过去,他玩味的看着他们三人,眼底闪过一丝赞许,但很快藏了起来。

    换了鞋,路征依旧领着大家向前冲锋,路辰星和路辰亮却走在了骆清瑶身边,直到逛回南街,临近骆清瑶住的院子。

    他们一回来,路家主就对路征投去审问的严厉眼神,之前无双拉了一车采买的东西回来,路家主询问才得知是路征在肆意的买买买。

    路征担心他姐发火,立马凑过去悄声给她解释,路家主听后平息了怒火,没有再提这事。

    正待骆清瑶以为可以回屋休息一会儿时,路征却说让厨房送些下酒菜过来,骆清瑶一听他又要喝酒,身体下意识呈防备状态,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多锻炼锻炼,对你有好处”路征哈哈大笑的拍着她的肩说道。

    骆清瑶脸上浮现一抹牵强的笑容,她这是赶鸭子上架,不得不喝了呀。

    路征看见她不敢不从的神情,又是一乐,伏在小侍的肩膀上笑个不停。

    路家主也觉得她有趣,但不能太欺负人,便出言解释道:“稍后他便要启程回淮阳”。

    虽刚才一路上路辰星对小舅舅的所做所为不甚理解,但此时听闻他要走,又不舍道:“小舅舅,你要回去了?”。

    “对呀,再不回,你又要噘嘴说舅舅不通情达理了”路征揪了下他的脸颊笑道。

    路辰星见他把自己刚才悄声对他说的话,大庭广众说出来,脸嗖地一下就红了,他不该多嘴问的。

    路家主看不得儿郎受委屈,出来转移话题道:“赶紧入座”。

    这次路征没有将她灌醉,浅喝三杯后,路征停筷,认真对她道:“你很不错,要好好对辰星辰亮,不要让她们伤心”。

    “清瑶明白”。

    接着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今天表现不错,付钱很快,但不让你白买”。

    骆清瑶不接,道:“今天就当清瑶的一点心意,还请路郎君收下”。

    路征不按常理出牌的转头对他姐道:“看,是她不要的”,随即准备将那张银票给收起来。

    路家主无语的从他手中拿过那张银票,拍在骆清瑶面前的桌子上:“收下,长辈的见面礼”。

    骆清瑶为难的看着路征。

    “看我干嘛?不收就还我”路征伸出手道。

    骆清瑶打心底里不想收这个钱,正两面为难时,从旁一只手将银票轻飘飘拿起。

    “我先帮她收着”路辰亮露出一排明亮的笑容道。

    “如此甚好”路征十分满意,忍不住拍手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