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会试

章节字数:3923  更新时间:21-12-27 1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埋头苦读分不清今昔是何月。这周遭一片院子都是租给进京赶考的举子,除了朗朗的读书声,竟听不到半点嘈杂市井之声。

    考试的日子越发近了,诺大的京城也热闹起来,连带着她们这里的院子都多了些访客进出的声响。

    往常她们三人在屋里温习功课,无双平安和其他人都会静悄悄的在院子某处安静地待着,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唯恐打扰到小姐们读书。

    可最近不一样了,门外整日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她们都去围观看戏了。

    有时弄得一盏茶一喝就是一上午,连叫几声换茶都找不到人影。

    所幸中午还晓得回来给她们做饭,不然热闹就算看一天都觉不过瘾。

    “今儿外面又在闹什么?”隔着老远,都能听到感天动地的叫喊声。

    “又来一家投宿的”平安一脸我全知道的傲娇模样。

    “说说解个闷”孟慧随口道。

    “就拐弯那家院里种了颗枣树的,她一个远方亲戚拖家带口来京赶考,找不到客栈住,打听到这儿,来上门投宿来了”平安一股脑将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外面客栈住满了?”孟慧问道,遥想她们来时,还很充裕呢。

    “是呢,好多客栈都住满了”听说价钱都翻番了,还是爆满。

    “幸运我们来得早”潘云涵感慨道。

    “可不是嘛,多亏了咱们清瑶高瞻远瞩”孟慧得意道。

    骆清瑶无语,孟慧这家伙抓住机会不捧她几句,浑身不舒服。

    “多谢骆姐姐”潘云涵放下筷子,满脸真诚地拂了个礼道。

    “别听她胡说,我们一起做的决定,无需谢”云涵这小书呆子,真信了孟慧那家伙的话。

    “哈哈哈,云涵你真是太正经了”孟慧撑着桌子笑道。

    潘云涵似是有些嗫喏,但随即嘴角弯弯,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朝夕相处这么久,总算融入了这个大家庭,骆清瑶也满意的笑了。

    “既然今天这么开心,不如去外面走走,整日里看书,脑袋都大了”孟慧提议道。

    闻言,潘云涵抬眼看向骆清瑶,眼里的向往溢于言表。

    “看我做什么,想去就去呀”骆清瑶托腮调笑道。

    “好嘞,待我换身衣服,咱就走啊”孟慧高兴地领着玲珑回了屋。

    流苏见状悄悄拉了下自家小姐的衣袖,示意她也回屋换身衣服。在院里,大家都穿得十分随意。

    “骆姐姐,我也回屋一趟”。

    “去吧,换身好看的,可不能风头都让孟慧给抢了”。

    三人拾掇一番出了院子,路过的行人果然多了起来,年轻带有书生气息的面孔越来越多。她们三人还特意去客栈溜达了一圈,果真如平安所说,客栈爆满,小二都不到大街上卖力吆喝拉客了,改为在大堂里来回奔波给客人上菜。茶楼也是人满为患,多是高谈阔论,爱好结交的书生,零星地有些大胆的儿郎躲在屏风后面悄悄的打量楼里的俊俏考生。一时红霞满天,一时娇羞低语,清玲悦耳的欢笑声,透过薄薄的屏风飘荡出来,引人频频留意。

    骆清瑶她们也从善如流落座,打算听听茶楼里的新鲜事。

    东街谁家儿郎因缘巧合偶遇心上人,促成一段浪漫佳话;西街谁家小姐英雄救美,一见倾心,非此儿郎不娶;北街人来人往,买卖热火朝天,谁家娶亲办酒,谁家过寿摆席,谁家满月宴请,谁家白事出殡,件件桩桩打听得来;南街谁家门口闹热闹,上演亲情大戏,哪个院子迎来送往住了好些人家,谁家揭不开锅都要接纳穷亲戚。

    堪比说书般的精彩宣讲,只端坐在一方茶楼里,便能知社会热点新闻,再加上富有饱满情绪的传达,简直让人求知欲旺盛,忍不住多坐一小会儿,等听够再走。

    直到夕阳西下,余晖映照在湖边的柳树上,落下纤细的影子,骆清瑶她们才起身出了茶楼。

    灌了一下午的茶水点心,大家都不饿,于是慢悠悠的往家去。

    “想不到最近发生这么多趣事”孟慧意犹未尽道。

    “像听说书一样”每桌谈论的都不一样,耳朵都听不过来了。

    “会试将近,人也多了起来”街上出现了许多大家族的小姐,出行都带着家丁。

    “等考完,一定要好好游览一番”只听说不亲眼去见,还是不过瘾,心里像猫抓似的惦记着。

    “嗯”骆清瑶欣然同意。

    会试当天,三人整装待发,再三检查无一遗漏后,无双玲珑流苏她们送自家小姐进了贡院考场。

    一连九天,埋头答卷,出考场没一个人是精神的,不是被考题折磨得挠头,就是忙着答题,无暇顾及衣着,外袍凌乱得像被人狠狠揉搓过一样。骆清瑶属于后者,一向爱干净整洁的她,出来时外袍竟然是皱巴巴的,领口上还沾染了墨,整个人像是几经风雨敲打后黯然失色的蔷薇花。

    无双和平安早早等在贡院门口,看见小姐这副疲累的模样,忙小跑了过来。平安拎过她手里的考篮,低声询问道:“小姐。。。”。

    骆清瑶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先别说话,我好困”,转身倚在无双的肩膀上,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无双难得没嫌弃的躲开,仍由骆清瑶半边身子挂在自己身上。

    直到孟慧和潘云涵出来,骆清瑶才缓缓睁开眼。

    “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孟慧问道,其实她想说怎么一副去乐坊过了夜的模样,临到嘴边留了余地。

    平安摇头,小姐没说,从贡院出来便说困。

    潘云涵也关切地围了过来。

    “没事,解题解的”骆清瑶站直身子,双眼困顿道。

    “你解那道算术了?”孟慧惊讶道。那题出得异常繁琐,她读三遍都不甚明白,后面直接放弃了这道题。

    “嗯”本着自己九年义务教育的优势,骆清瑶迎难而上,准备惊艳世人,将算法革新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岂料,脱离组织太久,手生,一时半会还找不到解题思路,无奈留做最后奋力一博,才演算出来。

    “骆姐姐真厉害,那题我不会解”虽学院会教授算术,但过于繁杂,她一直都学的不好。

    “唉,谁知道今年会出算术题呢”孟慧虽跟爹爹学了些经商的门道,但在算筹上她没有天赋。

    “还是清瑶好,她算术一直名列前茅”后者都无法望其项背的那种。

    “那骆姐姐此次定能高中”潘云涵为她高兴道。

    “苟富贵,勿相忘!”孟慧也来凑热闹。

    “借你们吉言”骆清瑶谦虚地拱手道。

    没有像往常那般自谦,孟慧会心一笑,看来对今次会试瑶妹胸有成竹。

    会试一结束,街上的氛围瞬间变得热闹起来,呼朋引伴,茶楼高坐,欢声笑语,抒情达意。

    各路诗会邀请,踏青郊游,赏花游湖,纷至沓来。连着几天推杯换盏,欣赏歌舞,骆清瑶觉得无论是秀才还是举人,考试后的庆祝方式,简直一成不变,都是听小曲喝酒高谈阔论,一点新趣都无。

    唯有这郊外踏青,骆清瑶十分期待,京郊的景色,可比千篇一律的美人有看头。

    这天听说京郊的桃林美如画,许多儿郎小姐前去踏青游玩。为了给潘云涵拉红线,骆清瑶和孟慧打算让她多去儿郎面前晃悠,保不齐能得段天赐良缘呢。

    骆清瑶历来讲究吃穿,她的衣服又大多都是喜乐听取她的想法绣制的,花色图案比一般成衣铺子里的衣裳来得新颖别致,也更衬她的样貌。

    所以当她换了身蓝色满天星的衣裙亮相时,孟慧立马投来羡慕的眼神,酸溜溜道:“你到底带了多少衣服来?”。

    骆清瑶只笑不语。

    “不行,我要换一件”孟慧越看越觉得自己这身衣服过于黯淡,显不出她的独特风采。

    走到半道,又折回来,凑到骆清瑶身旁问道:“还有新衣服吗?借我穿穿”自己的比不过,那就借用她的好了。

    骆清瑶让平安带她去挑。

    “云涵,咱们一道呀,换身漂亮的”孟慧走前还不忘拉上潘云涵,看来在她眼里,她这套也不够华丽。

    还带送一赠一的,骆清瑶无奈地摇头,孟慧这家伙。

    果然人靠衣装,换上崭新的衣裙,顿时气质都不一样了。白嫖成功的孟慧兴致勃勃的出发,她迫不及待想展示自己的成果。

    一路上来京郊的人络绎不绝,看来春天到了,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她们三人结伴而行,各自手里拿着一把折扇,风度翩翩地走在桃林中,自成一派风景。

    骆清瑶原以为会有什么搭讪,英雄救美这样的浪漫桥段,可惜京城的儿郎十分爱惜羽毛,只肯远观。而自己主动上前,又会吓跑他们,这拉红线的活,不好干呀!

    连着两天都无功而返,当事人不急,两位月老有些着急。会试考完这段时间正是结交儿郎的好时机,此时端看彼此的情意,最易成就好事,若等会试成绩出了,到时高中便罢,若没中,再想得姻缘就难了。

    骆清瑶想到了一个法子,无缘无故他们自然不敢上前来,若事出有因呢?

    她们在桃林最佳的观赏位置摆了一个摊,出售即时桃林画作,由潘云涵作画,孟慧题词,骆清瑶协办。

    三人小摊出现的第一天,游客们纷纷驻足打探,前来询问的人络绎不绝。骆清瑶一一向他们介绍,小摊专卖桃花图,接指定画,交易方式以物换物,买卖双方互有凭证。

    这是桃林从未有过的新奇事物,大家都很好奇,第一位吃螃蟹尝鲜的人是位官家小姐。

    “给我来一幅”她到要看看画得如何。

    “只画桃花吗?”骆清瑶出面接待。

    “嗯”客人点头。

    “好,我们这就为你作画”潘云涵开始下笔。

    在作画时,骆清瑶和孟慧跟客人闲聊起来,一来二去,大家也算相识了。

    一幅宣纸的水墨画需得画些时间,但她们此举不为挣钱,只为交友,所以骆清瑶提议将宣纸裁成四份,画小幅桃花图,就省时多了。

    画作完成时,第一位客人张小姐看着这张小巧的桃花图,忍俊不禁道:“好一张桃花图”大小将将比过她的手掌。

    “小本买卖”骆清瑶厚着脸皮笑道。

    “这图要用什么来换?”张小姐问道。

    “小姐是我们第一位客人,开张大吉,便拿一朵桃花来换吧”骆清瑶笑盈盈道。

    张小姐本想看看她们拿这一张桃花图想要干什么?以物换物是噱头还是有所求?

    如今听到以一朵桃花来换,顿时对她们另眼相看,可能是她想多了?

    命丫鬟取来一朵桃花当作报酬。骆清瑶小心地接过,认真写了凭证递给她们。

    张小姐接过一看,不仅详细写明以物换物,还盖了印章:京郊桃林三士。

    张小姐微微一笑,转身带着丫鬟离去。

    骆清瑶在后面欢快地喊道:“欢迎下次再来”。

    一旁围观的人见张小姐离开,好奇地上前询问,得知以桃花换图后,不少人走近骆清瑶她们的小摊,想要图个新鲜。

    她们开小摊的目的是吸引儿郎们前来,并非真的闲来无事,所以她们只在上午出摊,而且跟客人差别对待。儿郎的桃花图栩栩如生,精致典雅,交换的物品多是一朵花,一片叶,女子的图便随性而至,交换的物品多是某处的石头,溪边的水。遇到让潘云涵脸红的儿郎,骆清瑶还会加送桃花书签做礼物,以求谋个眼缘。

    当然给儿郎递桃花图送书签这样的好事由潘云涵亲自负责,骆清瑶和孟慧老早闪到一边装作忙东忙西,就为了给她创造机会。她俩真是太有眼力劲儿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