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棋魂篇  第六章下:北斗杯大赛,意外的三将之战,奇妙的一局

章节字数:11993  更新时间:08-12-10 07: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第一战,我们金越曦的背后灵先生忽然想到,如果日本那小鬼也跟金越曦一样傻到自己来比赛,那他做这么多岂不白费了,于是,他很不客气的要求金越曦在对战之前去找雪漠银灵,金越曦有种想撞墙的冲动,这叫他去了要怎么说啊,难道说请你一定不要自己和我下,我要和你旁边的鬼下,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但,为了第三战他的名誉着想,他还是决定去,要他背后的家伙一个不高兴,他丢脸就不止丢一次了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我就迫不及待的回房了,别误会,我可不是想偷懒,实在是。。。太累了,先前在家都不怎么运动的,自从比赛开始我就逼不得已到处跑,从家到酒店,从酒店到赛场,赛场上人山人海,空气浑浊,再加上紧张的气氛,我几乎直接晕倒当场,这几天灵魂损耗的加倍已经够我受的了,这样的空气摆明了闷死我

    此时我已经徘徊在黑暗边缘了,好像隐约听见有敲门声,是谁?不重要了,反正不是进藤或者塔矢那就是苍天先生吧,不要紧,房门没锁,估计他们看到我在睡觉就会走了,我真的好累,让我休息会儿,就一会。。。

    站在门外使劲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还没一头撞死的金越曦是也,他真的很郁闷,难道又碰上个乱跑的?不对啊,他明明看到他回房的,最近真是霉,找谁谁不在,正准备回头走人,他背后的家伙不乐意了

    “他一定在里面”

    “你怎么知道”

    “我感觉到了”

    “但人家不开门啊”

    “我肯定他在里面”

    “受不了你了,算了,我再敲看看”

    在百敲不应的情况下,他很泄气的靠着门把手往下滑,结果衣服钩着门把手就把门给开了,原来门没锁

    是进去看看他在不在呢,还是帮他关上门然后走人呢,他想了下,还是进去看看好了,如果在就问他干嘛不开门,不在那就走人

    于是他推开门,并故意敞开着不关,免得有人看到说他是贼,这样有人来他就说看到他门没关进来提醒他的,瞧,他金越曦是很聪明的

    进房一看,他有股想揍人的冲动,这家伙原来在里面睡着了,被子也不盖,衣服也不换,就这么躺在那,还睡的这么死,连他敲了这么久的门都没听见

    仔细看他,长的真不赖啊,比他那些姐姐妹妹同学校花,一大箩筐所谓的美女都美,不,那些人怎么能跟他比,应该说他长的比时下所有当红的明星都好看,在看看他现在不设防的躺在床上,衣衫凌乱,脸颊微红,银发散乱在枕头上,肌肤赛雪,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金越曦总算明白什么叫引人犯罪了,长这么好看就不知道要收敛吗?这么大胆的躺床上睡觉(某人不记得是自己乱进别人房间在先)

    他难过的咽了口口水,他真的不是变态哦,但这个人长的比女人还好看,不是他早知道这次北斗杯的选手全是男人,他一定以为这是个女人,而且他相信不止自己,任谁看了这画面也会忍不住动心的,谁叫他自己不好,睡觉不知道锁门

    亲一下也好,就一下,让他试试什么感觉,反正他睡着了不会知道的,他背后的家伙也不足为惧,人都管不了他,鬼他才不会放在眼里

    慢慢靠近床沿,他紧张的握紧双拳,脚步尽量放轻,一步,一步。。。

    佐为警惕的看着金越曦,这个家伙究竟想干嘛,刚刚自作主张的跑进房间,进来了却不打算叫醒银灵,自顾自在那站着,现在还满脸不怀好意的靠近床,他究竟想干嘛!?

    “银灵你快醒醒,有人进来了!”

    可惜床上的人完全处于昏迷状态,并不是睡着,哪那么容易醒

    而金越曦背后的人,只顾着寻找银灵背后那个人的气息,他只能隐约的感觉有个灵魂在这里,但怎么也看不清,究竟是不是他?他满心的着急,根本没注意金越曦在干嘛

    佐为也感觉到了另一个魂的存在,同样的看不清

    “糟了,银灵有危险,这个小孩想干嘛?”

    佐为着急但却无计可施,忽然,他想到一个办法

    飞速冲出房间,转过走廊,穿过楼梯,他看到阿光和小亮正边聊边向这边走来

    “阿光,阿光,银灵有危险,阿光!!”

    进藤疑惑的停下脚步,刚刚的感觉是?

    佐为?银灵?

    “怎么了进藤?”怎么突然不走了?

    “啊,没什么”他遥遥头继续往前走

    “阿光,快去救银灵,阿光!!”佐为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总觉得那个小孩不怀好意,而银灵最近只要睡着就越来越难叫醒,他真的很担心银灵出事,银灵,银灵你不要有事啊

    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浓,阿光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塔矢,你有没有看见银灵?”

    “他比赛完就说有点累先回房了,你找他有事?”

    “奥,我看他最近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如我们去看看他吧”其实他有点担心,这种熟悉感总是在银灵身边能感觉到,现在他明明不在为什么会出现,难道他有事?

    “难得你这么细心,那我们走吧”

    从走廊到房间也不过半分钟的距离,在金越曦一步一心虚的缓慢步伐下,阿光与小亮走到门口他甚至连床都没碰到

    “金越曦?”小亮以标准的韩文叫他

    “谁”惊讶的回头,差点忘了,刚刚他可是把门敞开的,还好还没走过去,不然给别人看到还不直接把他当变态

    而这边进藤和塔矢脑海里同时出现的想法是

    刚刚金越曦的脸很像电视里强奸犯被抓的脸

    遥遥头甩去奇怪的想法,三人尴尬的互相望望

    “你在这里干嘛?”塔矢首先用韩文问到

    进藤看了塔矢一眼,这小子什么时候学的韩文,他能不能不要这么优秀啊

    “我会说日文的,我来找他的”说着指了指床上还是没醒的某人

    这到是方便了进藤

    “喂,他在睡觉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自己没关门,我正好找他所以进来了”

    他自动把没锁换成了没关

    “睡觉不关门,真有银灵的风格”进藤想起第一次去银灵家时的事情

    “总之我们还是先叫醒他吧,晚饭就快开始了,要睡也先吃了饭再睡”塔矢想起银灵营养不良的事情

    看着床上仍然睡的天昏地暗的人,塔矢无奈的摇摇头,北斗杯以前在银灵家时,他就知道银灵只要睡着就很难叫醒,不知道为什么

    我感觉头晕晕的,还有人在不断摇晃我,好累啊,让我再睡一会,求你了,我不想起床。。。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睡着啊,还很多事没有做,这么点劳累怎么可能打倒我雪漠银灵

    缓缓睁开眼,我看到三张放大的脸,这什么情况?我这是在哪啊?

    眨眨眼,我慢慢回想现在的情况,我应该是在房间睡着的,然后阿光和小亮应该是来找我的,另外一个人,好像是韩国这次原本的主将现在的三将,他在这里干什么?

    “你们,有事找我吗?”吃力的靠着床头,刚睡醒有点无力感

    感觉到银灵把大半的重量都靠在床上,塔矢皱皱眉,换了个姿势把银灵扶起来,忽然感受到这具身体真的很绵软无力,而且这种重量也未免太轻了,简直是风吹就倒了

    “我有事想和你私下谈谈”言下之意这里其他两个人很多余

    “我不认识你,你找我谈什么?”

    “这事我想单独和你说”说着还看了看另外两人,好似在说,听明白了?是单独,识相的快走

    “喂,你,银灵都说了不认识你,我们现在也有事找他谈,所以请你离开”进藤有点受不了这家伙的眼神,让他气不打一处来,其实他根本没事,单纯只想赶他走而已

    “我想银灵也比较愿意和我们谈”塔矢看了眼银灵,眼神坚定的望向金越曦

    “算了,明天我再来找你,今天就让你们谈个够好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他走了,我虚弱的躺回靠垫上,最近真的有点疲劳过度了,看来明天对局以前,我得吃点药才行,虽然人间的药对我效果不大,但了胜于无,一盘棋的时间总还能帮我坚持下来的

    “你们找我什么事?”赶紧说话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不然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我快没力气站起来了

    “我。。我来告诉你快开饭了”进藤用手抓抓头,他一时也想不出来有什么事要说

    塔矢脑后一滴汗滑下来,这个进藤,刚刚不是说担心银灵生病吗?这会问他了,他到来一句开饭了,唉~~这个家伙

    “我们来是想说看你最近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需不需要我们陪你去医院”

    进藤一副,对哦,就是这样的表情,看的塔矢真想敲他的头

    “不用了,我没事,你们不是知道我贫血嘛,这个脸平时看上去就不怎么样的,可能今天有点累了,没什么事的,放心”

    “那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我想先洗个澡,你们先过去吧我一会就到”

    “没关系我们可以坐在这里等你,对吧进藤”

    进藤是真的不明白塔矢干嘛忽然这么坚决等他一起去,但他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对啊,我们等你一起去好了”

    我汗,我现在连抬个手都累,更遑论站起来去浴室,今天什么日子啊,你们怎么这么同心协力。。。

    没办法,就算要倒我也要撑到浴室再倒,加油啊,要发挥前世运动会跑一千米的精神

    于是,我装做很精神的站起来,一步一步往浴室走,坚持住,不远了,运动会那时候是怎么鼓励自己来着?对了,胜利女神就在前方,坚持就是胜利。。。这边我拼命维持精神饱满往前走,那边塔矢目光疑惑的看着我,不对,照他刚刚扶他那时候的感觉,他应该是连站起来都困难的,现在这个样子是??

    进藤则更疑惑的看着两人,这两人是怎么了,总觉得怪怪的

    回头刚好看到银灵进了浴室,然后响起冲水的声音

    塔矢更疑惑了,一进去就冲水,他都不用脱衣服的?一定有问题

    站起来直接走向浴室,进藤看出他想干嘛之后惊讶的出声“塔矢你干嘛啊,要进去也要等人家洗完澡啊”说着想上前阻止,但塔矢先他一步打开浴室的门

    果然,看见银灵倒在浴缸旁,不省人事

    进藤一阵错愕,这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二次看见他昏倒了,他真的好虚弱啊改天要叫他多吃点东西。亏他还有空想这些。。。

    塔矢就只有一个想法,果然是这样,看来不能让他一个人住,不然哪天冻死了都没人知道

    其实还有佐为知道,但帮不上忙。。。

    佐为担心的看着银灵,他就知道,银灵最近一直在逞强,装作这么精神,连一直在他身边的自己都被他骗了,真的很庆幸,还好阿光和小亮都在,不然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医院慢慢醒来,看看天空,已经黑了,外面华灯初上,街上还有行人,还好,我只睡了一会,等等,我怎么在床上?我不是在浴室吗?唉,看来之前的努力白费了,他们肯定发现我很虚弱了,不想让他们担心的,其实这么点劳累,只要等佐为完全恢复,我停止消耗灵力了,身体会自动慢慢帮我修复的,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转头看看,他们在我床边不远处的位子上下棋,该怎么和他们解释呢。不知道这次医生又跟他们瞎扯了什么内容

    两人很快发现银灵已经转醒,立即走过来查看状况

    我有种好像患了绝症的错觉,这也太夸张了,我没这么严重的拉~~~

    “你没事吧”进藤很是内疚自己之前都没注意到银灵的状况,忽然想起佐为消失之前,自己也是什么也没注意到,他一阵难过

    “我没事啦,只不过有点饿了,没想到会晕倒呵呵”看到进藤难过我有点焦急的安慰着

    “有点饿了?别开玩笑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小亮生气了,好可怕~~~~

    “我。。。对不起”

    “你,以后跟我们住一起,要和他一个房间还是和我一个房间你自己选吧”很不忍心责怪他,何况晕倒的是他

    “为什么?”这这这也太夸张了,我还没到这种程度的说~~~

    “如果刚刚我和进藤不在,你在浴室里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被发现?你还故意瞒着我们!”发泄着不满,塔矢想到可能的状况,生气的看着银灵

    “银灵,你和我住好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也会,而且我可以保证你的饮食健康”

    两人对看一眼,异口同声“和我住,我绝对能照顾好你的”说完回头瞪对方,再来一句“别学我说话”

    这,是对口相声?

    生气的互瞪过后,又同时回头对我说“银灵你说,要和谁住?”

    诶,原来对手对手,就像左手和右手,相同才会相通呢,我微微一笑

    “不如找酒店安排个三连套得了,一人一间,房间互通的那种”

    “就这么定了”又一起,真让人羡慕他们的默契,但这两个人好像不这么想的

    有时候,我们还是不得不感叹酒店的办事效率是惊人的,媒体的耳目是神通广大的

    我晕倒送医院是傍晚的事,而夜幕刚降临,医院门口就围了一群记者,我就不明白了,我一个初段,就算是北斗杯的参赛选手,也没必要这么紧张啊,这些记者究竟在想什么呢

    而酒店方面在接到塔矢和进藤的要求以后,迅速准备酒店里最好的三连套,并在里面准备相应的医疗设备,说是有备无患,我一阵错愕,真把我当重症病患处理了。。。

    在我强烈的抗议之下,酒店在取得进藤和塔矢的同意后,终于把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仪器搬走了,开玩笑,我就算把神力封了也还没到病入膏肓的地步,这些人未免紧张过度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在我昏迷的时候,进藤和塔矢对医院直截了当的来一句,这位是围棋界未来的希望,要是治不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这下可把医院给急坏了,进藤三段,塔矢五段,围棋界有名的围棋双星,今天同时送一个初段进来,还一起表示这个就是围棋界的未来,其他人的话也许不可信,这两个围棋明星的话,他们可没有不信的资本,真要搞砸了,他们医院恐怕要被那些棋迷拿唾沫星子淹死,要问为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现在通过北斗杯,他们两个人可不止国内有人崇拜啊,这两个小祖宗他们是一个也得罪不起,现在还两个一起来,连围棋界的未来这种话都放出来了,要他们不紧张都难

    消息的传输总是由他的爆炸性来决定的,这样富有爆炸性的话题,马上引起各方关注,酒店方面派出来探望的人在得到消息的一小时内,就把原本狂野风格的房间愣是扭成了温馨家园风格的,还在里面参杂了部分医疗器材,把原本双边开启的门锁改成了单边式的,这样方便相连的三个房间互相走动,还特地补充了新鲜的绿色植物,附送鲜花一束以表慰问,不可否认的,这次他们是下了血本了,但酒店老板一想到围棋界的未来新星住过自己的酒店,他就忍不住要偷笑,他自己也是个棋迷,明白住偶像住过的房间这样的卖点有多大的吸引力,所以再多的钱也要砸,而且一定要给他们最好的房间,这样等那些有钱的棋迷来的时候他赚的才能多不是,不过他还是决定等他们走了他自己先去偶像睡过的房间睡一晚,呵呵

    医院与酒店的大动干戈自然引起了媒体的注意,很快,围棋双星表示未来围棋界的希望就是雪漠银灵这一消息便流传开来,记者们迅速赶往医院,希望抢在第一时间拿到第一手资料

    其实早在雪漠银灵参加职业考试的时候,记者们就想采访采访他了,虽然是个初段,但下到现在无人见其真正实力,这真的很让人好奇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无奈他以各种理由拒绝采访,害得记者只有放弃马上采访的念头,只好以后慢慢来,现在好不容易歹到机会了,围棋双星的亲口评价,怎么也得给棋迷一个说法吧,其实他们自己也很好奇的说。。。

    其实阿光和小亮当时真没想到说那句话会影响这么大,他们只是一时情急,生怕银灵有个什么闪失,虽然认识不久,但他们真心把银灵当作朋友,憧憬的对象,追求的目标,银灵的棋每一步都让他们觉得充满了灵性,就好像看到了神的领域。小亮觉得这个人是一生除了对手之外最重要的目标,而阿光觉得银灵是除了佐为之外棋下的最接近神之一手的人,毫无疑问的,两人都把银灵看作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当银灵晕倒的时候,冷静如小亮也终是乱了方寸,直觉的想让医院看重银灵,想到银灵之前也曾晕倒,更是害怕他就这么离开

    而我则为了医院门口一堆记者犯晕,这什么情况,一个初段晕倒,什么时候这么值得关注了?还是我与现代社会脱节了,棋士成国宝了,每个都很值钱?

    “呐,进藤,今天什么日子,还是今天这医院住了什么重要的人?”

    “好像他们等的重要的人就是你诶”进藤头痛的想,这下怎么办好

    “我什么时候成国宝级了?这么多人关注?”

    “别担心,我已经安排好回酒店的事了,我们等下从边门走”小亮赶紧扯开话题,很不想承认他跟进藤一起干了件白痴事

    “奥,小亮真厉害,不过我们可不可以先去吃饭”

    “你还说,你现在开始要吃营养套餐,今天的我已经叫酒店那边准备好了,现在我们就回去吃饭,从这里过去不过十多分钟,稍微忍忍”

    “奥,那走吧”

    一行三人加一鬼,浩浩荡荡。。。等等,是偷偷摸摸溜出了医院,飞速赶回酒店去也

    一天的风波,搅和的我疲惫不已,总算回到房间

    “银灵,我一直很想问你,你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在帮我恢复”佐为终于有机会和银灵谈谈了

    “这个嘛,就是一些修道士的方法,你不懂的啦”我含混着说

    “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我都不希望你伤害自己,否则就算我恢复了也不会高兴的”佐为看上去有点生气了

    “没有的事,你误会了,我从小就是这样体弱多病,这跟你没关系啦”这这,谎话说的连我自己都脸红啊,镇静,要镇静,不能被他看出什么

    “诶,算了,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看来再问也问不出点什么了

    第二日,日本VS中国的比赛

    经过第一天的晕倒风波,很多人还担心雪漠银灵是否能到场比赛,不过我怎么舍得让广大的人民群众失望,当然会到场啦

    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我悄悄吃了药,这药是我自己特制的,可以让自己保持精神饱满,但最多也就七八个小时,没办法,昨天观战没精神可以,今天自己要上场,没精神可是要输的,七八个小时,赛一场足够了,至于之后的副作用,找个地方睡一觉就万事OK了

    赛场上的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在意主将和副将赛的,大盘解说也主要解说这两场比赛,我对这些事都不甚在意,赶紧比吧,我的时间有限啊~~~~

    看着我今天的对手乐平,我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他真的跟和谷很像啊,如果这两人站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感觉,想着想着我忍不住微微一笑

    对面乐平看到这如昙花一现的微笑,一时竟有点看呆了,赶紧遥遥头回神,暗想,可恶,日本对的都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比赛开始,进藤执白,他还是以拿手的快棋领先,棋盘上白子迅速的占据自己的领土,妙招连出,打的对手一时有点招架不住

    但赵石毕竟是中国队的主将,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他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压倒,冷静的分析着

    “啪”一子落下,左边已被他占据,虽然如此,但右边对自己有利,我要好好守住这里,在从中间对他攻击,赵石盘算着自己夺下最后胜利的方法

    盘面陷入混战,进藤脑里迅速计算着可能的棋路,一张张棋谱在他脑里不断变换着

    相对主将赛的激烈,副将赛已接近终盘,两人虽都稳扎稳打,但塔矢时功时守的变换下法,让对方有点摸不着头脑,局势开始明朗化,塔矢已经占据优势

    三将赛,有点让人看的云里雾里,缺少专业人士的解说,只能感觉中国队好像是占据优势,但日本的雪漠初段毫无紧张之色,一脸平静无波,反观中国队的乐平,汗水大颗大颗的砸下来,

    【佐为】

    “什么?”

    【这个孩子未来应该很有前途吧】

    “怎么突然说这个,你可是在比赛诶”

    【没什么,只是觉得,就算像这样有实力的孩子,在进藤或者塔矢面前,也不足矣称之为对手】

    “是呢,他们是特别的”

    【是啊,但就算是他们,一样不是你的对手】

    “呵呵,是啊”他的眼里有着一缕落寞

    “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变强的,变的比我还要强”

    比你还要强吗?那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比我还要强呢?围棋,是要两个人才能下的啊,真羡慕你们

    “啪”对方落下一子,我失笑的遥遥头,这孩子真的很逞能,但勇气实足,实力还要加强,如果是佐为,早就计算到自己的结果了

    要换成平时,我还会再陪他玩一会,但今天不行,我时间有限啊,对不起了

    “啪”我放弃慢功,直捣黄龙

    他呆愣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努力在棋盘上寻找活路

    没用的,我切断了所有活路,你能做的只有垂死挣扎,或者直接放弃

    “我输了”

    呼~终于认输了,聪明的乖小孩,我得赶紧去呼吸新鲜空气才行,还有,不知道进藤和塔矢下的怎么样了

    “多谢指教”我迅速收好棋子,直接走出赛场,

    不是我不想就近看他们下棋,实在是里面的空气让我窒息,我可是病人诶,原谅我吧~~~

    三将赛大部分人看的一头雾水,所以很多人以为是我险中取胜,这到让我挺满意,免得惹麻烦,就让他们这么想好了

    离药失效还有一点时间,我赶紧赶回赛场看结果,复盘的话等晚上吃过饭再找他们好了,现在睡觉要紧

    不出意料之外的,3:0日本完胜,漂亮!看来进藤和塔矢又更上一层楼了,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银灵你要去哪,不等他们吗?”

    【我有点累想去睡会】

    “你不要紧吧”

    【没事啦,昨天没睡好,所以现在去补眠】

    “奥,那走吧,晚饭我会叫你的”明明昨天睡的很死,真担心他再次晕倒

    看着佐为担心的眼神,我无奈的摇摇头,似乎我到了这世界就老惹人担心,这样可不行,明明我才是全宇宙NO。1才对,这是不是哪搞错了。。。。

    晚饭过后的复盘非常顺利,虽然他们有一复盘就吵架的习惯,但自从加了我,两人总算能够完整的把棋局复完(以前总是复一半就吵架散场)

    才讨论完棋局,金越曦那小子就跑来找我

    差点忘了他昨天说有事找我来着

    “雪漠银灵,我今天一定要找你单独谈谈!”汗,他也是个直奔主题的主啊

    我看了他一眼,懒懒的靠在了长椅上“好吧”有事总得解决,看他也挺着急,反正凭他还害不了我

    “要不你们先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比赛别太累了”这是对阿光和小亮说的。

    “那有事你就喊我吧”小亮担心的看我一眼,随即转身从相通的房门走回房间去了

    “叫我也行哦,我还没准备睡”阿光也转身从另一扇房门回去了

    他们两绝对是故意的,从房门里面的通道走,故意告诉金越曦我们之间只有一道门的距离,这是在警告他呢

    我无奈的笑笑,这两个还真把我当弱势群体了

    “馁,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我淡笑着回头看金越曦

    这个家伙是在勾引我吗?竟然对我笑!(不对你笑难道对你哭)他的笑好好看啊,这样云淡风轻的笑,像不小心堕入凡间的精灵,优雅而神秘

    “我只是想问你个问题”可不能光顾着看别人,正事要紧,就是还没想好要怎么问他

    “奥?”也许是关于他背后那个人吧,呵呵,看来不止佐为察觉到对方了,那他找我又是想说什么呢,有趣。。。呵呵

    “你认识这把古剑吗?”紧张的把古剑攥在手里,手心全是汗水,要是他背后并没有人,那自己八成会被当成是疯子

    “这是!!”

    【佐为认识这把剑?】

    “这是天皇的剑!”

    【佐为,看来你真的认识他身后的家伙呢】

    “难道。。。”会是那个人吗?

    我不慌不忙的回答金越曦“这是平安时代的剑吧,你希望靠他赢明天的比赛吗?”这个他不言而喻

    “你还不是一样要靠别人!”不服气的瞪着我

    “呵呵,那明天我们不如谁都不要靠,自己来比一场?”这小子要搓搓他的锐气

    “好啊,谁怕谁!”

    “不行!”金越曦的背后人还真强大啊,他的气息连封起神性的我也察觉到了,看来他对佐为也有一种执着

    我难过的皱皱眉头,刚刚有一舜感觉到的是怨气,真是没办法,我念动咒文,开启天眼

    灰色的狩衣,与佐为一样头戴高帽,年级明显比佐为大,是个中年人

    “为什么不行?”这句话对谁说的在场都明白。

    由于对方的执念,佐为可算是看清这个人的真实面貌了

    “原来是你”佐为眼神复杂的看着对面的人,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害他带着遗憾在世间徘徊了千年之久!

    “是我,我已经找了你千年,终于见到你了,终于。。。”说着竟流泪了

    积累了千年的悲伤,在一瞬间爆发,压的我都忍不住心酸,他究竟为何也在世间徘徊千年

    “你找我?为什么?”

    “因为我再也不想在世间徘徊!”千年的孤单与寂寞,是何等的痛苦!

    “你!为什么也在世间徘徊千年?”

    “你走后不久我就得病死了,可是我一直都没办法投胎,开始我真的很迷茫,后来我终于明白,原来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你在世间徘徊了千年是因为我!而我必须付出同样的代价,唯一解脱的办法,要么是你得到幸福,要么是我赎清罪过”

    “赎清罪过?要怎样算赎清罪过?”佐为奇怪的看着他,其实他一点都不恨他了,这千年的时间让他碰到了虎次郎,碰到了阿光,碰到了银灵,这是何等的恩赐,见到他时,他并不怨恨,只是忍不住有点感叹和一丝丝怀念,甚至有一点点感谢他,不是他,自己根本不可能遇到这些对他来说如此重要的人

    “由于他是在下棋时作弊导致佐为你蒙冤和输棋,要赎罪很简单,公开公正的比一场,前帐一笔勾销”我是神所以我知道,当神就是好呢

    “是这样啊,但是我们现在都没有身体,公正是没问题,这公开就。。。”佐为并不奇怪银灵会知道,在他心里已经自动把银灵当成万能

    “所以他才会让金越曦来找我”摆明了是个大麻烦呀。。。诶

    “你是说。。。”

    “对了,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这样会给银灵你添麻烦的,我们还是另想办法吧”佐为当然也很想帮昔日对手,虽然两人曾有过节,但这穿越千年的哀伤,现在也只有他们能明白了,可忆起这样会给银灵造成麻烦,佐为宁愿选择不帮

    “我求你!”虽然灵魂是没有实体的,跪着是不会痛啦,但是。。。

    我这样会折寿的(虽然我没有寿命限制。。)一个长了我千岁的人跪在我面前,虽然我认为他是给佐为跪的,但佐为就在我身旁,他这一跪把我也一起跪了。。。

    金越曦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我怀疑他是不是理解现在的情况。。。。。。

    “其实只是比一场应该没问题的我想,佐为你就答应他吧”我最受不了别人求我,特别他算来也真的很可怜了,这千年佐为还遇到了虎次郎,他可是谁也没遇到,直到现在才能再出现,没人说话没人陪伴甚至没人能看见,这样的恐惧又有多少人能承受

    “可是。。。”

    “没事,就这样吧,只是一场而已,没关系的”其实关系大了,希望他们不要太抢眼就好了,但恐怕很难啊。。。

    我发现我真的很有招揽麻烦的天分啊。。。希望明天不要那么早到来~~~

    天不从人愿,我怎么觉得都没睡就已经天亮了~~~~

    昨天与金越曦说好,我们的帐就自己另外找地方比,今天的比赛让给佐为和他的背后先生(原谅我始终没关心过他叫什么)虽然金越曦看来是真的很不甘愿啊,但经过他背后先生的威逼利诱,他总算妥协,这小子到现在棋力不是一般的平凡,不靠那个背后人我怀疑他现在在哪个角落混

    第三场,日本VS韩国,比赛开始

    这次,我还是执白,对面金越曦不甘心的撅着嘴,真是个小孩子~~~

    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已经15分钟过去了,对方一直沉默着,隐隐看到有泪光闪烁,回头看佐为,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其实他也很激动,这不用说我也明白,千年的恩怨岂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这一场比完,也算我帮佐为了却一庄心事,也许他已经不在意,但毕竟是曾发生过的事情,能解决我想他一定会高兴的

    看着他们我有些须恍惚,想起前世,在我20多年的生命里,一切都像过眼云烟,除了动漫,我就没有对其他事执着过,也不曾对任何一个人如此在意,这让我有点难以理解他们的执着,我是喜欢光和亮的,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喜欢,我自己也不明白

    “啪”金石之音把我拉回现实,对方终于落子

    这次我是观众,只要静静看着就好,所以我并没有吃药,这让我实在很难把意识集中在棋盘上,看来只有做一回放棋子的木偶了

    佐为迟迟没有发出指示,看来这盘棋要走很久,我得努力坚持住才行

    等了许久,终于落下一子,此时我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佐为的声音,大脑已经停止思考,以此让我的身体尽可能的维持更长时间

    比赛过半,已经没人去关注主将与副将赛,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三将之战,如此古老的棋路,古老的定时,这真的是两个孩子在比赛吗?整个赛场都安静了,所有人仿佛窒息了,连记者都忘记要照相,这样的比赛,连外行都感觉到了两个孩子棋力的不凡

    大盘解说紧张的有点语无伦次,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如此匪夷所思的比赛,这种古老的定时,在近百年的棋谱当中都没有见到过,这样两个十多岁的孩子是从哪学来的?

    这时,塔矢行洋的到来让赛场的人终于恢复呼吸,所有人都目光期待的望着他,终于有人带头询问

    “塔矢老师是否愿意帮我们解释一下现在的三将赛,这样古老的定时来自哪个年代?”

    塔矢行洋似乎并未听到棋迷的声音,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棋盘之上,这两个孩子,实在太惊人了!随后他迅速转身,快步走向观局室

    推开门,他顾不得其他人的询问,直接走到苍田厚面前

    “仓田八段,日本队的三将是最近才当上职业棋士的吗?”

    “啊,是,今年刚刚通过的,怎么样,很厉害吧,但我之前也有跟他比过,他并未用这样奇怪的下法,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连那个韩国队的也这样下”

    “你有他的资料吗?他是出自谁的门下?”

    “他好象没有指导老师,也没有参加过研究会,是刚从国外回来的,一回来就参加了职业考试,更惊人的是,我曾听说他在职业考试时全部与对手下指导棋,所以到最后也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实力”苍田是越说越觉得雪漠银灵很神秘

    塔矢行洋则低头沉思

    看来日本现在又多一个厉害的人物,不知道小亮和进藤是不是那个雪漠的对手,有机会自己也想找他下一盘

    边想边往回走,旁边观战的记者诧异的看着他

    “塔矢老师不等结果出来再走吗?”

    “他刚刚就看过其他两人的比赛了吧,所以结果他已经知道了”苍田自信的笑了

    “我们去找地方庆祝一下吧,不如先去餐厅订个位子,中国料理店怎么样,川菜味道不错的,想不想试试?”

    这边苍田已经边想边吞口水,那边比赛也接近尾声

    进藤对高永夏一战,进藤一血前耻,成功取得第一场胜利

    “高永夏,希望你收回上次说的话!”

    高永夏只是呆呆的看着进藤,一年以前,这个家伙明明和自己不相上下,才过去一年,他就已经在自己之上,这样的进步,只是因为对本因坊秀策的执着吗?不,他是有实力的,即使没有自己的变向激励,总有一天,他会站在围棋界的顶端傲视群雄!既然如此,那就满足他的愿望好了,其实自己何尝希望侮辱秀策这样伟大的人物

    “高永夏!”进藤有点着急的看着他,他不会想反悔吧

    好象才回过神,高永夏洒脱一笑,优雅的站起身走向观众

    这时的我已经回过神,正为刚刚无意识状态下帮佐为下的那一局无限郁闷中,就看见高永夏拿起大盘解说的话筒,这才想起,阿光和小亮的比赛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郁闷

    小亮对洪秀英嘛,真的是毫无悬念的一战,不是我看不起洪秀英,他的对局我见过,在同龄人当中已经非常出色,但可惜他的对手是小亮,可怜的小孩啊

    至于进藤。。。我回头看佐为

    [佐为,你高兴吗?阿光为了让高永夏向你道歉真的很努力哦]

    “阿光,即使我不在了,你还是对我这么好”佐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一步步走向阿光

    我无奈的遥遥头,这样的时刻,佐为应该很想向阿光道谢的吧,即使连这样也做不到,是因为我自私的封印了神力,他的恢复才会慢之又慢,佐为,对不起。。。

    [佐为!]终于还是忍不住喊住他

    “啊,什么?银灵你刚才说什么了?”佐为愧疚的看着我

    我抬起右手,点住他的眉心

    [还记得吗,我说过它可以帮你的]虽然以人类的体制使用然之力是很危险的,但以我的身体是死不了的,顶多再晕一次,不过也许时间会久点

    佐为只觉得身体说不出的舒服,好象有一股温暖的力量游走全身,额头有点发热,他知道一定是银灵又做了什么

    “佐为!”阿光惊讶的喊出声,随后发现这里还有很多人,他赶紧闭嘴

    [佐为,你有一天时间,要好好珍惜然后等我回来,记住哦]说完我慌忙寻找小亮的身影,这次不想让他担心,我快不行了

    “塔矢!”

    听到银灵的声音,塔矢回头看到他摇摇欲坠的身影,赶紧冲过去扶住

    “你怎么了?”声音充满焦急

    “塔矢我跟你说,其实我有短暂的嗜睡症,现在好象要发作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只是睡一觉,无论是几天,相信我,我真会没事的”现在的我顾不上那么多,能有时间扯个理由就让我庆幸了

    还没等我保证完,身体一阵无力,好象被人暴打一顿,全身都痛,我难过的皱起眉头,这副作用真的好可怕,然后如我预料的,眼前一黑我便沉入无尽的黑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