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棋魂篇  第七章下:黑暗中的徘徊,银灵是否还能醒来

章节字数:7724  更新时间:08-12-24 04: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进藤一直陪佐为到第二天他消失为止,整整24个小时他滴水未进,再加上吹了一晚上的风,到现在总算感到又饿又累又头疼了,不知道是神经太大条,还是身体真的太健壮

    回到市内才想起银灵晕倒的事,去了躺酒店打听银灵所住的医院,到了那又听说他转院了,一波三折,才终于找到了银灵所在的医院

    刚进病房就看见塔矢一脸憔悴的守在床前,看那样子是一晚没睡吧

    “塔矢”

    听到声音回头,塔矢再看到来人的一刹那,眼眶都红了

    “你个家伙到底跑哪儿去了!?”

    “我。。。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他”用手指了指床上的银灵,“医院怎么也查不出病因,但他一直在发高烧,怎么办?”说着眼泪就快掉出来

    进藤头一次看见塔矢为了围棋以外的事情哭,想必自己不在的这一晚上,他一方面担心自己,一方面担心银灵,又没有人可以商量,一定很辛苦才能撑下来,塔矢,真是对不起。。。

    “别急,一定有办法的,他现在什么状况?有没有醒过?”

    “啊?奥,没有,不过他晕倒之前和我说过他有嗜睡症”在进藤的安抚下,塔矢终于开始恢复冷静

    “嗜睡症?不像啊”

    “我也觉得,我本来想去查查资料,但不放心他一个人在这里,现在你回来就好了,你在这看着,我去查资料,很快回来”

    “好,去吧”

    一整天都在调查与询问中度过,塔矢越查越是失望,银灵的病怎么看也比嗜睡症严重的多

    这样的病难怪医院也难下断言,这时塔矢更是焦急,怎么办?现在他们所选的医院已经是全日本最好的,再治不好,难道要去国外治疗?边想边往回走,他决定还是先找进藤商量

    推开门走进病房,看到进藤趴在病床旁睡着了,再转头看看床上的银灵,还是没有醒来,塔矢走到床前伸手摸了摸银灵的额头,依然很烫,他皱起眉头,思考接下去该怎么办

    叹口气,塔矢觉得不知所措,转头望向进藤想寻求帮助

    “进藤”

    没反映,睡的这么熟?

    “进藤”稍微提高一点音量

    还是没反映

    或许他真的太累了,虽然不知道昨晚他去做什么了

    算了,明天再找他商量好了,现在最好还是先想办法把他弄上床比较好,这样趴在旁边睡要感冒的

    扶起进藤的一刹那,接触到温度过高的皮肤,塔矢再次有想哭的冲动,为什么他也在发烧!!??

    太过分了!这两个家伙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撇下!!

    消失后的佐为其实一直都陪在进藤身旁,只是进藤看不见罢了

    一路回来,佐为都试图让进藤看到自己,但无论怎么在他眼前晃,怎么和他说话,他就是看不到自己,他失望的看着进藤的侧脸,低下头轻声呢喃

    “阿光,你听的见吗?是我啊,阿光”可惜再多的声音也传不到眼前人的耳里

    原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你明明焦急的找寻我,却不知道我一直就陪在你身边

    看到银灵的时候,佐为明白他的病一定与自己有关,想到这他就一阵内疚,岂知连阿光也病了,看着焦急的塔矢,佐为说不出的自责

    可惜再自责他也无能为力,只能默默陪在他们的病床旁

    出名有时候并不是好事,就像现在

    “听说围棋双星和那个传说中的围棋界未来的希望现在都在医院”

    “咦?是谁病了?”

    “好像是进藤三段和雪漠初段病了,塔矢五段从北斗杯以后几乎一有时间就在医院”

    “诶??但是北斗杯都过去一星期了,他们是得了什么病?需要住院那么久么?”

    “你不知道么?这两天棋院闹的沸沸扬扬,医院每天都有很多记者争相报道最新情况的”

    “那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嘛,据媒体报道,进藤三段只是感冒发烧,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留在医院一直是在照顾雪漠初段”

    “啊????”看来这位新人今天受了不少打击

    “真羡慕雪漠初段啊,我可是进藤三段和塔矢五段的棋迷呢,对了,他是得了什么病啊,还不出院么?”

    “他这一星期一直昏迷,据说连医院都查不出病因”

    “诶。。。。”

    围棋界新星浪潮一病不起,媒体争相报道,棋院一筹莫展

    才赢了北斗杯的新人,本因大放光彩,却在比赛结束后立马送医院,还昏迷不醒,连围棋双星也接着一蹶不振,一个感冒发烧后就压根没从医院回来,一个一有时间就往医院钻,一时之间,市中心医院

    每天人潮汹涌,有纯粹过来探病的,有探病外带采访的,有探病外带下棋的,有探病外带凑热闹的,无奈之下,医院把进藤和雪漠的病房移至顶层很少使用的VIP室,并限定每天探病的人数,且探病需经

    过塔矢同意才能进到顶层,这待遇真比市长还市长了

    医院从来没有一次这么希望替一个病人把病看好的,在这样下去,他们这家号称全国第一的医院竟然连病人的病因都查不出来这样的丑闻就要遍布全球了,日本的医疗技术竟然这么落后,他们仿佛已经

    听到其他国家的嘲笑声了

    最怕给名人看病,为什么?看的好那是应该,看不好那是万劫不复啊

    和谷步履焦躁的等在医院住院部接待处,边来回踱步,边抱怨着

    “为什么连探个病都得排队验证,是不是还得领个号码牌站外面等叫名字啊?”

    “你冷静点,别在那晃来晃去的了”伊角一早就来了,却被医院拦在这里不让进,理由差点没让他吐血

    塔矢棋士今天还没来,请您稍后在来

    拜托他是来看进藤的,关塔矢什么事!

    “你是。。。和谷?”塔矢亮刚踏进住院部就看见这两人在门前站着

    “塔矢亮!你小子总算来了”和谷是满肚子的火没处发

    “说,你干嘛把进藤藏起来?!”

    “你们是来看进藤的吗?那跟我来吧”他完全把某人的质问无视了

    伊角拉拉还在生闷气的和谷,率先跟着塔矢走了,和谷不高兴的撇撇嘴,瞪了塔矢一眼,无奈的跟着他进了电梯

    现在他们总算是明白什么叫差别待遇

    这哪是病房,这根本就是五星级的客房

    沙发,电视,连电脑都有,两张柔软的床,一看就知道很舒服,茶几上放的花明显是新鲜的,这条件哪叫住院啊

    “靠,这里多少钱一天住院费啊”

    “额,院方表示由于是他们主动提出换病房方便治疗,所以这间病房按普通病房收费的”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恐怕不是方便治疗这么简单吧,瞧,还是他们比较好,当名人多累,看个病都得像老鼠似的躲着

    “怎么不见进藤?”这小子跑哪去了,难得他们来看他

    塔矢皱眉看了眼空床,又抬手看了眼手表

    “还有五分钟,我保证他回来”自信十足

    果然,不到五分钟,进藤拎着碗拉面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进藤光,你要是再敢在出院之前擅自跑出去,禁止你吃拉面一个月”塔矢生气的警告着

    进藤撇撇嘴坐下,不满的抱怨“谁叫医院的饭不好吃”

    “不是跟你说了我给你带”

    “不要饭馆的菜,我要拉面~~~~~~~~~~”

    “病好以前不许吃拉面”

    “那我绝食”

    “那以后我做的你也不用吃了,我想银灵会很高兴省了你的菜钱”自从北斗杯之前的特训开始,塔矢几乎每天给银灵去做饭,当然进藤也每次跑去凑热闹顺带搓一顿

    “5555555555555555,塔矢”塔矢做的菜诶,难以割舍,一边是拉面,一边是塔矢做的菜,拉面。。。塔矢,拉面。。。塔矢。。。拉面还是塔矢?。。。。。。

    塔矢转头不看他

    “那好吧,病好之前不吃拉面。。。”委屈的小声说着

    塔矢无奈的看他一眼,真像个小孩子

    “我说进藤啊,你怎么像塔矢他老公,被老婆逼着戒烟戒酒的感觉”和谷早在旁边笑翻天了

    “和谷不能这么说,对塔矢很失礼的”伊角出声制止和谷

    “啊,和谷?伊角?你们什么时候在那的?”进藤总算发现还有其他人在房间里

    和谷生气的拍了进藤一下

    “你小子嚣张啊,现在敢无视我存在了哈?”

    “啊~~~痛啊和谷,你谋杀啊”

    “我还毁尸灭迹呢”

    “真可怕哦~~~~伊角,你一定记得要报警哦”

    “嗯,我会考虑的”

    “什么?我都被杀了你还打算知情不报?”

    “你都被杀了,怎么知道我知情不报?”

    “对哦”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摸摸下巴考虑着

    顿时病房里笑声一片

    塔矢连日来阴晦的心情总算有点缓解,进藤微笑的看了他一眼

    还担心他天天皱着眉头憋坏了,总算笑出来了

    “呐,塔矢,我知道你很担心银灵,但大家都在想办法,而且。。。”

    进藤转过头认真而温柔的望着塔矢

    “我一直都会在这里帮你,所以,安心吧,银灵会没事的”

    也许有时候,进藤是粗线条的,但总是在关键时刻,你会发现他细心与温柔的地方

    塔矢想起两人都病倒时他的孤单与无助,害怕失去他们任何一个,最后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进藤看出来了,他的彷徨,进藤看出来了,他有别于平时的不安,总算能安心的感受,他不是一个人

    轻轻的嗯了一声,他缓缓走到银灵床前

    “银灵,你说过你会没事的,进藤也说你会没事的,我相信你,他也相信你,所以,你一定要没事!”

    “他就是雪漠初段?”似乎不想被无视,和谷忍不住出声,其实他也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

    “嗯,他是我的好朋友”进藤也走到床前望着银灵

    “外面说医院看不好他的病,是真的吗?”

    “嗯,查不出病因”

    “他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电视里不是长这样演,本人不愿意醒来所以一直不醒什么的,不如你们试试和他说话,也许能把他唤回来”和谷实在受不了两人失望的眼神,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瞎掰

    些什么,就是想鼓励他们一下而已

    果然没见两人有什么反映,他无奈的遥遥头

    “我今天还有比赛先走了,伊角,你要不要一起?”

    “啊,奥,那打扰了,我们先告辞了”伊角最后望望两人落寞的背影,跟着和谷走了

    此时的我正像看电影一样看前世的自己经历失恋

    说实话,真的很无聊,如果那个不是我,估计我已经睡着了

    很老套的挽留,很老套的伤心落泪,很老套的茶饭不思,跟那个人的一见钟情一样,无聊的八点档剧情

    我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开始考虑要不要使用神力离开这里,顺便把我那身体一起修了

    不行,好不容易撑到现在,却在这时候放弃,那以前的努力岂不都变无用功了,枉费我撑那么辛苦,不是跟白痴一样了吗?再说,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进行到底,要对自己的承诺负责,现在就忍不住,

    以后哪还有脸和他们做朋友,雪漠银灵,你是那么没原则的人吗?所以,一定不能打破自己的规定!

    话是这么说,但真的很无聊啊,我现在对这些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也不知道叫我回来是看什么的

    正在我无聊的想着要不要去河边数数那种了几棵树打发时间的时候,剧情出现了有趣的发展

    原来这里不止可以看我的经历,还可以看对方的,还真挺像看电影啊,多方面描述呢

    虽然这电影依然是无聊的,但至少放了点我不知道的内容,好歹让我提的起点精神看不是

    可惜这里没有茶,一杯绿茶一部电影,很好的渡假休闲方式,至少对我来说

    “啧,啧,啧”我边看边摇头

    这家伙真是比我惨那

    离开我以后就没好好谈过恋爱,理由很简单,他把每一个女朋友拿来和他的前任,也就是本大人我来比

    想也知道,银灵大人我卯足劲对人好的时候,有谁能比的上?

    所以谈一个分一个,失恋一次次增加,人也一天天怪癖起来

    到最后,真的怀疑还有谁能和他好好相处

    反观我,一天天变的开朗,朋友一个个增加,愿望一个个实现,不断像梦想迈进的步伐,没有受那次失恋丝毫影响

    果然本大人我是很没心没肺的,自他把我甩了以后就再没问过他的消息,谁知道他过的这么惨,我还以为他和新欢双宿双飞了

    这到底是谁甩了谁啊,我卖力的回想了很久,然后很肯定是他甩了我没错,但现在这状况,我真的是无语了

    “诶,是你没福分那,现在我也帮不了你了,我们可是差一个次元呢,希望你好好努力找下一个哈”

    我对着影像象征性的安慰了一句,转身朝来时那个公园走了

    我对别人的一生经历一点兴趣都没有,除非那个人像小亮或者阿光一样是我在意的人

    这个世界不公平的事情实在太多,可怜又如何,如果觉得自己可怜,大可以去看看那些山里连饭都吃不饱的小孩,或者战场上失去一切的人,那时候你再来评判自己到底可不可怜

    踏着懒散的步伐,我漫步在河岸边

    “啊~~~~~~~~~~~~~~阿光,小亮,我好想你们”

    银灵!银灵!

    这谁在喊我呢?这次没喊小影,也就是说。。。

    我环顾四周寻找声音来源,可是哪也没有

    银灵!你还不醒来吗?银灵。。。

    还不醒来?这下不用找了,看来我终于要离开这无聊到要命的地方了,虽然这儿的景色还不错,但比起阿光和小亮,我连选的必要都没有

    这个声音,当然是进藤和塔矢了

    离银灵晕倒已过去整整一个月,每天奔波与各大名医处求医问药,进藤和塔矢的失望和疲惫可想而知

    无数次听到无能为力的回答,让他们几乎游走在崩溃边缘

    为什么找不到原因,为什么还不醒,为什么会晕倒

    一连串的疑问搅的他们心烦意乱,疲惫不堪,每天还轮流守在银灵病床边,期待他醒来

    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整整一个月,一次次失望,又一次次期待

    两人干脆像棋院请了长假,期限是到银灵醒来为止

    棋院不同意是必然的,可两人同样的倔强与顽固,无人能劝阻

    直到苍田,绪方,桑原本因坊等等有名的棋士都主动要求棋院同意,并愿意接下他们请假期间所有工作,棋院才勉强同意

    这件事再次轰动日本围棋界

    围棋周刊头条标题:围棋界名人共同抗“病魔”

    整篇文章详细的说明了从北斗杯结束银灵送医院,塔矢与进藤不惜放弃比赛照顾,棋界名人争相帮助的所有事情

    报导一出,立即引起关注,几乎每个人都在问,雪漠银灵究竟是何方神圣?可惜没人知道

    拿着一份报纸,进藤郁闷的皱起眉头

    “塔矢,你说最近的人是不是都挺闲,头衔战都没这么大幅报导过”

    “我想他们是缺少生活乐趣”其实想要寻找高手的心情他也能理解,但他怀疑这里很多人根本在凑热闹

    “你看这篇写的,什么进藤棋士和塔矢棋士为何如此关心雪漠银灵,三人的关系耐人寻味,关心朋友有什么不对的”

    “谁让你要跟着我像棋院请假,请假一个人就足够了”

    “你好狡猾,那你去比赛,我请假”

    塔矢现在没心情吵架,随手拿起报纸看着上面大大小小的新闻,其中一篇写的就是他们,显然添油加醋不少,最后以雪漠银灵究竟是谁结尾

    他无奈的翘起嘴角,苦涩的笑

    其实他也很想问,雪漠银灵究竟是谁?

    深不可测的棋力,神秘的家世

    他晕倒以后,塔矢曾试图寻找他以前的家人朋友

    惊讶的发现,没人知道他从哪来

    除了他和进藤,他几乎没有朋友,据他的邻居说明,他们连他的面都很少见到,更别提他的家人

    当然他也去银灵的家里找过,什么也找不到,没有关于家人的一切信息,甚至连张照片都没有

    这时才发现,他们认识他这么久,竟然从来都没注意到他是如此孤单

    为何他的笑容还能那么温暖?为何他的表情还能那么满足

    塔矢记得自己从小虽没有朋友,至少还有关心他的父母,还有温暖的家,进藤就更不用说了

    即使是他也不免对没有朋友感到难以忍受,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十多岁的小孩,是怎么去接受这一切,还能微笑的坦然面对

    这个孩子,坚强到让人心疼,神秘到让人心慌

    虽然不知道进藤为什么也这么在意他,但塔矢已经决定了,银灵的事,他管定了,才不管外面怎么说

    进藤的理由比起塔矢简单的多

    有银灵在,就有佐为在,有佐为在,进藤怎么能不在(虽然进藤不知道)但就呆在银灵身旁的感觉而言,进藤连一分钟都不想离开他,熟悉的气息让他安心

    求医无果下,现在两人最长做的事情就是望着床上的银灵发呆,期待他在下一秒醒来

    雪漠银灵啊,记得你第一次出现,就晕倒在我们眼前,现在你又晕了,但为什么不像上次一样醒来?

    “银灵,你还要睡多久?你醒了我请你吃拉面哦”进藤对着床上的银灵保证着,他实在想不出银灵喜欢什么,记忆里他们总在下棋,然后他好像总喝茶或者咖啡

    “银灵你再睡以后不准你下棋了,也不准喝咖啡和绿茶”威胁也许更有效果

    塔矢听见进藤的威胁,忽然回想起和谷上次来这说过的一段话:他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电视里不是长这样演,本人不愿意醒来所以一直不醒什么的,不如你们试试和他说话,也许能把他唤回来

    刺激?记得他见过银灵哭,虽然是在睡梦中,这是不是表示他真的受过什么刺激?

    既然这样。。。

    “进藤,愿不愿意陪我做件傻事?”

    “什么?”塔矢会做傻事,他是不是在做梦

    “我们试着来呼唤他看看,也许真能把他唤回来”

    “额,好像演戏的感觉,真的有用吗?”电影毕竟是骗人的,如果真用叫的就能醒,那医院是用来干嘛的

    “你不愿意就算了,只要有希望我就试,就算没有我也要试”

    还真没见过塔矢这么没理智的

    “那好,我陪你一起”只要有希望,才不管用什么方法

    “那怎么呼唤法?”总不能在病房大喊大叫吧

    “我知道银灵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如果真是因为这样而对这个世界没有牵挂,那我就要成为他的牵挂”

    “牵挂。。。吗?”佐为,我是你的牵挂吗?为什么你要走呢?

    从听到阿光和小亮的声音开始,我一直在找离开的出路,一直走一直走,顺着声音的来源,前方的道路越来越黑暗,渐渐伸手不见五指

    “袁思影你知道吗?你真的很讨厌”这是。。。吴欢??记得很久以前她这么和我说过

    还记得我们从小就认识,她跟我是截然相反的性格,曾经很羡慕她的热情和开朗

    记得我当时问她为什么,她回答我

    “因为你没有心”

    “没有心我怎么能活着哦,傻瓜”我微笑着一笔带过,不甚在意

    “袁思影我讨厌你”她似乎不打算放弃这个话题

    “呃,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吧,我会改的”我记得我当时很仔细的回想自己哪里没做好的

    “就是哪里都太好了我才讨厌你”

    “诶?”

    “你的那条项链是我拿走的”

    哦,难怪找不到了,那条白金项链,我一直都带着的

    “你喜欢吗?那送给你吧”反正放我这容易丢了,她喜欢就给她好了,物尽其用,项链最大的作用就是装饰,她比我漂亮,我想如果项链自己能选应该也会选她当主人的

    “我喜欢你男朋友”

    “要是他也喜欢你,那你们在一起我不反对”

    “把你这个月工资借我”

    “奥,等下给你拿”

    “我不会还你的”

    “我暂时不缺钱,就当给你救急”

    “我借了高利贷,他们今天叫了一帮人要打我,你替我去”

    “好吧,在哪”等下先去找把刀防身

    “你的房子借我住”

    “没关系我那有空房”

    “我不会付房租的”

    “多个人热闹,你就当陪我好了”

    “你!!!”

    “没有了么?”她要帮助早说不就好了,我从来不介意这些

    “袁思影你这个怪物,你不知道稍微心疼一下自己,心疼一下自己的东西吗?”看着她激动的样子,我有点不明所以

    “大家都把你当钱包在用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

    “那为什么不阻止?”

    “因为我不在乎那些”

    “在你身边我简直像个白痴!!!!!!!”

    “为什么?”

    “我明明出生比你好,家庭比你好,长的比你漂亮,朋友比你多,什么都比你好,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不嫉妒我哪怕一丝一毫,明明大家都很羡慕我,为什么你不像其他人一样巴结我!?明明知道我

    很有钱,借钱是耍你的,你为什么还笑着答应?你不会生气的吗?你不会伤心的吗?你不会受伤吗?拥有一切依然不满足的我在你身边简直像个小丑!!!”

    “那么,你希望我离开吗?”

    “不是离开,你根本不应该存在,你只是让你身边所有人看起来更凄惨而已”

    “如果你不存在就好了,如果你不存在就好了!!”

    如果你。。。不存在。。。就好了。。。。。。。

    很多人都对我说过这句话

    记得妈妈说过

    如果你不存在,我不会变得如此贪婪

    记得那个背叛者说过

    如果你不存在,我不会对另一半要求如此之高

    记得老板说过

    如果你不存在,我不会对员工如此苛刻

    如果你不存在,如果你不存在,如果你不存在!!!!!!!!!!

    我,真的,不应该存在。。。。。吗????

    “我喜欢你,银灵”这是?阿光??

    “我也喜欢你”是小亮!

    “银灵笑起来有阳光的味道”

    “银灵下棋的时候最厉害”

    “银灵下厨的时候最可爱”

    “银灵,我不像塔矢会做菜,但是我可以带你去玩,你一定不知道日本有很多地方很好玩的,你不想去看看吗?”

    “银灵我最近学了很多新菜,你不想尝尝吗?很好吃的哦”

    “和谷说想找你下棋呢,还有越智,伊角,本田,奈赖,他们都和我说想认识你呢”

    “我爸爸也说想找你下一盘,他就快出国了哦,你不想和他下一局吗?”

    “我给你买了咖啡豆,最新最新最新出产的哦”

    “我给你准备了茶叶,很香很香的哦”

    “你再不醒我可要生气了”

    “我也生气了”

    “我们是朋友吧?”

    “你敢说不是我揍你哦”

    “银灵,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塔矢?”

    “因为。。。我们是。。。家人”

    家。。。人??

    一道光线把黑暗撕开一道口,眼前豁然开朗

    缓缓睁开双眼,我看到两张憔悴的脸

    “亮,我好饿~~~~~”

    看到惊喜渐渐占据两张写满不可思议的脸,我安慰的绽开笑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