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棋魂篇  第十一章:别担心,我就在这里

章节字数:5966  更新时间:09-01-24 09: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未见面时,总觉有千言万语想说,见面之后,只一个拥抱就代替所有

    终于放下心的两人只是拉着我走进房间,上床

    一边一个,紧紧抱住我,然后闭上眼,一同命令

    “睡觉”

    。。。。。这真是。。。。。好吧,反正我也有两天没睡觉了

    【佐为,欢迎回来】睡着之前,光在心里轻声对一旁的佐为细语

    【你不要,再走了哦】困意袭来,几天都崩紧的神经在放松的一刹那只换来无尽的困倦

    一觉醒来,两张放大的脸庞差点没把我吓回梦里

    坐起身,揉揉迷糊的睡眼

    “你们坐在这干嘛?”看他们衣服都穿好了,还坐在床上准备干嘛?

    “等你醒”真默契啊

    “你饿么?”好像回到之前同居的日子了,亮总是会问我饿不饿

    “嗯”以后没机会吃亮煮的菜了,好遗憾。。。。

    “那起来吧,饭已经做好了”原来他们醒了这么久

    晚饭后的气氛异常的诡异,每个人都是欲言又止,连佐为都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真受不了这种气氛

    诶,做神的,怎么能这么小气,既然他们不开口,我只好带头当炮灰

    “你们的答案我已经收到了,不用说了”一句话把两人都惹火了

    请不要这么看着我啦,我还没说重点。。。

    “叮咚”门铃不识相的响起

    “我是藤崎明,请问有人在家吗?”她也不知道找谁比较好

    丢给我一个待会再找你算帐的眼神,亮站起来去开门

    光还是一动不动的望着我,丝毫不受影响

    岂知门外意外的嘈杂声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雪漠银灵在不在”好像是星柳亦诶,差点把他给忘了

    “啊?爸爸,您有什么事吗?”什么?塔矢行洋?

    “亮,不介意的话,我也想一起进去”这声音。。。不是那个绪方精次吗?

    “进藤,知道你在里面,我们找你有事”这会怎么连和谷他们也来凑热闹

    “雪漠银灵你给我出来!”这口气,怎么现在韩国到日本这么方便的

    “不好意思,我们也陪这家伙一起来了”这好像是洪秀英诶。。。我们?不会连高永夏都。。。。

    “塔矢您好啊,我是陪明明来的,呵呵。。。。”浅川吾。。。算了,多他一个也没什么

    这些人今天是干嘛,一个个都在这紧要关头跑来凑热闹

    亮僵笑着将一群人迎进屋,忍住拿扫把赶人的冲动,怎么说他爸爸也在里面。。。。

    进藤脑袋滑下一颗汗,今天这是怎么了?

    “雪漠银灵,我们有话要问你”刚进屋,说要找进藤的人却第一个跑来问银灵

    “网上那个雪漠银灵是不是你”这个问题让整个客厅顿时升温

    “我。。。”都快消失了才用本名,没想到这效果真是立竿见影

    十多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压力啊,好有压力

    “呵呵,怎么可能,巧合啦,纯属巧合”知道的人不用问自然知道,不知道的人麻烦你们就继续不知道吧

    说谎!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一样的表情

    靠,都肯定了你们还问什么问,浪费我表情

    弯起一个还算动人的微笑,我自顾自发言

    “我只要能下棋就好,下更多,更多的棋”

    灯光有点刺的人睁不开眼,这一刻的灿烂要是能永恒。。。。。

    “我是为了喜欢才下棋的”十多岁的男孩羞涩的声音打破上一刻的寂静,所有人都回头望向他

    不顾其他人的注视,他只是眼神坚定的回望着我

    “上次你问我,是为了什么而下棋,这就是我的答案,不是为了爷爷,是为了我自己喜欢”

    “喜欢赢棋时的满足,输棋时的不甘,等待对手的焦虑,共同进步的喜悦,下棋时棋盘上的千变万化,还有。。。。”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棋子

    “拿起棋子,把它下到棋盘上那一刻!”

    满意的朝他点头微笑“星柳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棋士”

    “我也会是个优秀的棋士啊”不甘被冷落,一旁的少年不满的喊

    “这个小鬼哪里比我强,我才是能够打败你的人”诶,金越曦还是一样这么孩子气

    不过这个家伙。。。。。人都说女大十八变,怎么这句话连男人也适用吗?记忆里的金越曦应该还要再胖点,脸再园一点才对,这个难不成是整容整的,哪家医院啊?整这么帅气

    “你说谁是小鬼?你会比我强?开什么玩笑”瞧,一句话就把一个人给得罪了,脸变的再好看,脾气还是一样臭

    “就说你怎么样?不服气来比试比试啊”

    “怕你啊,走,现在就比”

    “走就走”

    都要走出客厅了,还不忘回头对我吼

    “别忘了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啊,又一对对手诞生了,嗯嗯,从以前我就认为他们很像来着

    “可恶,我才能够打败他!”边吵边走,客厅再度恢复平静

    “额。。。越曦是想来看看你的,他人有点冲动,请你原谅他”洪秀英偷偷拉了拉高永夏的袖子,示意他也说点什么

    高永夏只是沉默不语,从刚刚开始,眼睛就没离开过我

    我知道昨天把你宰的很惨了,不至于这么深怨念吧。。。。

    不止高永夏,客厅里其他人也是一个劲的瞪着我,真是一个比一个凶狠啊。。。。。。。

    想伸手拿起面前的茶杯,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完全不是实体,现在我的手只是利用法力做的影象而已,才一天,身体的消失情况已经异常严重,看来撑不到明天。。。。。

    “我们来下一盘吧”行洋大人你真是不鸣则矣,一鸣惊人啊

    “今天不想和你下”没手叫我怎么和你下,况且我们今天早上才在网上下过好不好

    “那和我下怎么样”绪方你说叫我怎么说你好,没看出来本大人我身体不适嘛

    “我今天不下棋,想来找我下棋的,都改日再访”不管改日不改日的,快走吧,我时间不多了,只想最后陪陪他们

    “阿光,我们是想来和你说下次到我们围棋社来下指导棋可以吗?”

    “如果雪漠棋士能够一起来的话最好了”浅川看着我的眼睛都快冒星星了

    “可以”问题是在回答明明的,可眼睛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我

    “我。。。就算了吧”就算答应也没用了吧

    “奥。。。这样啊”失望归失望,能再次见到雪漠棋士还是让人很高兴的

    这浅川恢复的速度还真是惊人的快,下一刻已经笑颜如花,让我好不郁闷

    “那我们先告辞了”早就觉得气氛不对,既然阿光已经答应了,那她也没必要再这继续缺氧了,拉起浅川就往外走

    “等,等一下拉明明!”不情不愿的被拖着往外走,他还不忘回头最后再说一句

    “雪漠棋士下次一定记得给我签名啊,还有进藤和塔矢棋士~~”

    “部长你再烦以后不给你做喝奶茶了”

    “诶?不要啊明明,明明的奶茶最好喝了,跟下棋一样是我的第二生命啊~~~~”

    声音慢慢远去,残留一丝甜蜜的气息

    呵呵,果然很速配啊这两人

    “小亮,既然雪漠说今天不下棋,那我先回去了,记得有空回家看看”这感觉怎么这么象老爸再对出嫁的女儿说话。。。。

    “恩,请慢走”这边到回的相当有理

    “塔矢老师,我送你吧”算你识相,知道这除了你没人有车

    “雪漠银灵,希望下次能和你下一局”最近流行走之前一定要说话吗???

    转头望向另一个人,好吧好吧,走之前一定要说的话,那你快说吧

    “我也是”似乎看出来我的不耐烦,绪方只简短的说了三个字

    终于送走两个BOSS级,压力顿时减轻不少

    “进藤我们来下一局吧,难得我从韩国来一次”终于出现个不识相的~~~~~

    “下次吧,我们还有话要说”总觉得今天的银灵有点奇怪,好象再着急什么

    洪秀英失望的叹口气,看来今天他们三个都有事呢,难得他大老远跑来,竟然还来的不是时候

    “永夏,我们还是先去找越曦吧,他虽然会说日语,但对日本还不熟,万一走丢了我们回去不好交代”只是不好交代而已~~~~金越曦啊瞧瞧你的人缘真是~~~~~~~

    看来今天高永夏的毒牙突然失效了,从进了门就沉默,到现在还是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看来这小子还不打算灭亡

    “我知道那个就是你”恩,聪明

    “然后呢?”反正也没人了,我承认了你又能怎么样

    “你师傅是谁?”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没有师傅”说出来吓死你,我师傅那就是全宇宙的能量体,不过我怕你不明白那~~~~~~~~~

    震惊,不信,疑惑,不断变化的表情看的我津津有味

    “永夏,我们去找越曦吧”洪秀英到是理智那,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不情不愿的抬脚走人,这回到没赶流行的赠我一句临别语,就是离去前那眼神抵十句都够了。。。。

    “真好啊这么受欢迎”河谷开玩笑似的抱怨着

    “恩,确实是”抬手一推眼睛,镜面反光挡住了越智的视线,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雪漠真让人羡慕呢”看来伊角是这里最正常表达想法的人

    “但是,我比较羡慕你们呢”似真似假一句玩笑,却暗藏一丝枯涩

    三双疑惑不解的眼同时望向我,我却低头望向自己的手

    “不是还有一双可以不断为梦想努力的手吗?”

    “梦想。。。。”这个人,突然让人觉得好心疼

    “开玩笑的拉?瞧你们认真的”当雪漠要骗人的时候,没人会以为那是假的

    谁让我是个傻瓜

    这笑怎么看怎么飘渺,这个人,真美的不似凡人。。。。。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河谷边接起电话边抱怨谁打断他欣赏美。。。。帅哥“谁啊”这口气。。。。

    “啊,妈妈,干嘛拉~~~”埋怨的意味十足

    “什么?啊,现在?这样啊,恩恩,知道了,恩,好,就来”

    匆忙挂掉电话,河谷依依不舍的看我一眼就准备走人

    刚要出去似乎又想起什么,重新走到我面前

    难道他也想赶流行?那想说什么快说吧~~~~人家我赶时间的说

    等了许久,迟迟不见他发言,疑惑的抬头,却看到一张越来越大的脸

    被勒到几乎窒息,还好我的身体还没消失,不然他该抱个空了

    不过你抱就抱好了,干吗要抱这么紧,想要我命不成

    耳边传来一阵轻笑,我肯定,他是故意的“这个是谢谢你昨天的指教,还有,你真的很可爱”

    靠,我要告你虐待儿童~~~~~~~(银灵大人啊,你不做儿童很多年。。。。。)

    “你们两个要一起走吗?”

    “恩”就说伊角最正常

    “很期待我们的手合赛”越智今天貌似心情不好,眼神比较凶狠

    诶。。。总算走光了。。。。

    屋里三人一鬼同时发出叹息

    “呐,我们去看日出好不好”最后一晚,只想在你们的陪伴下,欣赏最后的风景

    “日出?”两人对望一眼

    “好”也许真的很久不见,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么都好

    电车上,光沉沉的睡着了,这两天,确实辛苦他了

    刚要脱下外套给他盖上,亮已经先我一步为他披上一件外衣

    抬头望进那一汪温柔的墨绿色,心底滑过一丝不舍

    “想问你个问题”几经挣扎,亮还是压低声音开口

    “什么问题?”

    “那天在庭院,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放弃追问?”不会好奇,不会担心吗?

    “亮,家人啊,就是无论对方做了什么,你都一样相信着他,秘密每个人都会有的,不是吗?”

    “无论做了什么。。。吗?那不担心他出事吗?”

    “会,但是适时的信任与支持,比起担心,不会更好吗?”

    亮低头不语,我继续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登山这种热血的事情还真没做过,挺高兴第一次是和他们一起,日出前的黎明总是特别的寂静,冬日特有干燥的空气,带起阵阵寒风,嘴唇有点干裂,呼吸的空气却难得的清新

    听着单调的脚步声,总觉这样的静默中有一种孤独,不甘自己的最后一个夜晚被寂寞侵占,我开始轻声低唱

    “心跳乱了节奏”

    “梦也不自由”

    “爱是个绝对承诺不说”

    “撑到一千年以后”

    “放任无奈,淹没尘埃”

    “我在废墟之中守着你走来”

    “我的泪光承载不了”

    “所有一切你需要的爱”

    “因为在一千年以后”

    “世界早已没有我”

    “无法深情挽着你的手”

    “浅吻着你额头”

    “别等到一千年以后”

    “所有人都遗忘了我”

    “那时红色黄昏的沙漠”

    “能有谁”

    “解开缠绕的寂寞”

    歌声清灵婉若黄莺出谷,好听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是我前世最喜欢的一首歌,原唱本就是个男人,以我现在男生的声线唱出来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回头想问问他们觉得我唱的怎么样,却发现这两个人呆楞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怎么了?”

    这就是所谓天籁之音?却为何点缀的是这样一种悲伤

    “缠绕。。。千年。。的寂寞”亮用日文翻译出最后一句话,差点忘了他懂中文的

    “缠绕千年的。。。寂寞”佐为从我们出家门以后一直没说话,却为这一句歌词而泪流满面

    啊~~~~~~~我知道错了,换一个换一个

    就此,边唱边走,转眼已经到了山顶

    放眼望去,山下一片云雾缭绕,高楼大厦如盖上一层面纱的少女,精致的容颜若隐若现,山顶的风比山间更大,吹起长衫的衣角飘扬

    拿起一块石头从山上仍到山下

    很好,完全听不见

    “你在干吗?”对与我奇怪的举动,两人表示不解

    试音,看看你们会不会去怀疑怎么没听到死尸落地声“玩”

    “奥~~”明显不信

    山间云雾逐渐散开,太阳慢慢从地平线升起,阳光照亮了整个大地

    感动着这样的美景,闭上双眼,任阳光扫除心底最后的黑暗

    睁眼看到身旁两人也在闭眼享受阳光的温暖

    微笑着缓缓转过身,倒退着离悬崖越来越近

    “银灵你在干嘛?”亮及时发现不对劲,出声呵阻那个走在危险边缘的人

    “不要过来”真是自杀前的必备台词诶。。。

    “银灵!?”光惊恐的睁大眼看着我,伸手就想抓过来

    “再靠近我就跳下去”越来越有自杀的感觉了

    “你到底怎么了?”慌乱的质问,迈出的一只脚终是退回原位

    使劲用法力拼凑一双手,伸进口袋,拿出两块玉石

    一块是明亮如阳光的金黄,一块是温润如翡翠的墨绿,形状和佐为额头的标记一模一样,至于功用。。。。

    “如果有一天你们找到了喜欢的人,那就仍了它”

    阳光下,两快玉石流光溢彩,反射夺目的光芒,剔透如水晶,细看似有股液体在玉石中间流动

    举起黄色那块“它的名字和你一样,光,是让你下辈子还能记得我的宝贝哦,但是当你爱上别人的时候,千万记得要丢掉”

    举起另外一块“你也一样,亮,我们就这么约定了,不遵守要受惩罚的哦”

    调皮的对着两人眨眨眼,我把玉石放在崖边

    【佐为,要记得遵守约定哦】

    佐为痛苦的转过身不再看我,颤抖的双肩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脑海里回忆起昨天早上那个承诺

    【佐为,你怕寂寞吗?】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只是愣在那里,他并不催我回答

    【佐为,对不起】不知过了多久,回忆里,只记得这样一句似重若泰山又似轻若鸿毛的轻语

    不明白,为什么要道歉呢?

    恍惚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恢复,眼睛终于调整好焦距

    看到他又用手按在我的眉心,直觉就想后退,一直没有忘记上次他持续一个月的昏迷

    【佐为,真的对不起】

    不要道歉,求你快停止,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又要伤害自己!?

    【佐为,我让你永生,作为交换,请你代替我陪着光和亮走完这一世】

    代替?他?为什么要我代替,为什么不是你自己!?

    太多的疑问却没有任何答案,换来只有一声声的对不起。。。。。。。

    跳出痛苦的回忆,终于明白为什么他需要代替

    为什么你要选择别离?

    不明白,我什么也不明白!!!

    到底是为什么??

    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

    看到他如破茧的蝴蝶纵身跳入悬崖,美的让人心碎

    紫色的眼眸随着那破碎的蝴蝶一点点的消失变的黯淡而涣散,最终找不到生气

    跳下去的一刹那,我只觉得自己像在飞翔,身体异常的轻盈

    跟用法力漂浮在空中不同,清楚感受着地心引力的吸引,却由于身体已近乎透明,而变得如风中的纸鸳,滑翔着向下飘离

    回头望向那三个这一世最重要的人

    清楚看到他们如破碎的玩偶般顶不住狂风的吹袭

    这一刻,泪已枯竭,只有那无生气的双眼拉扯着麻木的痛神经呼唤自己

    那琥珀和墨绿的双眼死一般的寂静,疼的找不到完好的痕迹

    亲爱的,你知道永远有多远吗?就是生生世世不再别离

    好想好想紧紧拥抱着你们,帮你们抚平所有疼痛和伤心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告诉你们

    “别担心,我就在这里”

    ---------------------------------------------------------------------------------------------------------------------------

    明天大年三十了,漠漠我也得有点表示不是

    明天也会更新答

    期待吧,期待吧,期待吧。。。。。。。。。。

    那就把票子往里砸吧。。。。

    我就奇怪为虾米都么收藏的

    收藏那,收藏。。。。。地狱之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