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网王篇  第一章:起舞飞扬上

章节字数:4321  更新时间:09-02-02 1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似有一片云从空中飘落,越飘越低

    渐渐可以看清

    那是

    一个人

    一身雪白的长袍,一头银白大致能拖至足裸的长发,在下落的狂风中被吹散,光洁的双脚没有穿鞋,白袍在空中疯狂的飞舞,与那银白的长发纠结,缠绕,随着那风,一起坠落,似一个断翅的天使,狠

    狠的朝着地面砸下来

    也许是那件长袍阻碍了落下的速度,也许是风太大而那个人又太轻,也许。。。更多的也许

    总之,他没有死

    砸到地面后的闷声和迅速散开的殷红,再再体现了肉体与地面异常激烈的冲击,但龙马就是肯定,他没有死

    白色与红色两种强烈的对比色,在这一刻充分体现了一种诡异的和谐

    只因那张

    过分妖娆的脸

    跳楼?这是第一个蹿进脑袋的想法

    不紧不慢的拿起手机叫救护车,龙马深觉眼前这人绝对是个麻烦的存在

    会自杀的人肯定是个麻烦,如果是被杀那更是个麻烦,笨到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那绝对是最大的麻烦!

    龙马当然不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但也不是个喜欢惹麻烦的人,所以他在15秒内决定等救护车来了他就走

    可惜事与愿违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当我们酷酷的龙马少爷帅气的一押帽檐准备走人的时候,那救护车上的护士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拉着人就上了车,只管安慰着,放心我们会尽力抢救

    谁管你们尽力不尽力,我要回家吃饭!

    开始哀叹今天训练完毕时为什么不答应和桃城前辈一起去吃了汉堡再回家

    恨死自己心血来潮换了条路走回家。。。。。

    认命的打电话回家报平安,既然管都管了,那就只好管到底了

    紧张的手术过后,被告知伤者身体以无大碍,但头部受到撞击可能会有些后遗症,还需住院观察与修养

    几乎以无表情的状态听完医生沉长的检查结果,最后再对方快变成化石的僵硬表情中回答他

    “奥。。。”转身径自去办理住院手续,没再管背后火山爆发般的怒吼“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有吗?不知道呢

    “越前?”

    从回忆中惊醒,龙马不自在的紧了紧手中的球拍望向球场对面的桃城前辈“什么事?”

    “你怎么了,总觉得你这几天练习有点心不在焉”

    “没什么”淡漠的一转身,直接朝球场外走了

    阳光的大男孩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个学弟平时总是不多话,想知道他有什么事还真不容易那

    其实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因为自从某人救了另外一个某人,那另外一个某人始终躺在医院不醒使得某人心情不爽导致练习有点心浮气躁罢了

    不甘心的追上前面疑似生气的身影,桃城继续搭话

    “今天练习结束以后我们去吃汉堡怎么样?”

    “不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呐!越前~~~~~~~~~~~”

    “不去”

    “我请客”

    这次连回答都没有,龙马干脆的大踏步走了,留下一脸苦闷的桃城在身后抱怨着

    “连我请客都不愿意去~~~~”

    “嘶~~~~~~~~~~~白痴”一旁绑着头巾的男孩不适时的嘲讽

    “你说什么!”

    “我说某个白痴很多事”

    “死蝮蛇,要你管!”

    “所以才说你白痴”

    “想打架吗你!?”激动的拎起对方的衣领

    “怕你吗?”这边也毫不示弱的回拎

    “又开始了”大石头痛的抚住额头

    “呵呵”不二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笑脸

    “部长来了喲”这边菊丸大猫的声音居然还带点幸灾乐祸

    “两个人,一人20圈”冰山部长一声令下,谁敢不从

    青春学园网球部,一如既往的热闹

    结束一天紧张的训练,龙马丝毫没有放松的感觉,烦躁的走在通往医院的人行道上,他只希望躺在医院的那个无名人士早点醒来他好早点闪人

    推开病房的门,床上丝毫不见动作的身影让他有种:他不会就这么一睡不起吧~~的恐怖想法

    要是这个人真就这么一睡不起了,自己要不要养他一辈子啊?但是他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养他一辈子啊?

    可恶,为什么他身上除了衣服就什么都没有了,和他一起掉下来的也只有一把钥匙,那附近都是大楼要他怎么去找他到底从哪个地方掉下来的,越想越烦躁,龙马满脸写着我很不爽的瞪向床上依旧一动

    不动的人

    不过,这种家伙活着也是个祸害,要问为什么

    瞧他这张脸就知道了,不是有那么个说法叫红颜祸水吗?不记得哪听来的,但大致意思还是知道一点的,参照在眼前这张脸上那就刚刚好了

    一头银白至足裸的长发,一双修长仟细的手,一身柔嫩堪比初生婴儿的肌肤,一张带点媚祸众生味道的精致脸蛋,这样一个人,就算自己再对别人的脸记不住,也没办法去遗忘他吧,颇不是滋味的闭上

    眼,这人没事干嘛去跳楼呢?

    头很痛,四周是一片朦胧,看不清,我究竟在哪?我是谁?

    全身也是火辣辣的疼,为什么会疼?

    努力撑开仿佛千斤重的双眼,印入眼帘是雪白的天花板,头脑依然混沌不清,困难的转动脖子调转视线

    瞄到床边站着一个好帅气的男孩,一身白色蓝边的运动服,黑色的运动裤,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身后背着大大的网球袋,白色下是一头墨绿的短发,稍稍有点削尖的瓜子脸上一双晶亮的琥

    珀色大眼此刻正望着我

    没看错的话,这个人虽然一脸平静无波,但眼里却透着淡淡的烦躁,直觉的出口安慰他

    “别担心,我就在这里”沙哑的嗓音依然掩盖不了原本的动听,但我现在可没空管它,只惊讶着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安慰他,也许说我没事还比较符合情况不是么?

    “你终于醒了”龙马根本没心情去管他说的是什么,满心只有一个想法

    “你干嘛跳楼?”真是言简意害

    “跳楼?”满头问号

    “不是吗?那是被人推?”继续猜测

    “我。。。”越想头越痛,痛苦的闭上眼,脑里一片空白

    “我是谁?”

    “你。。。。”龙马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他失忆了?

    转身,出门

    “你去哪?”他可是我现在唯一算是认识的人了

    听出声音里的无助,龙马难得开口解释

    “去找医生”

    他解释了呢,真好,直觉他是个不爱多说话的人

    “恩。。。”安心的闭上眼,既来之,则安之,我不会因为失忆而慌张的

    检查过后,龙马一直坐在医生办公室里听他解释着失忆的各种原因,解决方法,治好的几率,实在没耐心再听他长篇大论,龙马打断他直接做总结

    “总之,就是治不治的好,一半看养一半看运气是吧”

    “额。。。是”被打断的医生颇不满的看了龙马一眼

    “那能出院了吗?”讲话要挑重点,这个医生好烦人

    “他的外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一会我再给他配点药,你去办理出院手续吧”

    “恩”

    点个头算是谢过,龙马对这个医生真没什么好感

    “这医生还未够水准”悄声嘀咕一句,龙马开始考虑他该把那人安排去哪

    “算了,先住我家好了”人家现在无家可归的,好歹是自己救回来的,妈妈应该不会怪我的,至于那个臭老头,谁要管他怎么想

    顺利出院住进龙马家,我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虽然他说根本不认识我

    他们家的人都很热情,龙马的妈妈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她说既然你没有名字,那我们暂时叫你星耀好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微笑着说

    “你银白色的眼睛让我想起夜空中闪耀的繁星”

    好吧,总不能让他们叫我喂

    龙马的爸爸是个有趣的人,他报纸后面藏着的杂志我第一眼就看明白了,虽然是个色色的老头,但看到他和龙马斗嘴的样子,让我觉得好温馨

    还有他的表姐菜菜子,有着一头漂亮的黑发,笑起来和龙马的妈妈一样,很温暖很温暖

    最后,不得不说,龙马有一只慵懒可爱的喜马拉雅品种猫,灵动的大眼总是盯着龙马转悠,当我看着他的时候他还会跑过来跳我身上撒娇,跟他主人一样可爱的说~~

    庆幸自己能摔在龙马跟前

    晚饭过后,我坐在走廊上望着夜空发呆,想着这样虽然不错,但总不能一直麻烦别人,也许我该去查查自己的身份

    “在想什么?”这个从头白到脚的人让龙马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很脆弱,是个人都会想保护他吧,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没什么”回给他一个温柔的笑,我继续望着夜空

    “这个给你”抬手把钥匙抛过去

    “这是?”看起来应该是把公寓门的钥匙吧

    “跟你一起掉下来的”

    “明天能带我去我摔下来的地方看看吗?”

    “恩”

    我发现他是个淡漠的人,不会好奇的追问我,也不会多说废话来安慰我,但确实很照顾我,真是个别扭善良的可爱小孩

    小孩?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我好象也是呢,但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应该比他大才对

    “今天就睡我房间吧,客房很久没用都堆了东西”

    “好”

    “跟我来,带你去浴室”

    “恩,龙马”

    “什么?”

    “谢谢你”

    “不用”看到他不自在的扭过头,虽然没看清,但我肯定他脸红了,好可爱呢,呵呵

    气氛是甜甜的温馨

    再一次庆幸,摔在他跟前,真的很好

    第二天

    “我就是掉在这里吗?”

    “恩”

    环顾四周,正好掉在几栋大楼的中间了,附近都是高楼,每一栋都有无数窗口,这样还真的很难肯定我是由哪个窗口掉下来的

    “这几栋都是公寓楼吗?”难得玩玩推理

    “不是,这边还有那边的都是办公楼”龙马不是没查过,但就附近剩下的公寓楼每栋都有N层,总不能拿着钥匙一扇门一扇门去开吧

    “奥,当时风大吗?”

    “还好”

    “那我们去这一栋看看”其实我也不肯定,碰运气吧

    龙马只是无言的跟着我走,这倒让我很安心,他没向一般人向我抱怨这毫无头绪的寻找,算是最大的支持了

    走进大楼,我不急着上楼去看哪扇门让我眼熟,反正看了也白看,直接找楼里的警卫,龙马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但也没问什么

    “呐,叔叔见过我吗?”亮出一个温柔的笑,自从昨天照了镜子,我就肯定这是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唯一的好处大概也就是比较醒目了

    既然醒目,那没道理我住的地方警卫会不认识我是吧

    龙马皱眉瞪了我一眼,似乎不满我的做法

    半晌不见那警卫有回音,我在心里哀叹,瞧这张惹事的脸

    “叔叔!?”再接再厉,招魂拉

    “额?啊。。。没见过”哪来的小孩,长的真漂亮啊,好想拐回去当女儿

    “那叔叔见过这把钥匙吗?”

    “啊?小妹妹,这把钥匙是你的?”

    “我是男的”不悦的看他一眼,感情他以为我是女的~~~

    “奥~~对不起。。。”抱歉的望着我,还是没忘记追问

    “那小弟弟,这把钥匙是你的?”

    “恩”大概是吧

    “太好了,我们正找你呢”

    “找我?”

    “是啊,你们家啊,买了这里的公寓都几年了也不见来住,就这么空在那,最近这附近的大楼全都换电子锁了,这把可是最后一把老式门锁的钥匙了,我们给你们打电话结果是空号,又怕你们回来打不开门,所以一直没把那门锁换掉,现在总算找到你了,我记得你叫。。。。让我找找,对了,樱志清安然,对吧”

    见我不表示意见,那大叔激动的拉着我的手就一通抱怨,我真担心他把口水碰我身上,手被纂的死紧都被捏的有点疼了还不见他有松手的迹象

    正处于无限郁闷中,就见龙马毫不客气的掰开大叔的手把我拉到他身边,冷淡的打断大叔的抱怨

    “那能带我们去他的公寓吗,他太久没回来不记得哪间了”四周温度突然有点低

    迟钝的大叔总算注意到龙马不悦的眼神,缩缩脖子尴尬的笑着

    “好”

    看着电梯停在六这个数字上,明显感觉到龙马身边的温度更低了,我不知所以的看向他,他却撇过头不理我,真是难懂的小孩

    “那,就是这里了,现在还能用这把钥匙打开,对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明天就叫人来换锁了哦,毕竟也拖了很久了,你先留个电话吧,到时我要把新的钥匙给你的”

    也不等我回答,龙马先报了一串手机号给那大叔,大概是他自己的吧,现在的我哪来电话哦

    总算送走那热情过度的大叔,我拿出钥匙开门

    宽敞的房间该有的东西都一应巨全,简洁的设计给人无比舒适的感觉,整体都以明亮的色泽为主,墙壁居然是粉红色的,我厥倒,我怎么不觉得自己会有这么奇怪的癖好,粉红色的墙怎么看都是女孩子

    比较青睐才对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