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章 是谁改变了谁  第22章

章节字数:3368  更新时间:09-12-05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眸中异光的流转,道不明的思绪蔓延开来,弥漫在四周,渐渐被包围笼住。仿若时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缓慢的呼吸,截止的画面只有渐渐退白的脸还在变化着色。

    他的手掌突的一把撑上门。

    又是一阵安静。

    黎人怔愣着也根本没有考虑要不要关上,她现在所有的力气都化在了眼眉,酸涩得令她发疼。

    “让我进去。”面无表情又略坚硬的口吻,感觉隐隐中他带了几许怒气。

    理应觉得他醉了,却没有闻到一点酒味。他现在应该很清醒自己在做什么。

    那么,

    她没有松手,“有事么?”淡的如同白开水,品不出了味道。

    “有”他直直的望着她,目光直射她的眼底。这张脸,他已很久没有这样看过了,竟有些莫名的紧张,心跳的频率‘咚咚咚’的敲击着胸膛,仿佛立刻就要跳出,他压抑着。

    她也望着他,这次却没有躲避,稳了心神,“我没有什么可以跟你说的。”

    那微白的脸颊,她是在害怕?除了这个他看不出任何。异光黯淡了。她的话算是在打发他走么?他冷笑,“我说有。”他提高了音调,因她的话语而有些恼怒。

    “抱歉,我要休...啊...”

    他不耐的圈上黎人的腰一把抱过。

    “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听见没有宿玥,放开我。”黎人大叫挣扎,甩过的头发,打在他的面上,宿玥也并不觉得疼。

    越挣扎,他反而把她抱离了地面,直接进了屋里。

    “放我下来。”她不客气的推让着,脚踢着宿玥的腿骨,他这回真是疼的咬紧了牙,黎人由于生气的脸被涨的由白变成了通红。

    他惩罚似的重重把她扔到沙发上,震得黎人脑袋晕晕,见宿玥关上了门,她不顾被撞疼的四肢立刻一下子坐起。“宿玥,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想知道?”温和的语气,说话不似先前的发冲,他蹲下身子与黎人平齐直视,两人间的距离,近的让她清晰的看见那张笑意脸上的一笔一划,就像是壁画上希腊神话中的神明,雕刻的风华明眸,俊美的一雕一琢,无不让人想要惊叹。她却不自在的向后挪了挪,因为他的笑容不知为何让她想起了害怕。

    见她往后挪动的身子,宿玥的眸子一沉。

    “我说过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你可以走了。”他没有动,只是捶在身旁的手却紧紧拳握着,就差没有发作。

    他忽而一笑,“难道跟那个叫虞戈的男人就有话说么?”仍是温柔的说话,仿佛现在的两人不是在针锋相对,只是在随意的聊天而已。

    “宿玥你不要太过分了。”黎人睁大起眼,被话语惊恐中,声音几乎发抖。

    “额呵,我过分?”他歪着头低低笑出,却又似勉强。他感受到了左肩下的什么东西被残忍的刮开,一片一片,淋淋的血,一滴一滴,疼到他微弓起身。

    “别人可以进你的房间难道我就不可以么?”他突然一下子站起来,怒气宣泄的冲她狂喊,瞬间逼红了眼睛,像头发怒的豹子,带着致命的攻击力。

    今天他好不容易打定主意来找她。太久了,说他按耐不住也好,他们真的需要好好谈谈。夜辰打听到她通告的时间,估摸着这个时候就会回来,他就提前在她的楼底下等她,一等就等到了晚上,而他也不在乎等得有多晚。

    可是她呢,却是从另一个男人那里下的车。他们说笑的样子让他觉得刺眼。是,他是生气了,想就这么转头走掉不再见她,却又看见那个男人买了东西进了她的那栋楼。叫他怎么能无动于衷。

    过分?

    原来在她的心里,就是这么想他的。

    宿玥仰起头,抿紧了嘴唇。

    “你”黎人纠结的痛楚,说不出话,有东西堵住了嗓子口,噎噎的。

    “是不是只要有钱就可以?”语气忽而又变得没有波澜,更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低下头,黎人不知为何泪水竟在这一瞬间,就已打转了眼眶。她不再看他偏了头,不让眼里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流出。“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出去。”

    “我给你钱。”

    黎人惊诧的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样的他。

    “给你钱,你到我这里来我给你钱,你想要多少都可以。”他宁愿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厌俗的金钱。

    “你混蛋”黎人再也忍不住的起来就是甩给他一巴掌,却也震得自己满手的麻。

    宿玥没有理会脸颊的红印,灼灼的看着生气的她,“要怎样你才能跟我走,你开个价。”

    黎人又高举了手,这次却没有再落下去。眼眶中再也承受不住的眼泪,掉落了出,在苍白脸颊上连成线的滴在地板。

    她在哭,他却第一次没有替她擦。

    “我问你,当初为什么要拿那笔钱走?”裂在心头四年的口子,无时无刻都会疼痛,提醒着她四年前的离开。

    “为什么?”她反问自己,“为了要离开你,这个答案你满意了么?”

    他忽然张狂而笑,“满意,非常满意。我是傻瓜,是傻子当初才会喜欢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总有一天你要为四年前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他身体因为喊叫而战栗着,嘴唇亦是在颤。痛苦么?但她永远都不会懂。

    黎人框着满眼的泪水,忽而又觉可笑,爱慕虚荣?他就那么恨她拿了那笔钱么?“我会把钱还给你。是,我承认我拿了那笔钱是有错,但是谁都可以指责我就唯独你宿玥不可以。”她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让声音颤抖。她从来都没有忘记那天看到的什么。

    因为他,她曾经相信了爱情。也因为他,她甚至没有了自尊,最后落得一个人要远走。

    “还谁有?你告诉我?还谁有这个资格?”他用掌尖一下下杵着自己胸膛,很疼,却远远没有心里的疼。

    “你明明有了别的女人为什么还要招惹我。”情绪激动地她,眼泪再一次抖出,划进了嘴里,是苦的。

    “呵,那又如何?”

    半响,

    “你走。”

    黎人疲惫的背过身,疲惫的仿佛风再吹得大些就会倒下。这句话藏在她心里整整四年,终于问出口,却得到他这样的回答。她自嘲自己的不自量力。

    此时屋外的夜色,像是一卷巨幅的泼墨画,漆黑的可以吞噬掉一切色泽。

    “呵,又赶我走么?”目光看着厨房石板上的大塑料袋,他瞬间又怒火中烧。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却不是给自己的。叫他怎么不去恨她,恨,又恨的太疼,刮着心脏疼的都不会呼吸。

    “是”她紧紧的咬着唇瓣,几近咬出血来。

    他收紧的拳头,青筋在暴起。

    朝着房间走去,她想让自己冷静,可偏偏步履有些飘忽,就要跌撞。

    “等等,你爱过我么?”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黎人听到,暂缓的片刻,一颗泪珠,又无声的滚落,却没有回头。

    让她想起,

    “黎,我们恋爱吧。”犹记得那天的阳光异常灿烂,亮丽的会泛起光圈。在紫藤花架下,发丝轻缠,他从身后抱着她温柔的对她说的这句话,还犹如在耳。几年了,却依旧没有模糊掉。

    为何那时他说了那句话之后,她还会对他那样的微笑。为何啊?只是现在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是爱是恨有时候真的已经说不清,孰多孰少?也混了,真的累了。

    他等不到她的回答,只有那扇房间的门被关上。他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没有答案的答案,也不敢去想。

    风吹在他有些淡红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关上门的那刻,黎人发觉自己再也没有力气,蹲下了身子紧紧缩在一起,靠在门板上,只要靠着便好,仿佛那是她最后的依赖,支撑着她不会倒下去。

    房间中空调上的指示灯闪烁着唯一的光亮,律动间忽明忽暗。微弱的却始终照不到她,蜷缩的身影埋没在黑暗中,静的仿佛根本就不曾存在。

    他看着她进了房间,她脸上的泪迹还没有擦干,是他让她哭了。

    回转头瞬间,他看见阳台的布置,呼吸骤然收紧,眼中竟有些湿,他突然好想问她为什么?可是看着紧闭的门,又退却了。

    他和她之间,远了么?

    空际中亮闪的星子,今夜却格外的暗淡无光。

    夜,它潺潺泻下。

    风,擦过了。

    宿玥坐在她的摇椅中,靠着。客厅中播出的余光,触拨在他一面的脸颊,模糊了棱角,多了分孤独。他凝望着,却不知到底要望向何处。

    随着淡风拂过的浮云,形状异常的厚重。

    那一晚,

    客厅橘色的灯光,

    一直没有熄灭。

    黑夜,

    真的很漫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