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章 是谁改变了谁  第37章

章节字数:2859  更新时间:09-12-05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章整个都会是穿插的形式出现,所以看起来可能会有一些混乱。

    ——————————

    宿玥:

    他亲手触摸了她说的那句‘不会’。那几根手指,麻木到现在还在疼痛。而她已经走远了。他却只能还在原地转头看她,看她再次一点一点的走离视线。

    忽而心又变得很平静,因为他还始终无法接受。

    ......

    黎人:

    原来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唇上甚至还在自己感觉着他刚才的触碰,却显得是那么的刺。

    眼睛在疼。可是即使再疼,自己脚上的步子也不能停下。

    ......

    宿玥:

    “玥,明明摄影师是定在了下周,为什么要突然提前?你这么仓促的决定让我怎么去说。”很晚了,办公室的灯还在通亮。夜辰来回的走,此刻真是头疼的要命,宿玥怎么说风就是雨的,弄得措手不及。

    “不管怎么样,我要看到他们明天都及时到场。即使有事,也让他们把各自明天所有的安排都推掉。”宿玥闭上了眼睛只动了唇,对夜辰的反应视而不见。他身上散发的落寞,很浓重。

    “嗬”夜辰叹了口气,或许已经发生了件他不知道的事情,否则宿玥也不会如此的着急,更不会在下班之后才来了公司,一个人一直待到了现在。“我知道了,他们明天肯定准时到。”

    “恩”

    “你不回去么?”看他良久也没有动,夜辰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轻声提醒。

    “不了,我想一个人再待会儿,你先回去吧。”合着眼,他在渐低的声音,会让人以为他已经睡着。

    ......

    黎人:

    很晚了,黑暗的房间,发声针点的小孔里,在跟着看不见的空气漫开,耳中,是隐约着自顾自响的电台广播。

    打开收音机已不是单纯的为了想听,它反而更像个一直在身边吵闹的相伴,证明着她原来还没有一个人在孤单。

    房间床头放了部手机。她忘了,她身边还带着他的。但在灯关了后,它会一齐隐没在暗中,便不会再看见了。

    他是她永远放不下的痛,不管走到哪里都要一直存放在心里的痛。偶尔听说过他这几年来的事,只是当自己亲眼看见的时候,她才发觉她真的容不了。也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他已经有了未婚妻,原来真的回不去了。

    床头熟悉的铃声响停一阵,那是高中时她最喜欢的歌,她再次流泪,竟看不透了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黎人拿起他的手机,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在来电时,会来回重复的播着那首歌。即使她挂断了,之后还会再不断的继续响起。

    所以,

    “喂,玥,怎么才接我电话呢?害我打了好久。”对方埋怨却满含着高兴的声,却瞬间像直接垂打在了黎人的心头。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呢?我下礼拜就回来了,你会不会来机场接我?”

    她记得这个声音,她嘴唇颤抖,松了力气后,手机滑落在床上,发不出了掉落的声音。

    “喂?喂?玥,你怎么不说话呢?是信号不好么?...”

    ‘嘟嘟嘟嘟嘟...’

    黎人还放在耳边空捞的手,也在颤抖没了持力的垂下。

    这个即使岁月再磨掉她多长的时间,也不会风化在她记忆中的这个名字:郁宁娜。

    有时候黎人她也觉得自己很矛盾,明明被伤害了,却还在手里吃力的拽着那份残缺的爱情不想丢弃。结果只会让自己更加的顾恋。说的想要放下,原来自己从来都做不到,只会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只会故意的闪躲。是不想承认,还是还在留有着幻想?她已经没了方向。但是她知道,她该把手里已握不住的东西松开了。

    “宿玥,如果可以,我也想问你,你还能爱我么?这样的你还能爱我么?”

    要不是因为还带了恨,当那天他问有没有爱过他的时候,她才会毫不犹豫的否认。

    她承认她撒谎了。可是或者即使说了,是否对他来说也只是多了个情人而已。

    她没有办法跟今天的那个女人一样,无私的去守着一个不能给她全部爱的男人。那是在给自己重了负担。难道要让她,在他把他的爱分成几份之后,因为得到其中的一份而高兴到不已么?

    那他呢,还爱不爱?只是这个答案,她几年前就已经知道了结果,如果重提旧事,只是再给自己多了一次伤的机会。

    所以她宁愿说‘不会’。

    ......

    宿玥:

    黑中的一点光屏,唯一的光亮里,上面的黎人笑得很开心。

    宿玥蜷起身,拿着她的手机,里边还有她在英国时的照片。他一张一张的反复翻看,露出的笑像个孩子。就像这些照片曾是他为她拍的一样。

    “没有我的时候,你真的会像这样的快乐么?”一瞬,他笑中湿了眼角。

    他很想放下以前的所有,不管之前那是谁先离开了谁,他都不想再去提起。他只知道她已经回来了便好。

    不去隐瞒,自己也不去刻意的压抑,如果当初他没有冲动的做了那个现在后悔的决定,她是否今天还可以对他说一声“她会”。

    本想不顾一切的把她绑在身边,即使她不爱他了也没有关系,只要他爱着就够了。即使这么说,可他从来都不敢去想,她真的不爱他了。只是原来今天终于听她亲口说了那句拒绝,心还是会一样的疼。

    不知多少个很久了以后,

    宿玥终于起身,用手捂住了眼。

    第二天了,天不再会透亮,阴沉得很厉害,

    下雨了。

    所以,不管她决定去还是不去,拍摄都已经取消。

    一夜,

    最后却只等来了一个没有她的下雨天。

    “在不想放手的时候,你是否还能给我一个可以放开你的理由?”

    ......

    黎人:

    透明的玻璃窗外,还能看见空气中游荡的花瓣叶子,在被风雨吹散得扬扬落落时,无助的悬了半空,有的还在失措的沉浮。

    风扫在孤寂的窗台,那枯萎红中带黑的玫瑰,不知间,也飘了满室的落寞。

    无视外面的天气,她想下楼去买新的玫瑰,

    开门的时候,她竟在门外看见了虞戈。

    他就站在门栏边,看得出他身上还有的湿气,地上被浸湿的一圈水渍就贴围在他的脚边。

    他已经站在这里多久了?还是他在一直等着她的开门?

    黎人惊诧中,扶在门框的手,用力抓的紧紧的。

    虞戈在看见她的那一刻,抬起头,他在微笑的时候,还是对她说了那句:“我可以进来么?”

    他的发,没有了往日的直立,软软的搭在额前。耳际的发,有的仍在做最后一滴的积水,能看见小珠子还挂在发梢。当在终于承受不住时,迟钝的滚落上他的脸颊,可惜划出的不远,却会在他的脸上留下一路短小的痕迹。

    雨后他耳上的玛瑙,像被洗礼了般,更加的透亮,让人打眼便会注意。

    湿气,却永远不会让她觉得他狼狈。

    他眼里只有的人,现在也在看他。一日不见,原来是会想念。

    湿气,但他却是高兴着。

    ......

    如果说:枯瘦萎缩的玫瑰不会再绽放。

    那么爱情呢?

    它可不可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