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章 急速后退的我们  第52章

章节字数:3064  更新时间:09-10-04 2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五岁是否还太小?

    不,已经足够让一个人懂事了。

    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太孤单?

    我说是。

    .....

    临近阳末,艳红了半边天,拉长的云彩,续弦得像条挂于苍破的鸿沟。

    微风季节,吹散了这个城市一季的初秋。

    味道,渐渐弥漫似乎着香辛料的寻味。

    车来车往,时不时有车会转了弯,驶进这家行道边的餐厅,在周围林荫道的地方,独树一帜。

    “几位有预定么?”洋装笔挺,革履的服务生,竟有时比起穿着随意的客人来,穿得更像是个客人。这里的高档,那是绝对的。

    望去,这里的东西都偏银白色。在淡光下,陈亮得反射入眼里,成了明眼的探照。

    “没有”

    人们不喧哗的低语,时不时餐具打磨声传入耳中,便看见有好多人在这里用着餐。

    “好这边请。”服务生标准的对着客人优雅到位的打着手势。这个‘月撩’里的人,总是透着优雅的规矩,过头的方圆,一丝不苟。

    带着客人从大厅中央无人弹起的钢琴前走过。一瞬,遮挡了正坐在那里用餐的两个男孩儿的面容。一瞬,又清楚了他们的面颊。走过的客人忍不住去看上了一眼。

    右边的男孩儿,头上戴了条纯白的头巾,跟他阳光晒过的健康肤色比起来,异常的惹人注意。宽大的篮球衣垮垮的穿在身上,可能是刚运动完,颈间和额迹的发根还能隐隐看得见干涸的汗渍,虽不是那么的明显。他头巾下麽样的五官,如大师手笔下的工艺品,完美到找不出修饰词,在这个绅士的餐厅里,格外招摇。

    他背靠在沙发椅上,坐的很随意。偶尔想起时,他懒懒的伸长了手,用勺子蒯起一弯鲜美浓汤递到嘴边,依旧坐靠着不往前凑身。却没喝半口又如数全倒回了原汤中。

    ‘啪啷’

    他甩手扔响了手里的银勺,勺子晕眩的跟白色碟子打摩了几个转。“这都什么东西啊这么难喝,一股草的味道。”男孩儿皱眉得厉害,那张好看的脸失了色,会让人心里顿起了罪过。

    “我说你喝了口又非倒回去,你让我还怎么喝。”对面的立发男孩儿说道,却从另一个盘子里夹了些,吃得依旧津津有味。他在吃的时候,习惯性还微微上翘了嘴角。质量的脸颊,泛着打了光的沁泽。男孩儿的脸比较起来,肤色要稍微浅些,却跟栗色的发一起,显得更为白皙。

    “这么难吃的东西你也吃得下。”戴头巾的男孩儿面露嫌恶的看着他,如同他就是那碗难喝的汤。

    “我特意点的都是养胃的菜。”他却慢条斯理的吃着,嚼得很慢,仿佛有胃病的那个人是他了一样。

    “怪不得这么难吃。”戴头巾的男孩儿抿着嘴,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往下坐得更加陷进单椅的沙发中。支手看着对面人吃完,却丝毫没有显出不耐。

    ‘月撩’是一家中西结合的餐厅。却并不是普通意思上的理解。“中”指的是它的菜式,都是中国传统的特色菜品。所谓的“西”是指它的环境,乍看,便全是纯西方的布置。

    很多人喜欢这里,因为特别,也更是因为它那值得心顾的味道。且养生之道,也莫过于来这‘月撩’。

    “今天等一下你只要连续弹完两首就好了。”年近五十看似却非常干练经理,此时竟面带慈笑的对着女孩儿说道。女孩儿不是在这里唯一的演奏者。在月撩里,每个时间段演奏的乐器都不同。这个时候的客流量也还不是最多的时候,所以就安排她过来弹演,因为她的钢琴还不够成熟。

    月撩,也算是个颇有名气的餐厅。本在这里弹钢琴的人,因为有事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餐厅就打算重新招人。其实应证的人之中,不乏已是八九甚至是十级证书的练家子,而他们也都想在这样的环境中磨练自己。况且,月撩的待遇本也就不低。而这个女孩儿却是来人之中,唯一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既没有像别人一样打眼便被认可的证书。再来,她弹起来也不如他们来的老练。

    照理说像她这样的水平,比起别人来,远远要差了些。

    但最后为什么却偏偏把她留了下来?经理自己有时候也说不清了,也许是冲着她在这个年纪中就显出的那份自信,也许是冲着她眼里的赤诚与渴望。又或许是因为那张过分侵蚀了美丽的脸,还有倔强的样子,可能,她也会成为这座餐厅的另一特别。

    独独的,就只选了她。

    “经理,这里让你签个字。”

    经理寻声点头,又转而对着女孩儿嘱咐道,“千万别紧张知不知道?”

    “恩。”女孩儿偶尔笑起来的样子,原来也可以添分可爱。

    “好了,别吃了。”戴头巾的男孩儿端前了身,对着对面的人说道,“我着急要走。”

    “跟你那么长时间,也没见过你因为什么事情着急过,我都还没吃饱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啊。”立发男孩儿却边说着也放下了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

    “告不告诉你也没用,走吧。”也不忘躬身抱起桌下的篮球。

    就在这时,

    钢琴,突然发出了声音,所有人惯性的侧目。男孩儿也抬头看了眼。那架高托起的钢琴,那个正好面向他弹奏的人,琴架遮盖得只剩下她的额迹和半隐的眼神,慵懒中又看似透着用心。

    他们站起,一旁的服务员立刻撑高了视线,送他们离开。

    她抬头,眼前正好有对男孩儿起了身背过,服务生引着他们离开,男孩儿高大的身影,引入她短暂的眼里,其中一个头上戴的白头巾,很出挑,她低头。

    那张明明还没有完全褪色掉青春痕迹的脸,却让人感觉她带着莫名未知的成熟,又带着点落寞的影子。

    太阳没入了地平线,暗了时间。

    月撩里,来人在进进出出。

    坐在钢琴边的人,指下没有停歇。她颈间的一根红线垂没了衣中,看不清,上边悬挂的是什么。

    餐具,还会打着磨。

    ......

    太阳璞圆,嫩色黎黄,盛夏过后还在尤热,不及踏进校园的时候,就能听到的吵闹声,在迎面铺盖的扰扰攘攘。

    长宽的大门后,地地道道的这只是学生的一角。花绮高中,这样的一所重点学校,院长帮她争取到的名额。

    入眼的却非是高幢的教楼,侧看那两座小丘包的泥土上,修饰时,插上了棵立的树,树都用粗绳捆到了半腰,枝桠被修剪得为数不多,乍看显得更加的突直高大,只能仰头看尽。

    校园很大,而主教学楼却只有一栋,立在所有建筑的最前端。每个年级十二个班归属一层,于是排列在横条上显得壮观。

    “他下个月就要生日了,这次该送什么好呢?”一左一右,左边说话的女生,生得冷俊,尤其是那对眼睛,悠然的仿佛什么都不摆放在眼里。但口中在说到他时,一闪而过了憧憬的柔和,很怪异。

    “不管是他生日还是别的什么节日,他也从来都不收礼物,我们这次还要送么?”另个女生说道,她稍走在后面,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送不送是我的事,收不收是他的事。”冷俊女生说出的话,感觉就跟她的人如出一辙。

    正对着,黎人从她们身旁走过,两个女生也注意到了,“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她?”

    “高一新来的吧,谁知道了...”

    她们的话语被抛在脑后。

    这个环境太陌生。

    忽来的一阵风,卷起草坪上几弯脱落的绒草,翻起一个圈,落下。原来,它们只是换了一个位置而已。

    入目中,跟黎人一样的学生有很多,大多面上都兴匆匆的就好似抹了层蜜。

    那种高兴的神情,黎人看着。她努着嘴角,想着是否也能跟他们一样,却依旧体会不到,她抿了嘴。看着他们身旁还陪同的父母,她抬高了头。

    这一天的阳光,好像有些刺眼呢。

    掠过一丝微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