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章 凤殿下

章节字数:2429  更新时间:09-08-25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春如笑随意找了处凉亭坐下,抬眼示意那一直看着自己的音暖也一同坐下。音暖应了声,就坐下看着自己。

    “怎么,我当真这般好看?”春如笑打趣地说道。吩咐着紫娟和琴雅去取琴,泡茶。

    看到四下已无人,音暖有些激动地说道,“主子,我还以为找不到您了呢。能再见到您,音暖真是高兴。”

    说着,清秀的脸庞就滑下了泪水,春如笑听得云里雾里。“音暖口中的主子难道是指我吗?可我没什么印象啊。”

    “主子遁入轮回,忘记前世也属正常。都怪音暖愚笨。其实当日听闻宫中紫姬一事,就该有所察觉。

    后又得知龙名剑开封,音暖料想主子一定是在这千昇国中了。好在听从长老指示,来此等候殿下。”

    看音暖那激动样,春如笑还真没什么感觉。自己既然都已经忘了,那哪能附和上他啊。

    “既然已经轮回了。你又何必来找我呢?而且,听你这么一说,你应该不是凡夫俗子吧?”要不然也不会说什么轮回之类了。

    “音暖怎能弃自家主子不顾。伺候主子乃音暖的本分。主子是殿下,金贵之躯,怎能委身人世?主子乃是神人。音暖得主子庇护,颇有点灵气。”

    春如笑听着有些震惊,是个殿下也就算了,还是神人。转念一想,又觉不对。“既然你说我是神人,那为何我没有神力?”

    “主子既已转世,许是神力也被封存了吧。”

    “那么该如何恢复呢?”要是真有点神力也好,不必受人保护,还能保护自己。

    “这个音暖也不知。不如主子随我先回凤凰山如何?”

    “凤凰山?那是什么地方?”

    “凤凰山内有座风舞殿乃主子行宫。”

    “可是我如今又无记忆,该如何相信于你呢?”春如笑带笑着眼眸看着对面显然一愣的音暖。自己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跟着别人走了。

    “这…”听到春如笑的话,音暖眼眸显然一黯。其实想回凤凰山也并非易事,途中妖魔甚多,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呵呵,好了。音暖说了那么多,我一时也消化不了。等我缓缓再议也不迟。说不定哪天我记忆恢复了。”

    想想也是,是自己太冒失了。音暖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地看向春如笑,“主子在宫中似乎住得并不安宁。要不要音暖先接殿下出宫再说?”

    “不必了。先这么住着也不错。”话说着,琴雅端着茶盏,点心走了过来。紫娟也拿着古琴放在了桌上。

    春如笑挥了挥手,让她们去远处候着了。

    看着那七弦古琴,音暖轻声叹息道,“主子以前最爱听音暖抚琴了。”

    “是吗?那音暖抚一段予我听听。随便说说以前的事如何?”

    “好。”音暖欣喜地点了点头,伸手慢慢地抚弄着琴弦。“主子想听什么?”

    “随便。对了,你既然叫我主子。那我以前的名字是什么,而且这以前又是指什么时候?”

    “主子名讳音暖不知。音暖只听他人唤主子为凤。您也喜欢听下人们叫凤殿下。只有我和舞音二人唤您主子。这以前自然是指千年以前。主子,音暖和舞音找了您整整一千年了。”

    这话听得春如笑一阵愣神,忙又笑着问道,“舞音是谁?莫非也是伺候在我身侧的?”

    “正是。舞音擅长起舞。一会我就把找到主子的事告诉他,他准高兴。”一边说着,音暖崇拜地看着春如笑,一边还抚琴。

    春如笑但笑不语,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脑海中似乎闪现过这一幕,可是却依旧模糊。

    这一弹就弹了一个下午。可音暖依旧有些恋恋不舍,但想想如今这般形势,也不可能伺候在春如笑身边。

    春如笑温柔带笑地说道,“时辰不早了,音暖要想见我有得是机会。今日也累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恩,那主子也好好休息。”说着音暖就站起了身,刚要下拜告辞。

    春如笑一起身伸手托住了他,“我不爱这些礼数。没人的时候,就省了吧。还有在这宫中你还是叫我凤妃为好。”

    “恩。音暖记着了。”说着,音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音暖走了没多久,君无尚就过来了,搂着春如笑的腰又重新坐了回去。

    “可有什么头绪没有?”君无尚一边问着,一边伸手轻佻地探进了春如笑的外衫内。

    “君可知这音暖非同凡人?”

    “自然知道。这事流冥说过。只是流冥也不知他是何等人。至少非人非妖亦非仙。音暖可有与你说什么?”

    “他说他千年前见过我。还说我们切磋过琴艺,算是知音吧。不过他对我的过去以及究竟后来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自己对记忆都没有搞清楚,没必要去告诉君无尚什么。

    “这样。”君无尚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春如笑,凝眉说道,“看来,要找出些线索实属不易啊。”

    话说着就抱起春如笑往寝宫方向走去。

    “君,即便要做,您也该放下我。我可不想在这宫里树敌太多。”

    “如笑都已经被传成妖孽了,想必不想树敌也已经有了,何必在乎多个少个呢?”君无尚未曾理会,轻笑着依旧抱着春如笑走着。

    御花园有此一闹,想必这后宫又要传出一段碎语了。

    “说起这妖孽。自紫姬离去那日,我住进凤月宫后,君似乎一次都为来过,直到赏花宴那日才来找我。我以为招君冷落了呢?”

    “如笑对自己太没信心了。你的魅力又岂是一朝一夕就能厌倦的。之所以前些日子未去,不过是让流冥追查紫姬下落,确认她是否真已离去。”

    “原是如此。不过君也该偶尔宠幸宠幸他人,我可不想落人话柄,说我独占君恩啊。”

    “朕想宠谁就宠谁,谁敢有异言。”君无尚可不喜欢听春如笑这般话语。春如笑的心思难测,对人看似亲近实则疏远。

    见君无尚有些不悦,春如笑也就没再说什么,直接将头埋在了君无尚的怀里,闭上眼睛,等候一会的宠幸。

    几番云雨后,君无尚神情自若地靠在床头把玩着春如笑柔软的长发。春如笑一脸慵懒地躺在床上。

    一桶桶水被打进来灌进了浴池。晚膳也一一被端进来放在了桌上。魏喜走到床帐外,低声说道,“皇上,浴池里的水已经蓄满了,饭菜也已经预备齐了。”

    “恩,你们先下去吧。”

    “是。”魏喜摆了摆拂尘,就领着一干人走了出去,轻轻将门给带上,而后候在了门外。

    君无尚掀开了床帐,抱起春如笑就朝浴池走去。

    沐浴完毕,君无尚便示意春如笑为自己更衣。春如笑光裸着身子,慢条斯理地替君无尚一件件穿着衣服。

    看着白皙而光滑的玉体在自己面前晃动,君无尚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留下了下腹。

    见君无尚这般情景,春如笑明了一笑,快速取过了一件外袍,直接套上了。

    君无尚讶然,“如笑不穿里衣内衬了吗?”

    “君,这样岂不是更方便吗?”春如笑暧昧地眨了眨眼就朝饭桌走去了。

    君无尚玩味一笑,还真是个绝世妖孽啊。想着就随同春如笑一同坐在了饭桌前用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